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三章 暗流涌动

云中最 | 发布时间:2021-04-08 08:34:28 | 阅读次数:24368

不解。“这老头,兴师动众将我们引到此,又是暗器的、又是五香散的,真不知道他求我们替他办什么事!”李笑天低声嘟囔道。他声音虽小,但孤独相何许人也,自然而然是听见了,目光毫不手下留情的射向李笑天。李笑天不如对望,干笑两声,紧道:“还请前辈原独孤相扫视众人,威严霎时间而出,用铿锵有力的声音道:“今日能来此之人,才有资格知道这个消息,我想你们都很奇怪,为什么引诱你们,还需在暗器上涂东西。”。...

  听到孤独相所说之事与天下第一内功有关,众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好奇。

  独孤相扫视众人,威严霎时间而出,用铿锵有力的声音道:“今日能来此之人,才有资格知道这个消息,我想你们都很奇怪,为什么引诱你们,还需在暗器上涂东西。”

  独孤相的话说到了众人的心坎里,随之,他解释道:“那东西不是毒药,而是一种能让人暂时无法运用内力的药,叫五香散。谁若吸入这五香散,怕是今日到不了此!”

  答案说出,解开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这老头,兴师动众将我们引到此,又是暗器的、又是五香散的,真不知他求我们替他办什么事!”李笑天小声嘀咕道。

  他声音虽小,但孤独相何许人也,自然是听到了,目光毫不留情的射向李笑天。

  李笑天与其对视,讪笑两声,紧道:“还请前辈原谅,晚辈随性自由惯了,嘴不把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

  这话把楚青风和陆逍给逗乐了,硬憋着笑等待独孤相的反应。

  哪知孤独相欣赏的看着李笑天点了点头,道:“天下第一指,李笑天,指法随心所欲,无师自通,乃当今奇才,老夫所说可对?”

  李笑天笑着抱拳道:“多谢前辈夸奖。”

  独孤相轻嗯一声,又看向楚青风道:“天下第一轻功,楚青风,师从风灵子,学当世最高深轻功,踏鹰飞燕。”话一停顿,又道:“你师傅风灵子近来可好?”

  楚青风神色一黯,道:“师傅离开多年了。”

  独孤相微怔,片刻后叹口气道:“你师傅与我是故友,想当年,老夫只佩服两人,风灵就是其中之一。没想到哇,故友离去多年,我却不曾知晓,可恨可恨呀!”说着,脸上露出懊恼的神情。

  楚青风见其神情真挚,心生感动,道:“前辈请节哀,在我小时候,师傅曾带我见过您,只是那时我年纪尚幼,记忆有些模糊,所以还请前辈见谅。”

  独孤相摇头道:“不打紧。不过风灵老了老了,收你这么个年轻的好徒儿,倒也走得安心。”

  此话言出,独孤相没有了打量别人的心,直接步入正题,对在场众人道:“十五年前,凤栖山庄上一任庄主将凤栖山庄交于我掌管时,同时给老夫两本内功秘籍,老夫钻研多年,却不得其中奥秘,是以放下心中执念,将其搁置起来。但老夫仅窥其皮毛,却使武功修为更加精进,所以,今创一榜,天下第一内功。”

  “大家皆知,天下内功心法,各家有各家之所长,种类繁多,实难分辨高低,但一些神功秘籍,却能够脱颖而出。在这些为数不多的神功秘籍中,有两本秘籍又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两本秘籍便是不二心法和心一神功!”

  独孤相说到这里,有人实在耐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独孤前辈,恕晚辈直言,此两本秘籍既然前辈如此推崇,那想来是神功秘籍没错,但天下神功秘籍皆是秘藏,又有谁能完全翻阅学习?不怕前辈怪罪,晚辈斗胆言之,想必前辈您也不曾全部看过吧。”

  问话者正是丹霞宫宫主沈心,也是天下第一鞭称号拥有者。沈心素来以敢说敢言、胆识过人著称,是江湖武林中说一不二的女中豪杰。”

  “嗯,言之有理。”独孤相没有反驳,道:“你是沈心侄女吧,你师傅吴盈……”话到此,独孤相实在说不下去了,估计是刚才风灵子的事影响了他。

  “师傅她一切尚好!”沈心道,言语利索清亮。

  “好,那就好!”独孤相眼前一亮,神采奕奕,看沈心身穿霞光色禅袍,十分眼熟,道:“二十年前,你师傅跟你身穿一模一样的禅袍,你那时还是刚过金钗之年的小丫头,没想到,如今你已是掌门了。吴盈教了个好徒弟呀…”

  未几,问全场人:“你们应该也有同样的疑惑吧?”

  听到众人应是,孤独相继续道:“三十年前有一人,不知你们是否留有影响,人称“武皇”!”

  武皇二字一出口,众人皆惊,道冲子激动道:“独孤前辈,难不成这两本秘籍是武皇前辈留下的?”

  “正是。”独孤相正声道:“不瞒你们,十五年前,正是武皇将凤栖山庄交于老夫掌管的,这两本秘籍也是他给老夫的。”

  “莫非武皇前辈还在世?”又有人问,正是气修派掌门万候逸,剑眉鹰眼,长相刚毅。

  “三年前,他来过此,目的便是让老夫创立天下第一内功榜。”独孤相道。

  听到这里,众人再无半分质疑,武皇何许人也,三十年前的江湖武林,武皇要说自己的武功天下第二,就没人敢说天下第一,就连跟他同时期的独孤相,见面也要尊其一声武皇。

  这么说吧,若说武皇是武学境界上的黄帝,那独孤相绝对是武学境界上的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独孤相说他只佩服两人,除了风灵子,那便是武皇了。

  有了这层关系,众人十分相信两本神功秘籍确实是天下第一。

  “前辈,那您要我帮你们什么忙?”一相貌厚重、面色红润之人道,这人便是天下第一拳,杨长空。他旁边站有一人,略小于他几岁,这人便是他的亲弟弟,天下第一掌,杨万里。

  独孤相没有犹豫,道:“我请你们帮的忙,就是修炼这两本秘籍。”

  “啊!”

  孤独相说得心平气和,不紧不慢,可此话言出,众人却难以平静了。

  天下神功秘籍,皆是珍藏秘本,谁人得到,恨不得藏进十八尺地下,不让他人发现。这倒好,天下第一的内功心法、神功秘籍,就这样随意让人研习修炼,也太不当回事了。

  但众人立刻就想到,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这不,独孤相继续说道:“此两本秘籍既然肯展现于世,其深邃、神秘程度自然艰涩难通,而且,天下神功秘籍皆有灵性,所以,老夫决定为他择一主人。”

  “择主条件很简单。这两本神功秘籍,老夫已命人将其放于两地了,一本在天下第一神山昆仑山玉珠峰幻镜冰洞内,一本就在我凤栖山庄内。”

  “你们需各凭本事,去找寻幻镜冰洞那本,一旦有人拿到,就是你们争取凤栖山庄这本之时。至于为何让你们修炼,原因有二,一:上天下第一榜需要名望,而这两本秘籍显然无甚名望,但是经你们其中之人修炼成功,必会扬名于天下;二:老夫说句自嘲的话,此等秘籍,只能是待有缘人习之,而老夫显然不是那有缘人!”

  话至此便了结了,对于独孤相能放下心中执念,没有一心想着去攻克两本秘籍,众人都觉得气度非凡,能拿得起放得下,毕竟如此神功秘籍,若落于常人之手,就算冒着走火入魔的危险,也会奋不顾身的尝试。

  离去之时,独孤相又深深的望了眼楚青风,其眼眸之深沉,让人根本不知是何用意。

  离开的路与来时的路是不同的,但众人还是被单独送了出去。

  年纪尚幼之时,楚青风曾听风灵子提起,说凤栖山庄有多条路,且每条都极其隐秘,难以发现,若有人一旦发现其中一条,便会毁之重建一条,这也是外人永远无法单独进入凤栖山庄的原因。

  楚青风被送出来的位置,竟到了天柱峰山脚,这令他很诧异,凤栖山庄之神秘,的确是他无法想象的。

  运用起轻功,很快的回到了客栈,正如独孤相所说,天下之轻功,最高深者非风灵子所创的“踏鹰飞燕”莫属。踏鹰飞燕有一绝技,便是能踏空气气流而行,只是次数有限,想当年,风灵子也不过能踏八次,而楚青风现在只能踏五次。

  客栈客房内,江明月还未休息,一直在楚青风房间里等待他的回来,楚青风十分感动,心想“人生若得此红颜,夫复何求!”

  江明月的美丽并不是倾城倾国的美,而是一种标志的美,是一种干脆中带着婉约的美,平静时活泼开朗,动情时柔情似水。

  此时,江明月撑着下巴,在茶桌上前坐着,那一双大眼睛时而眨动两下,灵动漂亮。

  “傻丫头。”楚青风走进房间,笑着叫道。

  “青风,你终于回来啦!”江明月欣喜站起。

  楚青风心中一悦,笑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在担心我?”

  江明月白一眼楚青风,大声道:“想得美!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回去睡觉咯。”说着,吐吐舌头,转身就要离开。

  她转身的骤然,楚青风脑海中一道线索猛地划过。“明月,等一下!”他振声道。

  江明月身影一顿,转过头茫然问:“青风,你怎么了?”

  楚青风问道:“明月,你还有什么亲人在世吗?”

  “你问这个干嘛?”江明月奇怪,但还是道:“从小咱俩一起长大,都是被师傅收养的,我只有你跟师傅两个亲人。”

  “哦…”楚青风恍然若失。他刚才脑海中明明出现了两个人,两个眼眸、神色极其神似的人,那就是独孤相与江明月。

  不过想想也对,从小江明月就只有两个亲人,再没有别人,若说独孤相是他失散多年的父亲,那年龄间的差距未免太大了,一个年过古稀,一个碧玉年华;若说是其祖父,年龄上倒也有可能,但独孤相与风灵子认识多年,且十一二年前,风灵子曾带江明月与楚青风见过独孤相,若真是独孤相的孙女,独孤相怎会不知。

  再说,就算他不知晓,可最主要的,楚青风就从没听江湖武林中传独孤相有儿孙,他如果真有儿孙,那想必在江湖武林中,定有一番作为。

  想半天没想出个上下,楚青风索性不再想,甩了甩脑袋。也许两人只是长得像而已,这根本就是个巧合。

  待得江明月离去之后,楚青风便躺到床上睡了,至于独孤相所说之事,他压根没放在心里,天下英雄好汉如此之多,且有一大部分是嗜武如命的,独孤相说的事,自会有人尽力去争取。他本是个游侠,没那么多欲望,他相信李笑天也一样,不然,怕是早坐不住过来找他商量了……

  时间已至深夜亥时末,“日落而息、日出而作”,这是大自然运行的规律,君王亦不可更改。

  次晨。

  清早起床,楚青风略做梳洗,便要推门而出,恰巧,江明月推门而进。

  “青风。”江明月催道:“快走,笑天在楼下等咱们呢。”

  楚青风点头,行出房门,就在关门之际,他瞥见房间的茶桌上,茶壶下居然押着一份信,这让他猛地一惊。

  早上起床之时,他没有注意,不过,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快步走向茶桌前,将信封抽出。这封信,他昨夜并没有见,也不可能是江明月放的,所以显然是有人等他睡着以后才放的。

  可谁的轻功如此之高,居然能在他眼皮低下且不被他察觉的情况下放一封信。练武之人,就算睡着,也保留了一部分灵识,楚青风有信心,就算天下第一榜上榜任何一人在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做这事,都不可能,除非有一种可能,就是轻功比他还高!

  但是不可能呀,如果这世上真有人比他轻功还高,那只有风灵子了,可是风灵子早在六七年前就去世了,哪会是他呢。

  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了,楚青风一时想不明白,索性不去想。任何事情到来,都应该保持“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楚青风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

  信封上没写任何东西,将信封拆开,把信抽出展开,信上有两行字:

  “不二心法,独步天下;心一神功,纵横武林。”

  “三世情缘,或聚或离;幻镜得法,秘底即开。”

  信的内容极其简单,就这两句话,可让人看了却感觉诡秘莫测。

  到底是什么秘密?楚青风思维转动……

  江明月在门外等待,迟迟不见楚青风出来,微蹙秀眉,返身叫道:“喂,青风,你干吗呢?”

  看到楚青风手中拿着一份信,江明月立马来了兴趣,跑到楚青风身旁凑身去看。

  “这是谁写得呀?”江明月问:“不二心法、心一神功,这不是天下第一内功吗!”

  “什么三世情缘呀?”

  “幻镜冰洞在哪儿?”

  “这两本秘籍在幻镜冰洞吗?”江明月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楚青风转头看江明月瞪大眼睛好奇的模样,忍不住一笑,道:“傻丫头,快走喽,边走边说。”话罢,将信收起。

  他向来对江明月没隐瞒过什么,再说他也耐不住江明月的连环问,于是两人往楼下走地时间,楚青风长话短说,把昨天的事大略说了一遍。

  客栈一楼,清晨吃早饭的人并不多,稀稀疏疏,此时,李笑天、郑冰、陆逍三人坐在窗户边的一张客桌上等待两人。

  陆逍的身影,让楚青风颇感意外,两人走到课桌前与三人打声招呼,便坐下了。

  “小二,上菜上饭!”郑冰喊到。

  紧而,一道道已准备好的饭菜便端了上来,整整五菜一汤,再加主食。

  楚青风与李笑天对视一眼,目露疑惑。意思很明显“为何吃个早饭这样丰盛。”

  李笑天耸耸肩,目指郑冰。

  郑冰哈哈大笑:“大家尽管吃,不够还要,以后你们的所有费用我全包了!”

  郑冰说得轻巧,几人听得却压力很大,李笑天汗颜,道:“你是赖上我们了吧,难道我们还缺吃缺喝!”

  郑冰嘿嘿一笑,道:“不客气不客气。”

  对于郑冰打马虎眼,几人没有在意,毕竟郑冰的为人不错,几人倒不觉得厌恶。

  几人边吃边说。楚青风停下手中筷子,问道:“逍兄,你从何处来?”

  陆逍笑道:“像我们这样的浪子游侠,四海皆为家。说来也巧,我昨天来这儿,正好下榻在了这家客栈,所以遇到了笑天。”

  楚青风点头,看陆逍说话做事方式倒与李笑天颇为相似,难怪能成为朋友呢…

  “哎,你们听说了吗?”郑冰忽然道:“昨夜有好几个帮派连夜离开了兖州,还有天下第一榜的一些人。”

  楚青风、李笑天、陆逍三人皆一怔,李笑天故意反问:“这有什么奇怪?”

  “如果是一个人连夜离开倒不奇怪,关键是那些帮派都不少人呢,再说了,他们去得地方还一样,昆仑山玉珠峰。”

  “你怎么知道!”三人几乎同时问道。

  江明月接了一句:“那不是藏“不二秘籍”还有那个“心一神功”的地方吗。”

  “天下第一神功?!”郑冰瞪大了眼睛。

  “呃…”李笑天欲言又止,冲着楚青风撇了撇嘴。

  楚青风苦笑,从怀中拿出早上发现的信,递给李笑天。

  “不二心法,独步天下;心一神功,纵横武林。”“三世情缘,或聚或离;幻镜得法,秘底即开。”李笑天喃喃自语。

  李笑天看完后,又递给了陆逍与郑冰。

  按说江湖凶险,楚青风不应该随意的将秘密透露给他人,但是,他却能信得过李笑天,更相信李笑天做得事。若说这世上,他最相信的人是谁,那肯定是李笑天与江明月了。

  “三世情缘,秘底即开。秘底,什么秘底?”

  李笑天脑海中把这两天的事仔细捋了一遍,急问道:“郑兄,你是从哪儿得知他们离去的消息呢?”

  “嘿嘿”,郑冰自豪道:“不瞒你们说,我家祖辈是经商的,生意做遍大江南北,在许多地方都有分店,生意做大了,自然各地都有江湖武林上的朋友,所以只要花点银子,我就有信心打听出来任何消息!”

  几人这才知道,原来郑冰还是个有钱的主。李笑天轻嗯一声,又问楚青风:“青风,这信你是怎么得到的?”

  听到问话,楚青风把今天早上的事说了一遍。

  李笑天不敢相信的摇了摇脑袋,道:“也就是说,是有人趁你晚上睡觉,把信放到你房间的?”

  楚青风应是。

  得到楚青风的肯定回答,李笑天道:“就连我晚上去你房间走一遭,你都能发觉,若想去你房间放一份信,那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轻功比你还高!”

  李笑天一下子分析出了其中的利害因素,震住了几人。郑冰难以置信的道:“不可能吧?比青风轻功还高的人,那得高到什么地步!”在他的认知当中,自从那日见了楚青风万丈悬崖处救人的场景,就不觉得世界上有谁的轻功还会这么高!除了楚青风!

  “对呀,对呀,青风可是天下第一轻功…”江明月辩护道。

  楚青风打断江明月的话,道:“这件事绝对是提前计划好的,这是个阴谋。”

  “你怀疑凤栖山庄?”李笑天道。

  楚青风应道:“就算不是凤栖山庄,也跟他脱不了干系。”

  “嗯,凤栖山庄极其神秘,有武皇与孤独相坐镇,而且还掌管天下第一榜,如果这世上真有人轻功比你还高,那只有凤栖山庄了,因为他们有隐瞒真正天下第一的能力。”李笑天分析道。

  “但是,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绕了一圈,最终还是绕回了起点。关键的地方,就在于这份信。

  “看来,我们必须得去幻镜冰洞一趟了,这份信没有别的信息,最重要的四个字,应该是三世情缘,这也许就是那个秘密。”李笑天道。

  “那我们现在就走。”郑冰起身道。

  “不急不急…”李笑天轻飘飘的笑道:“郑兄,还劳烦你一些事。”

  “什么事,尽管说!”郑冰豪爽道。

  “三十年前,江湖有两人,武皇、独孤相,你有办法打听出他们的家族状况吗?”

  “武皇、独孤相,那可都是老前辈啦!”郑冰思虑片刻,道:“我试试吧。”

  话罢,撂下手中的筷子,即时起身而去。

  等到他走以后,楚青风感动的道:“笑天,谢谢。”

  李笑天打着哈哈:“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我又不是第一次帮你,怎么以前也不见你说谢谢。”

  楚青风由心一笑,能结交到李笑天这种朋友,真是人生一大幸事,他似乎天生就有感染别人的魅力。

  陆逍从头到尾也没发表意见,估计是刚刚相识,不好言语。这时李笑天问他:“逍兄,你有何打算?”

  陆逍这才道:“闲来无事,不如就陪你们去幻镜冰洞走一遭。”

  “哈哈,好!”

  …………

  凤栖山庄内,大厅中,孤独相背身站立,他的身影笔直精瘦,仙风道骨,他稳稳站立,不知等待什么。

  片刻,从厅外走来一人,一身黑衣只露眼睛,与梁羽的装扮如出一辙,此人禀报道:“庄主,楚青风一行人已打算去幻镜冰洞。”

  “嗯。”独孤相气息悠长有力:“你去吧,按原计划办。”

  黑衣人离开后,从大厅后面走出一人,这人与孤独相一样年迈,且步伐极其轻盈,好像走在地上,却又好似踏在空中。

  “独孤,看来他们已猜测到是凤栖山庄所为喽。”老人道,话语玩儿味。

  独孤相指了指他,道:“你呀你呀,如果他们连这点儿小技俩都识不破,后边的路怎么走。”

  老人眯眼一笑,道:“先给他们添点趣味儿。”

  “嗯,这次就先派三才怪人吧。”孤独相道……

  第三章暗流涌动发表,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点击、收藏,谢谢大家,我一定会努力的完美的完成以后的写作,只要有你们的支持,我就有一往无前的动力。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愿大家与我一样,心有浩愿,有不会放弃的梦想,而且也有为了梦想不怕辛苦、不怕挫折的毅力!人生在世,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起点、自己的道路,也许,你的起点并不高,也许,在你的道路上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但只要你能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去,你就会赢得明天的辉煌......

  天道酬勤,事在人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