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二 缘起

吾不器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9032

雪般净洁,再将目光转而她的面容,却让人不由得忆起梅花。梅花傲骨,迎风飞舞立于。在这姑娘精致优雅的五官中,好像也透着几分刚毅与永不屈服。“折枝,走这么久,还能支撑住吗?“老头用微带笑意的语气朝那姑娘问去。原来是这好看的姑娘叫折枝。折枝看了看那老人,说:““折枝,走这么久,还能撑住吗?“老头用略带笑意的语气朝那姑娘问去。原来这漂亮的姑娘叫折枝。折枝看了看那老人,说:“师父,怎么说我也和你习武有半年,这么点脚力,您岂不是小瞧我了。“。...

  皑皑白雪,覆盖着广阔的关外大地,阳光照射下,如锥子一般,刺人双眼。整洁平整的雪地上,出现一大一小两双脚印,延伸向远方。一位瘦弱的老人,一个清秀的姑娘。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在这一望无尽的茫茫雪原中。灰白的粗布长袍挂在老人身上显得十分肥大,一把泛着青光的铁剑,悬在他的腰间。让人惊奇他竟然穿着如此单薄穿梭与北国的极寒低温中,也没有冻得瑟瑟发抖。再看向那位姑娘,素色的棉袄,掩不住纤柔的身材,看上去犹如白雪般洁净,再将目光转向她的面容,却让人不禁想起梅花。梅花傲骨,迎风而立。在这姑娘精致的五官中,似乎也透着几分坚毅与不屈。

  “折枝,走这么久,还能撑住吗?“老头用略带笑意的语气朝那姑娘问去。原来这漂亮的姑娘叫折枝。折枝看了看那老人,说:“师父,怎么说我也和你习武有半年,这么点脚力,您岂不是小瞧我了。“

  “哦,呵呵,这倒是,你跟着我已经半年了。不过这半年来你武艺有所成,而心境一点儿也没变呐。“

  “道理我懂,可我还是需要更多的时间。“那折枝将头一低,从神色上看,好像又陷入了某种回忆。

  老人见了,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毕竟这孩子两年遭的难太多了。

  突然,这个瘦弱的老头神色一紧,冲折枝低声道:“停,我闻到了血腥气。“说着就看向了西北。折枝顺着他的目光,那是一片树林。。

  “师父,这还有个孩子!“折枝惊道。树林里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尸体,血水黏在尸体上结成了冰。就是这样,这尸体在临死前,仍将一个被红色裹布包着的孩子紧紧环抱在胸前,就好像想把自己身体中最后一点温暖传给这孩子。老人神情十分严肃,目光不断扫向地上的尸体,说道:“折枝,此地不可久留,这尸身倒地不久,似乎被人重伤,奔逃至此。伤人者也许一会就要追来。“

  然而,折枝似乎没有听见她师父的话,自顾跪下身子,从那尸体怀中抱起婴儿,动人的眸子凝视着小脸乌青的婴儿。老头看着折枝的模样,心头泛酸,让他想起了第一次遇见折枝时,折枝抱着她不足月的孩子的尸体,欲哭无泪的样子。正准备说好生将这孩子埋了之类的话,想将他这徒弟从悲伤的回忆中拉出。

  “呀,这孩子没死。“折枝猛地带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老头。

  “哦?“老头接过孩子。果然,他感觉到了一丝非常微弱的心跳。老头立即从丹田提了一口气,内力催到手掌,将一股真气缓缓注入婴儿的后背。很快,孩子脸上乌青的颜色转为红润,身体体温也渐渐升高,心跳变得规律有力了起来。老头感受到孩子的身体的变化,干枯的嘴角微微一扬,。

  折枝看见师父的笑容,急切问道:“师父,他是不是又活过来了?“

  老头答道:“这娃身体本就太瘦弱,又经受着样的低温,我不能保证他一定能挺过去,不过我注入到他体内的那股真气应该能吊住他几日性命。“

  “那怎们办?“折枝紧张的问。

  “我们赶紧带着他离开,找个安全的地方,我再好好为他医治。“老头说。

  折枝接回孩子,赶紧点点头。“那好,我们现在赶紧走,你努力跟上我。这儿太危险了“老头看向折枝,眉头有一些担忧。随后转身朝树林外跑去。

  “那师父,我们现在去哪?直接回山上去?“折枝连忙将孩子裹进胸口,用棉衣包住,紧紧追上她师父,同时发问道。

  “回山上太远,长白山脚下也有一些村落,我们先去那寄宿两日,把这小娃治好,我们再上山。“

  老头和折枝姑娘的脚力真不是夸,仅半日不到的功夫,他们便到达了长白山下的一个汉人组成的三十来人小村落。折枝学武仅仅半年,轻功也能到得如此,实是异于常人。他们向当地人寻了一间小土屋,村里人看见老头都十分热情和尊敬,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屋子借予了去。

  房间内,老头用三根手指定着那幼婴胸口的璇玑、玉堂、天庭三穴,用内力不断激发孩子体内的各器官的机能,唤醒孩子的感知。半个时辰后,老头收起了手指,长舒了一口气。婴儿也同时爆发出响亮的哭声,站在一旁的折枝关切地窜了上来。“放心吧,他身子太弱,自出生估计就没喝过奶水,一时承受不住如此多的内力,他这样哭是在发泄积郁之气呢。“老头看出了折枝的心思,向她解释道。

  “如此甚好,真是多谢师父了。“说着折枝就向老头跪下磕头。

  老头见此制止道:“哎呀,你我师徒何必说谢,这孩子遇见我俩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我对他施救也是应该的。“

  其实,折枝对这孩子的关爱任谁都能一眼看出,也许这是她半年前痛失不足月的幼子后,心哀近死的她第一次泛出柔情。

  “你看见这孩子脖子上的玉佩了吗?“老头对折枝说:“这孩子家世不简单,凡是以武传家的豪门大族大都有类似这样的族印,只可惜我不是辽东本土人士,不认得这兽形印记是辽东哪个大家族的标志。“

  “是吗,那今天林子里死去的那个人是被谁杀的,他家族的仇家吗?“折枝听此问道。

  “不知道,看那尸体的伤情,颇像多尔衮组建的黑水堂的手笔。全身上下都是钢钩造成的伤痕,黑水堂人都是善使长短钩的高手。这也是为什么我当时如此紧张,黑水堂的高手若是来五六个,我也不敢保证我能招架的住。“老头揉起自己本就不长的白须,然后紧接着说道:“不管怎么说,既然这小娃命中注定碰上我们,那我们就把他养大吧,我再收了他这个徒弟,你做她师姐,哈哈,怎么样?“

  “好呀,好呀,我做师姐,我一定好好待他。“折枝那双如同珍珠动人的眼睛放出了光芒。

  “哈哈,难得见你如此高兴,我见他玉佩上刻着泽渲二字,想必是他的名字,不如你给他起个姓怎么样?“

  “嗯,我们是在树林里发现他的,不如让他姓林如何?“折枝开心地说着。

  “林泽渲,用这名字行走江湖也过得去。“老头用柔和的目光看着孩子又随即转向折枝回道。半年了,折枝的心都好似死了一般,呵呵,总算是在今日活了过来。小娃啊,你师姐虽说今日救了你的命,你今日也救了你师姐的心。不过说来也奇怪,我本立誓终身不收一徒的,却半年内收了两个徒弟,哈哈,还真是缘起也无意啊。老头心里默默想着。

  折枝抱起林泽渲,不由自主地往他那个人小小瘦瘦的脸蛋亲去,哎呀,全是骨头。折枝无意笑了起来,露出她那洁白的牙齿。“对呀,这在是一个十六岁的漂亮姑娘该有的表情。嘿嘿。。“老头在旁边发出了声音,干枯的嗓音,与这画面好不和谐。

  折枝听见师父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头一低,顺便又亲了亲小泽渲,脸儿蛋微微红了,微笑着说:“今后你就是我师弟了,我得给你起个只有我能叫的小名。。“小泽渲扬了扬头,似乎对此很是受用。

  此时太阳正准备落山,屋外白雪被染成橘红。村民们正忙着燃起炊烟,料理着晚饭。一天又过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