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三章 惊天秘密

浣花岳青 | 发布时间:2021-07-22 07:19:37 | 阅读次数:24687

走,过不了几日便也可以离开了越州到达扬州,李浣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扬州落日城外的樱花湖畔。这世上李浣算深入了解听风阁的人了,而已没人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深入了解听风阁。几日后,两人已是到达扬州。正午时分时分,天气躁热难耐,二人找了个酒馆短暂休息片刻,却看到李浣的身影,燕辰俞挥了挥手示意这边,李浣刚起来,没什么胃口,于是二人随便吃了一点就离开了客栈,在集市上买了两匹快马便出了城去。。...

  翌日清晨,燕辰俞便来到李浣的住处,李浣稍微洗漱了一下,便下了楼去。楼下,燕辰俞一袭华袍似锦,径自坐在一旁喝着茶水,他人本来就生的俊俏,如今褪下官服,少了一份严谨与冷酷,到是多了一份随和。

  看到李浣的身影,燕辰俞挥了挥手示意这边,李浣刚起来,没什么胃口,于是二人随便吃了一点就离开了客栈,在集市上买了两匹快马便出了城去。

  大隋朝共九个州,越州位于全国最中央位置,也是都城所在。出了浔阳,一直向东走,过不了几日便可以离开越州到达扬州,李浣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便是扬州落日城外的樱花湖畔。

  这世上李浣算是了解听风阁的人了,只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了解听风阁。

  两日后,两人已是抵达扬州。正午时分,天气燥热难耐,二人找了个酒馆休息片刻,却在这时,窗外飞来一只信鸽,看这信鸽的模样,李浣当然认识,这是司命神府独有的信鸽,一般人家是决计养不出来的。

  燕辰俞当然也看到了,他心下疑惑,不知这个时候司命神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走去窗前,取下缚在信鸽脚爪上的纸条,拆了开来,那纸条上只有一句话:“泰岳山,八月十五武林大会,夺取武林盟主之位。”

  当看到这句话时,燕辰俞心中既震惊又疑惑,八月十五便是武林中三年一度的武林盛会,师傅却是要我去参加武林大会夺得武林盟主之位是何意。师命不可违,何况自己打小便是孤儿,是师傅一手将自己带大,传授自己武功,燕辰俞虽然不解,但却不会违背师命。

  看到燕辰俞脸色变幻,李浣大概是猜到了。“你若有事的话就先离去吧。”李浣笑着说道。

  “大哥,小弟刚收到师傅的来信,确实有要事在身,却是不能陪大哥前往听风阁了,真是对不住。”燕辰俞语气中带着一丝歉意。

  “无妨,我又不是不识路,你且去吧。”李浣摆了摆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燕辰俞也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拱手辞行。

  江湖人只知道听风阁情报网遍布天下,却不知他们最厉害的不是情报,而是各种暗杀,因为听风阁最初成立之时便是一个杀手组织,而作为杀手,最主要的便是善于潜伏隐藏,随着人数日益增长,听风阁越做越大,他们为了掩人耳目,逐渐从明转暗,做起了情报生意,而关于杀手组织的本质却是逐渐淡出世人的视线。

  听风阁总共九位楼主,每位楼主手下有一百零八位杀手成员,这些人遍布在全国各地,渗透在各个角落。

  李浣知道,若是想要寻问一般的消息,当然没有这般麻烦,但若是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只能去落日城的樱花湖畔,可要是想要进那阁楼之中怕是难如登天了。

  结过账后,李浣便起身向扬州方向赶去,日落时分,终于是赶到了落日城,百丈城墙疑似龙居于陆,巍峨中不失沧桑,陈旧中仍显宏伟,一块块青石板铺就的地面,尽是岁月留下的斑驳。

  穿过悠长的街巷,不多时,李浣便已到达樱花园旁,傍晚的彩霞染红窗棂,侧畔的樱花树或立或倾的立在纷繁细碎的花瓣中,风划过枝头带下一群飞舞着的飘散着的转瞬即逝的粉雨,在陈旧的青石路上翩然起舞。

  李浣也感叹这如诗如画的美丽,只是在这优美光鲜的背后,却是那做着杀人勾当的杀手组织。

  若是不知情之人望见这如此美妙风景,定是如痴如醉,不禁深陷其中,但谁又知道这唯美之下却是暗藏重重杀机,一步走错便命丧当场。

  不错,这樱花园乃是一座阵法,以九宫之势建立而成,名为九宫樱花阵。

  李浣脸色肃穆,缓缓向阵中走去,刚一踏入,仿佛觉得那些樱花树动了起来,他不敢轻举妄动,若是一不小心步入杀阵,那便是大罗金仙也束手无策,数年前,李浣曾经来过这里,那时自己已经将这阵法尽数破解,不过这阵法诡异玄妙之处便在于它每被破解一次便会自行重新布阵,变化无穷,神秘难测。

  李浣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走错一步便陷入绝境,只见他右脚缓缓向前跨出两步,那樱花树却是静止了下来,见到没事,李浣缓缓舒了口气,然后又屏住呼吸,向左跨出八步,樱花树仍旧静止,正欲前行,只听到一阵唰唰的风声,洒落满地的樱花却是突自飞了起来。

  异变突起,李浣低喝一声向一旁躲闪而去,刚落下身,他回头望去,只见那柔若无骨的樱花却是锋利无比,李浣倒吸一口凉气,暗道一声好险,若是被这花瓣打实了,怕是立刻便会变成筛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阵狂风大作,只见越来越多的花瓣向李浣所在的位置飞来,来不及多想,李浣只能一边躲闪一边想着破解之计。

  而在此时,阵法之后的阁楼里。“楼主,有人闯阵。”一名黑影汇报道。

  首座之上坐着一个枯瘦的中年男子,听到黑影的话,那中年男子笑了笑。“老熟人了,不用理会,他会进来的。”

  中年男子语毕,那黑影已是消失不见,又是隐藏在黑暗之中了。中年男子就那样坐着,他在等,他知道李浣会进来的。

  一刻钟后。“李少侠真是好功夫,我这听风阁对你来说倒像是自己后院,进出自如。”中年男子哈哈笑道。

  李浣一跃,已是站在了那人面前。“在下这点微末道行怎能入公孙楼主的法眼。”

  公孙叶眼中精光闪烁。“不知李老弟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听风阁是做什么的”李浣突然问道。

  公孙叶先是一愣,旋即笑着说道。“李老弟真会开玩笑,江湖中谁人不知,我听风阁当然是做情报生意的。”

  “既然是做情报生意的,那你说我来这里所为何事?”李浣又道。

  公孙叶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数年不见,李老弟还是如此幽默风趣,那不知李老弟想知道什么事呢?”

  “那我也不跟你废话了,开门见山,我这次来有两件事需要请教。”李浣道。

  公孙叶挥了挥手,说道。“李老弟且慢,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听风阁的规矩想必李老弟也清楚。”

  李浣并不买账,自顾自的说道。“第一件事,越州杨家堡堡主杨天成跟镇远镖局的探云手胡飞的死是不是你们做得?”

  公孙叶先是一愣,旋即笑着道。“近日江湖上确实暗潮涌动,但那些事并不是我听风阁所为,况且天下有此等剑法的人屈指可数,我听风阁怕是没有这等高手了。”

  “那是何人所为?”李浣陷入思索。

  “江湖中有此等剑法的不外乎扬州慕容家的慕容疾风,江州青云宗的无上道人,孤山剑客林子风和司命神府的大司命柳之敬。慕容疾风的千绝幻剑素来以凌厉迅猛著称,而江州青云剑宗的无上道人,一套青云剑法连绵不绝,胜在持久,孤山剑客的剑招却是诡异莫测,令人捉摸不透,余下的大司命柳之敬便不用我多说了吧,他的剑法李老弟可是比我了解的多。”

  当然,柳之敬对李浣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第二件事,不知公孙楼主可识得此物?”说着李浣拿出从燕辰俞那得来的令牌。

  尽管公孙叶掩饰的很好,但李浣还是从他的严重看到了惶恐。

  “这令牌你那里得来的?”公孙叶一脸严肃。

  李浣将公孙叶的表情看在眼里。“看来公孙楼主定是识得这令牌了。”

  公孙叶脸色凝重,一语不发。“既然公孙楼主识得此物,那在下想与公孙楼主做这单生意,不知公孙楼主意下如何?”李浣接着说道。

  公孙叶平复了一下心情,又是恢复往常。“恕公孙眼拙,却是不曾见过这令牌,怕是接不了这单生意了。”

  “公孙楼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出一万两,但求公孙楼主不吝相告。”

  “李老弟,公孙不认识这令牌,你又要我如何告知与你,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恕不远送。”公孙叶已是下了逐客令。

  见公孙叶这般急着赶自己走,李浣心中不免怀疑。“且慢,若是我用公孙楼主想要知道的作为交换,不知楼主可否答应。”

  “李老弟,你又何必强人所难,送客。”公孙叶语毕,已是向里屋走去,黑暗中瞬间涌出数名黑影,向李浣逼近。

  “难道你不想知道当年西门古栈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李浣朝着公孙叶消失的方向喊道。

  正在上楼的公孙叶脚步猛地顿住,低喝一声:“住手。”话犹在耳边,人已至李浣身前。

  “你说什么?”公孙叶脸色变换不停。

  “难道公孙楼主准备让我在这里说吗?”李浣看了看一旁的数名黑衣人影。

  公孙叶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去,然后带着李浣上了阁楼。

  一间石屋内。“这单生意我接了,我可以告诉你那令牌的来历,不过你也要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公孙叶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脸色凝重道。

  “成交。”看到公孙叶这般说道,李浣笑着说道。

  “这样,为了表示诚意,我先说吧。”李浣接着道。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公孙叶问道。

  “其实我想知道的事情跟当年西门古栈外,梅庄一夜之间血染成红也是有关联的,想当年名扬凉州的第一大庄竟然会在一夜之间被人屠灭满门,或许我该叫你梅庄主才对。”

  李浣讲的平静至极,但听在公孙叶的耳中却是那般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传言五年前梅庄主机缘之下曾得一张残缺地图,江湖传言那张地图里有着数万珠宝财物,不知可有此事?”李浣问道。

  “不错,我当年的确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那张残缺地图,不过也正是因为它才弄得我家破人亡,可笑我询查至今,仍是毫无眉目。”公孙叶感叹道。

  “至于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曾有十多名江湖高手潜入梅庄,而他们的身手都不在我之下,公孙楼主当时正好又不在庄内,虽然庄中高手不少,但毕竟别人有备而来,趁其不备,一夜之间将梅庄满门屠尽。”

  顿了顿,李浣接着道:“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做的,但之后那张残图落到了京城首富张大乾的手中,可是张大乾如今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你的意思是张大乾指使的?”公孙叶眼中恨意浓浓。

  “我觉得不是,第一,张大乾虽然有钱有势,但他还找不到那么多江湖高手,第二,张大乾为人虽说不上好,但也不是十恶不赦之人何况他是全国首富,他没必要为了一张残图去残害那么多无辜性命。”李浣分析道。“至于是那地图是怎么落到张大乾的手中这才是问题关键。”

  公孙叶陷入深思。“这么说,前几日张大乾在自己家中离奇死去可能也是因为那张残图。”

  “不错,我去过张家一次,发现了这个令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令牌的主人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李浣看着手中的令牌说道。

  公孙叶接过令牌,转过头去。“你可知大萧王朝。”

  李浣心中疑惑。“大萧王朝早在十年前已经覆灭,不知楼主问这个做什么。”

  “那大萧王朝之后是什么朝代?”公孙叶又问。

  “大隋王朝。”

  “一个月前,曾有一人将一个木盒子送与镇远镖局,说是只要将这趟镖安全送到越州杨家堡,便会得到黄金万两,这么大块肉邵峰四兄弟怎么可能会不接,而且还派出自己的三弟胡飞押这趟镖,但没人知道这木盒子的镖物究竟是什么,在胡飞与杨天成死后,那委托镇远镖局送镖之人也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不见。”

  “那镖物到底是什么呢?”李浣问道。

  “我想你已经猜到了吧,不错,正是那藏宝图的另一半,这藏宝图是大萧王朝浔阳王萧正楠当年藏下的,当年先皇将皇位传与萧正淳,而只是封了萧正楠一个浔阳王,萧正楠为大萧王朝杀敌建功,功勋显赫,心中自然不服,于是便偷偷藏下了这许多宝藏,以备以后夺取皇位时不时之需,可谁曾想,萧正淳早就将这一切看破,趁萧正楠还未准备妥当之时,先下手为强,直接将浔阳王府一把火烧成灰烬。”

  “原来如此,可是这跟这令牌有什么关系呢?”李浣不解。

  没有理会李浣的疑问,公孙叶接着说道:“一场大火之后,浔阳王府无一人生还,所有人都烧的面目全非,萧正楠也不知所踪,没有人知道他是死是活,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世人像是已经忘了那个屡次建功立业的浔阳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