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八章 四面楚歌(中)

云中最 | 发布时间:2021-04-08 08:34:25 | 阅读次数:9997

话再说就答应下来了,她早以按耐不住想不动手的冲动,是以边向院子中走去边地说:“那我先就咯。”说罢,摘下来腰间的鞭子,一鞭子甩了回去。“啪…”距离正堂前段时间的衙役殃及了。柳叶儿这鞭子动手不轻,像是要把心中的浮燥完全甩回去,因为劲力之大,能直接把柳叶儿使劲点头,精神振奋的道:“早该动手了,若不是你们拦着,我在城门就打他们个屁滚尿流。”。...

  “叶儿,你觉得这个方法怎么样?”楚青风问道。

  柳叶儿使劲点头,精神振奋的道:“早该动手了,若不是你们拦着,我在城门就打他们个屁滚尿流。”

  李笑天讪笑一声,与柳叶儿说道:“刚才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好了,有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他继续道:“叶儿,我数了一下,院子中共有四十六个衙役,我们六人除了明月不会武功,我与青风、逍兄、郑兄一人对付九个,留下十个给你,你看行吗?”

  “够意思。”柳叶儿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她早已按耐不住想动手的冲动,是以边向院子中走去边说道:“那我先开始咯。”说罢,摘下腰间的鞭子,一鞭子甩了出去。

  “啪…”距离正堂最近的衙役遭殃了。柳叶儿这鞭子下手不轻,像是要把心中的浮躁完全甩出去,所以力道之大,能直接把人打成重伤。离正堂最近的衙役显然没反应过来,所以有些措手不及,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鞭子早已落在了他的脸上,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血棱棱的鞭痕。

  观看的五人不禁心脏一颤,冷汗直下,这一鞭子若是不让人家养个两三个月,定是好不了。

  李笑天苦笑一声,道:“真是把她憋坏了。”

  江明月忍俊不禁,耻笑道:“还不是你惹的,你以后小心点吧,不然说不准什么时候,这鞭子就到你脸上了。”

  李笑天白了江明月一眼,道:“你们女子总是无理取闹,真让人头疼。幸好我心胸宽广,能包容一切,不然……”李笑天话到半截,突然不说了,因为江明月正以杀人的目光看着他,那眼神,像是要把李笑天抽筋扒皮。

  李笑天撇撇嘴,身形一闪到了院子中,道:“还是比比谁的身手更快吧。”

  江明月得意一笑,对楚青风道:“叶儿姐姐的手段真好使,咯咯…。”又催促道:“青风,你快点,一定要比笑天快。”

  “真调皮!”楚青风轻挂江明月瑶鼻,道:“傻丫头,看好了。”话了,不再迟疑,脚下“嘭”的一声炸裂声响起,紧而楚青风就如同脱弓之箭一般,蹿了出去。

  楚青风此刻使用的这招与之前在万丈悬崖处救江明月使用的是同一招,皆属“踏鹰飞燕”轻功中之最高深一招,名曰:“燕荡九绝”。

  “燕荡九绝”独一无二之处,是能够踏空气气流而行,且每一踏踏出,速度都会成倍增长。“燕荡九绝”的创始人是楚青风的师傅风灵子,风灵子曾说过,燕荡九绝若连续踏出九次,速度在那一刹那间将如同闪电雷光,但他唯一的弊端也在此,就是不能超过九次,不然恐经脉逆转,走火入魔。

  楚青风现在只能连续踏空五次,但只五踏,也够他成为天下第一的资本了,因为五踏踏出,他的身形则如同飓风般迅猛,根本让人看不到其身影。

  其实“燕荡九绝”虽命名为此,但他的创始人风灵子也不过只踏出过八次,第九次不知是风灵子故意不使还是觉得没有必要,所以楚青风没见过。楚青风曾有幸见风灵子使用过第八踏,那速度,简直就如同鲲鹏怒飞,扶摇直上九万里。

  天下论轻功,除非风灵子还活着,否则没人会是楚青风的对手。

  若论轻功楚青风是第一,那论指法,李笑天必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李笑天之所以有此时的声名,跟他的悟性资质也息息相关。李笑天一身武功尽属自学成才,且自创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武功,名为“随心所欲”。名字虽平庸,招式却享誉天下。

  李笑天两指所到之处,大笑、哀嚎、麻木,衙役们出现了各种不同的状态,李笑天对于人体穴位的掌握,绝不比当世神医差多少。比如,点中位于第二腰椎棘突下,旁开三寸的“志室穴”可使人大笑不止;点中位于侧胸部、腋中线,第六肋间隙,前锯肌中的大包穴,可使人全身疼痛,哀嚎大叫;点中位于左胸膛上一寸六分,右胸膛上一寸六分的左膺窗穴、右膺窗穴,可使人全身麻木,动弹不得,他对于人体全身的穴位,能拿捏的精准不差。

  但这并不是他的绝招。

  他若只会点穴,那么绝不会有今天的声名,因为天下之大,能人奇士数不胜数,所以点穴方面也隐藏着真正的高手。像那潞州郡王苏溪,点穴方面就绝不次于李笑天。

  李笑天真正的绝招是他所创的“随心指”,他的随心指主要在于防御。江湖武林中皆传,李笑天的两指能接住天下任何武器,任何招式、任何攻击。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唯坚不破,李笑天有此本事,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陆逍与郑冰看三人比的上劲,所以也不能落后,于是运用轻功闪于院子中,各展身手。

  对付这些衙役,陆逍根本不用展现真正的实力,他的剑甚至没有伸长,只拿着那块儿钝铁,不对,应该说是剑柄,便将这些衙役打得屁滚尿流,毫无还手之力。

  陆逍的剑与李笑天的指就如同矛盾关系,因为天下间传,陆逍的剑法以奇制胜、以快制胜、以破解、穿透一切制胜。他的剑法就像云朵,让人抓不住,摸不着。

  陆逍与李笑天,一个用剑号称破解、穿透一切,一个用指,号称能挡住世间一切,孰轻孰重,得看世人怎么说了。

  五人之中就属郑冰身手最慢,身手平平,因为他的武功本就低微,只会些基本拳脚功夫,所以他能勉强对付九个衙役立于不败之地,就已经很不错了。

  五人与衙役们打得火烈,江明月在一旁看得也不亦乐乎,时不时大声喝彩。

  这场战斗已经不能算是一场公平的战斗了,而是一场一方的虐待。

  “啪、啪…”柳叶儿身手火辣,动其手来没有半点分寸,只听长长的皮鞭抽在衙役们脸上脖颈上身上,发出一阵阵深入骨髓的鞭声,令人头皮发麻,不过片刻,她便解决完了自己的数目。

  她解决完之时,李笑天、楚青风、陆逍早已是解决完毕了,对付这等粗俗身手的衙役,就算说的慢点,也只是秒杀的时间。

  四人解决完之时,郑冰居然才解决了四个衙役,而且有点力不从心,若不是衙役们军心已失,他怕是早已经支撑不住了。

  此时此刻,全院仅剩下了五个衙役,院子中一片疼痛不堪的哀嚎声。仅剩的五个衙役一看势头不对,就想逃跑,他们不过才刚刚反应过来。

  倒不是说五人的反应速度太慢了,而是楚青风、李笑天、陆逍、柳叶儿的速度太快,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

  五人要跑,郑冰根本阻止不急,柳叶儿见状,就想再次动手。李笑天无奈,不敢阻拦,他可怕鞭子抽在自己身上。

  “叶儿,剩下一个,让他去禀告消息。”

  柳叶儿道声好,只听“啪啪啪啪”四声鞭响,五个衙役便趴下了四个。仅剩的一个衙役胆战心惊,担心鞭子收不住,下一个就会打到自己,于是跑得更快了。那速度,要是再快点,说不定就赶上楚青风了。

  几人相视一笑,走入正堂。

  “青风,叶儿姐姐,你们真厉害。”江明月看着院子中四十五个衙役或坐或爬或躺,嚎叫不止,拍手称赞道。

  李笑天撇撇嘴道:“明月,你怎么不夸夸我。”院子中四十五个衙役,除了嚎声不止的,有个别还会时不时大笑,还有麻木不能动弹的,这些显然是李笑天所为,李笑天的指法,当真令人佩服。

  哪知江明月切了一声,做个鬼脸,道:“你有叶儿姐姐夸不就够咯。”

  李笑天一窘,哑口无言。

  “臭妮子,你胡说什么!”柳叶儿羞恼道。

  江明月冲柳叶儿吐吐舌头,赶紧躲在了楚青风身后。

  “踏踏踏踏…”

  五人说话的时间,突听一阵紧密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紧而就见院子中四面八方又围来了近百个手拿配刀的衙役。另外还有十几衙役手拿黑色方棍跑于正堂,站于正堂两侧,规矩而立。

  一州之衙,有这点兵力并不足为怪。

  “咚、咚、咚…”院子中一衙役使劲击打院子左侧的升堂鼓,由慢到快、由缓到急,声声相接,击人心魄。

  院子中或爬或坐或躺的四十五个衙役见如此阵势,知道是知州大人要来了,于是忍着疼痛连滚带爬的退下去了,至于麻木不能动弹的几人,也被硬扯了下去。

  “击鼓、升堂!”

  “威…武…”正堂两侧衙役手持方棍,有节奏的敲击地面,随着洪亮的喊声,震撼人心。

  衙门是一种威严、正义、神圣之地,此等仪式警告任何人都不得藐视衙门之存在,都应该严正以待。搞不清状况的百姓或是真正的刑犯见到如此阵势,怕是吓得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楚青风一行人纵横江湖几载,什么大阵势没见过,又岂会被如此小阵势吓住,再加六人就像李笑天说得一样,清者自清,是无愧于心立于天地之间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