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二章 凤栖山庄

云中最 | 发布时间:2021-04-08 08:34:27 | 阅读次数:29062

峰,天下第一内功的会出现,让众人心情很复杂,入榜者,竟也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人!过险峻的路段时,楚青风不敢再让江明月犯险,干脆抱起她,以及使用轻功而过。李笑天见此,严禁不跟上来,他的轻功虽比不了楚青风,却也极为精湛。这倒为难了郑冰,郑冰明白楚“这根本没听说过呀!”。...

  “不二心法”和“心一神功”,阴阳二使留下两个疑惑便飞身离去了。

  “这根本没听说过呀!”

  “是呀,听名字也没觉得多厉害。”

  “唉,你别看名字一般,既然能上天下第一榜,肯定有特殊的地方。”

  “对呀,你忘记刚才的事了…”

  众人议论着,想起了刚才的事,话罢还赶紧回头看看阴阳二使走远了没。

  这两本秘籍,江湖武林中,无人听说,但能上天下第一榜,说明绝不是凡品。

  众人带着各种各样的问题离开天柱峰,天下第一内功的出现,让众人心情复杂,上榜者,竟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人!

  过陡峭的路段时,楚青风不敢再让江明月涉险,索性抱起她,使用轻功而过。

  李笑天见此,不得不跟上去,他的轻功虽比不了楚青风,却也极其高超。这倒难为了郑冰,郑冰知道楚青风与李笑天都是天下第一榜的上榜之人后,有了誓死跟随的心,但他的轻功,何以敢在万丈悬崖边使用,若真使用出来,怕是九死一生。

  “喂,你们等等我…”

  郑冰喊到,一步一步侧身往前挪。

  过了陡峭路段,楚青风三人没有等待郑冰,先行下山去了,用李笑天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两人,我是逍遥自在,天涯海角随时可去的浪子,你是四处游荡、携美相伴的侠客,若身后有小弟跟随,哪儿还能如此随意潇洒!”

  下山后,三人去了之前的客栈富昌客栈,略吃东西之后,便回房了,三人并不打算今天离开,而是打算在此游玩几日。

  ……

  入夜,星空遍布,皎月弯弯,上弦月透出的微弱光亮为大地披上了一层薄芒,甚是好看。

  富昌客栈规模不小,有独立的花园,花园布置精致,有一条鹅卵石小路,小路两侧布满含苞待放的鲜花,味道十分清新。小路通向一凉亭,凉亭下置一石桌,石桌四面放四张长形石凳,供人稍歇。

  花前月下,如此景色美好的抒情之地,当有许多人来,可今天没有,大概是都累了吧。天公作美,楚青风与江明月闲情雅致,于是来此欣赏月弯花羞。

  清风悠扬,带着淡淡的花香味道,飘入两人口鼻,令人精神一震,明月和清风是分不开的,就像楚青风与江明月。

  两人共坐一张长形石凳,江明月挽着楚青风的胳膊,靠在他肩膀上,他的肩膀很宽厚,只要靠上去,就觉得安全感十足。

  不知从何时,她已经完全依赖上他了!

  楚青风对待感情是感性的,他轻轻的道:“从小我们跟随师傅,在紫竹谷一起长大,你跟师傅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如果没有你们,我的一生将很孤独。”

  “小时候,因为我是男孩儿你是女孩儿,所以师傅总逼迫我习武,每当师傅罚我的时候,你总是为我求情,但我从来都不服气,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总让我习武,你却不用,后来,我渐渐懂了。师傅走的那一刻,跟我说:青风你长大了,以后得做个顶天立地男子汉,明月还需要你保护,你照顾,你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

  “从那一刻起,我就发誓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保护照顾你一生。”

  江明月抬起头仰视楚青风,月光将她的眼神照得很明亮很纯洁,亮洁到可以倒映出楚青风的每一根头发。

  也许是从他俩遇见的第一刻起,她的眼中就只能盛下他了。

  今天江明月失足落崖的事,惊险异常,若不是楚青风奋不顾身的救她,她怕是十死无生了。江明月柔声问道:“今天你跳下去救我,你就不怕死吗,大笨蛋?!”

  “我说过要保护照顾你一生,答应你跟师傅的,我一定会做到,要死,咱俩也要一起死。”楚青风道。

  “今天往下掉时,你猜当时,我脑海里想到什么?”江明月调皮一笑,抹去那丝伤感,道。她向来有改变氛围的能力,似乎天地间的一切因素都会因为她而改变。

  楚青风眯眼微笑,开玩笑道:“那还用猜,肯定想到我喽。”

  江明月吐吐舌头,道:“你猜错了,我其实想到……”

  江明月话到用情处,远处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嗨呦,终于找到你们了!”说话的是一男子,仔细看去,不是郑冰还是谁。

  场景很美,可多一人便不应景了,楚青风没有怪罪郑冰的唐突,无奈站起,道:“你是如何找到我们的?”

  “这有何难。”郑冰走到石桌前坐下,娓娓道来:“天下没有银子解决不了的问题,再说你们是名人,稍花点银子,就能打听出来。”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种被人盯住的感觉很不爽,楚青风也一样,他只不过是一介游侠,习惯了无拘无束。

  楚青风点头,道:“天色已晚,你找到住的地方了吗?”

  郑冰指了指自己腰身的锦囊,道:“找到了。”

  “唰、唰。”

  郑冰话刚落,陡然,天空划过两道身影,第一道身穿黑衣,第二道身穿黄衣,皆踏着飘逸的步伐,向远处飞去。

  第二道身影明显是李笑天,他那席小麦黄的衣服,楚青风与江明月再熟悉不过。

  “笑天追谁呢,需不需要帮忙?”江明月问。

  楚青风摇头,没有在意,道:“凭笑天的身手与头脑,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占得便宜。”

  “咻”地,又一道黑影在花园上空一闪而过,向南仓皇逃去。

  “明月,小心!”

  楚青风突然大喊,说时迟那时快,一束寒光倏地直向江明月面门而去,带着沉沉的杀气,一闪即逝。

  楚青风眼神一凝,瞬时出招,其速度之快,如奔雷闪电,霎时间一记侧踢,踢弯了这束寒光的原本轨迹。

  “嘭!”暗器直插在凉亭侧边的支柱上,发出一声闷响。

  相对今天江明月失足落崖的凶险,这道暗器倒更显得干脆利索,几乎一击毙命。

  “锁骨钉…”楚青风沉声道,恍惚间发觉事情不太对劲,急道:“快捂住口鼻!”

  今天的突发事件太多了,以至于让江明月反应不过来,楚青风虽出口提醒,但还是伸手帮江明月捂住了口鼻。

  空气中到底有没有味道,或者什么味道,三人不知,楚青风只知在接下刚才那招之时,看见暗器上沾染了一层红色粉末,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才出言提醒。

  楚青风思维极速运转,心想刚才之人与李笑天所追之人绝对是事先约定好的,不然事情不会这么巧合。他没有着急去追,先安抚好江明月,才道:“我去去就来。”又对郑冰道:“郑兄,劳烦照顾好明月。”

  郑冰嘿嘿一笑,拍拍胸膛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江明月紧拉楚青风衣袖,眼中露出不舍,她心中还有许多话没对楚青风说出口,就被忽然出现的郑冰打扰了,所以略显纠结。犹豫片刻,她才道:“那青风,你小心点,我等你回来。”

  “好了,傻丫头,又不是生离死别,笑一笑。”楚青风敲了下江明月的脑袋,道。

  “对对对,凭楚兄天下第一的轻功,别人就奈何不了。”郑冰接着道。

  楚青风感谢的看了眼郑冰,他虽有时不会见机行事,可说话倒还中听。

  不再迟疑,楚青风挥挥手,腾空而去。

  若论轻功,举世无双者非楚青风莫属,他虽给了那黑影很长的逃跑时间,但得知其逃跑的方向,楚青风就有信心追到,因为他知道,那黑影人不会藏起来,而是另有他意。

  黑影人若真想杀江明月,完全可以等到江明月孤身一人的时候,而非现在。原因只有一个,黑影人是故意用杀招引诱他,想引他去一处地方,并且去的这处地方,十有八九与李笑天相同。

  至于为何在暗器上涂东西,楚青风不得而知,他也不想那么多没用的,因为到了目的地,答案自然揭晓。

  楚青风的身影如同一阵风般,带出道道幻影,他的速度之快,超乎想象之外,仅是片刻的时间,他便追上了之前的那道黑影。

  “嘭!”楚青风将内力用于脚下,右脚向后一蹬,身后一股气流爆破之声响起,紧而他就仿佛瞬间移动般,移到黑影人身侧。

  两人飞走在城中参差不齐的房顶之上,不曾有停下的动意,就这样一直飞走到了南城外。

  “天下第一轻功,楚青风果真不是浪得虚名。”黑影人漠然道。他的打扮极其神秘,黑衣、黑袍、黑面罩,只露出双眼,双眼中流逸的精光,让人感觉神气十足。

  “哈哈…”楚青风仰天大笑,道:“过奖了,比起听你的夸奖,我更想知道你引我去哪儿?”

  黑影人赞赏的看看楚青风,道:“听江湖武林中传,楚青风师从绝世高手风灵前辈,看来的确不假,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头脑聪明。”

  出了南城门,两人向东而去,直到东郊。东郊外,是一处茂密的树林,树林蔓延好几里,在一座山下停止。

  月色虽照明了大地,却照射不透这片树林,这片树林的茂盛程度真是惹人惊讶。此时的天不过才二三月,可这片树林的树木却是异常茂密,如同旺夏之季的茂密。

  这种连道都看不清的情况下,黑影人居然能够带着楚青风随意穿行在其中,左拐右转。黑影人明显是经常出入这里的,不然不会这么熟悉,若楚青风没他的带领,根本不敢保证在看不清道路的情况下,能否在树林中分得清东南西北。

  穿行一刻钟后,两人终于在一处山壁前停下,楚青风疑点重重的问:“难道你跟引诱李笑天的黑衣人不是一伙儿的?”

  “你是想问,为什么自始至终没看见李笑天吧。”黑影人回答道:“进我山庄的路有很多条,也许走得不是一条…”

  黑影人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不继续说了。

  “凤栖山庄!”楚青风诧异道。

  黑影人惊讶的回眸问:“你怎么知道我们来的是凤栖山庄?”

  “我猜得。”楚青风道。

  黑影人目露怀疑的目光,估计此刻他正撇着嘴心里反复的道“谁信”……

  只见黑影人在山壁前站住,上下左右摸寻片刻,在摸得一处位置之时,用力摁了下去,令楚青风讶然的是,黑影人摁得这个位置竟然是柔软的,就像年糕一样。

  “轰隆隆…”

  摁得这个位置下竟显出一道旋转开来的门,这个门不大,只能容两个人同时行进,进入门内,是一处山洞,山洞的路倒宽阔了不少,能容五六个人并肩前行。

  洞内两侧,每隔十米,都会有两盏油灯照亮,洞内的场景一目了然。

  “你们凤栖山庄倒隐藏的够神秘。”楚青风道。

  黑影人口气自豪的道:“身为天下第一门派,我凤栖山庄岂能等同于一般门派!”

  楚青风又道:“我很奇怪你们凤栖山庄找我们到底有何用意。”

  “去了你就知道了。”黑影人道。

  楚青风索性不再问了,估计问了这人也不会说,说不定他压根就不知道。

  山洞没有什么特殊的,唯一的特点就是很长,两人感觉整整走了二里地,才走到了出口。

  迈出出口的瞬间,楚青风走神了,因为洞那头的环境与洞这头的环境简直就是天差地别,这头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世外桃源!”

  虽是晚上,但丝毫减弱不了这世外桃源对楚青风的冲击力,隔着一个洞,隔着一座山,这两面的环境相差实在是太多了。

  这个洞本来就是穿过了一座山,所以说隔着一座山没错。

  月儿弯弯,倒映河中,小桥流水,曲动景妙。绿油油的花草铺满了广阔无边的大地,显出一片生机,花草地上栽种些许柳树白杨,使花草地看着不再单调。

  中间隔着一条小河,河这边是一望无际的花草地,那边却是竹林,而且是一排排的紫竹,散出淡淡的竹香味道,鲜嫩清新。

  小河上有一小桥,两人从桥上走过,又从紫竹林中穿过,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凤栖山庄。

  “凤栖山庄”,名字应该是化用“凤栖南山”一词,山庄建于如此佳景之地,倒也合意。

  山庄坐东朝西修建,后侧紧依层峦叠嶂的山脉,山庄的地理位置倒是不错,依山傍水。楚青风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神气,一个地方,尽然出现好几种不同的环境。

  先是宽广的花草地,而后过了河又是鳞次栉比的紫竹林,紫竹林后,又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山脉。其实看清了这里的地貌,你会明白,山脉峰络才是这里环境的主要,因为向远处看去,会看到山脉连绵,曲曲折折,将此地围成了一个圈,而圈中却很奇妙的形成了花草地,紫竹林。

  山庄由白蓝相间的围墙环绕一圈,西门处,也就是正门处,堆放两雕石狮,石狮嘴里不知置一何物,在夜晚竟会散发光芒。

  此时门口有四个守卫,皆身穿黑衣,笔直站立,他们的目光犀利,如赴敌之时。在待得两人走到近前,其中一个守卫将腰身佩刀一提,问:“何人来此!”

  “八卦堂,梁羽。”梁羽说罢从腰间摸出一令牌,递给守卫。

  守卫接过令牌,前后翻看半响,才道:“梁堂主,请说暗号。”

  梁羽点头,在其耳边轻语一句。

  两人进门后,楚青风问道:“连你这本山庄的人,他们都盘查的这么严?”

  梁羽道:“这是规矩!”又道:“一个组织,一个门派,若没有铁打的秩序与规矩,怎么能立足于天下!毫不客气的说,就算庄主来此,都得这样严格盘查。”

  楚青风暗中佩服,难怪凤栖山庄能被称为天下第一门派,是有原因的。

  山庄内,一条宽敞的大路直通前厅,大路两侧稀疏种植着花草树木,修饰了这条路,使这条路恍若乡间小径,但他原本又那么的宽广。

  前厅,此时此刻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放眼望去,约有二三十。这些人全是江湖武林中的声名显赫之人,天下第一榜的上榜者都在其中,各个江湖武林门派的掌门帮主也在其中。

  看来今天是一场盛大的聚会!

  凤栖山庄前厅布置豪华,柚木地板、红木桌椅、丝绸帘衫、锦锻地毯,再加上一些罕见稀物、奇花异草、文墨词画摆放,看上去气派又不失高雅与内涵。

  在这等地方聚会,倒也不显得寒碜。

  梁羽将楚青风带到此,便离开了。

  李笑天早已看到了他,叫道:“青风。”

  在场众人都是江湖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有绝剑门掌门厉若金、气修派掌门万候逸、丹霞宫宫主沈心、青山派掌门宗后……等各大派掌门,还有天下第一榜上榜众人,楚青风挨个打完招呼后,走近李笑天。

  李笑天此时跟两人站于一块儿,一人身穿黑衣,笔挺站立,他似乎永远都站得那么直,他就是叶风尘,他身后那把连刀鞘都是黑色的刀,配合他黑色的衣衫,既沉稳又显眼。

  另一人经李笑天介绍,知道他就是天下第一剑陆逍。陆逍从表面上看去,是位随和之人,其实也正是,相对于叶风尘的孤冷,他则是放荡不羁、温和暖人!

  对于李笑天爱结交朋友,且有优秀的交际能力,楚青风不得不感慨一番。可以这么说,李笑天所交的朋友,真可谓是五花八门……

  众人在此站等一刻钟,终于有人不耐烦了。

  “凤栖山庄庄主今夜将我们聚集于此,不知用意何在?”一身穿蓝色道袍、头发胡须皆灰之人道。

  这人是逍缈派掌门道冲子,人称道冲真人。

  “哼,将我们聚集于此,却又迟迟不出现,太不把我等放在眼里了!”绝剑门掌门厉若金道,声音低沉冰冷。

  “对呀,虽说凤栖山庄为天下第一门派,可也太过分了,把我等引到此,不仅不派人招待,自己也躲着不出来。”有人接道,这人便是天下第一爪,赵丛云。

  他这话出口,终于有人从前厅后侧走出,人未到声先至:“年轻气盛,没大没小,你师傅“枫林”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话了,他的身影进入众人视线。

  他的声音雄浑霸气,刚一言出,众人皆觉精神一怔,而后同时安静。白发、白眉、白须、白衣,古朴的脸,闪亮的眼。静若含珠、动若木发应该就是形容他这种眼的,此谓清之至清!

  他的一双白眉斜插入鬓,彰显霸气,眼神微动,足以震慑所有人。

  楚青风眉头微皱,看见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他感觉十分面熟。他面熟,有人更面熟,逍缈派掌门道冲子、绝剑门掌门厉若金,各派掌门只要年过不惑之年,都见过这人,他便是曾经响彻武林、名震天下的北孤相。

  三十年前,江湖武林中,有四人齐名,东晓尧、西蝶云、南沫武、北孤相,四人以武功卓绝于天下,纵横江湖武林。

  往昔漫漫,回忆远远,现如今,四人去了何方或者是否还活于世上,人们不知,但他们的威名,一直震慑八方!

  可是没想到,今日众人在凤栖山庄,竟有幸再次见到。

  “独孤前辈!”逍缈派掌门道冲子率先认出来,道:“自从十八年前最后一次见到您,就再也没见过您了。”

  “独孤前辈…”众人都躬身喊道。

  独孤相,就算在场年轻之人没见过,但也听一些前辈提起过其威名。

  “恩。”独孤相摆摆手,道:“道冲,十八年前,你还是二十七八的精壮小伙儿,如今成为一派掌门了,地位有了,等不得人咯!…”

  道冲子老脸一红,道:“不敢不敢,恕晚辈刚刚无礼,不知是前辈您。”

  独孤相没回他话,目视赵丛云道:“你师傅枫林尚且叫我一声前辈,你等老夫一刻钟不冤吧。”

  赵丛云低下头,眯眼道:“不知者不罪,还望前辈莫要怪罪。”

  独孤相轻点头,又看向厉若金。

  厉若金好似很不愿见到独孤相般,模样焦虑不安。

  哪知独孤相当场训斥:“若金师侄,你身为堂堂武林盟主,又是曾经的天下第一剑称号拥有者,怎能毫无耐心,不知分寸,你如何对得起你师傅和你师兄!”

  厉若金身子微抖,诚惶诚恐道:“若金辜负了师傅和师叔您的教导之恩,也辜负了师兄的舍生救命之恩,还请师叔责罚!”

  厉若金年逾四十三四,快半百之人,能拉下如此脸面认错,实属不易。独孤相不再为难,郑重道:“今日老夫招大家来此,有一事相求。”

  他的第一句话就让众人压力倍增,心想您为纵横江湖武林的老前辈,神通广大,您都办不成的事,我们有何能力。

  独孤相也看出众人心中所想,道:“这事说难也难,可也容易。”

  “自从十五年前,老夫答应凤栖山庄上任庄主掌管凤栖山庄,掌管天下第一榜后,至今,天下第一榜创立三十年了。”

  “今日天下第一榜新建一榜,天下第一内功榜,我想你们都知晓了。”

  待得众人点头,孤独相又道:“天下第一榜上榜条件有三条,极高的名望、独门无二的武功招式、纵横天下的武功修为,这三条之中,名望是占最主要的,这个大家有目共睹。”

  “对、对…”众人应道。

  独孤相的话,众人都了解,意思是即便上榜之人武功不算真正的第一,但只要其名望极高,而且武功也跟第一相差不太多、照样可以上榜,当然,武功招式独门无二是上榜的前提。总之,想上天下第一榜,必须三样具备,若三样相差无几的,则看谁名望更高一些。

  听得众人都了解,独孤相继续道:“我所说之事,便与天下第一内功有关。”

  …………新书第二章,凤栖山庄,保证不会让大家失望,以后情节会越来越精彩,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捧场!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