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四 祸兮

吾不器 | 发布时间:2021-04-08 08:34:28 | 阅读次数:24296

的人是否可以会来,但做些准备好总是会好的。白鹞子这些兄弟与他在江湖是见过大世面的,对有可能会回到的人倒也不甚当回事。另一头,黑衣人正带着二十多个锐鹰士找寻着当年老头和折枝留下的的所有痕迹。黑水堂鱼组训练的海东青在天空飞舞盘旋,找寻一切可疑人的目标,还另一头,黑衣人正带着二十多个锐鹰士寻找着当初老头和折枝留下的所有痕迹。黑水堂鱼组训练的海东青在天空盘旋,寻找一切可疑的目标,还有三只青牙猎犬,努力的将地面的冰冷空气吸进胸腔,希望能闻到一丝丝它们主子想要的气息。他们之前由于没调得猎犬,在茫茫雪原里白白浪费几日,今日从鱼组那调来猎犬,又从起点重新开始寻找线索。不得不说,在这方面畜生们往往比人靠得住的多。最终,猎狗们共同闻出了一条道路。“呜汪“一声,带着这二十多人向前奔去。这路线正是老头他们去往望秦村走过的足迹。他们虽是踏雪无痕,但人走过总要留下些许气味,尤其是折枝,初修内功未久,远远未达到能内敛体息的地步。可以说,望秦村的危险已经来临。。...

  自送走老头他们已过去几日光景,望秦村如往日一样平静,唯一不同的是,如今那些凿冰捕鱼,提斧伐木的男人们腰间都别着横刀或铜质双锏。白鹞子坐在一个木桩上,熟练地磨着他那把稍显斑驳的七星滚珠刀,刀身有节奏地在磨刀石上发出“兹、滋“的声音,白鹞子的眼睛很有神,也很专注。不时从地上抓一把白雪,扔到刀上,磨出蒸汽,他双手冻得通红,额头上却冒着热气。旁人看白鹞子,仿佛他正在雕琢一件绝世的艺术品。没人知道黑水堂的人是否会来,但做些准备总是好的。白鹞子这些兄弟与他在江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对有可能来到的人倒也不甚当回事。

  另一头,黑衣人正带着二十多个锐鹰士寻找着当初老头和折枝留下的所有痕迹。黑水堂鱼组训练的海东青在天空盘旋,寻找一切可疑的目标,还有三只青牙猎犬,努力的将地面的冰冷空气吸进胸腔,希望能闻到一丝丝它们主子想要的气息。他们之前由于没调得猎犬,在茫茫雪原里白白浪费几日,今日从鱼组那调来猎犬,又从起点重新开始寻找线索。不得不说,在这方面畜生们往往比人靠得住的多。最终,猎狗们共同闻出了一条道路。“呜汪“一声,带着这二十多人向前奔去。这路线正是老头他们去往望秦村走过的足迹。他们虽是踏雪无痕,但人走过总要留下些许气味,尤其是折枝,初修内功未久,远远未达到能内敛体息的地步。可以说,望秦村的危险已经来临。

  黑水堂的海东青在前盘旋,锐利的眼似乎发现了一个人群聚集的小村落,转头便飞向了黑衣人,在黑衣人头顶飞出一个半圆形的。黑衣人见此大喜,对众人说道:“前方有村落,看来路走对了。“

  “大哥,真有人来了,二十多个,正在一里外。“一个留着一嘴胡茬的男子跑进,沉声对白鹞子道。

  “嘿嘿,二锣,看着来者不善啊。“白鹞子一咧嘴,然后扯嗓子一喊:“女人们都进屋,把娃子们都顾好啰。“声音很是响亮,刺得人耳朵生疼,可见内力相当浑厚。

  一里外的黑衣人迎面感到一丝压迫感,随后听见“女人们都进屋,把娃子们都顾好啰。“的声音。

  他身后的一个锐鹰士道:“他们发现我们了,还有高手在内,有些麻烦呐。“

  黑衣人“哼哼“一声,笑道:“他这是向我示威吗,哈哈,看他们能嚣张到几时。“说罢,和猎狗一起跑向望秦村。

  白鹞子朝刚刚进来报信的二锣嘱咐了一句,叫他放红隼去告知山里的老头。随后便带着他十一个兄弟迎在村口。

  黑衣人一行走近村子,一眼就看到为首的白鹞子。白鹞子一脸大胡子,加上壮硕的身子,让人不需思索便知不是善茬。

  黑衣人冲白鹞子拱了拱手,说道:“官差办案,还请大家能够配合。“

  白鹞子嘿嘿一笑:“哦,是吗,不知官爷来小村有何贵干?我们都是老实巴交的猎户,未曾做什么杀人放火的勾当。“

  “杀人放火未必,不过想必你们救了不该救的人。“

  “哈哈哈,小人可不敢救官爷们要的人,我们小村小户,怎敢得罪官府呢。“白鹞子笑道。

  就在这时,天上传来一声尖鸣,一只海东青双爪擒着一只红隼,邀功似的飞下来。“啪“地一下,把死去的红隼扔在了黑衣人面前,落在他的肩头,得意地扬了扬头。

  黑衣人见了,冷笑道:“怎么,想用这小雀儿报信?找谁搬救兵呢?“

  语毕,只见右手一晃,从腰间灰黑破烂的刀鞘中拔出刀,寒光一闪,入鞘。动作流畅快速的不可思议。“啊!“白鹞子身旁的一人捂住了左臂大叫起来。手臂上已经少了一大块肉。至于肉块飞到了天上,黑衣人肩头的海东青飞起接住,大吃起来。

  黑衣人冲那只海东青淡淡一笑:“赏你的。“

  白鹞子急忙提手点那人伤口上处的穴位上,止住了喷涌的鲜血。他心中狂怒不止,在但还是压住了怒火,看向黑衣人:“绣春刀?“

  黑衣人轻轻颔首。

  “你这堂堂大明天子的亲卫,如何要做满人的鹰犬?“白鹞子呵斥道,心中怒火更盛。

  “大明的皇帝不过是个无能小儿罢了,任那些东林文官摆布,裁撤厂卫。你说我们这些祖上就给皇帝做奴才的人能去哪?同是做鹰犬,大明大清有何区别。“黑衣人带着一种嘲讽的表情说道。接着,他表情一改,严肃的对白鹞子拱了拱手说:“三秦白鹞子,你在陕甘走镖时,和我们锦衣卫打过交道,我是识得你的。你现在若将一大一小两人交出,我便卖你一个面子,就当未有这回事。如若不然,也不能怪我草菅人命。“

  “哼,有种报上姓名,来拿我的命啊!“白鹞子拔出七星滚珠刀,眼睛爆出火光。他周围的人也都亮出了武器,一片杀气弥漫出来。

  “汉奸的名字,何足挂齿。只是可惜,你是打不过我的,如此这般,又是何必?“黑衣人说这,拔出绣春刀。长短双钩是黑水堂的统一武器,但黑衣人使起长短钩还是不如绣春刀顺手,上次和吴梓琅交手是若使的是刀法,吴梓琅断断不可能有逃走的机会。这次黑衣人心知要与高手交手,便带着绣春刀前来,他这次势在必得。

  顿时,两股人交手了起来。黑水堂的锐鹰士皆是千里挑一的满洲高手,而白鹞子这边的人也都是陕西武林有名有姓的练家子,那个不是身怀绝技?所以战阵里虽一片金属碰撞和运气喝哈之声,但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黑衣人和白鹞子也是一时难分伯仲。虽然黑衣人一手刀法极快,几乎看不清刀路,奈何白鹞子一手滚珠刀特别稳,护住全身,未留一丝破绽。

  白鹞子的七星滚珠刀横挥过来,滚珠在刀槽里划过,发出金属摩擦之音,掠过黑衣人耳边,刺耳的紧。只见黑衣人身子向后一仰,左脚飞起,点在滚珠刀上,紧接着一个侧身绣春刀斜刺向白鹞子的双足。若是寻常庸手,这一下双脚救废了。但白鹞子运气将内力运之手上,将黑衣人的脚弹开,继续挥向其胸口。好一招围魏救赵,黑衣人若不收刀,白鹞子的双足自是没了,而他自己的命也要丢掉。

  刹那间,黑衣人收住力气,飞滚着和白鹞子隔开了一段距离。心想着,这样耗下去怕是也奈何不了他,便弹起将刀挥向了白鹞子的那些正在与锐鹰士鏖战的兄弟们。

  锐鹰士的人数虽比这帮陕西武士的人多,但总的来说实力是较弱的。二十多人和十一个人打来打去竟没占得一点优势。黑衣人看准了一个使着双锏和锐鹰士搏斗的汉子,蹬在空中,旋转着刺向了他。那汉子感到一股尖锐的杀气,双手一侧,拦住了黑衣人的刀路,但黑衣人的力量太大,弹到在地,旁边的锐鹰士抓住时机一钩钩住他肩胛骨,黑衣人在一瞬间劈下了那汉子的脑袋。

  “二锣!“白鹞子叫道,他万万没想到黑衣人竟然如此卑鄙。“无耻小人,我和你拼了!“白鹞子心中的怒火彻底喷发。

  “这算什么,我这叫转移战场。“黑衣人嘴角上扬,一脸嘲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