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1章 命在旦夕

泠月风 | 发布时间:2021-07-21 | 阅读次数:7971

火红的落日在未央宫宫后挂得浑圆,白猫莹绿的瞳孔在天色将黑不黑时看得愈加非常清晰。近了,更近了。一群宫人拥着妆容雍容华贵的南贵妃从未央宫行出,佩环宫饰在南贵妃纤弱的腰间叮近了,更近了。。...

火红的落日在未央宫宫后挂得浑圆,白猫莹绿的瞳孔在天色将黑不黑时看得愈发清晰。

近了,更近了。

一群宫人拥着妆容华贵的南贵妃从未央宫行出,环佩宫饰在南贵妃纤柔的腰间叮咚摇曳,富丽绕生。

盘凤吐珠,金火缭绕。

是它。

白猫不再迟疑,瞳孔放光径直从宫墙跳向南贵妃腰间。

若无差错,夺下这盘凤玉佩她必再能回到现代。

只差一点。

白猫的绿瞳越放越大,猫爪与盘凤玉佩几距之毫厘,她的肚腹却忽传来一阵刺痛——

竟是太监广坚一拂子将她狠狠打落在地。

白猫一阵吃痛,莹绿的猫瞳随之紧缩。眼见玉佩已不能夺到,她正要逃跑。

宫人中那位身姿高贵的女子暼了一眼她因吃痛而颤抖的身子,秀眉一蹙,恶毒的冷语随之抛下。

“将这胆敢冒犯本宫的孽畜,剥皮剜心处死。”

白猫瞳孔猛地放大,惊叫。

宫人冬梧抖着声支吾:“娘娘,这是圣上的猫…”

女子横眉打断:“怎么?本宫处置一只冒犯本宫的畜生,还要你来过问么?”

“这贱婢,也给本宫一道罚。”

一月后,陌白宫西屋。

着普蓝才人服的裘芙菱拈着针线,就在西窗光下,仔细走针缝制着衣物。

天色阴沉,虽是白日,屋内却光线暗淡。

葱绿宫裙的婢女元凝款步走来,为裘芙菱端来热茶,笑道。

“主子,今日光暗,仔细眼睛。”

裘芙菱接过热茶,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无碍。”

她这二十一世纪的名设计师,在经历过穿越成白猫,又被剥皮剜心折磨死后,还能在这异世以如今的才人身份重拾在现代所热爱的设计工作,累些也无碍。

却话一说完便听得一向冷清的陌白宫外传来不常有的闹腾。

“麻溜着点,抬进来。血淋淋的,真晦气!”

“公公…啊。主、主子!”

“瞎嚷嚷什么,本公公头次见这般没眼力见的才人,南萧妃娘娘也敢冒犯。晦气!”

裘芙菱唇边的浅笑被冻住,芷姐姐的婢女叶末怎这般叫唤?

那尖细的娘娘腔公公声,她若没听错,不是南贵妃身侧的广坚么?

难道芷姐姐惹了南贵妃?

裘芙菱被自己的想法惊到,当即停下手中的制衣活计,紧步踏出西屋。

却刚出屋门,便被眼前的一幕生生吓到。

数步远处的东屋前,广坚指使两个小太监抬进屋内的浑身是血的女子。

不正是这一月来对她照顾有加、与她情同姐妹的芷才人么?

裘芙菱脑子一空,紧步跑至芷才人跟前,看着奄奄一息的芷才人身上大大小小几十道鞭伤,眼泪止不住掉落。

“姐、姐姐。”

她在现代虽已活过二十五个年头,如今占着的裘才人的身子,却不过十四岁。

要唤这已有十五岁的芷才人姐姐。

广坚见裘芙菱这般,面带讽刺扬了扬手中的拂子,冷笑。

“小小才人也敢惹咱南萧妃娘娘,可不是活够了!”

语罢转身便带两个小太监走出陌白宫,却刚到陌白宫门口,便没来的被宫内射出的一道寒光吓得一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