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一章 天下第一

云中最 | 发布时间:2021-04-08 08:34:27 | 阅读次数:18413

月晴。”时节正逢四月,江边花草树木复生,一片显眼之色印入眼帘,竟觉天地间饱含乌克斯托。春生、夏长、春耕、冬藏,天之正也,这是万物持续运行的规律,秋天,本是万物之始,应当依法红花绿柳,晶水碧草。晴空万里,此乃苍穹之运转,大地如画,真谓乾坤之造天之第一山,泰山,自从一统江山的秦始皇在此举行封禅大典后,岱宗便成为了举足轻重的存在,被称为群山之首,五岳之尊!其后又过一千多年,天下第一榜在此诞生,至此,江湖武林进入了最巅峰时期!。...

  群雄云集,风云变幻,当今武林,天下第一榜横空现世,至今,第一榜名单新旧更替,不断变换,惹江湖武林中人时刻关注。

  天之第一山,泰山,自从一统江山的秦始皇在此举行封禅大典后,岱宗便成为了举足轻重的存在,被称为群山之首,五岳之尊!其后又过一千多年,天下第一榜在此诞生,至此,江湖武林进入了最巅峰时期!

  兖州,古为九州之一,是泰山所在地,此地风景如画,唯美秀丽。

  正所谓“雪消门外千山绿,江边花发二月晴。”时节正值二月,江边花草树木复生,一片醒目之色映入眼帘,竟觉天地间充满神气。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天之正也,这是万物运行的规律,春天,本就是万物之始,应当红花绿柳,晶水碧草。

  晴空万里,此乃苍穹之运转,大地如画,真谓乾坤之造化,一撇一捺,勾勒出这无限的江山……

  兖州,北城门外,江面上,一小舟由远及近,徐徐驶来,船上共有三人,除去摇摆船桨的老船夫之外,还有一身着青衣的男子和一身着黄衣的女子,两人皆做江湖武林之人打扮。

  两人坐于船头,观江水粼粼,波光井然,只觉心中一阵舒畅。

  “青风,这里好漂亮。”女子敞开手臂深呼吸,似乎觉得外边的空气都是香的。

  楚青风一笑,看女子白皙洁净的脸上洋溢着快乐,心中也是高兴。

  “明月,马上就要靠岸了,这次我们来兖州,有两件事情要做。”

  “第一件肯定是去泰山了,那第二件是什么呢?”江明月声如铜铃,脆声问道。

  楚青风故作潇洒的甩了甩头,笑道:“兖州如此优美,当然要尽情的玩乐啦,等我们什么玩够了,便在此隐居,悠闲度日。”楚青风借景抒情,向往的说道,话罢,与江明月对视,意思不言而喻。

  江明月与其对视一眼,眼中突然流露出狡黠的神色,紧而她道:“谁要跟你隐居呀,你想得倒美,哼!”

  楚青风明知她是在开玩笑,却接着她的话说道:“我只说隐居,又没说跟你隐居,你多想了。”话了,嘴角翘起,微笑,他的微笑显出了机敏,配合他清秀的脸,使他看上去淡然开朗。

  “讨厌、讨厌啦你…”江明月脸一红,有些羞怒,便双手开攻,在他身上乱捶乱打,可每一下,都如同棉花砸在身上。

  这时,船已靠岸,老船夫看到打闹的两人,“呵呵”一笑,道:“年轻人,姑娘,船到岸喽。”

  楚青风道声谢,站起身来,在江明月琼鼻上轻挂一下,急忙跳下船远离她,喊道:“傻姑娘,走了!”

  江明月佯嗔大喊“楚青风,你给我站住。”起身追去,却听老船夫在后喊道:“祝你们小两口幸福美满,白头偕老。”

  楚青风一听,加快速度大笑而去,江明月紧紧追随。

  兖州城,繁华热闹,买卖景气,城中客栈、酒馆、茶馆等一应俱全,再加城中气氛和谐,风景优美,是以人们都想在此多逗留几日。

  时至巳时末,太阳高悬,温和暖人,二月的阳光,是最温暖的,大街上,左右两侧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摊位,有买有卖,交易声连接不断的响起。

  楚青风江明月两人步行于街上,江明月挽着楚青风的胳膊,一会儿把他拽到东边,一会儿将他拽往西边,虽说不买东西,但却乐得一看。

  这种情况使楚青风讶异十分,但瞬间就释然了,不同于自己,江明月是第一次来到兖州,不免觉得任何东西都陌生而新奇,所以心扉大开,心情十分放松,这就导致她看任何东西都会觉得十分有趣。

  转了半响,两人肚子饿了,便找客栈吃饭,在路经一家古玩店时,看见其旁边一家名为“曲成万物”的茶店热闹非常,于是停下脚步。此时已到饭店之时,为何这家茶馆人满为患,真是令人疑惑不已。

  “曲成万物”,这名字倒是颇有深意,运用易经中的话“曲成万物而不遗”,意指曲尽细密的成全万物,不会有遗漏。

  “青风,我们进去看看吧。”挡不住好奇心,江明月硬扯着楚青风走进了这家茶馆。

  茶馆老板见有人到来,马上迎接,愁容满面的道:“少侠、姑娘,如果是来喝茶的,那还请见谅了,坐位已满,还劝你们快走吧。”

  不用说,楚青风两人也看到茶馆已满,甚至有一大群人在站着等候,可这些站着的人难不成也是等候喝茶?

  “老板,不碍事,等的人这么多,我们也等一会儿吧。”楚青风摆摆手道。两人倒是想看看这家茶馆有何稀奇之处。

  “哎…!”老板叹口气,道:“不瞒少侠与姑娘,店内有两位武林高手正在比拼内力,久久不分上下,这一屋子的人都是在等待结果。”

  江明月眼前一亮,道:“那我们更要看看了。”说着,侧身饶过老板,进了茶馆。

  楚青风无奈的耸了耸肩,又问:“老板,你可知是何人在比拼内力?”

  “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反正每年这个时候,我这茶馆总不安宁,不是有人比拼就是有人打斗,听闻江湖上的人说,每年这个时候,是天下第一榜公布的时间,我想两人之所以分出个你高我低,是想争取个第一吧。”老板道。

  楚青风点点头,走进茶馆。

  “青风,快过来快过来。”江明月叫道。

  此刻的茶馆内呜呜呀呀的围着一圈人,有坐的有站的,参差不齐,密密麻麻,根本一眼望不穿,但他们的目光,都冲着一个地方,茶馆的正中心位置。

  待得楚青风走到江明月身旁之时,江明月兴奋的道:“打听出来了,是笑天跟一个叫叶风尘的人在比试。”

  “笑天!”楚青风一怔,瞬间来了兴致,他倒想看看,叶风尘究竟是何人,居然敢与名震天下的李笑天比试内力。

  话了,两人挤进人群当中。

  茶馆的正中心位置摆放一张长桌,看其成色,是黄檀木所砌,长桌两侧,各坐一人,两人相视微笑,各将一只手放于桌面之上,看似没有任何动作,实则暗中火花十足。

  左侧之人,右手放于桌面之上,左手拿一折扇,时不时展开扇子轻拂两下,看去潇洒自然,不拘一格。

  右侧之人,身着一席黑衣,面貌俊秀、眼神明亮,身材十分挺拔,隐约透出一股昂然于天地间的浩然正气。其背后背一把刀,一把刀鞘不带任何装饰的黑刀,显得怪异非常,他是将左手放于桌面之上的,始终固定一个动作,没有任何变化。

  普通人看不出两人是在作甚,但学过几年武的人都知道两人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再比下去毫无意义,只能说两人胜负未分,不相伯仲。

  两人的内力波动带动周围的空气快速涌动,相撞在一起,撞出丝丝涟漪,一波接一波,如同波浪,久久不能停息,两人似乎也知道再比下去不过浪费时间,是以在又一波内力相互冲撞之时,同时收手,收功站起。

  “天下第一刀,叶兄果真名副其实,若比刀法,笑天定输得一塌糊涂。”手拿折扇身穿小麦色衣服之人大笑,抱拳道。此人就是楚青风与江明月口中的李笑天。

  另一人自然是叶风尘了,叶风尘面无表情,不喜不悲,淡淡道:“天下第一指也名不虚传。”

  “不敢不敢,拳脚再硬又岂能硬过武器。”李笑天调侃道,说着随意往周围一瞥,瞥见了楚青风与江明月。

  “不好意思,先失陪了,我朋友来了。”李笑天告辞道。

  叶风尘点点头,转身离去。

  一番事情过去,楚青风与江明月终于知道那身穿黑衣身背黑刀之人便是上一年天下第一榜的天下第一刀称号拥有者,也只有此,才能解决他心中的疑惑。

  离开茶馆之时,李笑天从囊中摸出一绽银子,递给茶馆老板道:“我知道你的桌子是黄花梨木的,别嫌少。”说着,与楚青风对视一眼,“嘿嘿”笑了笑,那张俊逸的脸上无辜的表情使楚青风哭笑不得。

  到三人离开,茶馆老板也不懂李笑天是何意思,在他准备收拾桌子上的茶杯之时,手刚挨到桌子的刹那间他懂了,他看着霎时碎裂的桌子,心有余悸,突然有些庆幸,辛亏两人没有打起来,不然,自己的茶馆都没了。

  富昌客栈,名字很俗气,富贵昌盛的意思,但这家客栈却特别的大,特别的火,尤其是这几天,天天爆满。

  三人等了一刻钟,终于等上了一个坐位,由于三人都已特别饿了,便要了一桌子的菜,开怀畅饮。

  “笑天,那张桌子到底怎么了?”江明月停下手中的筷子,问道。

  “你问青风。”李笑天撂下四个字。

  还不待江明月扭头问楚青风,楚青风也撂下四个字:“自己去看。”

  江明月白了楚青风一眼,附上了四个字:“不理你了。”

  楚青风哈哈一笑,道:“过来,我悄悄的告诉你。”

  江明月将脑袋凑到楚青风嘴边,却听他又小声的道了四个字:“桌子碎了!”

  江明月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与楚青风相视而笑……

  次晨,

  当大地迎来新一天的第一丝光辉之时,万物都睡醒了。今天是天下第一榜公布的时间,楚青风三人早早从客栈出来,向着泰山之巅行进了。

  泰山,以壮丽磅礴、雄伟挺拔而著称,泰山之宏大,绵延数百里,其山势之重叠,形体之厚重,充分凸显了他的雄浑静穆。时至辰时,天已完全明亮,但泰山山体的雾气还未消散,这雾气如同云烟,飘荡在山涧巨石、苍松翠柏之上,使泰山除了雄浑静穆,还多了一种明丽神奇。

  三人走在通往山巅的必经之路上,踏着台阶,欣赏泰山景色,心情无比愉悦。由于今天是天下第一榜公布的时间,所以上山的人很多,而且都是一些江湖武林中人,有三两结伴的,也有孤身一人的。

  天下第一榜的公布,是江湖武林中的一大盛事,每年的此时此刻,江湖武林中的名望之人都会聚集于此,等候结果。

  天下第一榜分三个榜单,武器榜、拳脚榜、门派榜,每一项第一的得主,都证明这个人或者门派是冠绝天下、不二无双的!

  封榜之地在泰山主峰天柱峰,又名玉皇峰,是泰山海拔最高之地。玉皇峰修有玉皇殿,殿前有“极顶石”,标志着泰山的最高点,极顶石西北有“古登封台”的碑刻,代表了这里是历代帝王登封,封禅泰山时的设坛祭天之处。

  当然,天下第一榜的公布不可能跟历代帝王在同一个地方,但为了彰显出天下第一榜的重要与巅峰,所以,还是选择了天柱峰的后峰。在快行至天柱峰峰顶之时,三人向通往后峰的路走去,通向后峰的道路,十分陡峭,只能容一个人通过,普通人根本不敢涉险,就连他们这些习武之人,都走的小心翼翼。

  从山脚走向山巅,众江湖武林之人花费了约半个时辰,所幸都是习武的,倒没有显得多累。过这条陡峭之路时,众人没有争先恐后,毕竟一切为了安全。

  楚青风三人行于中间,他们前方有人,后方也有人。

  这条路窄到什么程度,看众人表现既知,众人几乎是两脚紧并,同样一个动作,都使重心右倾,紧贴山壁,以保安全。

  他们的左侧,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悬崖,加之云雾缭绕,更显得深不可测!

  众人紧闭呼吸,目光直视前方,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不敢有半丝差错,不然稍有不慎,便会跌入无尽悬崖,粉身碎骨。

  江明月走在楚青风与李笑天中间,紧抓前方的楚青风,害怕不已。此时的空气仿佛都静止了,天柱峰之高,已是穿过云彩,般若支撑天地间的一根玉柱,天柱峰的名字,也许就是这样来的。

  这条陡峭之路最后一段,是一节侧身才能通过的路障,只能背靠山壁侧身行进,过完这节,就变得一马平川了。

  这时,众人不得不扭身,也在这时,他们才看到那围绕天柱峰的无边云海,真是美丽极了。这种风景,本应该是观赏的,但众人哪儿敢有那个心思。

  众人都不是第一次来,是以各有各的经验,唯有一人,江明月,她是真真切切的第一次来此,正因如此,云海翻腾的浩瀚景象,深深的震撼了她,使她忘乎所以,导致扭身的一瞬间,一个踩空,掉了下去。

  “啊…!”

  一声尖叫声,吓到了这里的所有人,本来紧张的心,更是扑通扑通的狂跳。

  在场的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稳住了步伐,同时,他们心里庆幸,庆幸不是自己。

  人掉落悬崖,下降得速度有多快,不亲身体会是不会知道的,楚青风顾不上那么多,纵身跳下悬崖,去救江明月。

  他的身影飘然洒脱,不像往下掉的,更像是往下飞的,在无边的云海中,好比腾云驾雾,但纵使他轻功再高,又替能在万丈悬崖处救人。相对如此,众人更以为他是去殉情了。

  江明月下降的速度十分迅速,她甚至绝望了,眼中不知不觉的留出了眼泪,她睁着水亮的杏眼,看着迷离的云雾,眼神也慢慢的迷离,就在她慢慢的闭上眼睛之时,她看到一人,看到此人,她看到了希望。

  “青风…”

  她叫道,但风流的声音太大,楚青风根本听不清,但她的口型,楚青风看得一清二楚。

  “伸手!”

  楚青风大声叫道,说着,伸出了自己的手,江明月二话不说,伸手抓住了楚青风的手。

  楚青风手一用力,将其揽入怀中,紧而双脚用力一蹬,突听一股气流爆破之音,紧而,两人向上飘去。

  “嘭、嘭、嘭。”连续蹬了三下,两人终于破云而出,重新见到了众人,其模样,真如同踏云飞翔。

  “笑天,帮忙!”楚青风喊到,话罢,蹬了最后一下,伸出一只手。李笑天当然知道是何用意,是以伸手去拉,然后猛一用力,将两人拉了上来。

  “呼,你俩可吓死我了!”李笑天展开折扇轻扇两下,摇着头道。

  楚青风与江明月站稳身子,同时松了一口气,楚青风后怕莫及的道:“幸好没超过五次,不然,怕是要命丧于此喽。”说着,看了看还没脱离自己怀抱的江明月。

  江明月与其对视一眼,脸一红,紧而低下了头。

  “好,少侠真是好轻功!”

  楚青风身旁之人赞道,话罢,一脸佩服的抱了抱拳,只是抱拳之时,也不敢稍作弯身,只能用眼神表达歉意。

  “是呀,少侠当真可称为天下第一轻功…”这时又有人道。这话一出口,在场之人接二连三的赞叹起来。

  这番惊险过后,众人对楚青风那飘然轻逸的轻功都高看一眼,特别是他前方的男子,一路上夸奖个没完没了。

  这人名叫郑冰,但为人却无半点冰冷之意,相貌还算堂堂君子,一身白色锦衣装身,倒也有几分俊俏。

  天柱峰后峰,没有前方那么富丽堂皇,这里十分的简单,有一处宽阔的广场,广场紧靠山壁的地方,有一高台,高台之上插一黄幡,幡上写四个大字,“天下第一”!高台上方的山壁,光滑平整,很是宽广,若是第一次来,定不知道有何作用。

  广场此时已经聚集了一大部分人,密密麻麻,有数百人,还陆续有人赶到。

  时间已至巳时,巳时一到,便是天下第一榜公布的时间,如果没有到来的,便不再等待。

  “唰、唰…”从远处飞来两人,踏着绝妙的轻功,一男一女,男子玉树临风、女子冰冷绝艳,皆穿黑衣披红袍,显得气势十足。

  这两人,众人再熟悉不过,他们便是天下第一榜的公布者,名约阴阳使者。两人落于高台中间站定,接着女子,也就是阴使者,从袍中取出一卷轴,慢慢展开,亮声道:“巳时已到,天下第一榜正式公布!”

  这一声喊出,蕴含着内力,响彻整片广场,广场原本还在议论交谈的人,在听得这道声音之时,顿时安静了下来。

  等待鸦雀无声后,女子又道:“首先,公布天下第一门派!”

  女子声音清冷,却细腻:“天下第一门派,凤栖山庄。”

  女子刚说完,就见男子,也就是阳使者,从腰侧拔出一剑,飞身而起,运用内力在身后光滑平整的山壁上,“仓啷仓啷”的刻下了凤栖山庄大名,上侧还表明,天下第一门派。

  楚青风三人立于人群当中,等待结果,郑冰一直紧紧跟随,听到第一门派公布后,李笑天道:“果不其然,没有变。”

  这个结果,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从天下第一榜诞生到如今,天下第一门派一直是凤栖山庄,没有任何改变。

  一瞬间的议论,众人恢复平静,女子紧而道:“接下来,公布天下第一武器榜。”

  武器榜封有十种武器,刀、剑、棍、斧、鞭、锤、钩、抓、扇、暗器,这十种武器都是江湖武林中人常用,是以记载上榜。

  首先公布的是天下第一剑,因剑乃“百兵之君”,且最常使用。

  “天下第一剑,陆逍,剑名:云中剑。”

  “上一年就是他。”女子话刚落,郑冰便道。

  楚青风点点头,道:“此人我也略有耳闻,听说他的剑法好似云朵般,让人摸不到、防不住。”

  “天下第一刀,叶风尘,刀名:夜寒刀。”

  “叶风尘,不就是与笑天比拼内力的那人吗。”江明月随意道,没有半丝惊讶。

  “喂喂喂,明月,你这是什么口气。”李笑天撇嘴。

  江明月白了一眼李笑天,笑道:“你没有青风厉害,而你又跟叶风尘比个平手,证明,他也没有青风厉害喽。”

  “你这是什么逻辑。”李笑天折扇轻敲江明月脑袋,调侃道:“我是没有青风轻功厉害,这个我认,但是我可比某些人厉害呦。”

  江明月知道他是在说自己,故意当做没听见,目光飘向别处。

  李笑天无奈。

  “天下第一…”阴使者继续道,话到一半处,突然有人打断了她。

  “嘿,阴使,为何今年天下第一刀不归我田某之手,你们是如何评的?!”喊话之人是一身穿华服的男子,年约而立,额头疤痕竖插,显示出他的凶狠,他的打扮与他的长相格格不入,十分怪异,他身后站有三个彪形大汉,看其态度,是以此人为主。

  阴使听闻他的质问,脸色一寒,目光如电的直盯此人,话语冰冷的道:“你是在质疑我凤栖山庄的准确度吗!”

  阴使话一出口,广场数百人皆觉背后一凉。凤栖山庄的威严,谁人敢亵渎,亵渎者,无一人活在世上。

  “这人是谁,第一次来天下第一峰吧。”

  “他肯定活得不耐烦了。”

  “敢质疑阴阳二使,怕是活不过今日了。”

  …………

  “念你无知,恕你快滚,再敢多说一句话,必要你命。你若不服此榜,大可今日之后与榜上之人比试,若你胜出,榜上定有你名。”阳使者接过阴使者的话道,语气平静绝情。

  阳使者的身手,众人没见过,但凭他那在山壁刻字的轻松,就知他内力雄浑,武艺高超。可人不识相,自找祸端,又有谁能解救,那田某人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猖狂呐喊:“这可是你说的,我若胜了叶风尘,我便是第一。好,既然如此,谁是叶风尘,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阳使者眼神一闪,涌上杀意,下一秒,他的身影一闪,已是到了田某人身边。

  他快,有人更快,就在他要动手之际,倏地一道寒光闪过,下一秒,田某人脖颈处多了一道血红色的痕迹。

  有痕迹、却没留下一丝血,叶风尘的刀快到什么程度,无人知晓,因为,没人看到他拔刀。

  “我不杀与我无仇之人,但听闻你抢劫杀人、无恶不作,这便是与天下人有仇,亦是与我有仇,该杀!”叶风尘漠然道,话了,不在此地停留,飞身离去。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话无分毫差错,这场动静之后,无人再敢质疑天下第一榜的准确,无人再敢挑战天下第一的威严。跟随田某人的三个彪形大汉见到这一幕,也只能灰溜溜的跑了,相比田某人,三人识相的多…

  “天下第一扇,白云峰,扇名:醉江山。”

  “天下第一棍,无相老僧,棍无名。”

  “天下第一斧,铁通,斧名:闪斧。”

  ……

  武器榜十种武器公布完毕,阴使接续道:“最后,公布天下第一拳脚榜。”

  “天下第一拳,杨长空。”

  “天下第一掌,杨万里。”

  ……

  “天下第一指,李笑天。”

  “天下第一轻功,楚青风。”

  拳脚榜公布了六类:拳、掌、指、爪、腿、轻功,到此,天下第一榜彻底公布完。

  就在众人准备离去之后,忽听阴使者道:“经庄主思量,考察天下各家内家功法,于今日,新建一榜,天下第一内功榜。”

  众人骚动。

  内功心法,各有各家之长,虽有好坏之分,但一些神功秘籍、却极难言出谁更胜一筹,今日意料之外的多出一榜,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却听阴使道:“天下第一内功,由于有两种秘籍、实难分辨高低,所以并列第一,为不二心法和心一神功!”......新书上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一定用心的写,不让大家失望!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世间一切,自然万物,皆是参照天地运转的规律而不逾越,这就是成就万物、成就自然、成就世间一切而无一遗漏,无一例外的规律!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