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四章 如约而至

浣花岳青 | 发布时间:2021-07-22 07:19:38 | 阅读次数:14280

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杀人灭口了,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藏在什么地方,仅用了一张地图标了出,后不知道是何原因,地图被撕为两半,广泛流传到了外界。”这样想来,之后所突然发生的一切都能取得联系到一起了,而这时李浣心中是惊讶到无以复加的,这是一个惊天的大阴谋,“这个我不知道,但想来应该不会那么轻易死,而这枚令牌之上有一个萧字,就算不是萧正楠的,想来也该是他的后人的,张大乾的死,镇远镖局胡飞与杨家堡堡主杨天成的死都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那个藏宝图。”。...

  “你的意思是他还活着?”李浣心中震惊无比。

  “这个我不知道,但想来应该不会那么轻易死,而这枚令牌之上有一个萧字,就算不是萧正楠的,想来也该是他的后人的,张大乾的死,镇远镖局胡飞与杨家堡堡主杨天成的死都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那个藏宝图。”

  “若是真的是萧正楠或者他的后人做的,那他又何必多此一举抢那藏宝图呢,自己藏的难道还会忘了不成。”李浣问道。

  “呵呵,萧正楠当年派人将宝藏藏好之后便将所有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灭口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只用了一张地图标了出来,之后不知是何原因,地图被撕为两半,流传到了外界。”

  这样说来,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能联系到一起了,而此时李浣心中是震惊到无以复加的,这是一个惊天的大阴谋,如果萧正楠真的得逞的话恐怕是得改朝换代了,难怪司命神府竟是派出燕辰俞来彻查这件事。

  “这么说来,这江湖上近日所发生的所有事,包括张大乾的死都与浔阳王萧正楠有关,而他们的目的便是那藏宝图。”

  公孙叶叹气道:“虽说我听风阁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朝堂中事我本不能说,如今却是...唉!”

  “公孙楼主不必担忧,此事在下一定保密。”李浣知道公孙叶的意思,急忙承诺道。

  “以李老弟在江湖上的威望,公孙自然信得过,只是如今李老弟既然插手这件事,还万望小心,日后若是查到有关梅庄的事情还望不吝相告,公孙定当感激不尽。”

  心中暗笑,这公孙叶果然是老狐狸。李浣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他又何尝不是可怜之人呢。

  “还有一事要告诉李老弟,或许对李老弟调查这件事有所帮助。”公孙叶神秘一笑。

  “哦?公孙楼主指的是?”李浣讶异道。

  “李老弟想想看,萧正楠隐藏这么久都未曾有所动作,这说明他的实力还不够强大,但却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这又说明他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若是想要造反,你最缺的是什么?”公孙叶问道。

  “钱财,不过萧正楠现在已经得到了宝藏图,财物的问题对他来讲已经解决了,那么剩下的就是...人马。”李浣恍然大悟。

  “不错,他现在最需要的便是人马,可当年萧正楠所执掌的直属军队南阳军早已被打散,就算如今还有残余势力,想必也是大不如前,所以目前萧正楠最需要准备的便是筹备人马。”公孙叶负手而立。

  “可是这需要很多人手,萧正楠又在哪里可以筹备到这么多人手呢?”李浣心中不解。

  公孙叶笑了笑。“江湖。”

  “江湖?”

  “虽然我并不了解这位浔阳王,但是以他可以不动声色的隐忍这么久看来,此人必定是心机深沉之人。想来江湖上已经有归附他的势力了,只是目前我们尚不清楚而已。”公孙叶叹气道。

  “我有一个问题,萧正楠如何在短时间内尽快备齐人马呢?”李浣说出心中不解。

  “李老弟果然聪明过人,这正是问题的关键。”公孙叶笑着说道。

  李浣百思不得其解,他到底会用什么方法呢?忽然他想起了燕辰俞在与自己分离时收到的来自司命神府的书信。“泰岳山,武林大会。”

  “哈哈哈哈,李老弟真是天纵英才啊,不错,还有半个月便是泰岳山三年一度的武林盛会,各大门派一定会参加,武林大会的规矩便是每个门派选出几个代表出场参加比武大赛,胜出者便是这一届的新任盟主,到时候便可以号令群雄,威震武林。”

  “若是按照你的说法,那萧正楠只需要在某个帮派中安插一名武功高强之人,这样,武林盟主之位对他来说岂不是如探囊取物,唾手可得。”李浣越想越心惊,这萧正楠还真是,心机深沉,老谋深算。

  不行,我得去一趟泰岳山,若是让他们的奸计得逞,后果不堪设想。李浣心中这般想道。

  “多谢公孙楼主相告,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告辞。”李浣起身拱手辞行,公孙叶也站起身来,抱拳道:“恕不远送。”

  离开听风阁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李浣便找了一家客栈休息了一晚。

  第二日,天微微亮,李浣便起身准备离开,毕竟这里到泰岳山还是有一段路程的,况且自己现在需要去做一件事,一件约定了很久的事。

  这里是一处地下赌场,与其说是赌场,却是没有打黑拳来的贴切了,李浣缓缓向里走去,赌场不大,但是人到不少,此刻,一场比赛刚刚打完,李浣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

  咚咚咚,随着敲锣声缓缓响起,另一场比赛也是缓缓拉开了帷幕。

  台下,人声鼎沸,呐喊声,叫骂声混成一片。不多时,擂台上上来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安静。“下面一场才是今天的重头戏,由烈山掌常山对决我们的不败战神顾风岩。”

  当那矮小男子的话音响起时,台下欢呼声已是响成一片。

  “五两,我压顾风岩胜。”人群中立马有人下注,毕竟顾风岩从来没输过。

  “三两,我压顾风岩。”

  “我也压顾风岩。”

  “.....。”

  几乎所有的人都将赌注压在了顾风岩的身上,看到这一幕,那矮小男子眼中精光暴露,脸上笑容愈加灿烂,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这可是十倍的赔率啊。

  旋即见那男子走到一个年轻男子身旁,却见那男子衣衫褴褛,长发凌乱,但在场的人却无一人小觑他,因为他便是从未败绩的顾风岩,男子低语道。“这么多人压你赢,这场我要你输,知道吗。”

  那人头也没抬。“你拿钱,我做事。”

  听到这话,矮小男子笑着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好,便又走到了擂台中央。“好,大家都下好注了,那现在比赛开始。”

  顾风岩缓缓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那道壮硕身影,却见那人凌空一跃,已是欺至身前,一记勾拳直击顾风岩的脑门,感受到对方那冷厉的拳风,顾风岩微微一笑,但见他步伐玄妙,脚下虎虎生风,在那硕大拳头快要击中之时,已是躲闪开来。

  一击未中,常山并不意外,遂即化拳为掌,如秋风扫落叶般,展开攻势,顾风岩只是一昧躲闪,望见顾风岩一直未还击,常山的攻势也是愈发凌厉。

  台下的赌客此时也是激动不已。“你倒是打他呀,我可是将所有的银子都压在你的身上了。”

  “揍他。”

  又是一击猛攻,常山的掌法势大力沉,而且攻势迅猛,如力劈华山,顾风岩看似狼狈不堪,实则信庭闲步,毕竟老板交代了,这场要自己输,所以他不能尽全力。

  顾风岩双掌交叉,硬生生接了常山一掌,此时,常山手腕旋转,猛地用力,一拳砸在了顾风岩的胸口,顾风岩的身影连连倒退。

  拭了拭嘴角的鲜血,顾风岩刚站起身,常山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单手将他提起,低喝一声,右臂瞬间发力,将顾风岩的身体猛地抛向半空,然后双脚用力一跃,一个侧身旋转,众人便见到那势大力沉的一腿就硬生生的踢在了顾风岩的身体上。

  砰的一声,传来顾风岩重重摔落在地的声音,闷哼一声顾风岩艰难的撑起身来。

  看到他这副模样,看台下顿时炸开了锅,各种嘶吼叫骂声不绝于耳。“你个废物,害老子输钱,去死吧。”

  “对,害我们输了那么多,打死他,打死他。”

  望着台下这一幕顾风岩苦笑着摇了摇头,是啊,世态炎凉,他们才不会管你是死是活,他们的眼中只有利益。而一旁的老板模样的矮小男子此时心里可是乐开了花,这次他可发大财了。

  “一百两,我买顾风岩,赢!”声音是从角落里传来的,说话的是李浣,伴随着话音刚落,楼台上的李浣甩手将两锭黄金抛向擂台,此话一出,场面瞬间静了下来。

  而听到这话,原本重伤躺在地上的顾风岩像是没事人一般一手撑地,一跃而起,凌空一脚飞向常山的胸膛,那速度实在太快了,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常山那壮硕的身影已是飞出了数十米远,轰然落地,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甚至李浣抛出的金子还没落地,顾风岩翻身接住那两锭金子向李浣所在的方向笑了笑。

  原本愤怒,谩骂的人群此时也是炸开了锅,愁容满面已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疯狂的大笑声。

  顾风岩不理会众人的哄笑,也不去看矮小老板那张扭曲难看气愤到极点的脸,纵身一跃已是落在阁楼之上,那里正是李浣所在的位置。

  “三年约定今日解除。”李浣抛出一枚木质的上面刻有一诺千金字样的令牌。

  “可是这才两年。”顾风岩接住木牌看向李浣。

  “我遇到麻烦了。”李浣笑着说道。

  “需要我帮忙?没有我你会死?”顾风岩问道。

  “可能会。”李浣还是一副笑脸。

  “我还没有打败你,你还不能死。”顾风岩转过头去。

  “这个我说了不算,但是现在我需要你帮我。”

  顾风岩不语,过了一会。“好,我帮你,但是这件事完了之后我要再跟你比一次。”

  “成交。”李浣会心的笑了。

  正当两人说话间,却看到那矮小老板带着一群人冲了上来。“快,在那边,给我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两人对视一笑,顾风岩平静道:“你来还是我来?”无论遇到什么事,他总是这般平静。

  “不用帮忙。”李浣看了看阁楼另一边,也是冲上来一大队人马。

  话犹在耳,顾风岩已经动了,他的速度很快,如离矢之箭,转眼已是冲进人群,然后便听到各种鬼哭狼嚎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如狼入羊群,那群乌合之众却又如何是顾风岩的对手。

  李浣不知道顾风岩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们只是交手数次,他甚至不知道顾风岩这个名字到底存不存在,但他还是选择相信他,因为他遵守了两人的三年之约,三年之内不得出手杀人,顾风岩做到了。

  既然顾风岩不说,李浣也不会问,朋友交心就可以了。

  既然顾风岩已经说过不需要帮忙,那李浣也乐得清闲,独自拿了壶酒躲在一旁的阁楼里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顾风岩的表演。

  不多时,顾风岩回来了,李浣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出手的力道恰到好处,伤皮不伤筋,伤人不伤命,只是将那些人打的没有还手之力而已,并没有要了他们的姓命,毕竟他们没有犯过大错误。

  “走吧。”顾风岩喊道。李浣笑了笑跟了上去。

  二人出了赌场向外走去,留下一群满地呻吟的乌合之众。

  随便找了一家小酒肆,二人举杯痛饮。“多年未见,身手依旧。”李浣夸赞道。

  “说吧,什么事?”顾风岩仍是那副不冷不热的表情。

  李浣呵呵一笑。“我还要找两人,这件事我们两人做不来。”

  正在蒙头喝酒的顾风岩抬起了头,他太了解李浣了,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一个聪明人,而且是一个功夫很高的聪明人,可现在李浣竟然说这件事他们两人都是做不来,顾风岩心中不免猜测,到底是什么事,竟是如此神秘。

  “你可知近日江湖上所发生的事?”李浣问道。

  “你说的是首富张大乾杨天成和胡飞的死,知道一些,但也只是道听途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顾风岩回答。

  “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死吗?”李浣道。

  顾风岩没有接话,李浣接着道:“因为大萧王朝浔阳王萧正楠留下来的两张藏宝图。”

  “大萧王朝?浔阳王萧正楠?不是在那场大火中都被烧死了吗?”顾风岩不解。

  “不,萧正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死去,这是一个大阴谋。”李浣严肃道。“而且我从这件事中查到了西厂的影子。”

  “西厂?还真是一个毒瘤,当年护国大将军李越因为不肯将兵符交与西厂便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全府上下数千名人口,一夜之间竟是被屠杀殆尽,真是大隋之哀,李将军何等忠心,为大隋王朝建功立业,立下多少汗马功劳,到头来竟是落得这般下场。”顾风岩叹气。

  李浣这时脸色非常难看,低语道。“如今朝中宦官当道,奸臣横行,西厂独掌大权,害死了多少忠义贤良之人,我们这次一定不能放过这些狗贼。”说着一口烈酒仰天而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