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6章 真的不是我爸爸?

季白 | 发布时间:2021-04-28 | 阅读次数:8982

男人话音刚落就抬了手腕,好像真准备好掐准三秒钟似的。苏清颜抽了抽嘴角,把儿子往怀里搂紧了点,全神防备的她浑然没特别注意到,苏祈然黑葡萄似的眼睛自从这个男人踏进去就苏清颜抽了抽嘴角,把儿子往怀里搂紧了点,全神戒备的她全然没注意到,苏祈然黑葡萄似的眼睛自从这个男人踏进来开始,就没离开过对方的脸。。...

男人话音刚落就抬起了手腕,似乎真准备掐准三秒钟似的。

苏清颜抽了抽嘴角,把儿子往怀里搂紧了点,全神戒备的她全然没注意到,苏祈然黑葡萄似的眼睛自从这个男人踏进来开始,就没离开过对方的脸。

她在心里默数了三声,然后抬起头,只见男人一抬手,侯在外面的保镖里就有两人出列,朝着她们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苏清颜的神经紧绷到了极致:“你们想干什么?”

然后她就清楚的感觉到椅背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拱动了一下:“……”

下一秒,缩在她座位后面的少年就被保镖提了起来,发育期的孩子长手长脚,一边挣扎一边呲牙:“靳承深,你是魔鬼吗??”

被称作靳承深的男人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垂死挣扎的少年:“你叫我什么?”

“靳承深!”

男人一挑眉梢,从保镖手里把少年接过来就给了个膝撞,然后把少年随手一扔。

苏清颜看的脸色发青,连忙把儿子的眼睛捂住,这得多大的仇才会对一个半大孩子下这么重的手?明知道事不关己,她也还是忍不住从眼神里泄露出几分同情,连带着对男人的印象也恶劣起来。

偏偏那男人却还像没事人似的,又问道:“叫我什么?”

少年捂着肚子干呕了两声,被揍的腿肚子都在哆嗦,好半天才缓过来,然后一扭头抱住男人小腿,嚎啕大哭:“哥,亲哥,我错了!”

苏清颜:“……”这是亲哥?仇人都不带这么打人的吧?

男人嫌弃的把腿抽出来,坐回原位:“错哪了?”

少年一抹眼泪花:“我不该离家出走。”

男人没吭声。

“我不该给你添麻烦。”

男人稍微调整了下坐姿。

“我不该撬你保险柜。”

男人端起空乘送上来的白兰地抿了一口。

“……我不该偷偷剪掉家里的电路。”

苏清颜脸皮一抖,低下头跟怀里的小包子对视一眼,小声教育:“宝宝,不要学他。”这也太熊了啊!

肉乎乎的小团子一点头,奶声奶气声音嘹亮:“我知道!这就是妈咪常说的反面教材!”

机舱瞬间诡异的安静下来。

“……”儿砸!妈咪知道你认识的很深刻了,但咱们说坏话能不能小声点?

本以为被人随意评判了家事的男人会发飙,毕竟这人一看就是个暴君,可谁知靳承深却挑着眉梢,露出了登机以来第一个类似于笑的表情,嘴角扯了一下。

“靳晨阳,丢脸吗?”

少年捂住脸,从指缝里露出来的皮肤红的能滴出血来,能不丢人吗?!大小魔王合力夹击!

靳承深用指尖敲了敲酒杯:“继续。”

“……还要继续啊?”靳晨阳一脸心如死灰,“哥,这里这么多人,你就不能给我留点脸?”

“不能。”

他别是捡来的吧?!

靳晨阳脸一青,眼珠子转了两圈,目光落到了抱在一起的母子身上,苏清颜略微有点不详的预感。

“哥,我这次出来可是立了大功的!我找到了你流落在外的遗腹子!”

苏清颜:“……”流落在外的遗腹子是什么鬼?!

靳承深也有点脸色发青。

“呸!”靳晨阳也意识到措辞失误了,可他从小在国外长大,国语说的实在不咋滴,冥思苦想了好半天才想出了个词,顿时兴奋的在手心锤了一下,“我是说,我找到了你的私生子!”

“是说我吗?是说我吗?”趴在苏清颜怀里的小包子兴冲冲的探出头,把那张跟靳承深像了九成的小脸露了出来,苏清颜阻拦不及,呕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她对找回包子爹一点兴趣都没有,别说没可能牵扯到靳承深这种大人物,就算有她也不会认的,宝宝是她一个人的。

一直神情寡淡的靳承深在看清苏祈然的脸之后也怔了一下,别人只能从他的五官去看相似度,而他自己却清楚,这个孩子除了瞳色,几乎与他小的时候一模一样。

男人搭放在扶手上的五指蜷缩了一下,但又很快舒展开来,无论长的多像,这都不会是他儿子,除非……

他冷下脸,强迫自己把视线从小包子的脸上移开,冰锥似的目光戳到自家弟弟身上:“你欠揍?”

这话一出来,靳晨阳就抖了一下,条件反射的觉得浑身都疼起来了。

“哥,你能不能讲点理?现在是讨论揍不揍我的时候吗?你看看这个孩子的长相,看看这五官,看看这气质,看看这身材……呃,身材就算了,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我靳家的种对吧?活脱脱一个大魔王mini啊!”

“……”苏清颜觉得这小子可能又要挨揍了。

趴在地上苦口婆心的靳晨阳被人拎着衣襟又扔了一遍,在空中形成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还有凄厉惊恐的惨叫伴奏。

苏清颜略爽。

这个熊孩子明显就是欠收拾!

不过靳承深对小包子的忽略还是让她松了口气,苏清颜笑了揉了揉儿子的脑袋:“宝宝,和叔叔道歉。”

苏祈然眨了眨大眼睛,委屈的瘪了瘪嘴:“为什么要道歉?我们长的这么像。”

“不是每个长的像的人都会有血缘关系的,你刚才的话已经让别人感到困扰了,听妈妈的话,乖乖道歉好吗?”

“……对不起。”苏祈然泫然欲泣的开口,但到底年龄还小,转而又问,“你真的不是我爸爸吗?”

“……”苏清颜瞬间尴尬到爆。

她抱着儿子站起身,朝着靳承深的方向微微弯腰:“实在抱歉,小孩子不懂事,让您困扰了。”

靳承深并不喜欢小孩子,如果是换个人这么跟他攀关系,他大概已经让人丢出去了,可对着这个小包子,他却无论如何都生不起气来,甚至还觉得有趣。

男人走到苏清颜面前,仔细端详着小包子的长相,心里竟然产生了几分不确定。

“你是Z国人?”

苏清颜怔了怔:“是的。”

“五年前在哪里?”

苏清颜搂着儿子的手臂一紧,脑子里迅速分析利弊,心脏狂跳不止。

“我从小在国外长大。”

“妈咪!”为什么要说谎?

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苏清颜连忙捂住儿子的嘴,生怕儿子给她拆了台,她不确定这个男人询问她五年前在哪的目的是什么,也许是意有所指,也许只是巧合。

但她都必须杜绝一切隐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