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十一章乎厨泉败走

老郎猪.QD | 发布时间:2021-03-04 14:48:06 | 阅读次数:1235

马邑城外,乎厨泉脸色铁青,一身杀气。实是未料张勇如此胆子大,在弱势的兵力下回援了,突袭了他的后大营,还牺性了自己的心腹大将。谷口里面屯积了他们在雁门郡抢掠的物资和女人,原本就急缺物资的他,更是雪上加霜。这可是他安身立命的底本,却被张勇消耗掉谷口里面囤积了他们在雁门郡劫掠的物资以及女人,本来就急缺物资的他,更是雪上加霜。这可是他安身立命的底本,却被张勇消耗了一半,心在滴血。。...

马邑城外,乎厨泉脸色阴沉,一身杀气。委实未料张勇如此胆大,在弱势的兵力下分兵了,偷袭了他的后大营,还牺牲了自己的心腹大将。

谷口里面囤积了他们在雁门郡劫掠的物资以及女人,本来就急缺物资的他,更是雪上加霜。这可是他安身立命的底本,却被张勇消耗了一半,心在滴血。

乎厨泉狰狞道:“张勇,既然你要作死,休怪本王心狠。这次不灭张家,誓不为人。”

如果张勇出现在他面前,他生吃张勇的心都有了,太可恨了!自己稍微疏忽便给张勇钻了空子。现在天子还没驾崩,大汉虽然日薄西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旦集中兵力对付他们,他们只能远走塞外,与鲜卑人和乌桓人争夺草原生存权。

图海是乎厨泉的大将,更是乎厨泉手中的王牌之一,手中掌握着匈奴的狼骑军,是匈奴精锐中的精锐。虽然王庭被须卜骨都侯单于占领,但是最为精锐的匈奴狼骑军却被他带了出来。迟迟未动这支只有三千的狼骑军,也是不想引来张家的反扑。

只听图海狞笑道:“王爷,张勇现在就在我们后方,隐匿起来伺机而动,不如由属下反击,生擒张勇,威胁张家,把雁门郡所有财物全部抢走。”

乎厨泉神色缓了下来,摇头道:“不,现在杀张勇不是时候,把张勇带走,等待大汉的政权交割完毕,若张让等人失败,那张勇就没有留下的必要,要是张让等人胜利,张勇就是我们手中最好的一张牌,可以和大汉缓和一下关系。”

“王爷,不好了,不好了……”一名士兵冲了进来,满头大汗地说道:“张辽带着骑兵冲了出来,张勇也从后方杀来……”

“什么?”乎厨泉和图海惊呆了,张勇和张辽是不是脑袋秀逗了,这个时候还敢出来与他们野战?

当乎厨泉等人出了大帐,站在瞭望台远眺,只见张勇带着将近两千骑兵朝着中军大营杀奔而来,气势如虹,喊杀声震天响。

乎厨泉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骑兵竟然被张勇凿穿,当即下令道:“图海,带着狼骑军给本王灭了张勇。”

至于马邑出来的张辽,却与他的先锋军打得势均力敌,一时间难以分高下。所以现在主要担心的就是张勇带领的骑军,太犀利了,大汉最为精锐的骑兵也没有张勇带领的这支张将军强悍,士兵悍不畏死,而且张勇身边的巨汉,更是一员难得的绝世猛将,跟在张勇身边,肆意屠杀自己的士兵。

当张勇凿穿匈奴军阵,图海的狼骑军已然冲了过来,张勇冷笑道:“这是匈奴中最为神秘的狼骑军,今天就让本官会一会他们。”

说吧,张勇朗声道:“擂鼓进击,今天,要么本官陪着大家一块死,要么干掉这支狼骑军,只要干掉这支狼骑军,乎厨泉就是砧板上的肉。杀……”

张家军以张勇、典韦统帅的三百亲骑兵为尖刀,迎着匈奴狼骑军急冲而去。骑兵和步兵区别很大,骑兵讲究的是那股冲击力,挡在前方的敌人不死,就是自己死,没有任何躲避的可能,拼的是勇气和狠劲。

“杀……”

图海也带着狼骑军,手握马刀,朝着张勇杀奔而来。

轰隆隆的马蹄声喊杀声响彻整个战场!

两支骑兵正面碰撞一起,手起刀落,不是敌人死就是自己死。此时,典韦和张勇不知杀了多少匈奴,浑身沾满了敌人的血,亢奋、激烈、杀气腾腾,亲兵没有溃散,就像一把尖刀一样横推过去。

忽觉狼骑军虽然强大,但在三百亲骑兵面前如同豆腐渣一样不堪一击。匈奴人不是被拦腰斩下,便是断臂、断头。

除了亲骑兵外,其余的骑兵也损失不小,不过张勇没有对上图海,被典韦抢了先。骑兵对阵,出刀只有一次,没有第二次机会,能杀的就斩杀了。

图海委实未料典韦如此强悍,明明不是一名骑兵,却把自己的身体固定在马上,双手握着的双戟齐出,这是典韦的本命绝技。图海握着的马刀被典韦的小戟挡住,大戟直接刺中图海的喉咙,手一扭,整个脖颈直接断了,头歪在一边,身体直接从马上落了下去。身体登时被马蹄踏成肉泥,死得不能再死了。

杀了图海,典韦来不及再杀,直接打马急奔,甚是担心张勇吃亏。作为张勇的护卫和亲兵队长,保护张勇是他的职责,只能舍去那些小虾小鱼,赶紧追上张勇,保护张勇的安全。

张勇带着约莫六百骑兵,朝着匈奴中军大营杀来,乎厨泉也惊呆了,他没有想到图海会死。见张勇已经杀了过来,身边又只有两百亲兵保护,登时吓得亡魂具冒,当即带着亲兵逃走。

大纛轰然倒下,匈奴人以为王已死,兼且张辽的骑兵也冲杀了过来,一样朝着中军大营杀来,骑兵登时溃散,没有继续战下去的想法。

乎厨泉带着一群残兵败将逃离了三十多里外,这才停下来收拢散兵。他只知道自己这次完了,底本一下子丢了一半,再也没有滞留雁门郡的可能。

张勇见乎厨泉逃走,当即下令围剿四处逃散的匈奴,没有去追杀乎厨泉。他兵力不足,也不敢直奔平城,何况谷口那里虽有一千骑兵在镇守,但缺一员勇将统帅,不具备野战能力。

这次能打成这样的战绩,已达到了目的,没有必要把自己的老本消耗殆尽。这一战打下来,差不多损失三千左右,他的心一样在流血。

张辽来到张勇面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问道:“将军,要不要追杀乎厨泉?”

张勇摇头道:“不要了,我们就是去追杀,只要乎厨泉一心想走,也追不上。何况平城那里还有援兵,虽然我们损失惨重,但是也给与匈奴人重创,乎厨泉不会有胆子再来雁门郡。”

张辽心里也松了口气,他就怕张勇冲动,追着乎厨泉不放,弄不好会惹来平城的援军,那将无法收拾残局了。雁门郡张家军需要的是时间来发展壮大,大量的步兵和骑兵都还在招募训练中,新兵尚未成军,没有出塞攻击大漠的能力。

张勇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满地的尸体,肉疼地说道:“文远,我们这次损失很大罢?虽有心杀敌,但兵力不足,徒呼奈何啊!”

张辽苦笑道:“这回损失很大,将近三千的人员伤亡,不过活下来的都是老兵,可以让老兵带新兵,能在两个月内组建起来,补充缺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