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2章 秦家嘲讽

小晨锅 | 发布时间:2021-06-10 15:33:24 | 阅读次数:26024

“哟!这也不是思怡堂妹家的倒插门孬种嘛!啧啧啧……当了五年的战医,咋看出来但是这么狼狈不堪憋屈,让我想一想,陈凡,你会是被赶回去的吧!”讽刺的人是秦思怡的堂哥秦志强,当然,秦思怡一家在整个秦家话语权本来就低,陈凡这个上门女婿,自然地位更低!。...

“哟!这不是思怡堂妹家的入赘窝囊废嘛!啧啧啧……当了三年的战医,咋看起来还是这么狼狈窝囊,让我想想,陈凡,你不会是被赶回来的吧!”

嘲讽的人是秦思怡的堂哥秦志强,作为秦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家族产业最有可能的继承人,一直不把秦思怡这个潜在对手放在眼里。

当然,秦思怡一家在整个秦家话语权本来就低,陈凡这个上门女婿,自然地位更低!

见陈凡冒出来说要看病,李桂芬脸色顿时一沉。

“陈凡,就你那点三脚猫医术,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给我马上滚!”

秦志强继续满脸讥讽道:“婶,你就别骂他了,反正陈凡做过丢人现眼的事情多得是,也不差这一件,窝囊废嘛,能够理解!”

在秦志强讥讽的时候,秦家其他人眼中也全是鄙夷。

一个小诊所的实习生,只是当了三年的战医,还想学别人治病,简直不自量力!

秦老爷子本来就病重,若是让这个废物去治疗,还不把老爷子给治死了!

秦志强的话让李桂芬和秦思怡的脸色很难看。

毕竟,陈凡是他们家的赘婿,这样完全在打她们的脸。

这个陈凡,都说了滚!

非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太丢人了!

两人恨不得直接将陈凡给踹出去。

陈凡淡淡的扫了秦志强一眼,冷喝道:“我要进去救爷爷,你给我让开!”

然而,秦思怡过来直接将陈凡往外推。

“陈凡,你还嫌丢人不够吗?我们秦家所有人都知道你没本事,你进去能干什么?你赶快滚出这里,我的脸都快让你丢尽了!”

秦思怡现在一点都不想陈凡继续待在这里。

待得越久,这脸就越没地方搁。

李桂芬也冷冷的瞪着陈凡一眼,喝道:“陈凡,马上滚出这里!否则我让思怡立刻休了你!”

“妈,也不至于把陈凡休了那么严重……”

“闭嘴!如果他不滚,就是这么严重!”

秦思怡满脸委屈,不知道该说什么。

“行,我走,我走总可以吧!”为了思怡不受委屈,陈凡毅然转身离开。

他是经历过血与火洗礼的战医,在外人面前刚强无比,但是,面对媳妇,他甘愿忍受质疑和嘲讽!

看着陈凡黯然的背影,秦思怡心有不忍,但是为了不让他在这里丢面子,她还是没说什么。

就这样,陈凡直接走到走廊的拐角处。

消失在秦家人视线中后,陈凡并没有马上离开。

秦家爷爷秦威国以前待他不薄,这种时候,陈凡又怎么可能直接撒手不管!

毕竟,如今爷爷性命危在旦夕,若是就这样离去,他会内疚一辈子。

不过,现在秦家人都堵在病房门口,想要从正门进去根本就不可能!

突然,陈凡注意到消防通道的楼梯处有窗户。

若是从窗户爬到医院外墙,沿着外墙应该可以到达病房位置!

想到这里,陈凡就直接从消防通道的窗户爬出了外墙,他的身手极为矫健,简直就像是运动健将。

作为一个优秀的战医,这三年来,他并非只待在一个地方!

相反,他随着大部队去到过世界各地,哪里发生战事就要去哪里……

若是他自己身体素质不过关,根本不可能成为合格的战医!

爬到医院外墙后,陈凡一手抓住窗沿,身体紧紧贴住墙壁,然后缓缓的爬向爷爷的病房。

幸好病房距离不远,五分钟之后,陈凡终于来到了病房窗沿。

由于医生叮嘱爷爷今晚要好好休息,所以秦家人并没有太过打扰,此刻都在外面,无人在病房内。

病房窗户是虚掩的,陈凡直接钻入了病房。

正在睡觉的秦威国听到动静,睁开了眼睛,当看到陈凡的时候,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嘘……爷爷,我是来帮你治病的,您不要出声,否则他们听到就会阻止。”陈凡过来蹲在病床边,小声提醒道。

秦威国能够理解陈凡的心境,自从病倒之后,整个秦家的大小事务就被老伴给把持住,他的话语权也渐渐丢失,就算平时吃东西说话都得小心注意!

他知道自己的病情很严重,连洪教授都束手无策,于是小声问道:“你只是去当了三年的战医,真的能帮我治病?”

虽然秦威国是秦家唯一对陈凡还不错的人,但对于陈凡的医术,他还是没有太大的信心。

毕竟,三年前陈凡还只是一个小诊所的实习医生,三年的战医生涯,医术也不可能有质的飞越。

陈凡小声解释道:“爷爷,这个请您放心,再怎么说我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华夏最好的战医大学。”

“而且在加入战医的时候,我偶遇一位避世神医,拜他为师,虽然还未继承师父全部精髓,但师父说我可以出师!脑血栓这个病,我还是有些心得。”

秦威国虽然对陈凡的话表示不信,但是他对自己的病情很担心,此刻的他感觉脑袋要爆炸,连洪教授都说今晚非常危险。

或许是恐惧心作祟,秦威国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陈凡你就试试吧,如果不行就不要勉强。”

“好的,爷爷,您躺好,我为你针灸。还有,待会针灸过后,您会昏迷一段时间,身体机能可能会下降,不过这是一种身体防御机制,所以无需担心,醒来之后就好了。”陈凡一脸自信的说道。

秦威国有些忐忑的躺好,然后闭上了眼睛。

陈凡仔细的给秦威国把了把脉,确认具体情况,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古朴的盒子。

盒子里面放置着特殊的银针,陈凡用打火机消毒之后,就开始为秦威国进行针灸。

在银针以特殊的手法进入穴道后,秦威国很快感觉困意,短短十几秒钟就直接昏迷过去。

针灸过后,陈凡小心翼翼的收回银针。

就在他蹑手蹑脚准备离开病床的时候。

嘎吱!

病房大门被推开,秦志强走进了病房,看到床边的陈凡,然后又看了一眼昏迷的爷爷,脸色骤然大变。

“陈凡!你竟然偷偷潜入爷爷病房,你想干什么?爷爷被你怎么了?”秦志强顿时指着陈凡大声怒吼。

“我是来给爷爷治病的。”陈凡斩钉截铁的回应道。

“来人啊!陈凡害人了!”突然,秦志强大声呐喊起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