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3章 请君入瓮

路伞 | 发布时间:2021-06-11 15:32:19 | 阅读次数:22878

沈秋止惊讶之余,就有点儿怕,大伯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最很清楚。高芸又是他的禁脔,此事定会善罢甘休。“怕?”叶离扭头向她招招手,挥手示意离开了。“我无论你进沈家有什么目高芸又是他的禁脔,事后定不会善罢甘休。。...

沈秋止震惊之余,开始有点害怕,大伯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

高芸又是他的禁脔,事后定不会善罢甘休。

“害怕?”

叶离转头向她招招手,示意离开。

“我不管你进沈家有什么目地,但请你最好不要与几位大伯为敌。”

沈秋止顿了顿然后又道:“虽然在江夏市我们沈家算不得最厉害,但是几位大伯的手段却是出了名的黑!”

叶离洒然一笑:“你在担心我?还是担忧你们家的宁静生活会被我波及?”

“宁静生活。”

沈秋止叹了口气道:“今后哪还有什么宁静的生活可言,从爷爷决定要我与你成婚开始,我们家就注定处在风暴的中心了!”

叶离不想多做解释,说再多都不如用行动去证明。

两人一路无言,共同回到庄园。

沈家老四沈仲平时不但没有得到老爷子的关爱,更受其他三名大哥的排挤,欺压。

连住的地方也不如其余三位大哥。

两层小楼房。

隔壁就是沈家平日里垃圾的存放点。

每到夏季各种臭味熏天。

“爸,你这是怎么了?”

一进门就瞧见沈仲头发凌乱,衣服也被扯坏,颓废的坐在地上。

瞧见女儿和叶离归来,他红着眼站起立马擒住叶离的衣领,咆哮道:“你走,我们家不欢迎你!”

“爸,大伯他们来过?”

沈秋止瞧见自己父亲的模样,大概猜到发生过什么:“他们是不是动手打你了!”

“没有!”

尽管沈仲摇头否认,但是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拉着自己女儿道:“秋止,你离这家伙远点,这小子没安好心,他是来搞垮我们沈家的!”

“告诉我,他们是怎么威胁你的。”

叶离直接坐下,心想岳父的性格有些懦弱啊!

沈仲不敢说也说不出口,琢磨片刻,忽然扑腾一声跪下,哀求道:“我求求你现在去跟老爷子说取消婚约好不好,我们父女不要什么大富大贵,只想好好的活着。”

叶离面无表情道:“我离开,然后你们继续受他们的欺压?”

他喜欢沈秋止,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生活,但绝对不是以不断逃避的方式。

叶离想要他们可以挺直腰板,可以不受别人的欺负,可以不用轻易放下尊严,跪在别人的面前!

“他们一直压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当真以为我就此离开,你们就能获得平静?”

叶离冷笑道:“平静是靠自己挣回来的,不是靠逃避!”

说完叶离扶起沈仲,拖着他就向楼下走去。

“谁刚刚来威胁你,陪我去找他!”

“不去,打死我也不去!”

沈仲被三位大哥从小欺到大,听到叶离如此说,他死死抱住楼梯扶手,任叶离怎么拉拽也不敢撒开。

沈秋止追下来,“你们俩在干嘛,快放开我爸。”

“去找他们算账!”

“我不去,说出花来我都不去……”

房外某处绿化背后,沈集三兄弟的眼睛盯着屋子里发生的一切。

“大哥,看来老四这怂货并不能顺利赶走上门姑爷啊!”

“意料之中,原本就没打算这怂包能成事,只不过想恶心恶心那小子罢了。”

沈集缓缓抽一口雪茄,面色阴鸷道:“事情的关键还在老爷子身上,等着瞧吧,明日他们没法去登记。”

老二老三会心一笑。

沈集随后又问道:“怂包四在外面欠下那笔赌债的借条以及视频弄的怎么样了?”

老二回应道:“已经弄好,从原本的三十万改成三千万,就等你发话。”

沈集阴冷一笑:“让他们进来,倒要看看叶离会怎么应付。”

老二道:“我赌十万会报警。”

老三道:“我赌十万会去找老爷子。”

哈哈哈……

三人齐齐大笑。

胆小如鼠的老丈人怎么也不敢带叶离去找,两人在一楼僵持不下。

“嚯,挺热闹啊!”

门外有三名青年走进来。

瞧见来人,沈仲心中咯噔一声,神情变得紧张起来,“刘二……你们怎么来了?现在不方便,你们改天再来吧!”

为首的一名身着西装的青年道:“不方便没事,只要把钱还上哥几个马上就走。”

沈秋止疑惑道:“还钱?还什么钱?”

“沈仲三个月前在我们那玩牌的时候借了三千万,如今已经到期,我们来收回。”

西装青年掏出一张借条,以及手机的一段视频;“借据和他借钱时承诺的视频都在。”

沈仲面露惊骇之色,大声道:“什么三千万,明明就三十万,刘二你别瞎说!”

刘二冷哼一声:“白纸黑字,你还想赖账不成。”

沈秋止瞧见借条上的数额焦急道:“爸,你都借钱干什么了?到底是三千万还是三十万。”

“前段时间鬼迷心窍,跑去赌……输的。”

沈仲更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吞吞吐吐道:“但我发誓真的,真的没有借那么多,只是借二十万但借条要写三十万,一定是他们在借条上动手脚。”

“三十万到手二十万,明显就是高利贷你也敢借?”沈秋止一拍大腿,继而又问道:“当时填的时候有没有大写数字?”

一般重要收据或者有关金钱的合约都会填写两种数字,避免笔误或者有人篡改。

沈仲仔细回想,“当时只写了阿拉伯数字,没有大写的!”

听到这里,叶离大概已经晓得什么情况。

沈秋止瞳孔中闪过一丝锐利:“报警处理,找人鉴定笔迹,是不是篡改警察来就知道了。”

沈仲却是立即反驳道:“千万不能报警,有抵押物在他们手上。”

沈秋止露出不解的表情。

刘二冷笑道:“想报警,可以。不过你父亲拍的视频,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传的整个江夏市都知道。”

原来在手机里沈仲的视频共有两段,一段是承诺还钱的日期,另一段则是他浑身不着一丝的不雅视频。

刘二收起手机,“你们沈家在江夏市也算有头有脸的大家族,视频传出去,恐怕影响不好吧?”

沈仲面如死灰,恨不得刨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此等糗事让家人知道,往后还如何立足。

“没有备份吧?”

沉默良久的叶离终于开口道:“三千万可以给你们,但需要给我签一份保证书,付完钱后不许再来骚扰,并保证视频没有任何备份。”

刘二闻言微微一愣,与自己另外两名兄弟对视一眼,眼睛都在散发着光芒。

他们受沈集的指使,跑来搞事,但想都没想过沈仲真的会还三千万。

对方如今竟答应还钱?

意外收获!

他们怎能不答应。

沈秋止道:“你疯啦,他们明显是在敲诈,怎么可以动用爷爷的钱付给这种人!”

沈仲半信半疑的望着叶离,三千万,从小在沈家只算边缘人物的他,卡里余额都没有超过六位数。

三千万的数额对他来说太过巨大。

叶离要来账户,随即打开手机转账,刘二的手机上立即受到汇款信息。

刘二嘴都快咧开了,“有钱人真他娘的带劲,兄弟爽快人!”

收到钱的刹那间,已然将沈集对他的嘱咐抛诸脑后。

眼前的小爷出手阔绰,可比沈集那老王八要大方几百倍,他还管沈集说什么!

“真给了?”

沈仲父女俩诧异的看着叶离。

叶离点点头,随后问刘二:“你们场子在哪?初来乍到江夏,觉得无聊,想去玩玩。”

刘二兴奋的收起手机,向后甩甩大拇指,“好办,我们正要回去,哥们儿不嫌弃的话就一起?”

沈仲立马阻止道:“不能去,他们会在赌具上动手脚。”

刘二立马指着沈仲鼻子骂道:“少血口喷人,沈老四信不信我抽你!”

叶离脸色一黑,“嗯?你要抽我岳父?”

“岳父?”

刘二大惊,可不能得罪财神爷,连连道歉:“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行了,少拍马屁。”

有些不耐烦,随后转身对沈秋止道:“好好在家陪你爸,我一会就回来。”

沈秋止本想阻止,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目送叶离和刘二他们离开,并狠狠瞪她爹一眼,满满的怨念。

刘二的赌场隐藏在郊区的某个酒店内。前面公路,背后大山,十分方便跑路,

旁边是大型货车的停车场,平日里跑长途的司机是最主要的客源。

整个场子里连窗户都没有,仅有几道门,酒店也不对外营业,只给客户提供住处和餐饮。

刚进来叶离换取五百万筹码。

刘二几人簇拥在旁,帮他端着,鞍前马后,像财神爷一样供着。

场子还算热闹,每张桌子面前都围着不少人。

叶离对赌不懂,刚进去就各个桌子窜来窜去,瞎玩。

“玩的太小,没太大意思……”

玩了大概两个小时,几乎每张桌子都试过之后,输输赢赢亏掉几十万,“算了,没什么劲。”

刘二立马道:“有大的,在三楼的贵宾室,限注两百万。”

叶离摇摇头依旧觉得太小。

刘二琢磨片刻道:“你想玩什么,我可以向老板请示一下,让他安排。”

叶离:“大小吧,其它的不太会。”

“不会?不会正合我意,今天不刮你层皮,休想走!”

刘二在心中腹诽,跑到无人的角落拨通老板的电话,“大哥,有个凯子……”

简单说明三千万的事,并向背后的大老板建议,认为可以做局坑一把叶离。

得到背后老板的同意,刘二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对叶离道:“待会有几名大老板过来玩德州,不知道兄弟感不感兴趣?”

叶离不解道:“我不会啊!玩的大不大?”

“大,十万底注,几位都是大老板,每人最低五千万的桌面。”刘二连连点头,随后又道:“规则非常简单,可以教你,几分钟就能学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