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3章 总裁的礼服

云以寒 | 发布时间:2021-05-01 | 阅读次数:4696

02号厅是五星级酒店里规格最低的,装潢出自于最著名设计师之手,墙上的所有画作都是名家之作,从天花板到地面弥散着一股纸醉金迷的气息。此刻在大厅内的都是云山市有头有脸的此刻在大厅内的都是云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01号厅是五星级酒店里规格最高的,装潢出自著名设计师之手,墙上的所有画作都是名家之作,从天花板到地面弥漫着一股纸醉金迷的气息。

此刻在大厅内的都是云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裴修鹤是这场晚宴的主角,肯定少不了周围人上来寒暄。

随着人上来得越来越多,他眉头皱得越来越紧,脸上不耐的神色也逐渐变得明显起来,不少有眼色的人见此情形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位置上。

裴修鹤将手里的香槟一饮而尽,刚放下杯子,一阵香风便冲入他怀里。

“哎呀!”一声弱弱的惊呼,粉衣女人立刻面带娇羞从他怀里退出来,“裴总裁,我…我……”

裴修鹤无端想起了下午那个结结实实撞进自己怀里的女法医来,她身上没有浓烈到令人作呕的香水味,仔细回想的话,可以回忆起她身上衣物被晒过的阳光的味道。

粉衣女人见他看着自己发神,顿时心里大喜,她好好打扮了一番果然没错!

“裴总裁,对、对不起!”她连忙低下头道歉,心里得意的要命,而面上却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裴修鹤听到那娇滴滴的声音,刹那间烦躁得很,从服务生的托盘上取来一杯酒,命令道:“喝了。”

粉衣女人大喜,乖乖接过用自以为优雅的姿势抿了口,却听见男人继续说:“喝完。”

还好装香槟的都是细长的高脚杯,酒液只装了一半,她听话的全喝完了,但裴修鹤还不满意似的,又拿起一杯。

“裴总裁,我…我不怎么喝酒的。”她像是为难一般看着男人,语气却像是娇嗔。

然而裴修鹤唇角上翘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语气冷到了极致,“喝下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杯杯香槟喝下肚,粉衣女人已经霞飞双颊,步履摇晃的朝裴修鹤的怀里栽去。

没想到男人竟然后退了一步,她猝不及防的竟然直接摔倒在地上。

虽然大家交谈热切,但粉衣女人摔倒的动静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视线,再加上站在一边的裴总裁,所有人顿时心知肚明。

乐队依旧演奏着欢快的乐曲,舞池里裙裾飞扬,没有人肯上去关心她。

裴修鹤居高临下的睨着那个女人,墨黑的瞳孔深不见底,宛若悄寂的寒潭,薄唇微启,“滚。”

那声音冷到了骨子里,明明大厅铺设了厚重的地毯,但粉衣女人依旧感到了冬日的寒气从下面袅袅升起遍布全身,她颤抖着一点一点的从男人的脚边爬开。

乐队的曲子还在欢快的演奏着,衬得粉衣女人的遭遇更加可怜。

就在这时,琴弦陡然发出几声破音,像是养殖场里的家禽在叫,钢琴手和小提琴手居然在这种场合之下同时连续错音,人声逐渐沸腾起来。

裴修鹤顺着众人议论的热潮往大门的方向看了过去,见过无数大场面的总裁大人被镇住了。

他虽然对时尚潮流没有多么的热衷,但也清楚这样的搭配的效果是惨绝人寰的,尤其是门口的那个怪阿姨还化了一脸惨不忍睹的大浓妆。

这是无与伦比的奇葩。

众人的话头很快从震惊转变为了嘲讽,哪个上层社会的名流不会穿衣打扮的,再差也会有自己的形象顾问啊,这个勉强能看出些轮廓的女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相对应的,林初也被震惊了。

不是说是个万圣节派对吗?这里面的男男女女怎么都一本正经的?哪一个不是穿着笔直的西装,哪一个不是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晚礼服,她就像是一个搞笑的巫婆误入了王公贵族的晚宴,正在被嘲笑围观。

她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娘,从包里掏出请帖,才发现自己进来时竟然眼瞎看错了地点,她要去的是10号厅,而不是现在的01号厅。

“请您出示下请帖。”闻讯赶来的保安擦着汗对她道,要是有闲杂人等混进来那他可以立马走人了。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好像走错了。”林初正想自觉的退出去,然而手腕不知被谁捉住,对方一使劲,她踩着高跟鞋没站稳就跌进了对方的怀抱。

她听见保安倒吸了口凉气的声音,抬头看去也愣了。

真是冤家路窄!

拉住她的人居然是博易国际的总裁,裴修鹤。

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林初不禁皱了皱眉挣扎起来,看多了交通事故她尤其不喜欢喝酒的男人。

裴总裁强硬的按下怀里女人的动作,对保安冷冷地说:“她是我邀请来的。”

主办人已经懵了,他可没听人说裴总裁还带了女伴啊?而且这位的打扮风格……

裴总裁原来是个喜欢重口味的。

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误会的裴修鹤牵起林法医的手腕就大步往大厅里的独立休息室走去,门被关上隔绝了外面人好奇而暧昧的视线。

林初立刻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低声说:“……谢谢。”

“林法医客气了,举手之劳。”裴修鹤不咸不淡地说道。

林初讶异,她本来以为自己的化妆技术已经可以到达毁容的级别了,没想到竟然还是被他认出来了。

大概是她惊讶的表情取悦了裴总裁,男人的目光落在了她的烟熏妆上,“这副模样是到阴间走了一遭吧?”

这个男人简直恶劣得可恨,林初从包里掏出卸妆水,坐下一边卸妆一边说:“我倒是想去,可阎王说我还没接裴先生这笔单子,不让去。”

然而坐下的裴总裁没有发怒,只是闷笑了声。他拿起手机划了划,随即休息室的门被敲响,助理送了个纸袋进来。

林初不解,她修过心理学,但面对裴修鹤这样的男人,竟然看不出分毫的他的心思。

“拿去。”男人指了指袋子。

林初拿起一看,里面装的是件礼服,光是质地就可以判断出是出自大牌,她本以为自己卸完妆就可以直接走了,这又是打算做什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