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1章 被一只畜生鄙视了

一炮而红 | 发布时间:2021-07-20 | 阅读次数:8548

四方大陆,东海京都。恰恰春好时节,十里临安街上人头涌涌,却也不是为了这很难得的春光,不是因为昨日,乃当朝五皇子的大婚之日!金边红绸铺了一地,直接从皇宫大内延展到了正是春好时节,十里临安街上人头攒动,却不是为了这难得的春光,而是因为今日,乃是当朝五皇子的大婚之日!。...

四方大陆,东海京都。

正是春好时节,十里临安街上人头攒动,却不是为了这难得的春光,而是因为今日,乃是当朝五皇子的大婚之日!

金边红绸铺了一地,直接从皇宫大内延伸到了东海国三大世家之一的叶家府邸门口。

十里红妆,盛大如斯!

两侧,众多百姓交头接耳,却没有谁流露出羡慕或是嫉妒的情绪,而是都在为五皇子愤愤不平。

五皇子墨冰逸,年仅十八修为已至地阶,此等天赋,实乃东海国皇室第一人,声名远扬!

而他的未婚妻,三大世家之一叶家叶凌夕,同样是名震京都,家喻户晓,却——

路人甲:“唉,五皇子这样出类拔萃的奇男子,怎么竟然会娶叶凌夕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呢?”

路人乙:“唉,五皇子这样天人之姿的美男子,怎么竟然会娶叶凌夕那个满脸毒疮的丑女呢?”

路人丙操心得更多:“这叶凌夕不但长得丑是个废物,还三天两头逛青楼,听说她还养了一个叫九殇的小白脸,唉,还没出阁就这样,你们说,日后这五皇子头上得有多少顶绿帽子啊?”

……

此时,叶府。

叶心染四处看了看,偷偷溜进叶凌夕的闺房。

见到屋里堆得到处都是的玉器古玩还有各种金钗银饰,叶心染眸中涌起熊熊妒火。

眸光微转,视线落到铜镜前正在涂脂抹粉的叶凌夕身上,满脸的脂粉也盖不住叶凌夕那满是毒疮的脸,叶心染胃里一阵翻涌,心里却是平衡了许多。

半个时辰前,叶凌夕嫌弃喜娘还有丫鬟给她打扮的不好看,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自己捯饬自己,对于叶心染来说,则是正好。

叶心染强行忍下心头的不适,换上一脸惊慌,小跑到叶凌夕身后:“七妹妹,不好了,九月阁被一只万年的赤火鸟攻击,已经快要烧没了……”

“什么?!万年魂兽?!”叶凌夕顿时惊得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叶心染,急急地抓住叶心染的衣袖,“九殇呢?九殇怎么样了?九殇没事吧?”

叶心染轻抿着唇:“七妹妹,你也知道,九殇他不能修炼,被困在火海里,此刻只怕……”

叶凌夕心中大急,连声唤道:“韶凤、青羽,出来!马上去九月阁救九殇!快点!”

然而,叶凌夕连唤数声,平日里始终跟在她身边随叫随到的两名侍卫却是丝毫不见踪影。

叶心染一把拉住叶凌夕:“七妹妹,九殇命在旦夕,你快去救他啊!晚了就来不及了!姐姐知道你没有修为,给,这可是上古神器之一的玄冰剑,有了它你就可以救出九殇了!”

叶凌夕看着叶心染递到手中触之冰凉地晶莹长剑,又看了一眼身上的喜服,把牙一咬,不管了,无论如何,她不能让九殇有事!

叶凌夕接过叶心染手中的长剑,快速朝着九月阁的方向跑了过去。

在她身后,叶心染看着叶凌夕的背影,眸中露出阴谋得逞的光芒。

九月阁。

京都百姓之中,没有去看五皇子和叶凌夕的成亲现场的人大多都来了这里,无它,只是半个时辰前,这里突然来了一只万年的赤火鸟,疯狂的攻击九月阁。

在四方大陆,众人修炼的乃是魂力,魂力从低到高依次分为魂士、魂宗、魂尊,而魂尊之上,才是真正的强者,分为玄魂师、地魂师、天魂师和圣魂师。至于圣魂师之上,那就是传说中的存在了,被称为无上神人,不过很少有人见到过。整个东海国,实力最强的,也就是圣魂师。

而四方大陆的魂兽,则是按照年份区分,百年魂兽大致和魂士实力相仿,千年魂兽大致和魂宗或者魂尊实力相仿,万年之上的魂兽则要复杂得多,但至少足以和玄魂师抗衡,有些强大的已经诞生灵智,寻常强者根本不敢轻易招惹。

所有看热闹的百姓都是远远观望,生怕沾染上一丁点赤火鸟喷出的火焰,我的个乖乖,那可是至少堪比玄魂师的万年魂兽啊!他们这种小老百姓哪里惹得起?

要知道,高阶魂师一般只会存在于那些传世的大家族,像他们这种普通人,穷极一生也修炼不过魂士的境界,所以哪怕只是沾到赤火鸟的一丁点火焰,也足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九月阁内,无数魂师用魂力凝练出了光罩,抵御赤火鸟的入侵,然而,他们的修为毕竟都很有限,饶是所有人倾尽全力,无数的火焰还是铺天盖地的涌进了九月阁之内,随处可闻烧焦的烤肉味以及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不少人看得不忍,阵阵叹气,这九月阁乃是京都有名的烟花之地,平日里不少达官贵族高阶强者都会来此,然而眼下,却无一人出手相救。

蓦地,人群一阵骚动,只见一抹红衣人影突然飞奔而来,她大吼一声:“九殇!别怕,我来救你了!”

那抹红衣人影手中晶莹的长剑随着她话音落下,猛地爆发出一阵寒气,那寒气带着红衣人影,直直地朝着赤火鸟冲了过去!

“哗!”

人群中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

“是谁?竟然在这个时候来救人来了?”

“咦,我怎么看那人有点眼熟?”

“啊!这不是叶凌夕那个丑女吗?今天不是她和五皇子大喜的日子吗?她怎么跑这里来了?”

“天!叶凌夕不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吗?她竟然敢对赤火鸟出手?”

“……”

纷纷议论铺天盖地,所有人目光灼灼,紧盯着叶凌夕。

然而,玄冰剑带着叶凌夕升空,却在离地不过数十米,距离赤火鸟尚有上百米距离的时候,玄冰剑之内的寒气突然一收,紧接着,众人就听到叶凌夕尖叫一声,而后,她的身体快速下坠,重重地砸进了下方火海之中。

见状,不少人摇了摇头,露出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而更多的人,是幸灾乐祸。

“叶凌夕这个废物丑女竟然死了?!”

“死得好,死得好,终于不用时时看见那张恶心的脸了!”

“哈哈,太好了,五皇子终于不用娶这个丑八怪了!哼,五皇子那样的人岂是叶凌夕这样的废物可以沾染的?这就是报应!”

“啧啧,见过作死的,还没见过如此作死的,叶凌夕自己找死,真是活该!”

“……”

此时,火海之中,叶凌夕只觉得灼热的痛感一阵强过一阵,肺腑之间更是传来一股强烈的涩滞感,让她痛苦得连呼吸也觉得分外难耐。

饶是以叶凌夕的定力,也忍不住轻哼一声,而后睁开了眼。

狭长的双眸间,精光乍现,光华外放。

叶凌夕一睁开眼,猛地看到一只火红色的大得可以用夸张来形容的大鸟狠狠地朝着她飞扑过来,叶凌夕一惊,来不及多想,一低头原地翻滚,闪到了一旁。

而她方才所在的地方,留下了两道足有半米深地爪痕。

饶是叶凌夕见多识广,这一下也忍不住眉眼直跳!

什么时候华夏国竟然来了这种恐怖的大鸟?她怎么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那大鸟一击不中,转身飞上高空,又狠狠地俯冲下来。

“啊!在这里,快!不能让它把九月阁毁了!”

叶凌夕还没来得及反应,身边蓦地传来一阵大叫声,紧接着叶凌夕就看到数十个身着奇装异服的人一个个手里都抱着一个颜色各异的光团,而后纷纷将手中的光团朝着那大鸟扔了过去。

叶凌夕唇角抽了抽,搞什么?激光大作战么?

不对!

蓦地,叶凌夕想到了什么。

她不是在实验室观看最新到来的一批生化武器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下意识地低头,叶凌夕脸色顿时一僵——

什么鬼?!为什么她竟然也穿着和周围那些人差不多的奇装异服?!还有她的身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此时,叶凌夕突然觉得脑海中一阵刺痛,紧接着无数记忆片段像是无声电影一样在她脑海中不受控制的滚动起来,叶凌夕闷哼一声,强烈的痛感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冷汗瞬间爬满了全身各处……

过了许久,那刺痛终于散去,叶凌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眸光却是一阵比一阵幽深。

她就说事情为什么那么怪异,原来她竟然——

穿越了!

此时,那数十名魂师布置的魂力光罩终是经受不住赤火鸟的攻击,瞬间破裂开来。

“噗嗤——”

所有人都吐出一大口鲜血,瘫软在地上,虽是没有晕过去,却再也提不起丝毫魂力。

解决了那些魂师,赤火鸟一双阴鸷的双目再次放到了裴雪兮身上,那眼中,充满了不屑和轻视之意。

你妹的!

叶凌夕瞬间炸毛,她堂堂暗夜第一佣兵,出道十年任务从未失败,今日竟然被一只畜生给鄙视了!

丫的!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叶凌夕眸中寒光一闪,抬脚踢起掉落在一旁的玄冰剑,感受着剑上外放的寒气,叶凌夕唇角抽了抽,原主那个女人,也真是蠢得可以,这样一把花里胡哨的剑也就是看起来好看,实际跟个烧火棍差不多,她竟然还想着用这把剑来打败赤火鸟,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不过——

这剑在原主手中是把废铁,在她手里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