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1章 丫头,等我

久砚 | 发布时间:2021-04-08 23:44:29 | 阅读次数:29996

“月月,保护好好玉钥匙,”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死死地拽着女儿的胳膊,啼血叮嘱,“离开了沈家,去京都找傅司绝……”“妈妈!”沈璃月猛然从梦中惊醒,入目一片漆黑,阴森的空气里沈璃月惊恐的瞳孔归于沉寂。。...

“月月,保护好玉钥匙,”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死死拽着女儿的胳膊,泣血嘱咐,“离开沈家,去京都找傅司绝……”

“妈妈!”

沈璃月猛地惊醒,入眼一片漆黑,阴冷的空气里满是刺鼻的酸腐味道。

沈璃月惊恐的瞳孔归于沉寂。

傅司绝,傅司绝,又是傅司绝。

自从她被关进这间地下室以后,沈璃月就不止一次做过这个梦。

她在地上用指甲用力刻着这个名字,这么多年了,她甚至都记不清,傅司绝这个名字究竟是妈妈的临终遗言,还是她在经年累月对母亲的思念中幻想出来的人。

密不透风的地下室,只有在近乎顶端的墙上有一扇小窗子。

稀缺的月光从窗内照进来,那柔和的光就像是母亲的手,慈悲地划过沈璃月瘦骨嶙峋的身躯,怜悯着遍体鳞伤的她。

沈璃月已经记不清她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关多久了,每天迎接她的只有蚊虫鼠蚁的噬咬和无穷无尽的虐待……

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看不出原有的颜色,只有被不同年月干涸的血迹浸染。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而后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一道刺眼的光线射了进来。

沈璃月下意识眯起眼,嘴角噙起一抹嗤笑:又来了,这次等待她的是鞭打还是毒药呢?

几个黑衣人进来,熟络地将角落里的身影粗鲁拖出来,和扔垃圾一样丢在地上。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地响起,最后那双镶钻的华贵高跟鞋停驻在一双血肉模糊的双手前,抬脚,狠狠踩了上去。

“哼。”一道闷哼声响起。

秦雨柔眉稍微挑,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看着地上残破的身影,讥笑道:“沈璃月,这样猪狗不如的生活,过得可还舒心?”

地上的身影微微抬头,她的脸展露出来,不由令人大骇。

那张脸上几乎没有一处好的肌肤,布满了如蚯蚓一样的红痕,狰狞可怖;坑坑洼洼褶皱的脸颊,犹如丑陋的怪物般。

沈璃月盯着艳丽的女人,喉间发出嘶哑的笑声,破锣般的嗓音无比刺耳。

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开口:“好,非常好,您对我的关照,我会一辈子谨记于心,没齿难忘。”望着女人的赤红双眸,盛满了蚀骨的恨意。

秦雨柔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笑靥盈盈:“这些都是我该做的,谁让我是你的继母呢?”

“对了,你父亲说了,只要你交出你母亲留给你的那把玉钥匙,他肯定会放你出去的,而你依旧是沈家的小姐。所以秦姨劝你,也别不识好歹,毕竟沈氏强大了,对你也没坏处,不是吗?”

璃月讥讽地笑着,冷眼看着自己的好继母:“想要我母亲的遗物,你们配吗?”

就是这个女人,表面伪善温柔,实际却是害死自己母亲的凶手!还把她从沈家大小姐变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倒要看看,没有了我母亲的药方,沈氏集团还怎么辉煌下去,哈哈哈......”

破锣般的笑音充斥着整个空间,笑容使得她的面容看起来更加狰狞,唯独那眼角流下的一滴泪,带着无尽的苍凉。

“沈璃月,你别不知好歹,要知道沈氏集团垮了于你没有任何好处!”秦雨柔脸色一沉,眸底满是狠毒,“只要你交出玉钥匙,我就放你出去,不然你永远别想踏出这里一步!”

秦雨柔已经没有耐心了,她必须要在别人知道玉钥匙之前拿到它,这样才能真正的把沈氏集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玉钥匙的存在,是秦雨柔无意中发现的。

她在夏南湘的随身物品中发现了一本笔记本,上面有夏南湘亲笔记载——玉钥匙能开启药王古方,得此方,方能独霸一方。

虽然她不是很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她认定夏南湘的医术如此高超,肯定跟这个玉钥匙有关,只是她翻遍了夏南湘生前所有待过的地方,都没有找到那把玉钥匙。

所以她认定,夏南湘肯定将此物交给了她的女儿沈璃月。

可是这么长时间了,她用尽了各种手段,还是没能找到那把所谓的玉钥匙,想想便让她恨得咬牙切齿。

“妈咪,怎么样了,问出来了吗?”

这时一道娇柔的嗓音响起,门口处走进来了一个女子,二十多岁的样子,模样和秦雨柔有七分相似。

清纯的长相,一身淡蓝色的长裙,高挑纤细,清新动人。

“没有,这个小贱人一直不肯说。”秦雨柔冷漠地看着地上狼狈不已的女人。

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女人都被她折磨成这样了,为什么还是不肯交出玉钥匙。

跟她那个母亲还真是像,一样的贱!

沈月茹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眼眸闪过一抹阴狠的暗芒,冷笑道:“姐姐,你这是何必呢。早日把玉钥匙交出来,你也好少受点折磨不是吗?”

璃月讥讽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唇角勾起阴森的笑容。

六岁那年,母亲车祸去世,父亲领着继母和只比自己小半岁的私生女登堂入室。后来,她无意中得知,当年的车祸,是继母一手策划!

八岁那年,她被人贩子拐卖进深山,受尽苦难,这还是出自继母之手。

十八那年,她被救带回了沈家,结果却又被设局算计,名声尽毁。

二十岁那年,她在睡梦中被泼了硫酸,容颜尽毁。

二十三岁,她们把自己囚禁在这昏暗肮脏的地下室,变着法子地折磨她,就是不让她死去……

沈璃月知道,她们留着她一口气,就是为了母亲的遗物,玉钥匙!

想到此处,沈璃月眼里冒着火,开口却是凄厉的尖笑:“咯咯……你们,有本事就杀了我!”

“姐姐,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我们怎么可能杀你?”沈月茹笑了,眼里却是无尽的讥讽,“我还想,邀请你参加我和傅司绝的婚礼呢。”

“傅司绝?”听到傅司绝这个名字,沈璃月死水无波的双眸再次泛起汹涌的情绪。

沈月茹和傅司绝的婚礼?

那个自己魂萦梦牵、苦苦找寻的人,竟然要和眼前这个害了她一生的继妹结婚?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与此同时,一声声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在京都上空响起。

十几辆直升机朝沈家破空而来,螺旋桨带起的狂风肆虐盘旋。

“九爷,查清楚了,沈小姐这些年一直都被关在沈家地下室中,所以才没了踪迹。沈家妄图让继女代替沈小姐,嫁进傅家。”

傅司绝听着下属的调查结果,眸底酿着危险的风暴:沈家,你们还真是敢!

傅司绝神情冷冽地盯着远方,回忆起曾经。

身在傅家这样的家族摆脱不了阴谋诡谲,包括深受其害的傅司绝。

儿时旁支的一场谋害,让他在死亡线边缘徘徊,家族请遍了世界名医,都无法救治他,最终是夏南湘从阎王手中将他夺了回来。

毒入骨髓,治疗的过程自然也是痛苦不堪。

煎熬的治疗中,他依稀记得有一双肉乎乎的小手擦拭着他额头沁出的汗水,伴随着一道稚嫩的嗓音:“小哥哥,加油啊,早点醒来陪璃月玩。”

“小哥哥,坚持住啊!”

“小哥哥,加油!你会好起来的!”

日复一日煎熬的岁月,是那一声声稚嫩的呼唤与鼓励,让他从病痛中挺了过来……

他知道外界的一切,只是他说不了话。

他知道她叫沈璃月,大家喜欢唤她小璃月;她的妈妈叫夏南湘 ,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他那时候只想快点醒来,亲自感谢他的恩人,亲眼看看那个天使一般的小丫头……

只是当他终于苏醒的时候,却被告知夏南湘带着女儿离开了,只留下治病的方子。

到头来,他还是没有见到那个让他日日夜夜念着的小丫头……

再然后,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他被送去了欧洲外公的伯爵家族……

直到一年前他才被告知,傅家竟然在他小时候就给他定了亲,定亲的对象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小丫头!

得知这一消息的傅司绝,心底的喜悦几乎要承载不住,只想抓紧见到小丫头,他的未婚妻……

彼时那丫头已年满二十二岁,到了履行婚约的时候,可是,傅家却发现,沈璃月不知所踪。

结果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丫头,竟然被沈家这么对待!

盯着越来越近的沈家大宅,傅司绝攥紧了双手,心中默念:丫头,等我。我这就来接你回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