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楼兰2

川洪生.QD | 发布时间:2021-07-22 | 阅读次数:22851

,之间那个小孩的母亲向前奔跑过去的,一把将小孩抱起,接着拣起地上的蹴鞠,匆匆而走。她对自己的孩子地说:“叫你切记跑太远了,你偏不听。小心被坏人拐跑了。”说话的之时,那母亲回过头看了看正盯着自己的江城子,眼神之中,却无尽的疑惑和敌意。那小孩也还这时只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孩独自一人在路边踢着蹴鞠,来来回回的奔跑,自乐其中。江城子看在眼中,不觉脸色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才应该是楼兰本应该的景象啊。。...

  当江城子来走在大街上,这才感觉到了有一丝城市的气息。因为这里的人比其他街道的都要多,小商贩吆喝声,不时也有买主与卖家讨价还价的争论声,还有街头打铁铺子传来的时断时续的打铁声。在这里,才隐约可见曾经那个繁华热闹的楼兰城。

  这时只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孩独自一人在路边踢着蹴鞠,来来回回的奔跑,自乐其中。江城子看在眼中,不觉脸色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才应该是楼兰本应该的景象啊。

  然而就在他笑容尚未收敛之时,之间那个小孩的母亲奔跑过去,一把将小孩抱起,然后捡起地上的蹴鞠,匆匆而走。她对自己的孩子说道:“叫你不要跑太远了,你偏不听。小心被坏人拐跑了。”说话之时,那母亲回头看了看正盯着自己的江城子,眼神之中,却是无尽的疑惑和敌意。

  那小孩也还懂事,对母亲说道:“娘,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跑这么远了。”

  江城子无奈的摇头,然后继续前行。

  “那位先生——”突然,有人在叫喊。

  江城子四处张望,只见不远处一个茶铺老板挥着手向他大声叫喊着。

  但看那茶铺老板,头上缠着白色的头巾,整个脸也被面巾遮掩,看不出面容。但从他的这身装束,不难看出她是个女人。

  江城子看了看自己四周,似乎没有别的人在回应着她,不觉望着那茶铺老板,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问道:“你是在叫我吗?”

  茶铺老板走了过来,对江城子说道:“先生进去喝口茶吧。”

  江城子委婉拒绝:“不用了,谢谢。”

  茶铺老板笑道:“我看你应该路过此地的客人吧,你一路上辛苦了。我的茶铺是专为过往的各国商旅们设的,茶水都是免费的。”

  “免费?”江城子一愣,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世上还有免费的东西。虽然他还有几分犹豫,但自己确实想坐下来和口水了。这楼兰城,已是沙漠之中的城市,天气干燥炎热,对于他们在气候宜人的汉朝生活的人来说,突然到这种地方,确实还不太适应。

  于是江城子跟着茶铺老板,走了进去。

  茶铺并不大,只有四五张桌子。里面除了两个跑堂的小二,也并无其他喝茶的人。而那两个跑堂的小二,也如这茶铺老板一样装束,看不清面容,也是两个女的。

  江城子环顾了四周,这才选择在中间的那张桌子坐下来。

  茶铺老板亲自提了水壶,拿了茶碗过来,给江城子倒了一碗茶。

  江城子看她倒茶的姿势,甚是娴熟,想来她是个熟手,而这个茶铺也应该在这里开设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只是让江城子没有想到的是,为什么她们开茶铺茶水却免费提供,难道她们是有什么目的?江城子盯着茶铺老板,似乎要将她们的心思看穿。

  茶铺老板倒好了茶,却不见他抬手端碗,而是直直的在打量自己,不觉有几分拘谨起来。笑道:“先生为何这般看着我?”

  江城子道:“我是在想,为什么你们的茶铺是免费为过往的客商提供茶水?不收钱,你们怎么生活?”

  老板笑了,说道:“曾经有无数的过往客商都问过我同样的问题。老实说,我开茶铺并非是为了赚钱。”

  说话之间,语气却突然一转,带着几分淡淡的哀伤,继续说道:“你看到这条街了吗?这里曾经是我们楼兰最繁华的街道,可是现在,虽然比起来它依然是楼兰城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但比起从前,这里已经是冷清得很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大汉朝和匈奴的交战!”江城子也叹息的说道。

  “不,只因为大汉天朝。”老板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怨恨。

  “我们楼兰只是小国,夹在大汉天朝和匈奴之间,我们惹不起,更打不过。他们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只能听从。原本以为,我们有大汉天朝的庇护,可以远拒匈奴,可惜大汉天朝从来视我们为奴人,从来没和我们真正的交好。所以一直以来,每当大汉天朝的使者路过楼兰,命令我们提供必须的帮助,却又百般挑剔,有任何的不满,便对我们的官吏大肆辱骂和殴打。试想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样?”

  “我也会反抗。”江城子回答。

  “是啊,大家都会反抗。因为我们反抗,我们杀了汉使,所以遭来大汉的报复。如今的楼兰,早已失去了它原来的面貌,变得人烟稀少,我不知道,我们的国家还能坚持多久。但是我能做的,就是对过往的汉朝商旅们提供我能提供的帮助,让他们知道,我们楼兰对大汉天朝的友谊之心从来未变。希望终有一天,大汉天子能知道我们楼兰为大汉所做的这些,能放弃对我们的报复,让楼兰能长久的生存下去。”

  听到这里,江城子心中顿时一阵涌动。他没想到,这小小的茶铺老板,却如此心胸宽广,心怀楼兰,心怀天下。她不过是一介女流,却如此通晓事理,心系国家,可谓是女中豪杰,让人可敬可佩。

  江城子虽是大汉的子民,也是大汉军士,本应该对国家忠贞不二,但面对楼兰今天的境况,他心里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是大汉的错,是大汉天子的错。

  想想自己的国家对楼兰所做的一切,虽然这些都是国家的行为,与自己毫无干系,但身为大汉的子民,江城子面对桌上的这碗茶水,却突然感觉自己不敢接受,也无颜接受。

  “你快喝吧,我也不耽搁你了。”茶铺老板说了,自己转身走了开去。

  江城子端起茶碗,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起身,走出了茶铺。或者应该说他几乎是跑出来的,因为他不敢再多呆一刻。

  江城子不再到处查看,而是径直回了客栈。

  他刚进房间,便被同行的勇士,自己军中弟兄长空叫了过去。

  傅介子召集了七八个为首的勇士在房间内商讨行动计划。

  傅介子向众人说道:“我已经想好了行动计划。明天我们改装换面,化妆成其他国家商旅的样子,然后向楼兰王安归递交拜帖,说我们愿用大量的金币向楼兰换购物品,到时候与安归见面。届时我们事先设好埋伏,等安归到来,便可擒杀。”

  长空说道:“只怕楼兰王不肯上当。”

  傅介子笑了:“放心吧,我早听说这个楼兰王是个好贪财的主,我们如果说有很多的金币,不怕他不来见我们。”

  于是次日,众人按计划而动。

  傅介子遣人向安归送了拜帖,只等安归宣召接见。

  然而令傅介子没有想到的是,在客栈里一直等了两天,才见到楼兰派来的官吏,却并不是来宣召楼兰王接见,而是直接来跟他们洽谈换购货物事宜。

  原来楼兰王对他们化妆成小国的商旅根本不当回事,自然也不会接见他们,于是才派了下面的官员前来接洽便是。

  傅介子见安归不愿接见,只得跟前来接洽的官吏说临时有些急事要回国,暂时不采购物品,这才打发走了官吏。

  引诱安归不成,傅介子只好出了狠招,直接派人夜如王宫,刺杀安归。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