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三 寻踪

吾不器 | 发布时间:2021-04-08 08:34:27 | 阅读次数:2141

。便将声音放低下去,略为颌首的说:“如此想来,还确是我的也不是,还请姑娘海涵。“接着用挪揄的表情转而老头:“丁老头,何时收了两个徒弟,江湖人可都明白大名鼎鼎大名的醉千里说过永远不会收徒弟的话啊。莫也不是看人家姑娘好看,嗯?你是个食言而肥之徒啊。““哈,大胡子,你也别挪揄我,同是金盆洗手,归隐山林的人。这行走江湖时说的话,又怎能在江湖之外算数。“老头仰起头斜眼回道。。...

  老头给小泽渲疗伤后,体力消耗不小,便坐在墙边的小木椅上休息,非常欣慰地看着折枝替那小娃擦洗身子。不多时,小土屋外传来洪亮的笑声,“哈哈哈,丁老头来了我这,怎么不找我讨两杯酒喝喝。“话音刚闭,就有一个虬髯壮汉推门而进。老头听音赶紧起身,冲虬髯汉说道:“你这莽夫,这般大声莫要吓着我两个徒儿,我这小徒儿可是重伤未愈。“虬髯汉向床上瞧去,见一个姑娘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小娃,拿一个有些埋怨的眼神鼓鼓对着他。于是将声音放低下来,略微颔首的说:“如此说来,还确是我的不是,还请姑娘见谅。“然后用调笑的表情转向老头:“丁老头,何时收了两个徒弟,江湖人可都知道大名鼎鼎的醉千里说过永不收徒的话啊。莫不是看人家姑娘漂亮,嗯?你也是个食言而肥之徒啊。“

  “哈,大胡子,你也别挪揄我,同是金盆洗手,归隐山林的人。这行走江湖时说的话,又怎能在江湖之外算数。“老头仰起头斜眼回道。

  “哼哼,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行行行,你丁老头是前辈,你说的都是对的。只可惜我那一地窖的上好霸王醉,不与你喝了。“虬髯汉佯怒道。

  老头听到这,急忙拉住虬髯汉子:“别呀,别呀。你酒多,你都是对的,你都是对的!“

  “哈哈哈!“两人同时大笑道。

  一旁抱着小泽渲的折枝一脸嫌弃的眼神看着神经病般大笑的两人。不就是喝个酒吗,有什么可哈蛤的?

  小泽渲在折枝的照顾下喝了不少当地人送来的掺有少许鹿茸的鱼羹,精神很足。折枝似乎对逗弄他十分有兴趣,常弄得他“咯咯“直笑,折枝看着他笑,自己也笑。她一晚上都挂着笑容,其实不管人长得如何,若笑起来都不会难看,何况清秀动人的折枝呢?小屋内火炉冒出的火焰,一颤一颤地映出了一个曼妙的身影抱着一个小孩子,双手缓缓地左右荡着。

  至于老头,当然是和虬髯汉喝酒去了。村子里最大的土屋,不时传出大笑声。“今日我定要将你灌醉,看看你这醉千里是不是能够一醉千里。嘿嘿。“虬髯汉似乎眼睛迷离了起来。

  “醉千里自然是可以一醉千里的,只是若我想醉,喝一杯水,也能烂醉。若我不想醉,任人灌我多少,我也醉不了。“老头笑眯眯地举杯看向虬髯汉。

  “丁老头,你且莫狂,我三秦白鹞子自从学会喝酒,就没输过任何人。比武我不是你对手,但喝酒今日姑且试上一试。“虬髯汉手一拍桌,灌了一口烈酒,然后抓起半条鹿腿啃了起来。这满面黑须的壮汉,诨名居然是白鹞子,也不知是如何叫起的。他本是陕西有名的镖客,陕甘一带无人不识。十几年前,李自成杀官造反,拉起了千军万马。陕西一片糜烂。白鹞子以一人之力自然无法撼动闯王大军,他不愿折腰跟随贼军,眼看家乡遭受贼祸,也想着未来可能再逢乱世,所以干脆和一批兄弟带着家眷在这长白山脚下建起以渔猎维生的村落,起名望秦。有一日白鹞子的一个兄弟在山中寻猎,遇见了黑瞎子,所幸正好被老头撞上,将其救了下来。一来二去,白鹞子他们和这住在山中的老头也熟稔了起来,由于白鹞子和老头气味相投,这凑在一起喝酒也顺理成章。两人本就是爱酒之人,一顿酒喝下来,便空了三四十坛子散落一地。

  月光照射下,能够看清有一群人聚在树林里,这正是老头和折枝发现小泽渲的地方。还能看见覆盖在地上的白雪有一滩红色,然而那具尸体已经不见了。“奴才办事不力,请王爷责罚!“一个黑衣人向为首的人跪下,声音十分惶恐。被称为王爷的人正是多尔衮,并不高大的身材并不减他的威严,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他此刻的脸色十分阴沉,眼睛盯着地上那摊血迹,说道:“你确定那孩子是祖大寿的吗?““我确定,我还认识那个护他的男子,他是祖大寿的近卫亲兵,虎头十三刀吴梓琅,我和他交手时,看到他手中孩子的脖子上有祖家族印。那吴梓琅实在强悍,我带着鹰组的四个兄弟和他交手,在他身上挂了十来钩,他还能逃出生天。临了还一刀伤了我们一人。“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回道。

  “这件事先别声张,不论祖大寿有没有二心,他的孩子也不能脱离我们的控制,否则这总是个隐患。你们寻着踪迹最好将他找到,那男子受那么重的伤,逃不远。“多尔衮对跪着的人下了命令。

  黑衣人本来想说人已经跟丢,找到人的可能是微乎其微,但话到嘴边有咽了下去。仅仅答道:“奴才遵命。“

  说罢,多尔衮冷冷地点了点头,便骑着马,带着几个人离开了树林。其实黑衣人也注意到这块地方,除了吴梓琅的,还有一大一小两个脚印。但是这脚印能寻到进树林的,却寻不到出树林的。同样吴梓琅的脚印也是就在此处断了,他受了如此重的伤,断断是不可能踏雪无痕的。黑衣人叹了口气,看来有两个轻功极高之人来过这,人也许是他们救走的。“速叫鱼组的人来,我们需要猎狗和海东青,既然看不见他们去哪了,只有去闻了。一定要把人找到,不能叫王爷小巧了我们锐鹰士。“黑衣人对身边的人说道。其中一人也未搭话,仅冲黑衣人一个抱拳,便一步登上树顶,转眼不见踪影。

  第二日清早,白鹞子将老头三人送出村外,面容有些沉重。“若真如你所说,你我皆不知折枝怀中那木气的娃什么来头,黑水堂如果真看中他,有可能追来。“白鹞子略显无奈。

  “确实如此,不过见死不救有违我等习武之人的道义。我正是知道你是啥人,所以我带着他来了你这。这几日你们且小心,也许是你我想多了,但也不能大意。要是真有情况,你飞鹰向我传讯,我立即下山。“老头也是一脸严肃。

  “你个丁老头,竟给我找麻烦。不过我白鹞子也不是怕事的人,黑水堂不来罢了,要是来了,我拿他们做成下酒菜。“

  “还是那句话,不要大意。有情况飞鹰告知我。“老头说道。

  “行。“白鹞子将手一抬:“那你们去吧,下次下山给我带些山参之类的药材,我老婆怕冷,生了寒腿。“

  “没问题,我去给你挖,这时节还能挖不少雪蛤,到时给你一起送来。“接话道是折枝,声音脆脆的。此时的她已经有了一个十六岁女孩天真烂漫的气息,与昨日跋涉在雪原中的她完全不一样。

  白鹞子听了一笑:“哈哈,如此我便替我妻子多谢折姑娘了,雪蛤也是强身御寒的珍品,我也是感激不尽呐。“

  “客气了。“折枝微笑。突然被她包在胸口里的小泽渲哇哇哭了起来。“啊啊,他尿裤子了!“折枝感觉到一股暖流,从胸口蔓延,顿时手足无措。

  白鹞子挥手送别了老头和折枝他们三人,看着他们走进延绵的大山。然后回头朝村子里喊到:“兄弟们,该磨刀的啰,该磨刀啰。“眼里闪出几分让人颤栗的凶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