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续·乱世之始

叶律清风 | 发布时间:2021-03-03 14:45:27 | 阅读次数:7428

”水镜之术眼中的光芒渐渐地消散,“煞神乍现,顺世终。乱世,就得就了吗。。。。”  第一章:识才  “智者可卷愚者豪,世人见我轻鸿毛。力排南山三壮士,齐相杀之费二桃”  “一听到梁父吟就明白你在。”徐庶下了马,直接踏进门槛,对诸葛亮说。  “元一切,虚无缥缈。。...

  天界。

  一切,虚无缥缈。

  “我,我在哪里?”

  “你一直渴望到达的地方”

  “我是谁?”

  “一个为了到达天界而不顾一切的凡人。”

  “我做了什么?”

  “你,毁掉了这个世界。”

  人间。

  “师傅,快来看!”一旁的青年站在窗边,着急地叫喊。

  “来了来了。”水镜慢吞吞的踱过步子,“怎么了?”

  “看那儿!”

  顺着诸葛亮手指的方向,水镜只是小小的一瞥,就将惊讶写在了脸上。“还是躲不过啊,”水镜眼中的光芒渐渐散去,“煞星突现,顺世终。乱世,就要开始了吗。。。。”

  第一章:识才

  “智者可卷愚者豪,世人见我轻鸿毛。力排南山三壮士,齐相杀之费二桃”

  “一听见梁父吟就知道你在。”徐庶下了马,直接跨进门槛,对诸葛亮说。

  “元直,你此次到访所为何事?”诸葛亮缓缓的问道。五年了,师傅已经走了五年。自从一日师傅说要寻找一件至为重要的宝物,就从此浪迹天涯。唉,八神,你们都在哪里?四皇,你们又在何处?师傅传授给我的东西太多了,我该好好领会。

  “怎么了?”徐庶见诸葛亮有些异样,连忙问道。

  “没,没事。”诸葛亮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就是有些想师傅了。”

  “我理解你的心情。父亲过世,和师傅相伴相生,所建立起来的感情也一定不是一般的深厚吧。”徐庶望着窗外的夕阳,无不感慨道说。“那,上次我所问你之事,你意下如何?”

  出,出世吗。自从师傅离去,诸葛亮每时每刻也一直在关心着天下大事,张角起义,群雄并起。诸葛亮已看透了这世界,能成大事者,唯刘备曹操孙坚三家。可师傅口中的英主也一直没有出现,字条里的话语,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元直,良禽择木而栖,我若有机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伯乐,届时,我定出山。”诸葛亮拍了拍元直的肩膀,笑道。

  徐庶摇了摇头,在屋里踱来踱去,良久,只得吐出两个字,“好吧。”

  “若没什么事,我先休息了。”诸葛亮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倚在墙边,说道。

  “嗯,愚弟告辞。”

  清晨。将军府。

  远处传来鸡鸣之声,刘备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屋外,仿佛有人在说话。“外面什么声音?”

  “报,徐元直求见。”一个士兵说。

  “哦,快快有请!”刘备连忙起身更衣,来到大堂等候。

  “元直,你来了。上次所托之事,您办的怎么样?”刘备坐在桌前,问道。

  “若取天下,审士为先,唯贤才可助汝举大业。卧龙,凤雏,此二人皆不世之才,得其一可安天下啊。”徐庶放下茶杯,对刘备说。

  “那,可否请您让他们来此处长谈?”刘备面露惊喜之色,连忙问道。

  “此等贤才,只可亲自拜访,而不可召见啊。”徐庶叹了口气,回答。

  “嗯,备某就此谢过了,明日,我亲自到访。”刘备面向徐庶,缓缓的说。

  第二章:首顾茅庐

  “云长,翼德,切记要有礼貌,此人,对我有极大的帮助啊。”刘备坐在马车里,嘱咐道。

  “知道了。”张飞不满的嘟囔着,“一个破文人,手无缚鸡之力,用得着这么大费周张吗?”

  “不,你只是武官,对文臣的事不太了解,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任何一位领袖,手下必有文臣助其规划。还是要尊重诸葛先生啊。”关羽笑道。

  “是,大哥说啥就是啥。”张飞无奈的摆了摆手。

  “我们到了,下马吧。”刘备对关羽张飞吩咐道,随即又高声叫喊:“诸葛孔明先生在吗?”

  诸葛亮从屋里观测着外面三人的举动:刘备虽能成大业,可又是否有识人之能?是否能做到礼贤下士?这一切都是个未知数,更要紧的是,师傅的预言还没有实现。。。。沉思良久,诸葛亮对书童吩咐道:“嗯,就告诉玄德先生我不在。”

  “是”书童连忙跑出去,对刘备说:诸葛孔明先生不在。“好吧,那怹何时能到?”刘备问道。

  “先生在日外出云游,不是何时能回。三至五日左右吧。”书童挠了挠头,说。

  “若是如此,我们下次再来。”刘备说道,随即命令关羽张飞打道回府。

  “什么破诸葛,分明就是不想见我二哥嘛。”张飞对关羽说,“要是真想要这个人为什么不在这里一直等着啊,回去干什么!”

  关羽听出了张飞话里的不满和讽刺,劝解道:“玄德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我们就听安排吧。”

  “好吧。”张飞虽有些不满,却也只能忍在心里。

  就在此时,诸葛亮的手心冒出微微金光,他却浑然不觉。。。

  “正心,宁神,屏息,运气于丹田…”诸葛亮自顾自的读着遁甲天书,突然被打断:

  “孔明,在吗?”徐庶闯进门来,焦灼的问道。

  “在,怎么了?”诸葛亮放下手中的书,回答。

  “你为什么拒绝刘玄德的好意?你我都能看出,他的确是贤明的君主啊!”徐庶近乎愤怒的质问。

  “我只是想再考验一下他罢了,而且,我还没有领悟师傅字条上的含义。”诸葛亮轻描淡写的说。

  “含义?什么含义?”徐庶停下

  “这前半句,‘当明君频频顾于茅下,你将发出光亮’,频频指的是多次,也就是说只有刘玄德多次前来拜访,这明君才有可能指的是他。不过后半句我暂时还没有一丁点领悟。”诸葛亮拿起师傅水镜的锦囊,缓缓说道。

  “诶,好吧。或许,你也有自己的打算吧。”徐庶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无奈的说。

  刘备等人回到将军府,望着湛蓝的天空,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我以诚心相献,可为何诸葛先生就是不接受我们的好意?!奸人挡道,邪诈蒙主,难道这辉煌的大汉就要亡了吗!?难道这苍茫的宏宇就没有一个人能助我?!肩上肩负的使命,又该如何完成?!”刘备将张飞关羽安顿好,独自一人在房里呐喊。

  “有时,挫折只是对你的考验罢了”一个年迈而苍老的声音从房顶悠然传来。

  “你是谁?”刘备连忙运起真气,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总之,诸葛亮是你一生的贵人。贫道去矣!”那个苍老的声音依旧缭绕在房顶。

  “考验。。。。”刘备嘴里缓缓念叨着,,“考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