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六 开蒙

吾不器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11371

渲的下落,被满清王朝黑水堂屠灭。因为每一年这时老头都要带着折枝和小泽渲回到山下,拜祭白鹞子他们。“师父,你说要我替白伯伯报仇雪恨,但是听你说的黑水堂如果如果很厉害,我怎么打得过他们?“小泽渲跪在白鹞子的坟前,奶声奶气的向老头问去。老头用手捻了折枝对她的小尿非常上心,五年来照顾有加,小泽渲自然成了她的跟屁虫,打泽渲会走路说话起,成天跟在折枝后面:“姐姐,姐姐。“的叫着。一刻也离不开她。老头对此有时也是醋意满满,但无可奈何。。...

  转眼折枝和小泽渲跟着老头在山上已经呆了五年。小泽渲五岁了。如今看他早就没了当初那个骨瘦如柴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奶白奶白的胖小子,非常可爱。

  折枝对她的小尿非常上心,五年来照顾有加,小泽渲自然成了她的跟屁虫,打泽渲会走路说话起,成天跟在折枝后面:“姐姐,姐姐。“的叫着。一刻也离不开她。老头对此有时也是醋意满满,但无可奈何。

  今天正好是三月十四,五年前的今天,望秦村三十余口,因不愿说出林泽渲的下落,被满清黑水堂屠灭。所以每年这时老头都会带着折枝和小泽渲来到山下,祭拜白鹞子他们。

  “师父,你说要我替白伯伯报仇,可是听你说的黑水堂那么那么厉害,我怎么打的过他们?“小泽渲跪在白鹞子的坟前,奶声奶气的向老头问去。

  老头用手捻了捻稀疏的白胡子,笑着说:“黑水堂再厉害很毒,也不会是我徒儿的对手。“

  “啊,师父,你现在就要教小尿武功了吗?“折枝顿时瞪大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十分惊恐。

  “五岁,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无论是读书识字还是习武练功,都是最佳的开蒙年纪,也该教他武功了。“老头微微笑道。

  小泽渲在一旁听到两人对话,一下子来了劲,心里乐坏了。以前他总是看着折枝在山林里飞上飞下,羡慕不已。而折枝又喜欢看小泽渲摆着两只小短腿想追她,又追不上气急败坏的样子,便经常这样逗他。所以小泽渲对练武充满了期待。

  “他那么小,如何受得了那个苦。“折枝露出有些着急的样子。

  “好了,这件事可没商量的余地,泽渲若是练功晚了,有些东西可就要一辈子也触及不到了。谁都是这样过来的。“老头用手摸了摸小泽渲的头,看着折枝安慰道。

  “对对,我现在就要习武!“小泽渲似乎生怕他姐姐把师父说服,急忙双手捏得紧紧地插进话来。

  “哈哈,如此就好,明天开始,你就随我早起练功。“老头看着小泽渲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时伸出手,在小泽渲的脸上掐了掐:“只希望你不要叫苦“

  自从小泽渲开始习武,便没了以往的轻松时光,每天一大早就被老头拉起来往身上泼洒冷水,开始时没一天早上听不见小泽渲的鬼哭狼嚎,而折枝这时候也只能无奈的站在旁边,心疼得两眼泪花花。之后,老头亲自当上了教书先生,教导小泽渲读书认字,背诵四书五经。用老头的话说是“文武不能双全,只看得见半个世界。“读完书,泽渲才开始练习武术招式。

  老头拿着一树枝,站在小泽渲面前,举头四处张望。突然,他一个身子旋转地飞上树枝,一蹬一蹬,跳了三四下,随后单手背后飞下地来。小泽渲看着十分眼红,也想能够这样。老头自然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非常自得的笑起来:“怎么样,师父轻功不错吧。“小泽渲哪有不认同的道理,赶紧哒哒哒地把头点个不停。“只是你现在还不到学轻功的时候,你筋骨未开,断断是练不得的。“老头接着说道。“啊?“小泽渲听到,脸色一僵,一副不愿相信的神情。

  “别啊啦!“老头笑眯眯的从身后抓出一支小山雀。“咦...抓小鸟是干嘛?“小泽渲不解。

  老头并没有接话,只是把鸟放到自己手中的树枝末端。小山雀以为得了自由,在树枝上一跃起飞,而神奇的是它根本飞不起来了。原来是老头在小山鸟跃起展翅的一瞬间,手腕向下一沉,将小山雀踩在树枝上的力给卸掉了,就这样,一下一下,小鸟扑哧扑哧地,就是离不开树枝,飞不起来。

  “这就是你要练的,什么时候你人让这鸟从你的树枝上飞不起来,你就可以练别的了。当然,我得给这鸟抓子上绑根绳子,不然飞一只,我抓一只,岂不累坏老朽。“老头对着小泽渲说道。

  小泽渲下巴掉了下来,眼睛和嘴巴都张得大大的,一动不动。

  所谓穷文富武,练武的人平常不但少不得肉食补着,还得配上各种药材以补充体内元气,这样才能在头天高强度练习下,第二天也不显虚弱。好在长白山上各种山珍水产、珍稀药材都不缺少,甚至可以说漫山遍野都是,所以小泽渲练武后唯一满意的就是那些吃食了,对于天生吃货来说,有吃的就能暂时忘记一切痛苦。晚饭时,小泽渲两眼放光,目光一刻不离开木桌,一点也没有吃饭前那累的半死不活的模样。

  然而晚饭后,又不一样了。房间里,小泽渲七手八脚的缠着躺在床上折枝,抱怨着师父的严厉。他十分不满的说着今天白天用小鸟练剑法的事。整整一个下午,他就这样举着树枝,何小鸟做着斗争,一刻未得休息,确实累坏了。折枝虽然内心心疼得不得了,但也知道练武之事取不得巧,所以只能不停用手拍着他说着安慰的话。

  小泽渲却是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委屈,竟然呜呜的哭来起来。打泽渲小折枝就听不得他哭,每次小泽渲一哭,折枝心就软的不行不行了。所以小泽渲知道,只要他哭完,再向他这个好姐姐提出一个要求,好姐姐都会答应。这次他在折枝面前哭也是存着这种心思。

  折枝见到小泽渲抱在他身上低声哭个不停,心里好像就要化了一般,就起身坐了起来,把泽渲放在腿上,看着他泪汪汪的眼睛说道:“尿儿,别哭了,姐姐明天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飞龙汤怎么样?别哭了嘛。“

  小泽渲听了,便乘机小声说道:“姐姐,明天我不想练功了,行不行,我真的要累死了。“还撒娇似的摆着折枝的手臂。

  折枝听了,差点一口答应下来,但是仿佛嗓子里塞了什么东西,同意的话就是说不出口。闭上眼想了一想,然后睁眼看着小泽渲,非常坚定地说:“不行。“

  小泽渲听了,愣了几秒,然后便哇哇地哭了更大声起来,还一边更猛烈的晃着折枝的手臂一边说道:“姐姐,姐姐,求你了,哇哇,我真的会累死的......“

  折枝见此,心中好似滴血,但任凭小泽渲哭着,就是不同意。

  折枝何尝不知道练武累,但这次她心软不得。她自己知道,练武这件事在时间上一点也不能耽误。她自己就是习武的时间晚了,十五岁才遇见老头,拜他为师,开始了习武练功之路。但就是因为她开始的晚了,所以她的功力到了一个层次之后就难以再上升,想要像老头一样,武功达到臻至的地步,这辈子可以说已不可能。她对小泽渲有巨大的期望,所以任何事折枝都能和小泽渲妥协,唯独练武不行。

  房间里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传到了老头的耳朵里。老头耳力很强,静心将房内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以往他对折枝那么宠爱小泽渲很是无奈,因为在他看来这两姐弟十分可怜,一个家破人亡,早殇幼子,一个身世不明无父无母。而自己又由于性格和辈分的原因,对他俩做不出太过亲密和关爱的举动。所以看着折枝对小泽渲的溺爱,根本说不出指责的话。这次听到了折枝在关键立场上,对小泽渲的坚决不退让,非常欣慰,使他以后再也不用在溺爱泽渲的问题上担心了。

  至于泽渲,嚎啕大哭,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自己哭得又渴又累,遂哭着哭着就默默睡觉了。从此他也明白了哭声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道理。

  而被他抱的紧紧的折枝,久久不能睡着。她心里非常难受,觉得对待可怜的小泽渲太残忍,悄悄抹了一晚上眼泪。然后天还未亮就爬起来,为小泽渲熬飞龙汤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