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一章 寻仇

浣花岳青 | 发布时间:2021-07-22 07:19:36 | 阅读次数:23678

突然间亮了出来,所以他闻见了杀气。不多时,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玻璃窗窗子向街道望去,来人一共有三个,马主的马背上坐着一个胡子大汉,雕鞍上挂着一把有些破旧不堪的长刀。他的左侧是一个羸弱的文弱书生,手中我这一柄折扇,面色惨白,像是生了重病。右侧的夜色渐渐的黑了下来,而每到这个时候,风月楼内都是人声鼎沸,这是一处男人喜欢女人讨厌的地方,男人喜欢是因为这里有美味可口的佳肴,有醇香浓烈的美酒,更有美丽漂亮的姑娘。女人讨厌却是因为她们的男人喜欢。。...

  越州浔阳城。黄昏的余辉映在风月楼的墙壁、门窗、屋顶上,像是给这阁楼涂上了金色的外衣。

  夜色渐渐的黑了下来,而每到这个时候,风月楼内都是人声鼎沸,这是一处男人喜欢女人讨厌的地方,男人喜欢是因为这里有美味可口的佳肴,有醇香浓烈的美酒,更有美丽漂亮的姑娘。女人讨厌却是因为她们的男人喜欢。

  无论是江湖侠客,或是籍籍无名之辈,凡是到过的人哪个不流连忘返。

  坐在一个靠窗的角落里喝闷酒的李浣无神的双眸忽然亮了起来,因为他闻到了杀气。

  不多时,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透过窗子向街道望去,来人总共有三个,头马的马背上坐着一个胡子大汉,雕鞍上挂着一把有些破旧的长刀。他的左侧是一个孱弱的文弱书生,手中我这一柄折扇,面色苍白,像是生了重病。右侧的是一个全身黑色劲装的冷面大汉,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冽的肃杀之气。

  三人来到风月楼门口,勒住缰绳,下了马,向里望了望走了进去。

  “大哥,李浣真的在这里吗?”黑色劲装的冷面大汉望向那手提大刀的大胡子。

  大胡子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径直向里走去。

  李浣看到了,虽然他的位置是不太引人注意,不过,那大胡子三人还是看到了他。

  “李浣?”为首的大胡子试探性的问道。他只是听过这个名字但却没见过李浣,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李浣不语,他仍自顾自的喝着酒,像是根本没看到身旁站着的这几人,可那人就那样实实在在的站在那里。

  见那年轻男子不理会,大胡子有点生气。“我在问你话。”李浣还是笑而不语,盯着不远处那些美艳舞姬的妙曼舞姿,似是已沉醉其中。

  大胡子怒了,他的手已经伸向了刀柄,只见刀光闪过,只听见‘咔嚓,吱吱吱’的声音响起,轰的一声,李浣面前的桌子已经碎为木块,大胡子这刀势大力沉,迅若奔雷,若是一般人肯定接不下来,这么近的距离想要闪避的话几乎不可能。

  场面瞬间静了下来,众人也都是停了下来,望向李浣所在的方向,却见到,李浣还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面带微笑,大胡子脸上全是震惊之色,他刚才明明没有动,为何毫发未损。

  他不信,所以,那柄刀又动了,直取李浣的项上人头,李浣一如既往的平静,略带微笑的面庞上波澜不惊,眼看着大刀已经离他的脑袋不到一寸之距,有的人已是捂上了眼睛,他们不愿见到血溅三尺的残忍局面。

  李浣的双手也动了,那是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那肯定不是打架的手,一看便是绣花、弹琴的女人的手,男人的手可比这粗糙多了。

  虽然大胡子的身材壮硕,那刀又是厚重无比,但他的刀法却是凌厉迅疾,如离矢之箭,快若闪电。砰,刀就在离李浣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却见他两指夹住刀身,就那样静止在了半空,动也动不了。

  眼见大胡子的攻势被拦了下来,那孱弱的书生也出手了,那书生一改那弱不禁风的常态,单手一甩,撑开手中的折扇,手腕一个腕花,手中折扇旋转,嗖嗖嗖,几道破风声从折扇上传了开来,只见六道闪烁着银白锋芒的银针飞向李浣的几大重穴。

  李浣笑了,当破风声传来的时候,他便震开了大胡子,将还端在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一脚弹起散落满地的筷子,单手一挥,同样,六根实木筷子也是沿着那银针飞来的方向飞了过去,哒哒哒,银针镶在了筷子里,然后便听见筷子掉落在地的声响。

  “快刀手邵峰,江南才子林珂,镇远镖局果然名不虚传。”李浣笑着说道。顿了顿,李浣接着道:“不知几位找在下所谓何事?李某人虽然不喜打斗,但几位如此不分青红皂白便对我下如此狠手,若是没有一个说法,江湖上众人还以为在下好欺负。”

  林珂听到这话却是笑了起来。“李少侠,可知我三哥探云手胡飞?”

  林珂这般问道,李浣心中却是有些奇怪,看了看四周,来人确实只有三个,想来那未曾出手的冷面大汉应该是老二无面人张越了,可是却没看到胡飞的身影。

  “知道如何?”

  “江湖中人都知道,李少侠的浣花十二式厉害无比,我今日倒要看看,这浣花十二式是如何杀死我三弟的。”邵峰怒喝道。

  在邵峰快要出手之际,李浣急忙道:“且慢,你是说探云手胡飞已经被杀?”

  看到李浣一脸震惊的表情,几人先是一愣。“李少侠又何必这般惺惺作态,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既然敢做,有何不敢承认的。”江南才子词锋犀利。

  “此事的确不是在下所为,若是我李浣做的,承认又有何艰难,但不是我做的你要我承认什么。”李浣终于明白了这几人为何对自己出手了。

  李浣是蜚声天下的武林高手,虽然他武功高强,但江湖传言,他迄今为止从未杀过一人。

  “他是怎么死的?”李浣接着问道。

  “被人一剑刺死,与你的所用的剑法非常相似,说不准便是你做的也不一定。”一直未曾开口讲话的张越开口了。

  “你们找错人了。”

  “李少侠剑法超群,一套浣花十二式惊艳九州,当今天下,你认第二,何人敢自称第一,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天底下还有谁能够将我三哥一剑毙命。”江南才子语气凌厉。

  “那你们可曾听说,我李浣从不杀人。”穆少辰笑着问道。

  三人不语,他们的确听说过。

  正在这时,门外又来一人,一个女人,一个美艳漂亮的女人,可此刻她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并不好,像是有什么事一样,眉头皱在一起,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美貌。

  一般这种地方是不会有女人来的,除非是来找自己的男人,但看着女人并不像是来找丈夫的,她缓缓走进门,向四周望了望。

  她看到了邵峰、张越还有林珂,心中奇怪,镇远镖局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当看到角落里李浣的身影时,那女子却是猛的怒喝道:“李浣,你个杀人凶手,总算让我找到你了,我今天就杀了你,为我夫君报仇。”

  这一声叱喝却是把李浣吓了一跳,还未反应过来,那女子顷刻间已是冲至身前,手中短剑翻飞,一个剑花刺向李浣,李浣反应也是不慢,但见他纤细的手指微微弯曲,轻轻地弹在剑身之上,只听叮的一声,直直刺来的短剑被他弹的偏移了位置,剑身沿着李浣的面前划过。

  一击不成,那女子反应更是迅速,就在剑身被弹开的瞬间,她并未收回手中的剑,而是顺势拦腰砍去,欲将李浣的脑袋砍掉,但李浣又怎么会不知他心中所想,他身躯后仰,避开那女子一剑,之后一跃而起,与之拉开距离。

  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当然引起了风月楼内众人的关注,李浣是谁,那可是近几年来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侠客,虽说年纪不大,但一身武艺却是厉害无比。一时之间,风月楼内议论声此起彼伏,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

  “那不是杨家堡杨天成的夫人沈四娘吗?怎么也来找他。”

  “是啊,李少侠何许人也,怎么会作出杀人的勾当呢。”有人替李浣抱不平。

  “那可说不准,江湖传言,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知人知面不知心,谁又知道李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场外立刻有人反驳道。

  ……

  “沈四娘,你这是做什么?莫不是也是来找我报仇?”李浣眉头皱了起来。

  “既然知道,那你还不出手,莫不是良心发现,觉得杀了人心里惶恐不成。”沈四娘厉声喝道,说完便欲再度出手。

  “且慢,几位能否听我说几句。”他知道近日来江湖上有许多人被杀,其中不乏成名已久的江湖侠客,其实早在之前李浣都有注意到,不过他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也将自己牵扯了进来。

  听到李浣的话,沈四娘冷哼一声不在出手,其实不管是邵峰三人,还是沈四娘,他们都只是猜测,并没有可以直接证明李浣便是杀人凶手的有力证据,只是江湖上有这个能力能将他们一剑击杀的人除过李浣外,他们实在想不出还会有谁。

  “几位,我想问一下,你们可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人是我杀的。”

  “当然有,我夫君身上的伤口便是最有力的证据。”沈四娘道。

  “不错,我三哥身上的剑伤也能证明。”林珂赞同道。

  “几位能否告诉我那是怎样的伤口?”李浣问道。

  张越望了望李浣,缓缓开口道:“我三弟的伤口位于心口位置,伤口很深,两指宽,切口平整,似是被人以反手剑刺入。”

  “我夫君的伤口在脖颈,虽然很浅,但是被人割断了大动脉。”

  几人都等着李浣的解释,但见他半天不讲话。张越厉声道:“怎么?没话讲了?”

  “听说镇远镖局前些日子接了一单生意,不知可有此事?”穆少辰突然岔开话题。

  邵峰等人先是一愣,随后说道:“李少侠真是可笑,我镇远镖局一天接那么多生意,这有什么奇怪的。”

  “当然不奇怪,镖局本来就是接生意的嘛,可是你们接的却是杨家堡的生意,况且,两人竟是同一天被杀,而且在同一个地方,这难道也不奇怪吗?”

  邵峰几人不语,他们的确接到杨家堡杨天成的单子,而且护送这单生意的正是老三探云手胡飞,奇怪的是两人竟然在同一个地方被杀。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邵峰问道。

  “当然,镇远镖局位于临州,杨家堡位于越州,一来两地相隔很远,况且镇远镖局与杨家堡素无往来,而胡飞出现在浔阳是为了押镖,碰巧的是两人在这里同时被杀。”顿了顿,李浣接着道“那我们可以这样假设,胡飞当时已经将镖物交到了杨堡主手中,只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两人没想到半路忽然杀出一人,将两人杀害。”

  沈四娘问道:“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那人为何又要杀害我夫君与胡兄弟呢。”

  李浣笑了笑。“当然是为了这趟镖。”李浣转过头看向邵峰几人。“不知你们这次所押的镖究竟是何物。”

  听到李浣这话,沈四娘也将目光转向绍峰几人。“这个我也不知,镇远镖局做得都是良心生意,物主没说,我们当然也不会过多过问。”

  见绍峰几人不似说谎,李浣又看向沈四娘。看到李浣的目光,沈四娘急忙解释道:“我并不知道这件事。”

  “这就奇怪了,现在唯一的线索便是这趟镖中所压究竟是何物,既然几位找到在下,那我也不能让众位失望不是,这样,我也在江湖上打听一下,毕竟杨堡主曾经帮助过在下,算是还他一个人请吧,也算还我一个清白。”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气氛一时之间竟是尴尬起来。

  李浣感觉到这奇怪的氛围后笑了起来。“众位不必在意,李浣不是那种小气之人,这种小事不会放在心上的。”

  几人连连道歉,等到邵峰沈四娘等人离去之后,李浣出了风月楼,向外走去。

  夕阳下,李浣的身影拉的好长,是那么潇洒,那么落寞,人们只知道他是蜚声九州的少年侠客,谁又知道他曾经是司命神府中严谨肃穆的少司命。

  不过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他已经不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少司命了,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他宁愿不当那个高高在上的少司命,摇了摇头,李浣甩掉脑海中的不愉快继续向前走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