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二章有福来客楼

何止是郁闷 | 发布时间:2021-04-05 | 阅读次数:20388

龙钰仔细一看此书,就是一阵心惊肉跳,几日来的疲累顷刻之间烟消云散,“你从哪弄的?”龙钰这时已憋红了脸,御风云是附其耳上轻轻地呢喃相告,“有插画的,回家去慢慢的看”,哪知龙钰猴急就想在此翻看一番,御风云赶快制止,这时龙锌向这走来,龙钰便把书藏在了怀里。风行云绕过龙钰去跟龙锌接话“龙大哥,别来无恙啊,看你红光阳面,发肤自然,近来功力增进不少啊”龙锌被说乐了“哪里哪里”两人寒暄进了客栈,“海统领跟楚姑娘去办公务了,她说你要来,让我等在此候着,我命人备了一桌酒菜,兄弟不是外人,我就明言直说了,这次办案虽说不大,但江湖跟朝廷还是有隔阂,自然还得靠兄弟的帮忙啊,您与楚姑娘交情甚好,方才她去找你,想来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待会咱去楼上边喝边聊。”风行云何等人物,一下听出了话里的端藐,看来龙家兄弟对皇陵被盗案还不曾了解。。...

  风行云还是来到了客栈,不过已经晌午了,大老远就看到龙家兄弟在那招手,想必楚若玲跟他俩事先打过招呼。龙钰上前来道“风兄弟,我等你等得可真苦,早上打点了一下刚休息没一会,楚姑娘就命我在此候着你,你不知我好几天都没睡个安稳。。。”风行云听得无趣便打断了他的说话“老哥别嚷嚷了,我就猜着她来办案非得劳烦你们哥俩,也不打紧,正好把好东西给你”左右环顾“你看这是什么”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本书,上写“百花宝录”,龙钰一看此书,便是一阵心惊肉跳,几日来的劳累顷刻烟消云散,“你从哪弄的?”龙钰此时已憋红了脸,风行云也是附其耳上轻轻低语相告,“有插画的,回去慢慢看”,哪知龙钰猴急就想在此翻阅一番,风行云赶紧阻止,这时龙锌向这走来,龙钰便把书藏在了怀里。。。

  风行云绕过龙钰去跟龙锌接话“龙大哥,别来无恙啊,看你红光阳面,发肤自然,近来功力增进不少啊”龙锌被说乐了“哪里哪里”两人寒暄进了客栈,“海统领跟楚姑娘去办公务了,她说你要来,让我等在此候着,我命人备了一桌酒菜,兄弟不是外人,我就明言直说了,这次办案虽说不大,但江湖跟朝廷还是有隔阂,自然还得靠兄弟的帮忙啊,您与楚姑娘交情甚好,方才她去找你,想来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待会咱去楼上边喝边聊。”风行云何等人物,一下听出了话里的端藐,看来龙家兄弟对皇陵被盗案还不曾了解。

  风行云跟随几个便去了楼上,他不是第一次来这,自然对此地甚熟,刚要就做入席,就闻一人凄言“相思细雨青丝长,泪也淌,恨也淌,未到秋时满惆怅,可怜人儿已断肠,望前路,前路暗茫茫。。。”

  此地环境优雅,隔江望湖,登高一眼收进无尽秋色,唯独多了一份寒秋的悲凉,听此人之言,想必是对自己心爱的姑娘表达爱意,无奈结果不好,有过泪,有过恨,而且对他俩的今后也不看好,不过可惜啊,风行云心里倒是这么想“此人可真煞风景,搁着我没吃饭呢,说什么相思细雨,大白天呢,高高的太阳在那挂着呢”心里这般想着便寻这小词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五人一同前来的那个英俊少年,王邵鹏王公子,说来这王公子有些不同,虽然他在六扇门任职,但说到底原先是锦衣卫的人,无奈身体从小患病,不能习武,锦衣卫留不下他,便遣他来到六扇门当差,靠着聪明的脑子,破了不少奇案,在江湖上也逐渐有了名号,不过要说他最轰动的一件事,却不是在破案上,而是一段风流纠葛,当年他与楚若玲曾一起合作过,那时一个判断分析,一个追捕执行,配合的天衣无缝,这王公子便对楚若玲渐生爱慕之情,并把她当做知己看待,多次表达相交之意,怎奈这天下第一女神捕心不在此,便婉言谢绝了,这小哥于是乎悲痛欲绝,恰逢上边为他俩庆功,晚宴上,王公子喝的大醉,竟借胆调戏楚若玲,后来。。。此事在江湖广为流传,却多了许多下文。

  这倒是风行云第一次见他,虽然听了这酸酸的小诗心中不爽快,但见到这王公子本人那还真是又有另一番评价“面无枯黄气轩昂,身长八丈智无双”,好一个英俊少年,想来不应该啊,这么一个翩翩少年,江湖上又有名气,完全配得上她楚若玲啊,而且他对楚若玲的印象那就是“食色者,好美男,淑女其外,风骚如里,要不然也不会偷看自己洗澡(其实他一直误会楚若玲偷看他洗澡到现在)”心里还着实替他觉得不值。

  龙锌经验老道,给他俩引见,“王公子快快入座,我来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风中行走云中现的九王爷,风行云少侠”,王公子这才注意到风行云,抱拳作揖“久仰”,风行云也不在意,起身还礼“久闻王公子大名,请”“请”

  几位各个入座,原只有四人而已,龙家兄弟,王公子还有风行云,龙钰心中想着那本“百花宝录”,无心思在酒桌之上,风行云真个不客气,自顾自的喝着,王公子望着窗外湖光美景,也全然无趣,一时间酒桌之上倒是尴尬不少,龙锌有意说些话题,便扯到了案子上,“我等此次前来办案是为了应天知府贪污一案,自太祖以来,朝廷便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今朝也不例外,但因证据不足,倒不是拿不下他,皇上怕寒了众臣之心,是必要依法严查,让我等搜罗证物,经初步查探,应该与当地的一大江湖势力漕帮有关。”说来倒真有这么个事,风行云心中想起前些日子应天知府孙正兴被革职收监一事。龙钰搭话“皇上这次还真给那家伙面子,竟出动了六扇门里几位当家的,说来王公子终于还是跟楚姑娘又合作了,呵呵”。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龙钰也就这么一说,王公子却已经把目光从窗口转到龙钰的脸上了,那眼神,很是可怕,这王邵鹏自上次酒后出丑后,便不再与楚若玲合作了,自然是因为羞怯,也忌讳他人说这事,甚至当年你跟他提起楚若玲这个名字,他都急眼。龙锌看在眼里,忙岔开话题“此事既然与江湖有关,还请风兄弟多帮衬,朝廷这边有海统领跟楚。。。王公子”龙锌说到楚忙改口,生怕这小王公子在生出什么事端。

  说道海统领,风行云心中细想,恐怕他们一行几人,也就只有海统领跟楚若玲知道此行真正的目的是查这皇陵被盗案,这贪腐一案只是幌子而已,若是猜的没错,现在他二人也正在商议是否要将此事托与我,倒真不是怠慢之意,心中这想,“龙大哥客气,我自当尽力”嘴上也跟王公子搭话“我与楚捕头相识多年,此前常听她提起你,我对她也有些了解,若有难处,我或许能帮你一把”,听到此话,龙锌差点紧张的抖掉手里的酒杯,但看王公子反应,竟然没有发怒,谁知王公子紧绷的脸一下乐开了花“风兄果与若玲相识,我也常听她提起你,在下虽然与她有些误会,若能就此解释开来,到真是了却一桩心愿,你们如此亲近,能否替我转告些话”王公子话语之间有些激动,原来刚才早就想说这些,心中早就得知风行云跟楚若玲关系不一般,便想借机交流一番,方才风行云一直闷头喝酒,没有机会,既然他提出来这事,自然激动万分赶紧说道。

  酒散之后,龙钰给风行云开了间客房,风行云进了房间,“这王小哥也真有意思,想想要我转告的都是些什么话啊,敬请楚姑娘原谅,后死而无憾,就跟赴刑场一般,不过这家伙酒量真差,酒品更差,这才几杯,差点吐我身上,算来这时辰,海统领跟楚若玲回来还早着呢,先睡会解解酒”一觉入梦,他倒是真睡得安心。

  风行云正酣睡之际,突然耳边惊起一声“看镖”,声未落,人已起,风行云单手扶床,一手护在胸前,“哼,胆子还是那么小”这轻蔑之语自然出自楚若玲,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风行云一看是她,怒言“你就不能正经点,你不把你当女人,我还把你当女人呢”“怎么样,想打不成?”“我懒得理你,好男不跟女斗”,“别贫了,随我去见海统领”谁知这风行云偏爱跟楚若玲较劲,竟又翻身上了床,楚若玲那个气“若飞翎-------》》》》”

  风行云跟随楚若玲来到了天字一号房,“海当家,人我带来”“嗯,进来吧”。入门便是一股烟味,风行云看到座椅上有个黑脸彪形大汉正在那把玩手里的烟斗,他正是海江源,说其他来,有来头,六扇门三大统领之一,一般坐到统领这位子上,也就很少出来办案了,除非大案,这不,皇陵被盗,他就来了,风行云却不敢怠慢,谦恭有礼,抱拳作揖,谁知这海统领连眼都没抬就问,“你就是风行云”,一直看着他那手里的烟斗,是不是还来上一口,与他彪形大汉不配的是他说话竟也能柔声细语,风行云依旧谦卑“在下正是”毕竟他是朝廷中人,其实他也听说了一些关于这黑钟馗的一些事迹,办案公正,为人正直。

  海江源终于抬起了头,“该说的,楚捕头都跟你说了,但有一点要强调,此事千万不可外传,如何行事我也日后安排,若能早日破案,你那金牌我还是会给你的。”说的明白,可风行云却听得糊涂了,什么金牌?又不敢问,猜着定是楚若玲捣的鬼,便答“在下明白”,便退了出去,临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楚若玲,她到也自在,看着他的眼神,脸不红,心不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