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一卷九剑传说第一章九剑入龙脉

何止是郁闷 | 发布时间:2021-04-05 08:47:11 | 阅读次数:24226

建议仿古例所铸神剑以镇邪物叛乱之物,太祖听其言,行其事。未几,太祖享年于应天皇宫,传皇位于皇太孙朱允炆,因撤藩不适当,被其四叔朱棣篡权了皇位,是为成祖。成祖好武功,对太祖遗留下的这九把神剑深受有佳,却苦无江湖人士对他谋逆的微词,为避免出现在起纷是夜,微风轻抚,河提岸边杨柳垂动,自成祖迁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护城河却未见消瘦,依稀可见当年的盛况,岸边偶尔几处灯光,似有几户人家,细细想来,昔日皇家重地也就成了故人郊游之所在了。护城河一直延伸到最里,借着夜色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任谁都知这是禁地皇家陵园。有问者太祖真的葬于此地还是惠帝惨死于皇陵的槐树下,这已不得而知。月明有色,明亮的皎洁,若是有人想在此时作奸犯科,实非明智的选择,却怎知世事无常,偏偏有九个黑衣蒙面的人站在了皇陵的入口。自迁都后皇陵便不复当年盛况,戒备松弛了不少,不过这似乎并不是这些黑衣人选择这么一个不合常理的夜里动手的原因,虽有夜色庇护,但黑色还是在月光下清晰可见,微风又起,拂下一片落叶,只是这风并非物动,而是人动,只见这九人互传手语,一个飞身便进了皇陵,只留下一片还未飘落的叶。。...

  元朝末年,朝廷腐败,各地异士纷纷起义,天下大乱,朱元璋顺势推翻元朝蒙古人的统治,建立大明王朝,定都南京。平定天下之后,太祖论功行赏,其中江湖人士在推翻元朝上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但他们并不都迷恋于权势,故而一部分人远离庙堂继续行于江湖,而另一部分人则投靠朝廷,服从编制入朝为官,这便是锦衣卫跟六扇门的前身。太祖晚年性情狡诈多疑,唯恐他人夺了他的皇位,终日不得安宁,遂请当世奇人刘伯温卜算后世,刘伯温建议仿古例铸造神剑以镇妖邪反叛之物,太祖听其言,行其事。未几,太祖病逝于应天皇宫,传皇位于皇太孙朱允炆,因削藩不当,被其四叔朱棣篡夺了皇位,是为成祖。成祖好武功,对太祖遗留下的这九把神剑喜爱有加,却苦于江湖人士对他谋反的微词,为避免在起纷争,依剑来自江湖之说,便赐剑还于江湖,供奉于名剑山庄之内,以瞻皇恩,有安抚天下民心之意。

  是夜,微风轻抚,河提岸边杨柳垂动,自成祖迁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护城河却未见消瘦,依稀可见当年的盛况,岸边偶尔几处灯光,似有几户人家,细细想来,昔日皇家重地也就成了故人郊游之所在了。护城河一直延伸到最里,借着夜色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任谁都知这是禁地皇家陵园。有问者太祖真的葬于此地还是惠帝惨死于皇陵的槐树下,这已不得而知。月明有色,明亮的皎洁,若是有人想在此时作奸犯科,实非明智的选择,却怎知世事无常,偏偏有九个黑衣蒙面的人站在了皇陵的入口。自迁都后皇陵便不复当年盛况,戒备松弛了不少,不过这似乎并不是这些黑衣人选择这么一个不合常理的夜里动手的原因,虽有夜色庇护,但黑色还是在月光下清晰可见,微风又起,拂下一片落叶,只是这风并非物动,而是人动,只见这九人互传手语,一个飞身便进了皇陵,只留下一片还未飘落的叶。

  “皇陵被盗?”“皇陵被盗。”“皇陵被盗!”龙颜大怒!,

  早上的街市便开始有熙熙攘攘的人群了,路边小摊几人闲谈之余吃着早点,一书生小哥模样的人问“听说皇陵被盗了,不知是真是假?”“假的吧,皇陵戒备森严,岂能说盗就盗”“是咱们这应天皇陵,听说丢了宝物,连京城的皇上都惊动了”“那更不可能了,这皇陵之前不知被耗子(盗墓人)翻了几翻了,哪个不是空手而归,都说根本就没有宝贝,再说就算有宝贝,那戒备能这么松散嘛?”“说的也对啊。。”小店店主本想插嘴,可看到骑着高头大马的几位官爷赶路而来快到跟前了,就忙说道“别说了,别说了,来官人了,小心被抓”众人抬头望去,又迅速低头各吃各的。话说这几位官爷来头可就大了,男女共五人,领头的一彪形大汉,身材魁梧,一身官服穿在身上,黑面络腮胡,就像活钟馗,遂有外号黑钟馗,姓海名江源,刚正不阿,判案公正,看起官服纹饰,想来官职不低,左右两位并排骑马,略后于海江源,长相颇为相似,看来是一对兄弟,左边是哥哥,姓龙名锌,右边弟弟,名叫龙钰,哥俩在江湖上有金双龙的名号;最后一位骑马的似一位翩翩少年,英俊不凡,气质优雅,姓王,名邵鹏,时人称他为王公子。中间一位,眉目似笑传情,容颜不怒自威,英姿飒爽断奇案,巾帼何须让须眉,官服披在身,敢号神捕天下一,这就是天下第一女神捕,楚若玲。五马先后相依,只楚若玲的在中间而已。

  五人行至一所客栈前,楚若玲道“海师兄,我等连夜赶路,多有劳累,不如就在此安顿吧”海江源仰看客栈“有福来客楼”原是三层,一二层客栈,多为行人打尖住店,三层为酒楼,贵客宴宾之处,此处环境优雅,隔江望胡,确实一个不错的住处,看罢“好,就在此处吧,龙钰你去打点一下”一旁的小二看到此赶紧过儿招呼,“几位官爷楼上请”一行人便进了酒楼,龙钰在一旁交代小二行李马匹之事,其他人各自回房,却看到楚若玲一人匆匆换了匹客栈的马向东奔去,心中虽多有疑问,连饭都没吃,刚坐下就走,何事如此之急,却也不敢多问,抬头刚要回房,不经意发现王邵鹏王公子的一脸忧郁,眼神伤感担忧,如同一阵风,飘向了楚若玲所走的方向。

  天初放亮,略带初秋的清凉,前方是郊外的树林,越鸟飞鸣,百禽欢歌,却又使初秋的早上不是那么清凉,一阵马蹄声起,楚若玲策马而来,树林越往深处树越发茂盛,她在一棵老树前停了下来,下马之后,仔细看这棵树,足足有四人环抱之粗,往上看去,竟有一座房子在树枝交会之处,“喂,下来吧”语气有些紧张,紧绷几个月的脸终于露出期待的笑容,“喂,你快下来吧”,她又大声喊了一遍,依然没有动静,除了惊起一阵鸟鸣之外,“你再不下来我就上去了”开始有些着急了,心中担忧,他不会没来吧?“别介,你那么肥,树屋塌了怎么办”,听到长久以来令她魂牵梦绕的声音,手里的剑几乎有些抖动,眼神放光恨不得马上见到他,片刻过去了,没有任何声音,她也没有回话,稍作调息,又回到了人前那个冷艳的女神捕模样,但内心还是激动,终于耐不住问“怎么还没下来”“我又没说下去”,树屋里的那人回答“我说下去了吗?”话语之间有些轻浮,有些挑逗,楚若玲没好气,几步飞蹬便上了树屋,这树屋虽小,却别样精致,看来是费了主人不少的精力,楚若玲寻们而入,只见屋内一张桌,桌上茶具俱全,厨具多样,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位男子,上身赤裸,下身裹着被子,正在那呼呼大睡,“风行云,你不知道我来了吗,居然。。。”一时语塞,竟不知说什么好,那个叫风行云的男子并未起身,眼睛也没睁开问道“居然怎样?我告诉你啊,别动手动脚的,女人家家的喜欢动手动脚成何体统”看来风行云很了解楚若玲,想那时他俩初见面就大打出手,而后每次见面便是一语不合,虽然多是风行云挑衅似得说话,楚若玲便对他一顿拳脚。不过这次楚若玲并没有动拳脚的意思,直接手搓飞镖,她的成名绝技“若飞翎”,以腕力向他射去,这下,风行云可慌了手脚,没想到她来这手,要知道这若飞翎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况且距离太近,眼看逼近眼前,不过风行云轻功了得,飞身躲了过去,好在有惊无险,片刻安下神来,便朝楚若玲喊道“你干什么,会出人命的”“哼,活该,我要是灌上内力,你早见阎王了”“呵呵”风行云无奈的苦笑了两声,然后满脸堆笑讨好似得“玲姐慈悲啊,小弟多有得罪”遂两手抱拳,下体衣被便随之滑去,竟是赤裸,这楚若玲哪受得了这份大礼“你。。。。!快些穿上衣服”慌乱中扭头出了树屋,只是面颊多了些红晕,随后屋里传出声音“以前又不是没见过,大惊小怪的”

  风行云穿罢衣物来到树下,“你来找我何事?害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月”“嗯。。大事,想必你也应该听说了,就是皇陵被盗案”“皇陵被盗,真有此事?绝对不是我啊,我可没那么大胆”楚若玲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别打岔,世人只知皇陵被盗,却不知哪个皇陵被盗,也不知被盗的所为何物,其实被盗的不是京陵,而是此处的应天皇陵”“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没去过,里面啥也没有啊”,楚若玲并未理会反问道“你可知被盗的是何物?”风行云见她严肃起来,也不胡闹,“那你就快说”“被盗的不是什么宝物,而是太祖年间铸造的九把剑”“九把剑?那不是被成祖送给名剑山庄了吗”“九剑被盗,皇上大怒,遂召六扇门来查案,我等奉命调查此事,皇上为保皇室声誉,便让我等立下重誓,皇上便把当年密卷拿与我们,而后我才得知,原来成祖当年所曾名剑山庄的九剑是假的,真正的九剑被藏于应天皇陵之中,用来震慑----龙脉,我来找你便是为了此事”风行云已经听得目瞪口呆,“慢着等会,知道这件事的有多少人?”他感觉到事情的不妙,楚若玲慢悠悠的答道“皇上,海统领,几位公公,我还有你”“这可是机密,你怎么能随便告诉我呢,好了,你快回去吧,我就当你什么也没说”,说完就要溜啊,“哼,你以为知道了这个秘密还能有活路吗?”“我可没想知道,是你自己说的”“我也没想让你听,是你自己要听的”,楚若玲脸上少有的得意,“你不会要拖我下水吧,我跟朝廷可不想有什么瓜葛”“我找你当然是帮我破案啦,难不成跑大老远陪你闲聊?”“我不去”“去不去,可不由你,难道你忘了当初答应我的三个条件了,这是第一个,我可不是在求你,来不来,你看着办吧,想好了就来有福来客楼找我”说完她就骑马扬长而去,没有了来时的紧张,反而有些满足,眉目似笑非笑。风行云这下可慌了神,大喊“啊,这八婆,每次来都没好事”林中却传来回复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不去”

  “爱来不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