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一 城破

吾不器 | 发布时间:2021-04-08 08:34:26 | 阅读次数:3114

再度掏出皇太极送与他的劝降书,默声缄默不语。站在他身前的高大魁梧军汉明白,做最后最终决定的时间了来了。“将军!么你真就这样降了建奴吗?将军你英雄一世,竹篮子打水被天下人指鼻痛斥,留一汉奸****之名,末将实是不甘心!“军汉被打破了缄默,兴奋地向祖大寿“我之所以爱将军,是因我起自东陲,只知军旅之事,至于养民驻兵之道,实所不知。山川地势状况,也多未识。若将军能倾心从我,战争之事,我自任之;运筹决胜,惟将军指示。修戚与共,富贵同享。此朕之愿也”。守城大将祖大寿缓缓地坐在书桌旁,再次拿出皇太极送与他的劝降书,默声不语。站在他身前的魁梧军汉知道,做最后决定的时间已经来了。。...

  三月的辽东,仍是冰雪覆地,北风呼啸,经过清军整整一年围困,锦州城已然没了原先的模样。大明的援兵迟迟不现,城中早已粮草断绝,无可奈何,以致军士人肉而食,其惨状万语难书。

  “我之所以爱将军,是因我起自东陲,只知军旅之事,至于养民驻兵之道,实所不知。山川地势状况,也多未识。若将军能倾心从我,战争之事,我自任之;运筹决胜,惟将军指示。修戚与共,富贵同享。此朕之愿也”。守城大将祖大寿缓缓地坐在书桌旁,再次拿出皇太极送与他的劝降书,默声不语。站在他身前的魁梧军汉知道,做最后决定的时间已经来了。

  “将军!难道你真就这样降了建奴吗?将军你英雄一世,到头来被天下人指鼻痛骂,留一汉奸****之名,末将实是不甘!“军汉打破了沉默,激动地向祖大寿拱手说到。

  此人正是祖大寿的亲兵吴梓琅,粗粝到面颊不住地抖动,一双浓眉皱到了一起。吴梓琅的一声,突然喝去了祖大寿的迷茫神情,尖锐精干的眼神又一下回到了这位沙场宿将的脸上。

  他盯着吴梓琅,沉声道:“我自二十五岁武艺初成,便跟随袁督师征战沙场,保境安民,杀的建奴也是不计其数。十年前事态危急,情不得已,诈降了他皇太极,可那也只是诈降啊。我又如何甘心屈膝外族。如今的情况你也看见了,锦州城内整一个修罗地狱,吃完战马吃百姓,我不降又能如何?还是给城内百姓留一条生路吧,皇太极已许诺我,善待这些百姓。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也不用再说,想必锦州城中众将,除了你虎头十三刀吴将军,已无人欲战。这仗,是在太惨了。你也知道,早前洪督师松山兵败被俘,十数万大军土崩瓦解,辽东已无可战之兵。“

  “可是……“吴梓琅刚欲开口便被祖大寿打断。

  “我找你来是有求与你,这次我不得已再次降清,皇太极也许会诛我全家性命,我其他几个儿子也都大了,为国捐躯我不遗憾,可我放不下我这刚九个月大的五子,他母亲生他未久,便病饿而死,我对他亏欠太多。“说着祖大寿起身向吴梓琅叩首而跪:“我祖大寿恳求吴将军将吾幼儿连夜带离锦州,寻一可靠人家,保全我祖家血脉。“

  吴梓琅见此情景忙上前托住:“将军何至如此。“看着祖大寿此刻着着战甲也不显壮实的身躯,花白的头发,确有英雄末路,黯然神伤之感。于是吴梓琅说道:“将军所托,末将定然遵从,纵舍掉性命,也保得五公子平安。“祖大寿闻言一叹:“你离开后,我会从城中寻一与你相貌相似之人,斩于军前,以全你宁死不降的忠义之名,也算我对你的一点报答。“

  “将军不可如此,怎可为我一虚名,而枉伤一人性命。“

  祖大寿感激的点了点头,呼来抱着五子的家丁。这是一个瘦弱的婴儿,脖子上挂着条兽形玉佩,红色的裹布与蜡黄的脸儿形成鲜明的对比。祖大寿将婴儿缓缓送入吴梓琅的手中,说道:“这玉佩是我祖家族印,断尾豹,背面刻着我儿的名字,泽渲。“

  吴梓琅接过裹布,看向祖大寿,郑重说道:“经此一别,末将与将军可能再无重见之日,不过请放心,五公子绝不会有任何闪失,我打算将他带去山西五老峰,寻我五峰派的大师兄和光道人,和他一起将这一手虎头刀尽数相传,二十年后五公子定是杀建奴护家国的好汉!“

  “如此甚好,多谢吴将军。趁现在夜色正浓,你就带着泽渲去吧。明日我就会开城投降。“祖大寿拱手而拜。

  吴梓琅轻轻叹了口气,随后抬手运力,猛地一震,卸下盔甲,向他的祖大将军叩首而去。当他抱着祖泽渲跃上将军府的屋顶时,望了望不远处军营驻地,无可奈何地说了声:“真乃至哀之兵啊。“

  经过一年的围城攻战,锦州城内随处可见白森森的人骨,吴梓琅也知道这松锦之战已是无可挽回,心中无比沉重。似乎是为了发泄这胸口的悲愤,脚下不断起跃,在城内的屋顶上狂奔不止,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便到了南城墙脚之下。只见他脚尖一点,蹬着墙面,呈一之字形足迹,飘上城墙。吴梓琅在辽东从军之前,江湖人称虎头十三刀,出身五老峰的五峰派,自幼学的就是道家一宗的武功,所以也有一身扎实的道家轻功,像这样飞檐走壁,也是如履平地。

  月光皎皎,一道寂寥的身影静静地落下城墙,奔向无边的夜色中。

  翌日,正午,锦州城外。皇太极带着威风凛凛的大清铁骑接受看着全城军民的投降。此时皇太极的身体有些虚弱,他最宠爱的宸妃在不久前病逝,为此他专程从松锦前线赶回盛京,希求见她最后一面。宸妃的死让皇太极悲不自胜,甚至昏迷了几次。

  此时,他骑在马上,没人能看出这位略显衰老而英气不减的皇帝在想什么。苍白且病态的脸上毫无表情,一双犹如海东青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跪在他面前的祖大寿。再惨烈的拼杀,再锐利的眼神,祖大寿都经历过,也从未有此时跪在皇太极脚下的战战兢兢。论守城领兵,祖大寿在天下将领中少有人及。论武功,祖大寿一手天罡伏龙棍和地煞降魔刀也可以横行九州。然而就这样举世公认的大英雄,在皇太极的凝视下,额头渗出了冷汗。所幸,皇太极盯着祖大寿的时间并不长。片刻之后,只听得一声“哈哈“大笑。皇太极翻身下马,弯身去扶跪着的祖大寿,满面笑容,就像一位和蔼的老儒生。“自与将军一别,已近十载。十年来,朕无一日不想与将军重见。上次你背我而去,是你不愿背弃你的大明皇帝,这让我更加尊敬你。今日,我也不会阻碍你的去留。但我非常希望将军能为我效力。“

  听得皇太极一席话,祖大寿心中一动,但转念一想:我若走了,你又安能存我一命,又安能放我妻儿与麾下将士一马。便又跪下,拜而说道:“为将之士忠君报国是为忠,保妻儿性命,百姓平安,是为义。今日我不能再为大明尽忠,也该为妻儿和这锦州百姓尽我之道义。今日我祖大寿投降,绝无二心,只希望皇上可以放过这全城百姓。“

  皇太极听后,抬手去扶起祖大寿:“将军快快请起,你既以忠心事我,我必以富贵相待。过去的事就随它过去,你今后就尽心竭力事朕吧。“

  “臣肝脑涂地亦难报完一,臣愿随吾皇,听皇上差遣。“祖大寿一脸感激,眼角流出了点点泪水,不知是因为喜悦还是因为哀伤。

  就在此时,祖大寿的身后,一个身影如闪电一般窜出,只一眨眼,便贴到了皇太极身边,手中捏着刚刚从腰间抽出的皮鞭。“狗贼,你大爷来要你命!“那道身影大喊道,同时一鞭抽去。好在皇太极也是久历杀阵,对杀气的感知十分敏锐,先他一步,身子扭滚到地上,朝着自己的清兵护卫冲去。纵是这样,这一鞭还是抽到了他的腰间,让他皮开肉绽,血流满襟。护卫们都愣了神,因为压根就没料到这种场合会有人行刺,而且还是降兵。不过也只是刹那的时间,清兵护卫们呼啦一下散开,一部分人护住了皇太极,一部分人将那个身影围住,与之拼杀起来。行刺人是个武行好手,一鞭一人,三十来个满洲壮士竟拿他不下。皇太极被他那一鞭打的背过了气,尚未缓过劲,趴在地上,呼吸不得。身边众人何曾见过他们主子如此狼狈过。祖大寿见此情形吓坏了,脸上毫无血色。从身影窜出,到被护卫围住,近乎十几秒到时间,没有任何反应,好似丢了魄一样。祖大寿还是反应过来了,两步跃入战阵:“何可纲,你他妈想害死所有人吗?“高手毕竟是高手,就祖大寿用内力催出的一嗓子,让人眩晕不已,眼冒金星。何可纲的鞭子四处飞舞,根本看不清鞭子挥动的方向。顷刻间已经有六个护卫丧命他的鞭下,鞭鞭正中咽喉。但祖大寿加入后,情况立即转变。由于是投降,祖大寿身上没有任何兵器,穿的也只是单薄的布衣。但仅仅一招,祖大寿便应住了何可纲的鞭子,左手两指夹住了鞭子的尖头,右掌轻轻推出,打到了何可纲的胸口。何可纲“嗖“地飞了出去,落到了十米之外,口吐鲜血。何可纲是关宁人,崇祯八年从军,外号关宁封喉鞭,脸上斜挂着一道伤疤,从额头直至耳垂下,据说是小时练鞭,不慎自伤。使鞭使的出神入化,无影无形,鞭出则封喉,论鞭法在当今天下也是排的上号的高手。

  何可纲被祖大寿一招治住,心知行刺彻底失败,狰狞的面孔配上伤疤,甚是吓人,喉咙咕噜咕噜咳出一口血后,愤怒地向祖大寿吼去:“祖大寿,你不配拥有这一身功夫,居然情愿替****建奴卖命,以你的武功,刚才若是要杀皇太极绝无失败的道理。“祖大寿并未看他,只是低头说道:“你这样只会害死这全城百姓,害死所有将士的全家性命。“

  说话间,围着他们的护卫突然让开,皇太极的长子骑马从军中奔进来,口中大骂:“就知道你们汉狗没一个好东西,靠诈降来行刺我阿玛,宰了你们!“一拳打向祖大寿,将之打倒在地,同时骑到何可纲身旁,马鞭抽在了他身上:“你鞭子厉害是吗,老子他娘的抽死你。“何可纲死死盯着他,咬着牙,一声不发。

  “豪格。“皇太极缓过了气,被人扶了起来。祖大寿跪地上,一声不吭。“阿玛,我要屠了这锦州城,杀光汉狗,为你报这一鞭之仇。“

  皇太极挥了挥手止住了豪格的话,看向祖大寿:“祖将军,我相信这不你安排的,如那贼子所说,你若杀我,刚刚我便死了。但不论满人汉人,做不该做的事都得受罚。“

  祖大寿跪在地上,略带颤抖地发出声音:“奴才只希望皇上能放过锦州百姓,陛下开恩。“

  “哈哈哈,复宇(祖大寿字),你多想了,我怎会滥杀你这样的人才呢。不过要我不屠城也可以,你亲手杀了这个差点致我死命的贼子和他的家眷。“皇太极笑道。

  事已至此,祖大寿不得不答应,遂无奈地回道:“奴才谨遵陛下圣谕。“

  伏龙棍被祖大寿横握在手上,他充满愧疚,站在何可纲面前:“自古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最大不孝,我从你的老母亲开始,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何可纲仅仅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移开,放声大笑。祖大寿想向何可纲鞠上一躬,但在皇太极的注视下,不敢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砰,砰,砰。“三棍下去,何可纲的老母亲和何可纲夫妇倒下了,外表看不出任何伤痕。接着将棍子挥向了何可纲的妾室。每一棍下去,祖大寿的内心便沉重一分。当他杀掉何可纲的一个女儿后,看向了最后的男孩。这孩子是何可纲最小的孩子,年仅六岁。当他的眼神与这孩子怨恨的眼神碰撞时,愧疚到了极点。祖大寿眼睛一闭,一棍下去,心中顿时一松。令他愧疚的人,都死了。

  皇太极朝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声令下:“进城。“豪格一马当先,率领着满洲铁骑,将何可纲一家的尸体踏成肉泥,然后奔驰进锦州城门。

  崇祯十五年三月初八,锦州城破,祖大寿降清。自此祖大寿手刃忠良,奴事满洲的消息传遍天下。

  同在祖大寿手刃何可纲之时。吴梓琅正抱着他的五公子在松山堡外三十里处,一刻不停地奔向山海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