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八章 四面楚歌(下)

云中最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29492

手拿方棍,昂扬半蹲,紧紧地怒视六人。“堂下何人!”知州怒目而视,喝声道。他的模样横眉紧皱,虽颇具几分威势,但对六人却毫不起作用。李笑天镇定自若的笑了笑,幽默风趣道:“我是天涯之人”,指指楚青风道:“他是海角之人”,又指指陆逍、柳叶儿、知州后侧随行两人,一文一武,一主簿一护卫。待得知州行于案堂之上坐下,主簿与护卫便左右站立,等候听命。。...

  一声“威武”中气十足,洪亮悠长。随着威武声,从正堂后侧走出三人,为首之人头戴乌纱帽,身穿五品官服,仪态威严,昂首阔步,不用想,这定是相州知州。

  知州后侧随行两人,一文一武,一主簿一护卫。待得知州行于案堂之上坐下,主簿与护卫便左右站立,等候听命。

  “啪!”,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传遍正堂的每一个角落,只见知州拿起惊堂木,用力的拍到了案桌之上。

  惊堂木响,威武声停,方棍敲击地面之声亦停,两侧衙役手持方棍,昂扬站立,紧紧瞪视六人。

  “堂下何人!”知州怒目而视,喝声道。

  他的模样横眉紧皱,虽颇有几分威势,但对六人却毫不起作用。

  李笑天镇定自若的笑笑,风趣道:“我是天涯之人”,指着楚青风道:“他是海角之人”,又指着陆逍、柳叶儿、江明月、郑冰四人道:“他们是五湖四海、四面八方之人,若知州大人问我们到底是何方人士,那便是天下之人!”

  “大胆狂徒!”知州厉声呵斥道:“公堂之上岂容你等放肆,还不快快跪下!”

  “呸!”柳叶儿唾骂道:“我们跪天、跪地、跪父母,岂会跪你这个狗官!”

  “好你个出言不逊的女匪徒,竟敢肆意谩骂一州之长,你该当何罪。”知州怒发冲冠,“啪”的又拍了下惊堂木,高声道:“来人呐!”

  “在!”正堂两侧衙役同道,声音雄宏。

  “给我押下。”

  “是!”

  衙役们听到命令,将手中方棍放于一侧,赤手空拳,就要动手将几人擒住。

  知州身为一州之长,手下衙役几百,他即便知道几人真正身份,怕是也不放在眼中,因为他坚信双拳难敌四手。

  “想押我们,得问问我的两根指头同意否。”李笑天动了,脚踏七星,速度极快,一呼一吸之间,便已在正堂之内转了一圈。

  只听“嘭嘭嘭嘭…”十几声响,正堂衙役皆神奇的不能动了,保持着各种形态。

  指声停,鞭声又起,柳叶儿一根皮鞭运用的得心应手,“啪啪啪…”十几声响,在十几个衙役脸上又留下了一道鲜红的痕迹。

  楚青风四人看着李笑天与柳叶儿大闹公堂,目瞪口呆。倒不是惊讶两人大胆,而是惊讶两人默契十足,心照不宣。

  江明月笑不自抑,轻声道:“叶儿姐姐跟笑天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咳,”楚青风清了清嗓子,道:“是呀。”话罢,与陆逍郑冰对视了一眼,意味不言而喻。

  六人在公堂之上行动随意、言语悠哉,这怕是相州知州从未遇到过的情况。知州五品袖袍一甩,手指几人,怒不可遏的道:“魏洪,给我拿下!”

  “是,大人。”站于案堂右侧的随行护卫听命行事,拔出配刀飞身跳于李笑天身前,一刀横劈出去,直逼李笑天脖颈。

  其他衙役与这名为魏洪的护卫身手简直不能相比,犹如天壤之别般不可逾越。这魏洪虽不能与李笑天一较高下,但也算个中高手,身手、内力俱相当不错。

  “终于碰到个身手凑合的。”李笑天步伐如蛇状,仰身后移,刹那间躲过这刀。他竟是双脚踏地,身体悬空成四十五度角立于此。

  如此潇洒飘逸的轻功,只有李笑天才能使得出来,李笑天对于任何招式的解析,皆带有一定的随心所欲性,这便是他自创武功“随心所欲”的独到之处。

  魏洪见一击不成,又出一击,竖刀砍下,直达李笑天腹胸。这击若中,李笑天定然一分两半,必死无疑。

  “好狠的手段,果然是有什么样知州,就有什么样的狗!”李笑天怒火中烧的道,说着,双指伸出,去夹魏洪砍来的刀。

  此时此刻,他已经明白,这相州知州与黄啸云王流等辈本就是一丘之貉,岂能盼他说好。

  魏洪的刀很快,带着急速风流,李笑天食指与无名指两指若夹不住这刀,那么他整个手掌也将会一分为二。他到底是疯了还是信心十足,在场众人各有不同的想法。

  “乓!”刀与指相碰,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到底是手断了,还是刀停了,听这声音都不太像,到底是哪儿不可思议了,答案即将揭晓。原来,那一声“乓”竟是刀断裂的声音,李笑天的双指竟硬生生的将魏洪砍下的刀夹断了。

  正堂一片寂静,堂内众人张口结舌,难以置信的看着魏洪手中那把断刀。被李笑天点中的十几衙役虽不能动弹,可眼神中那抹惊愕,却显露的一清二楚。

  “你是…李笑天?!”魏洪感觉自己的身体骤然僵硬,说话都不利索了。在他影响中,好像只听说过天下第一指李笑天才有这样的本事。

  “呵呵…”李笑天耻笑道:“你们州衙真够糊涂的,就这样被人糊弄了。”李笑天听魏洪带着疑问的话语,知道黄啸云与王流并没有把自己六人的真实身份告知他们。

  “嘭!”李笑天一脚踢倒魏洪,身影闪过,直到案堂前抓住知州,双指顶住他的脖颈,音声俱厉的威胁道:“快把黄啸云与王流叫出来,不然今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笑天一个人便控制了全场,这使得衙役们力不从心。院子中近百衙役看到正堂的情况,纷纷拔出刀跑进正堂,围住了楚青风五人。这意思明显就是再说,你若不放开我们知州大人,那么小心你的朋友有性命之忧。

  李笑天对于此自然是不放在心中,仍然顶着知州的脖颈,一脸悠闲。

  “对,笑天,杀了他个不分是非的狗官。”柳叶儿道,满目欣赏的看着李笑天。他们两个就像一对恶贯满盈、杀人如麻的夫妻一样,夫唱妇随。

  “少侠饶命!”

  知州刚才的不可一世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怯懦的求饶道。被踢到的魏洪见知州被李笑天胁迫,虽畏惧李笑天之名,可也知做为人臣应当忠心护主,是以只能站起身,硬着头皮向案堂之上的李笑天杀去。

  楚青风见状,岂能让他得逞,俯身冲步,身影唰地闪于魏洪身前,“嘭”一脚踢于其胸膛之上,道:“良臣当择优主,这相州知州欺软怕硬,不分是非,你救他何用!”

  魏洪被一脚踢得倒飞出去,摔倒在地,咳出两口鲜血。楚青风这一脚踢出,使了三分力度,不至于让他丢掉性命,但重伤是一定的。

  其实,楚青风是在告诫他,告诫他跟着这样的官员,迟早会丢掉性命。从某种程度来说,这魏洪虽下手狠辣,刀刀致命,但却是讲道义之人,懂得为人之道。

  “你肯定是…咳咳…楚青风吧。”魏洪虚声问道。“江湖中都传,天下第一指李笑天与天下第一轻功楚青风是莫逆之交,两人如影随形,形影不离,今日看来果然不错。”

  “只要行侠仗义于天下,总能遇到生死挚友,希望你能明白!”楚青风道。

  魏洪眼眸一闪,像是被什么触动到了,挣扎着起身,躬身言道:“谢谢。”话罢,捂着胸口离去了,其背影多少有些沧桑。

  眼睁睁看着魏洪离去,知州彻底没指望了,变脸比翻书还快,一脸堆笑的望着李笑天,怯懦道:“少侠千万要留手呀,我是受了他们的蛊惑才会如此,我这就把他们叫出来。”

  看着知州懦弱的表情,李笑天一阵厌恶,这样欺软怕硬的官员管理一方,实乃此地百姓之祸害。说不定相州百姓已经被欺压多年了,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时至巳时,太阳已高高悬在半空,湛空暄日,丝丝清风吹过,好不舒爽!

  李笑天耳听知州光说不练,知道定是黄啸云与王流告诉他尽量拖延时间,等待两人到来。李笑天心知肚明,哪儿能不明白他的用意,于是轻蔑一笑,玩儿味道:“不叫是吧,那好。”李笑天手指猛一用力,问道:“现在叫不叫。”

  知州只感觉脖颈一缕电流流过,直冲大脑神经,紧而就有一种针扎般的疼痛袭遍脖颈。

  “啊!”知州惊恐出声,只觉自己脑袋一阵晕眩,气息紊乱。

  李笑天点的是他的人迎穴,位于喉结旁两侧一点五寸处,点中可使人脖颈发麻、头晕目眩、气息滞乱,这一击给了知州不小的威吓,立即大声叫道:“少侠饶命,我叫,我马上叫,来…来人呀,快把黄啸云与王流给我叫上来!”

  “不用了!”

  忽地,一道声音自院子中传来,引得所有人注目。

  “嘿嘿,我当是谁找我呢,原来是天下第一指李笑天呀。”

  说话的是王流,时隔半个时辰,六人终于再次见到了黄啸云与王流,只不过此时,他们身边又多了两人。

  跟黄啸云两人同来的,一人头发灰白,皮肤干枯;一人身着灰衣,目光阴沉。

  身着灰衣之色正是六人昨天所见到的灰衣带头人,也就是灰衣灵教的灵使,另一人,李笑天与叶风尘早上见过,不用说,正是洺州“飞鹰帮”的第一高手苍老。

  四人并肩走于正堂,先是环视正堂众人,然后目光集中于楚青风几人身上。“哈哈,楚青风、李笑天,看来是我多虑了,你们果然没与叶风尘聚在一起。那你们今日只有死的份儿了。”灵使张狂大笑道,看其模样,显然有恃无恐。

  “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帮手有什么阴谋全部亮出来吧。”李笑天一击手掌刀打在知州脖颈,将其打昏,紧而飞身跳于楚青风五人身旁,冲灵使轻松道。

  灵使见李笑天一脸轻闲,冷声道:“我知道你李笑天头脑聪明,但今天任凭你想出什么鬼注意,怕也插翅难逃!”说着,高声道:“雷使、电使,请出来吧!”

  灵使话音刚落,“簌簌”两道风声划过天际,随之就见院子中西侧飞来两人,两个身穿灰衣之人。此两人的灰衣与面前灵使的灰衣略有不同之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两人的灰衣皆绣银色边幅,且一人胸前绣雷符,一人胸前绣电符。

  观两人之气息与轻功,能估计个大概,这两人武功的确算得上一等一的高手,应当都修炼了上乘心法,不过灵使若只请来了他们两人,那怕是不够楚青风、李笑天、陆逍中随意出一个人对付的。

  楚青风看着停于灵使四人身旁的雷电二使,接着李笑天的话玩笑道:“还有吗?若只凭你们六个,那想拦住我们似乎不太可能。”

  “哼,不要着急,今天有你们受的。”灵使诡异一笑,拍拍手喊道:“方兄,出来吧。”话停风起,咻的一道身影猛然闪于灵使六人身前,道:“我来也!”话语稚嫩尖锐。

  这人的到来倒确实使得楚青风六人惊讶了一下,因为灵使口中的方兄,竟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脸庞稚嫩,肤色白净。但六人并没有因为此就小看他,就刚才他使得那一手轻功,就足有让六人赞赏的资格了。

  “好小孩,好轻功呀。”楚青风冲稚嫩少年眯眼轻笑,道:“你跟谁学得轻功?”

  少年不答反道:“你是楚青风吧,我今天想跟你比比轻功。”

  话语斩钉截铁。

  “比轻功?”楚青风饶有兴趣的问道。

  “是。”少年道。

  话语干脆利索。

  “喂,你个小孩不好好在家呆着,来这儿干嘛,这儿很危险的,你赶紧走吧。”江明月看这少年明眉大眼,皮肤细腻,长得好生可爱,于是出声道。

  “你才是小孩儿呢。”少年立即反驳道,又指着楚青风道:“敢不敢比!”

  “好啊。”楚青风嘴角翘起,那一抹笑竟带着些暖意。

  李笑天与陆逍也是好奇的打量少年,不知道少年这么好的轻功是跟谁学得。

  陆逍摇了摇头,笑道:“这小孩不错。还有帮手的话,快叫出来吧。”

  “切”,灵使嗤之以鼻,道:“接下来两人,我不妨先告诉你他们的名字,到时候看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

  “一人是澶州“袖里藏刀”帮帮主秦峰,也就是被你们害死的秦岭兄的哥哥。另一人…”灵使估计停顿一下,才道:

  “那就是天下第一爪,赵丛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