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四章 谜影重重

云中最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16391

匹马,李笑天、陆逍、郑冰各一匹,余下一匹,楚木青与江明月共骑。早晨郑冰回去探听,可以得到的消息却令人惊讶,探听到孤独的相有一子,但在十八年前就了被人被谋杀,至于被谋杀者是谁,他没打探出,但是可以得到孤独的相有一子且被被谋杀的消息,就足够多令人出乎意料的了“走马观景畅快意,微风悠扬百花香。”几人虽没看兖州景色多娇,略有遗憾,但前途物博,百鸟争鸣、百花齐放的冲击力,丝毫不弱于兖州风景!。...

  晴空暄日、繁华似锦,无拘无束、潇洒自在,几人说走就走,当天上午离开了兖州。

  “走马观景畅快意,微风悠扬百花香。”几人虽没看兖州景色多娇,略有遗憾,但前途物博,百鸟争鸣、百花齐放的冲击力,丝毫不弱于兖州风景!

  郑冰出钱买下几匹快马,快马奔腾,行驶在大道上。这四匹马,丰俊十足、矫健十足,是不错的好马,价钱不菲,但郑冰却出钱买了下来,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九牛一毛”,这也使几人看出了他的财力。

  四匹马,李笑天、陆逍、郑冰各一匹,剩下一匹,楚青风与江明月共骑。

  早上郑冰出去打探,得到的消息却令人震惊,打探到孤独相有一子,但在十五年前就已经被人谋杀,至于谋杀者是谁,他没打听出来,不过得到孤独相有一子且被谋杀的消息,就足够令人意外的了。至于武皇,大概是因为太过神秘,又或者没有子嗣,所以根本没打听出来半丝消息。

  想想独孤相一世纵横,却落得如此下场,几人叹息不已,这就是江湖的凶险,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此去西海昆仑山,途经多州,路程遥远,不是一天半响能到的,几人不疾不缓,稳步前进。

  “逍兄,你的剑呢?”伴随着马蹄声与轻微的风流声,楚青风大声问道,江明月坐于他身前,也是看向陆逍。

  与他相识时间虽极短,但却没见过他的剑,这是楚青风疑惑的。按说,高深的剑客都嗜剑如命,恨不得睡觉都将剑抱在怀里,可陆逍身上,却没有任何与剑相关的东西。

  “是呀,逍兄弟,我虽然对剑术不甚了解,可也知道剑对于剑客的重要。”郑冰随声附和道。

  李笑天侃道:“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但后来我明白了,你们听说过剑术的最高境界吗?”李笑天买个关子,慢悠悠道:“那就是不屑于带任何宝剑,因为他使用一根木棍一根树枝,都能当绝世好剑使!”

  陆逍听闻哈哈一笑,道:“笑天真是说笑了,我要到那个境界呀,估计得七老八十喽。”

  “逍兄谦虚了…”李笑天道:“三年前天下第一剑还归绝剑门掌门厉若金所有,但他再厉害,还不是被你比下去了吗。”

  陆逍摇摇头,道:“厉掌门乃当今武林盟主,剑术超绝自是不必说了,我若与其对招,根本没有胜得把握,之所以能得此名号,怕是胜在了剑术稀奇。你们想,厉掌门乃一派之掌,又贵为武林盟主,称号自然已经对他不重要了,再者,他广收门徒授之剑法,剑法的独门无二性便下降了不少,所以,我能得此称号占了运气的光。”

  “那你的剑到底放在哪儿?”江明月兴趣盎然的问道。

  “就在我的袖子里边。”陆逍回答。

  几人不约而同的看了看他的袖子,想象这到底是把什么样的剑,竟能藏到袖子里边…

  “驾、驾…”

  五人作伴,一路上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寂寞。“江湖路,凶险却不寂寞,寂寞却不孤独!”

  五人一路随道行驶,直至午时,至此,从早上辰时开始出发,这已过去了一个半时辰,又行一刻钟,五人在不远处的路边,终于发现一个用棚支起的茶摊。

  茶摊排放七八张桌子,此时三张桌子已经有人,五人走得是大道,来往行人时而可见,所以有人喝茶并不奇怪。

  “前边有个茶摊,我们过去休息会儿吧?”李笑天问道。

  “好呀好呀!”江明月赞同道。

  连续驾马一个半时辰,五人都有些乏累,尤其是江明月,一介女子又基本不会武功,最是乏累。

  “踏、踏…”五人减下速来,驾马行至茶摊前,茶摊老板听见马蹄声落,客气道:“几位少侠,坐下喝碗茶吧。”

  “老哥,上五碗茶。”李笑天道。

  “好嘞,少侠你们先请坐。”茶摊老板高兴的道。对于他这样谋生的人,但凡有生意,就会很高兴。

  五人跳下马,将马绑到离茶摊不远处的树上,然后选了边里一张桌子坐下。

  郑冰将身上的一个大包裹放下打开,道:“吃点东西吧。”早上走得时候,郑冰很有心的准备好了所有东西,吃的用的,就连包裹都特地弄了个大的自己背上。

  稍时的功夫,茶便上来,几人端起轻尝几口,又放于桌上。

  这时,却听位于五人右侧,隔着一张桌子上的人道:“观朋友五人神采飞扬,气质不凡,绝不是平凡人也,不知可否交个朋友?”

  说话之人身穿白蓝相间的衣服,身子直坐,左手放于桌子上,右手拿着茶碗,不时轻抿两口,显得温文尔雅,再加上他吐字清晰、面貌白净,倒如同一个活脱脱的白面书生。

  “哈哈,朋友过奖了,既然朋友瞧得起我们,那交个朋友也无妨。”李笑天爽快道:“敢问朋友姓甚名何?”

  白面男子轻摇头道:“名字只不是一个称谓,不知道也罢,我不问你们,你们也莫要问我。”

  江明月顿时来了兴趣,撇嘴道:“不告诉我们名字,那你还跟我们交朋友?”

  白面男子仰头大笑道:“天下英雄皆是朋,虽然你们不知道我是谁,我却知道你们是谁。”男子继续道:“你们其中有天下第一剑陆逍、天下第一指李笑天、天下第一轻功楚青风,我说得可对。”

  “你知道我们,我们却不知道你,这朋友交得未免有些不公平。”陆逍道。

  “非也、非也”白面男子道:“你们皆是名人,而我不过是无名之辈,不足挂齿,再说我今日来此是受人之托,你们莫要放在心上。”

  楚青风质疑,问:“你是受谁之托,可否告知?”

  “不可。”白面男子眉头微皱,道:“考虑这个,倒不如考虑一下麻烦该怎么解决。”

  “麻烦?”楚青风一顿。

  李笑天与陆逍也是四处看了看,不知白面男子口中的麻烦是什么。

  过了有十几秒的时间,三人突感觉从远处的半空中,蔓延而来一股杀气。

  这股杀气明显是冲五人而来,又过十几秒,杀气的源头终于显现出来,是三个体态各异、长相奇怪的男子,看来这就是所谓的麻烦了。但呼吸间,楚青风、李笑天、陆逍皆面露怀疑的看向白面男子,怀疑他是如何提前发现的。

  白面男子似乎知道三人所想,开释道:“放心吧,我不认识他们。”

  三人一怔,同时惊讶,如果他们不是一伙儿的,那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白面男子武功极高,感知力极高,高到了一定的境界!

  顷刻的时间,远处的三道人影已是踏着轻功飞走到了近前,落在了茶摊前。远处看,三人就挺怪异,近处看,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包括茶摊老板与另外两座喝茶之人。从左往右,三人中第一人身子极短,但腿却极长,仿若那腿是直接连着胸膛的;第二人身子比例倒挺正常,但他的胳膊垂下,却是超过了膝盖;第三人腿也正常、胳膊也正常、身子也正常,可却极其的瘦,瘦得皮包骨头,看着他的脸,几乎等于看见了一副骷髅头。

  三人停在茶摊处,目光直接锁定楚青风一行人,极瘦之人显然是为大的,声音尖细刺耳的道:“我们今日来此,是受人之命,前来收拾你们!”

  “你们是受谁之托?”楚青风问。

  “这个不能告诉你们。”长腿之人道。

  李笑天呵呵一笑,道:“收拾我们也得留个名吧。”

  极瘦之人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们乃三才怪人,我是大怪人“无孔不入”。”

  长胳膊之人道:“我是二怪人“左膀右臂”。”

  长腿之人道:“我是三怪人“一步登天”。”

  “噗、噗嗤…”江明月与李笑天同时笑了出来,李笑天站起身对楚青风道:“青风,听他们名字挺厉害,你解决哪个?”

  楚青风玩味儿一笑,道:“我解决那个一步一步登天吧,正好,我也想看看他能蹬多高。”

  李笑天嘿嘿笑道:“那我就解决那个左膀右臂。”最后又道:“逍兄,就麻烦你解决那个无孔不入了。”

  “我是没得选喽。”陆逍点头。

  对两人说完后,李笑天又对三才怪人挑衅道:“本来对付你们三个,我一个人就够了,但为了不让你们丢脸,我们就给你们个面子,我看你们也不要说得那么厉害,一会儿输了,干脆换个名字,叫长胳膊、长腿、瘦骨头架子算了。”

  三才怪人听后,长腿之人面露狰狞,怒道:“真是气煞我也!”话罢,准备动手。

  大怪人二怪人见三怪人摆出架势,蠢蠢欲动,不再迟疑,也要动手。

  楚青风三人离开茶桌,楚青风道:“明月,郑兄,你们稍微等一下。”

  江明月挥挥拳头,道:“青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谁让他们打扰咱们喝茶!”

  战斗一处即发,另外两桌喝茶之人也是等着看好戏开演,茶摊老板却着急了,愁眉苦脸跑到近前道:“少侠、英雄,老头子我挣钱不容易,求求你们别打了,打坏东西老头我就没法做生意了哇!”

  “老哥,接着。”郑冰从腰间摸出一绽银子,扔给茶摊老板,道:“老哥,你往安全的地方退。”

  茶摊老板看见银子,立马变得喜笑颜开,道:“好、好,谢谢少侠!”

  “吃我一招!”三怪人早已忍不住了,运气一脚劈下,紧而就见一股锋利如刀锋般的气波极速直冲三人而去。

  楚青风见状,右腿侧扫而出,同样一股气波横扫直去,与三怪人一击相碰。

  “嘭!”两股气波相碰,发出一声炸响,随之就见三怪人身形不稳,倒退几步。

  “好久没有活动,腿都僵了。”楚青风露出一丝灿烂的微笑,说道。

  这击对碰,楚青风纹丝不动,占了绝对的上风,天下第一轻功,腿法的修炼是必不可少的。

  李笑天看见楚青风打的上劲,兴致勃勃的也想动手,于是握了握拳,伸出两根手指,道:“我这指头再不用就废了。”

  话罢,身形一闪,移到了二怪人身前,下一刻,就要点他的肩井穴。

  二怪人显然没了到他的速度这么快,根本反应不急,只能尽力躲开。

  天下第一指李笑天,号称“双指一出,天下皆从”,哪儿能容他躲开,“砰”的点了下去,紧而,很奇特的,二怪人站在原地,无法动弹了。

  大怪人见已方基本还没动手,就吃了亏,脸色阴沉,不再废话,想要讨回公道。

  不料,坐在茶桌前一直没动的白面男子伸了伸懒腰,打个哈欠悠悠道:“你们先别打了,还有人来呢。”

  他的话说完,两方四周观望之时,突听“踏踏踏…”一阵马蹄声响起,混乱紧密,从后方远处直冲而来,听声音,得有十几匹马,说明最少得有十几人要开。

  马蹄声刚刚响起,还在二里地之外,不过半盏茶的时间,便已是不足百十米,速度之快,分明是全速前进。

  百米之外,已是能看清他们大略的形态,他们确有十几人,有十几匹马,皆身穿灰衣、手持武器,看着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十几人驾马至茶摊近处停下,带头人举目临下,环视茶摊众人,最后目标直指楚青风一行人,冷冷道:“我们受人之命,前来杀掉你们。”

  这是今天的第三波人了,目标都一样,可说得话却有不同之处。第一波只有一人,也就是白面男子,他是受人之托来跟几人交朋友,第二波却说受人之命,前来收拾几人,第三波最是狠厉,见面毫不客气,直接说杀掉五人。

  楚青风五人没有想到,没想到去个昆仑山幻镜冰洞招来这么多人的觊觎。

  现在情况越来越复杂,三波人到底都是谁派来的,五人心里没谱,不过暂时除了那个白面男子对己方没威胁外,另外两波都是来找己方麻烦的。

  可没想到,三才怪人中的大怪人突然指着灰衣人道:“是谁派你等来的,竟敢抢我们三才怪人的差事。”

  灰衣带头人仔细打量三才怪人,脸上表情变换不定,片刻后讥笑道:“哈哈哈…怪,太怪了。”这群灰衣人明显不认识什么三才怪人,他们的名号自然不好使。

  “啊呀,你等快快受死!”长腿三怪人大吼一声,身形一晃,晃直灰衣带头人马右侧,紧而一记侧身鞭腿扫至灰衣人下颌。

  刚才与楚青风对招占了下风,三怪人心中正十分憋闷呢,此时有人来送死,他自然毫不留情。

  灰衣带头人也不是吃素的,就势躺下,右脚往左一撩,跳到马左侧。

  哪知一步登天心性急躁,见一击不成,下一击接踵而至,竟一脚蹬向马身,然后,就见这匹马四肢离地,向灰衣带头人飞砸而去。

  灰衣人根本没想到还有这招,但又不能坐以待毙,是以又一脚蹬了回去。“嘭”他的脚劲显然没有三怪人大,再加有一定的惯性,所以这匹马直接摔倒在地,四肢抽搐几下没了气息。

  灰衣人眼神一寒,起了杀意,拔出手中的刀,大喊一声:“给我上,先杀这三个怪人。”这话一出,他身后众灰衣人纷纷跳下马,向三才怪人杀去。

  “杀我们,真是痴人说梦。”大怪人沉声道,未等对方杀来,自己先出手了。

  “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

  楚青风三人乐得清闲,又坐回了座位饮茶观战,而二怪人仍然站在原地,不能动分毫,只能眼巴巴看着大怪人与三怪人和对方拼斗,自己帮不上忙,心中痛苦。

  李笑天看出了二怪人的痛苦,运气至手指,咻地射出一道气流,“砰”地解开了二怪人的穴位。

  二怪人感激的看了一眼李笑天,冲向战圈。

  三才怪人虽只有三个人,但与灰衣人一群拼斗,却丝毫不落下风,而且隐隐占了上风。三才怪人果然有自己的手段,各有各的特点,大怪人无孔不入修得一身好缩骨功,在多人多把刀同时砍下的情况下,都不能伤其分毫,因为只要有一丝缝隙,他就能安全逃脱;二怪人左膀右臂两个胳膊则是如同铁打,刀剑砍上去发出“刚刚刚”的声音,没有一丝作用;三怪人则是习得一种好轻功,这种轻功运用起来,可以使身体轻飘飘的,而且飞得很高、移动的很快。

  楚青风五人终于知道三才怪人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了。

  打斗片刻,最终还是三才怪人沾了上风,灰衣人一方则是伤亡惨重,灰衣带头人一看形式不对,急吼道:“快撤。”话罢不管别人,随便跳上一匹马先行逃了,其他灰衣人见带头人都跑了,纷纷如同丧家之犬逃窜而去。

  “哼!”三怪人冲着灰衣人们逃跑的背影冷哼一声,得意道:“老子不发威,你们不知道天高地厚!”

  “老三,还有正事呢!”大怪人提醒道。

  话了,三人重新回到了茶摊前。

  “收拾完他们,该收拾你们了,知道你们很厉害,所以这次我们不会大意了。”大怪人神色严肃的道。

  经过刚才的了解,楚青风一行人对三才怪人的脾气秉性大致有了个影响。三人中,大怪人比较稳重,二怪人不爱说哈,三怪人性子急躁,总之各有各的性格特点。

  “终于完了。”李笑天兴趣缺失的道:“你们的身手实在太慢了。”

  楚青风站起身,诚心道:“你们刚经历了一场打斗,耗费了不少内力与体力,今日若与你们比武,实在是趁人之危,还劝你们先回去休息,改日再战。”

  楚青风好言相劝,三才怪人却以为是在嘲笑己方,三怪人愤怒不堪,狠狠道:“小子,十五年前我三人闯荡江湖的时候,你还穿尿裆裤呢,今日竟然小瞧我们。”

  “他是在给你们台阶下,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白面男子又说话了,说着看向楚青风,道:“楚兄,你脾气有点太好了,既然你不教训他们,我替你教训教训。”

  还不待楚青风阻止,原本坐于茶桌前的白面男子突然间消失了。

  “砰砰砰、嘭嘭嘭…”不到下一秒,男子的身影已经到了三才怪人身前,到的刹那间,招式也已出完。快,太快了,从没见过这么快的速度,白面男子的身影如同两个位置的转换,此处身影刚刚消失,他已在另一处了。

  而后,就见三才怪人倒飞了出去,摔落地上无法动弹。

  很简单的两招,却震惊了所有人,李笑天与楚青风感觉心脏都在加速跳动,刚才的两招,分别运用了楚青风的腿法和李笑天的指法,而且,比两人用的更加纯属。

  陆逍难以置信的问道:“笑天、青风,这两招我记得你们刚用过,是不是?”

  “嗯,嗯!”楚青风李笑天同时点头道。

  “幸好他不是我们的敌人。”李笑天庆幸道。

  他话刚完,白面男子转过身道:“三位朋友,该出手时不能废话,该杀伐时不能手软,不过他们罪不致死,让他们在地上躺会儿,算是给他们的惩罚吧。”

  白面男子的神色,就像掌握天下苍生的皇帝,他的语气,刚毅决然、不容置疑。

  楚青风五人向他身后望了一眼,看着躺在地上四仰八叉、不能动弹的三才怪人,心中蔓延出一丝不忍。

  白面男子嘴角翘起一丝弧度,这丝弧度显现在他白净的脸上,使他看去平易近人,这与刚才的他格格不入。

  “你怎么会我们的招式?”楚青风问道。

  白面男子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会你们的招式,你们的招式很难吗?”

  楚青风一行人无语,知道若想在他口中问出些问题,基本上等于登天。

  “好了,事情都解决完了,话也说完了,我看有必要解决一下我们的事了。”白面男子笑道。

  “什么事?”楚青风道,五人心中一紧。

  白面男子从外表看,而立之年左右,比几人大了一些,但其武功修为却高出太多太多,楚青风李笑天陆逍三人不敢保证到他这个年龄,能有这么高的武功修为。

  若此人真与五人为敌,怕是五人今日不能安全的离开。

  “喂,你这人好奇怪呀,这也不说,那也不说,你找我们到底干嘛?”江明月早就不耐烦了,对于她这么一个好奇心严重的人,别人有秘密瞒着她,就跟要了她的命一样。

  “莫急、莫急。”白面男子道:“再等一刻钟,答案自然揭晓,这段时间你们不能离开这里,谁若离开,别怪我这个朋友翻脸不认人,你们应该看见我的身手了吧!”

  “好了,我去去就来。”话罢,飞身离去……

  …………第四章迷影重重上传,剧情慢慢展开,还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下去,本书尽量写到最好,不让大家失望,谢谢大家!!!点击、收藏,谢谢大家。。。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