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刺杀2

川洪生.QD | 发布时间:2021-07-22 07:19:37 | 阅读次数:9027

迄今也没能把握住凶手。这让无数朝廷中人都心惊胆战。而古老的传说万剑盟的盟主无相更是武功深不可测。天下仅有他的古老的传说,却从来不未没见过其人。水龙吟听见楼兰王这么说,再看前番那汉子的一一次出手,早已我相信楼兰王所说的一切。而已这时候他好像有些后悔当初了,所以让高祖没有想到的是,后来这些被解散的敢死队成员们却又自己聚集起来,成立了万剑盟,专门与朝廷为敌。因为,江湖传闻,他们认为高祖刘邦过河拆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所以对刘邦极度憎恨,更对朝廷极度憎恨。。...

  当高祖打下天下之后,却不知为何将这支敢死队给解散,所有成员各奔东西。

  让高祖没有想到的是,后来这些被解散的敢死队成员们却又自己聚集起来,成立了万剑盟,专门与朝廷为敌。因为,江湖传闻,他们认为高祖刘邦过河拆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所以对刘邦极度憎恨,更对朝廷极度憎恨。

  万剑盟不但人员遍布全国,更是每个人都身怀绝技,功夫了得,飞檐走壁,穿墙入室,无所不能。大汉曾经不知有多少官吏都莫名的被害,而至今也没能抓住凶手。这让无数朝廷中人都心惊胆战。

  而传说万剑盟的盟主无相更是武功深不可测。天下只有他的传说,却从来未见过其人。

  江城子听到楼兰王这么说,再看适才那汉子的一出手,已然相信楼兰王所说的一切。只是这时候他似乎有些后悔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命能活着出去。

  楼兰王对负手于后背对着江城子的杀手说道:“无相,不要忘记了你给我夸过海口,任何人只要能进来,就绝对不可能活着出去。这次我想证实一下。”说完,自己转身,被几个侍卫护着走了出去。

  “无相!”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高大威猛的杀手竟然就是天下共传的万剑盟主无相。江城子和长空对望了一眼,江城子心中那份恐惧感更加强烈,已然发觉自己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

  没想到楼兰王不但能请动杀手联盟万剑盟的帮助,更是让万剑盟主亲自出马。足可见楼兰王花费的力气实在不小。

  而在此时,长空突如其来的向楼兰王扑去,然而纵然他出手很快,却也难以料到,那万剑盟的杀手出手更快。与他相比,站在离楼兰王更远距离的万剑盟杀手竟然能比自己先到达楼兰王的身边,拦截长空,一掌将他拍了回去。好在他是用手,而不是用剑,否则,长空立刻就会葬送自己。

  楼兰王毫无忌惮的从他们的眼前离开,而江城子和长空却无可奈何。

  此时的长空,所担心的已不再是如何向傅介子交代的问题,而是和江城子是同样的想法,那就是在想自己是否能活着从这里出去的问题。

  就是适才万剑盟杀手对自己的出手,他已知道,自己想要离开这里,只怕是不能了。

  突然江城子说道:“我们同为大汉朝的子民,你们却为何要为这楼兰国卖命?”

  无相转过身来,对他嘿嘿一笑,淡然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从来就是反对大汉,反对刘氏天下么?助楼兰,既能反对大汉,还能有钱赚,何苦不为之?”

  “民族败类!”长空恨恨说道。

  无相冷笑一声,对他说道:“趁你还活着,想说什么快说,否则,死了,就没机会了。”

  显然对于杀他们已然如捏死两只蚂蚁一样简单而毫不费力。

  江城子对长空使了一个眼色。

  他与长空是多年的朋友,更如兄弟般亲密而心意相通。他的一个眼色,长空已然明白,长空知道他的意思:“我来抵挡他们,你且先走。回去告诉首领这里的一切。”

  长空回了一个眼色,示意:“不行,如果我丢下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江城子回道:“若是我们两个人都留下,怕是一个也不能活着出去。现在我来拖住他们,至少你还有机会可以脱身。死我一个总比两个人都死要好。”

  长空还是紧皱眉头,他不忍心让江城子一个人送死。

  江城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长空心下顿时一紧,他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对自己,而这一次,他知道江城子是要生气了。

  但他的想法是对的,只要能出王宫,宫外有傅介子等近百好手,量他三个人武功再高,也不是对手。

  让傅介子知道里面的情况,也好从长计议,这才是要紧的事。

  长空回了他一个眼神,似乎是说:“那你自己小心了。你坚持住,我出去即可来救你。”

  江城子略带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向无相扑了过去。他这突然的出手,倒让无相有些意外。

  江城子手中的长剑在半空不停的画着弧线和圆圈,步步紧逼无相。他连连退走,似乎毫无还手之机。

  而另外两个杀手见老大突然被逼得毫无还手之力,在感到惊讶的同时,却也在准备迎战还一动不动的另外一个人,长空。

  长空也突然出手,将手中的剑鞘向他们掷了出去,那力道之大,已然是使出了全身劲力。两个人杀手并肩站在门口,面对突如其来的剑鞘,他们很自然的侧身躲闪。

  而就在那剑鞘飞向他二人之时,长空却也紧随其后,挥舞着长剑,左右攻守,向大门冲去。两个杀手面对他的袭击,在侧身闪避的同时,却都毫不犹豫的向两侧退了开去,正好给长空让出一条道来。

  大门外,还有不少的侍卫围堵着。

  长空剑鞘直飞出门,那些侍卫见状,也都无不分开两边而躲。长空紧随剑鞘之后,手中长剑,直指剑鞘,仿若那剑鞘是被他的长剑推动所致。

  长空突然加快了步伐,左手竟然一把抓住了剑鞘,然后长剑左右劈下,将拥上来的几个侍卫头颅生生劈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