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一章 破庙

微光上扬 | 发布时间:2021-04-07 08:20:41 | 阅读次数:14379

己恼火的心情。陈飞小时候就很不喜欢仙侠小说,梦想与自己相伴左右一生的女人也必然是飘逸灵动出尘的,而已交往中过的几个女朋友都不怎么样,因为仙女老婆也没办法在梦中想一想了。但是随着年纪渐长,难免要变为剩男,这人生好像有些一次失败啊!要不然人生重新来过一次所以就“陈飞,你一没钱二没房,就连个工作也只是个小职员,我们还是分手吧!”这是初恋。。...

房间内烟雾弥漫,陈飞默默的想着这几年和自己相处过的女人。

  “陈飞,你一没钱二没房,就连个工作也只是个小职员,我们还是分手吧!”这是初恋。

  “陈飞,你知道我是独生子女,我爸妈死活不同意我们的事,我必须要考虑一下他们的感受,我们分手吧!”这是第二任。

  “陈飞,就你这样的居然还敢嫌我长得胖,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哼!”这是相亲的。

  刚刚又和一位女朋友闹翻了,抽着烟喝着酒似乎也不能麻醉自己郁闷的心情。

  陈飞小时候就很喜欢仙侠小说,梦想与自己相伴一生的女人也必定是飘逸出尘的,只是交往过的几个女朋友都不怎么样,所以仙女老婆也只能在梦中想想了。

  不过随着年纪渐长,不免要变成剩男,这人生似乎有些失败啊!要是人生重来一次应该就不会有那么多坚持吧!

  找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过一生似乎才是这个社会的大部分人正确的道路,将就或不将就,陈飞心中想了想,还是会选择后者,不将就!

  感慨间,眼前突然出现一道黑色光圈,光圈内一颗金色的珠子猛然出现,瞬间融入陈飞的眉心间,身体也不由自己的虚空漂浮起来。

  “我靠,这是什么啊!救命啊!”陈飞惊恐道。

  漂浮的身体努力挣扎着,但却没有任何用处,黑色光圈快速扩大包裹着陈飞,转瞬间消失在房间内。

  蔚蓝天空,清新的空气,但这些并不能给陈飞带来好心情,一座破庙内,陈飞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眼神憔悴,围着火堆,火堆上架着一只野鸡,滋滋冒油。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天了,这两天里陈飞也终于确认了一件事情,自己穿越了,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类似中国古代的世界。

  取下烤鸡,狠狠的咬下一口,狼吐虎咽的吞下,半只烤鸡下肚这才稍微缓解了一下饥饿感。目前对陈飞来说面临了一个巨大问题,就是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要是在饿个几天,自己就要成为第一个被饿死的穿越者吧!

  他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就是这野鸡也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而且现在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只能栖身在这破庙内。

  这破庙位于半山腰上,山下不远处是一座小城,可惜言语不通,文字也不一样,只能装聋作哑。这两天在小城内转了一圈,每个人投来的都是异样的目光,一身奇装异服差点没让官府的人抓了去。迫不得已只能在这城外小山破庙内栖身。

  月影星移,不多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破庙内显得有些阴暗,山风一吹,纸糊的窗户嗡嗡作响,火光摇曳,照应在破庙内的壁画和无头神像上,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陈飞在火堆旁铺了些干草,躺在上面,虽说有些害怕,但好歹不用像昨天一样露宿野外,索性闭上眼,拖着疲惫沉沉睡去。

  半夜里,火堆火光暗淡,照耀着破庙显得更加诡异,一阵凉风吹过,睡梦中的陈飞无意识的紧了紧身子,昏暗中,原本无头的神像,慢慢地从神像身子里钻出一个惨白的人脸,披头散发,空洞的眼珠缓缓的转动,望向火堆旁的陈飞。

  那人脸缓缓的飘起,竟然是一个人头,慢慢的飘向陈飞身边,火光摇曳的更加厉害了。

  睡梦中,陈飞梦到自己回到了现代社会,身份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成功人士,在一次酒会中认识了一位天仙一般的美丽女子,两人一见钟情,最终举办一场盛大的古典婚礼,就在他掀开女子盖头的瞬间,女子的脸变成了一张惨白的鬼脸,披头散发,冲他诡异的笑着。

  陈飞猛然惊醒,一个惨白的人头,漂浮在面前,头发已经垂落在他脸上。

  瞬间陈飞全身起鸡皮疙瘩,寒毛直竖,一股凉气顺着后背直冲脑门。

  大吼一声:“我艹!”

  顺手摸到身边的一根木棍,猛地对着那漂浮的人头就是一棍子,如同打在肉球之上,人头被砸的翻滚掉落在墙壁之下。

  “吱。。”一阵厉叫,人头重新漂浮起来,惨白的人脸对着陈飞怒目而视,显然对快要到手的肥肉突然跑掉很是愤怒。

  陈飞一个激灵,猛地爬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握住木棍,胸膛剧烈起伏,手上青筋直冒,显示着内心不平静和恐惧。

  “这他娘的是什么鬼东西,这个世界也太疯狂了吧!”

  这破庙闹鬼,难怪离小城这么近也没看见一个乞丐来住,就自己傻傻地以为找到了个落脚的好地方,自己简直是送****的菜啊!

  极度的恐惧之后,陈飞慢慢恢复平静。

  “吱。。”

  漂浮的鬼脸人头尖叫着,猛地又冲了过来,还好速度不是很快,陈飞等人头快到眼前的时候,一个闪身让过,木棍猛地挥出,侧身将人头打飞出去。

  再次被砸到墙脚,人头更加暴怒,猛地飞起,以更加快的速度扑来。陈飞更是主动出击,脚下一用力,双手挥舞着木棒,全身扑了上去。

  双方几次来回,鬼脸人头被击飞了好几次,陈飞也被对方咬了一口,都奈何不了对方,彼此之间便开始对峙起来。

  对峙许久,破庙裸露的屋顶上,天空越来越阴暗,连一丝月光星光都看不见,破庙内也越来越阴冷,冷的陈飞直发抖,外面渐渐的起了薄薄的雾气,被山风吹进破庙内。

  鬼脸人头似乎很兴奋,对着那些雾气猛吸,破庙内的雾气被它一口吸了个干净。

  察觉鬼脸人头的异动,陈飞有种不好的预感,看来这雾气对这鬼物有什么好处。果然,在吸收完雾气后,人头发出淡淡的绿光,那披散的头发开始慢慢的蠕动起来,开始变长变多。

  人头诡异的一笑,长发突然卷起,暴涨丈长,对着陈飞猛地缠过来。

  陈飞暗道:“不好!”

  身形爆退,避开长发袭击,木棍横扫,击向卷来的长发,但是却浑不着力,长发顺势卷住陈飞双手,死死缠住,鬼脸人头再度飘来。

  陈飞双手死命挣扎,奈何双手都被大量的长发缠住,一时竟然挣脱不得。

  这时人头已再度扑到眼前,陈飞有些绝望了。危急时刻,陈飞看见脚下干草,突然醒悟,一脚将干草扫向火堆,原本有些暗淡的火苗猛地窜起一阵大火,陈飞被缠住的双手用力一甩马上迎着大火挥了过去。

  伴随着鬼脸人头一阵痛苦的尖叫,一股头发烧焦的味道传来,缠着陈飞双手的长发也快速的缩了回去。

  脱困的陈飞,顾不得自己也被烧伤的双手,马上将更多的干草投于火堆中,火堆窜起更高的火苗,鬼脸人头惊恐地闪到一旁。

  而这时雾气也越来越大,这一会时间破庙内又有一层薄薄的雾气,愤怒的鬼脸人头再次猛吸一口,又将薄雾吸了个干净,原本烧掉部分的长发又开始蠕动起来,不多久就恢复如初,而且还在长了一点。

  趁着这个时间,陈飞手上也换了两根燃烧的木棍,一时之间鬼脸人头的长发也不敢靠近。

  看到恢复如初的鬼脸人头,陈飞心中一惊,看来必须要弄死这东西,不然今晚死的就是自己了,这鬼物可以吸收外面的雾气恢复,而自己这边火堆看来是支持不到天亮。

  既然它怕火那烧应该能烧死它,而且这东西灵智似乎不太高,只知道凭本能行事,只是他能飘在空中,要抓住有些难,环顾四周,破庙内除了无头神像,就是一些鬼神壁画,一张供桌,一个存放香烛的老旧木柜,看到老旧木柜,陈飞眼睛一亮,计上心头。

  双手持着燃火的木棒,缓慢的靠近木柜,小心翼翼的将木柜推动木柜,期间鬼脸人头几次卷来,都被陈飞燃烧的木棒挥退。

  将木柜推到火堆旁,里面塞满干草香烛,陈飞抽出随身小刀,眼中闪过一道狠厉,对着自己的手臂就是一刀,割下一块血肉,扔进木柜干草上,人缓慢的往后推。

  果然,那鬼脸人头被那木柜内浓郁的血肉气息吸引,猛地扑进木柜内,撕咬起那块血肉来,说是迟那是快,见鬼脸人头扑进木柜内,陈飞火把一扔,一个健步转到木柜后面,猛地把木柜压倒在火堆上。

  轰!一道猛烈的火焰升起,木柜内干草香烛在里面被点燃,而里面的鬼脸人头也凄厉的尖叫起来,只是木柜能出来的一面已经完全被压在火堆上,已经完全没有出路了。

  而陈飞则继续添加干草,整个木柜马上被熊熊的火焰包围,

  火焰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夹着鬼脸人头凄厉的尖叫声,直到那声音逐渐变得虚弱,最后消失,只剩下火焰熊熊燃火,陈飞这才算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手臂上割肉的地方,现在才感觉到一阵剧痛,差点没疼晕过去,连忙从身上扯下几块布条,稍微包扎了一下止住了血,不然就是流血不止也会要了老命。

  等到鬼脸人头被燃烧殆尽后,在哪灰烬中居然散出一点点幽蓝色的光点,缓缓的飘向空中,如同万千幽蓝的星光,诡异而梦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