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五章 故人

浣花岳青 | 发布时间:2021-07-22 07:19:38 | 阅读次数:17335

的后人,是的,他活下去了,比死还难受啊的活下去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直到直到报仇雪恨的机会了,李浣高兴的笑了,像个孩子,但谁又明白他心里的苦呢。一夜无话,第三日两人便下路了,二人下马,直去临州西门古栈。那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向里走去,不多人人都以为护国大将军李越全府上下无一人生还,但谁又知道李浣便是李家的后人,是的,他活下来了,比死还难受的活下来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报仇的机会了,李浣开心的笑了,像个孩子,但谁又知道他心里的苦呢。。...

  夜色浓的像是墨砚,深沉的已是化不开了。星星点点的月光透过树叶的间隙坠落了满地,李浣呆滞的望着深邃的夜空,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夜晚,每每入睡后亲人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哀求萦绕脑海,他清楚的记得那滚烫炙热的鲜血洒落在自己脸上身上时的像被人刺穿胸口般的痛,而自己只能无助的捂着鼻口哭不出声,只能怔怔的看着亲人被一刀刀的杀死自己却无能为力。

  人人都以为护国大将军李越全府上下无一人生还,但谁又知道李浣便是李家的后人,是的,他活下来了,比死还难受的活下来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报仇的机会了,李浣开心的笑了,像个孩子,但谁又知道他心里的苦呢。

  一夜无话,第二日两人便上路了,二人上马,直去临州西门古栈。

  那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向里走去,不多时两人看到一件竹子搭成的竹屋,竹屋旁是用篱笆围起来的草药,那草药沁人心脾,浓浓的药香闻着便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望见这景色优美的竹林,就连顾风岩那冷若冰霜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讶异之情。“这是什么地方?”顾风岩情不自禁的问道。

  “绿竹林,一个故人的住处。”李浣看了看不远处的竹屋摇了摇头缓缓向前走去。

  刚穿过篱笆墙,便看到人,那是一个女子,绝美的女子,一袭白衣胜雪,犹如身在烟中雾里。美若芙蓉出水,清若姑射仙子。

  “来了?”那女子微微一笑轻声道。这一笑放佛整个竹林中所有的花花草草都黯然失色。

  竹,秀逸有神韵,纤细柔美,长青不败,高风亮节,高尚不俗,她又何尝不是呢。

  李浣眼中闪过一抹愧疚,缓缓抬眼看向那女子。“来了。”

  “我以为我有生之年都要在这里度过了。”似是幽怨却又面色平静。

  “瑾儿…………。”仿佛心中有千言万语,却又难以启齿,李浣一时之间却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似乎感觉到气氛有点尴尬,慕容瑾儿笑着打破僵局,问道。“这位是?”说着指了指李浣身后的顾风岩。

  “顾风岩,不知姑娘是?”顾风岩道。

  “顾公子,小女子复姓慕容,名瑾儿,公子若不嫌弃叫我瑾儿便可。”慕容瑾儿笑着说道。

  “瑾儿姑娘不必见外,叫我风岩便可。”顾风岩抱拳道。

  简单的认识之后,三人进了竹屋,慕容瑾儿给两人沏了茶,笑着说道:“我这里却是没有酒水,只有清茶,还望顾公子不要嫌弃。”

  顾风岩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一股淡淡的清香便沁入心脾,那是一种微苦,清冽的香,许久仍齿颊留香。

  “好茶,不知姑娘这是什么茶,竟是这般香醇清冽。”顾风岩笑问道。

  “茶不算什么名茶,是我自己种的,名作相思茶。”说着看了李浣一眼。“泡茶的水是附近山里甘甜清冽的泉水,没想到顾公子也会喜欢。”

  李浣心中暗自苦笑,他怎么会不知道慕容瑾儿所言何意呢,只是他不知该如何作答罢了。

  “瑾儿,我这次来是……。”李浣看着慕容瑾儿说道。

  不待李浣把话说完,慕容瑾儿抢先道。“你急什么,茶都没品一口,便这般匆忙,难道你不想尝尝我这相思茶究竟是何味道。”

  李浣无奈,只好咽下想说的话安安静静的品茶。

  过了许久,慕容瑾儿才缓缓问道。“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李浣将所有的事情讲了一遍。

  慕容瑾儿眉头皱了起来,对于李浣,她太了解了,包括他的家事,身份,甚至是他想做什么,她都知道,当听到西厂之后,慕容瑾儿明白了,与其说李浣是帮别人找出杀人凶手倒不如说想查明当年杀害李越一家的真凶。

  “你的意思是西厂有可能与大萧王朝的残余势力勾结,以谋取皇位。”慕容瑾儿皱眉道。

  “不错,所以我们必须赶在武林大会结束之前赶到泰岳山,否则若是让他们得逞,后果不堪设想。而夺得武林盟主的有可能不是大萧王朝的残余势力便是西厂的人。”李浣脸色凝重。

  “现在天色已晚,此时怕也是赶不了路,那你们便在这休息一晚,明日在启程吧。”慕容瑾儿建议道。

  两人点头表示同意。

  今夜的星特别明亮,李浣闭上眼却是睡不着,索性起身出了房门独自一人坐在院落里的石桌上喝酒。

  “还没睡?”不知何时,慕容瑾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李浣转头看了她一眼,又别过头去,他不想看她。

  “怎么?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是觉得愧疚吗?”慕容瑾儿语气已经平淡。李浣不语,她说的没错,他是觉得愧对于她。

  “这么多年了,我以为你不会来这里的,可还是让我等到了,就为了你的一句等你,我等了这么久,你难道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慕容瑾儿眼中泪花闪烁。

  她还记得当年他说过的话,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但她仍旧在等,等着那个人会如约而至,只是如今他来了,却不是因为约定。

  李浣还是没有说话,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已。

  “如果,没有这件事,你还是不会来找我吗?是不是你已经忘记了,忘记你曾说的的话。”两行清泪从那绝美容颜上缓缓留下。

  李浣转过头望着那熟悉的面容,熟悉的气息,他的心在滴血,像是被刀绞一般的痛。“瑾儿。”

  “别这么叫我,既然你这么不在乎,你当初又何必对我那么好;既然你这么不在乎,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慕容瑾儿越说越激动。

  “我没有忘,我从未忘过,没有一刻李浣不在想着慕容瑾儿。”李浣深情的望着慕容瑾儿缓缓拥入怀中。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慕容瑾儿哭着问道。

  “家仇未报,何以为家,我只是不想拖累你,不想你跟着我受苦罢了。”李浣感慨道。

  就像他曾经拒绝别的女人所说过的,因为你不是慕容瑾儿,所以,李浣从未忘记,那个自己一直深爱着却又不敢爱的人。

  听到李浣这般说道,慕容瑾儿心中暗自窃喜。“你个坏蛋,还以为你忘了我呢。”说着破涕为笑,粉拳一拳一拳砸向李浣的胸口,多少年了,李浣心中从没像此刻这般暖暖的。

  月光下,相依相偎的两人的身影拉的好长,仿佛又回到了许多年前,那时候两人还是这样紧紧相偎着,那时候,亲人们都在,师傅也在,只是时过境迁,如今一切早已面目全非了。

  长夜漫漫,但对许久未曾重逢的两人来说,这夜竟是如此短暂,短的让人觉得像昙花般眨了眨眼便过去了。

  翌日,三人吃过早饭便起程了。

  “不知现在我们要去那?”路上顾风岩问道。

  “泰岳山。”李浣回道。

  “你不是说还有一人吗?”顾风岩心中奇怪。

  “那人就在泰岳山附近。”

  驾驾驾,马蹄声缓缓消失在竹林间,扬起一片尘土,三人的身影也是越去越远。

  今日已是八月十五,正是武林大会开始的时间,而李浣三人连夜赶路,一路风尘仆仆,直到八月十六才赶到泰岳山下的小镇。

  找了一家客栈随便收拾了一下,几人便牵马向镇子里走去。

  “听说了没有,昨日连云十八堡的少堡主刘正然技压群雄,连战好几人,竟是没输一场。”街道上,一些江湖人士议论的都是关于武林大会的消息。

  “是啊,没想到这刘正然这般厉害,可真是得到了他爹刘成森的真传,一套连云枪使得是出神入化。”一旁有人赞同道。

  “刘正然算什么,青云剑宗的宋千凌才叫厉害呢,他可是无上道人的关门弟子,尽得无上道人青云剑法真传。”

  “据说唐门的唐潇功夫也是不错,一手暗器使得也是鬼神难测。”

  “…………。”

  他们议论的当然是各大门派的高手,李浣没有理会,武林大会要举行好多天,这才第一天,花落谁家还真的说不准。

  当看到不远处的赌坊时,李浣笑了笑,旋即三人进了赌坊。“你说的那人不会是在这里吧。”慕容瑾儿皱眉问道。

  “是啊,江湖第一大盗千面鬼手不在这里还能去哪。”李浣笑着说道,他故意把声音拉的很长,像是怕别人听不到一样,可那些赌徒听到了也没人管什么江湖第一大盗千面鬼手,他们还是该干嘛干嘛,继续赌着。

  只有一人当听到这句话转过了头,那是一个中等身材,偏瘦的年轻人,当看到李浣的身影时他脸色瞬间一变,便向另一个方向跑了出去,那速度快若疾风,转眼已是消失在眼前,不明所以的赌徒们只以为吹了一阵风,转过头没看到人影便又继续开始赌钱。

  “在客栈等我。”话犹在耳,李浣的身影也是冲了出去。

  好厉害的轻功,这人到底是谁,江湖上有此轻功的屈指可数,不禁顾风岩惊讶,慕容瑾儿心中也是一惊,感叹此人轻功厉害。

  两人的身影在小镇上飞来飞去,始终保持在十丈之远,李浣拉不近,那人也拉不远。

  “我说李浣,你是不是有病啊,我没招你没惹你,你又来找我做什么。”正在前面跑得瘦弱年轻人破口大骂道。

  “既然你没招我没惹我,那你跑什么。难不成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李浣在身后笑道。

  “像你这么倒霉的人我可不愿与你为伍,见到你后赌钱就没赢过,你个扫把星。”那人又是骂道。

  “那你接着跑,我倒要看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李浣接着笑道。

  一个时辰后,一处屋檐上,那人气喘吁吁的停下身来。“不跑了,累死我了。”

  李浣此时也是累的满头大汗,喘息道。“怎么,你不能很能跑吗?怎么不跑了。”说着李浣向那人走去。

  “别过来,我先说清楚,我这几年可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我所偷的都是那些宦官权贵,为富不仁的坏人的东西。”那人指着李浣的身影喊道。

  听到这话,李浣哈哈笑了起来。“你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跑也跑不过,打也打不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看到李浣仍旧走了过来,那人也是无计可施,却是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

  “我说,谁要杀你了,老朋友了,找你叙叙旧不可以吗?”李浣缓缓坐在他的身旁。

  那人一脸不信的样子盯着李浣,撇了撇嘴。“叙旧?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爱信不信,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李浣一脸不以为意。

  “真的只是叙旧?”那人又是不相信的试探道。

  “真的只是叙旧。”

  “早说嘛,害我跑那么远。”那人笑着说道。

  “你一句话都没说你就跑,我有什么办法。”李浣无奈的耸耸肩。

  那人闻言,却也是讪讪一笑。

  “我这里有一单生意,怎么样?有兴趣吗?”李浣终于步入正题。

  “看吧,我就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怎么会只是简单的来找我叙旧呢,不怎么样,没兴趣。”看到李浣终于露出狐狸尾巴,那人别过脸去。

  “真的没兴趣?”

  “没兴趣。”

  “你可想好了,那可是大萧王朝留下来的宝藏,既然没兴趣,那我也不打扰了,走咯。”说着李浣便起身准备离去。

  “慢着,你说什么?大萧王朝留下来的宝藏?有多少?”一听到宝藏,那人瞬间两眼放光。

  看到瘦弱男子这般模样,李浣又笑着坐了下来。“有多少我到不知道,但是应该有很多吧。”李浣故意一脸神秘。

  “你没骗我?”那人又警惕道。

  “我怎么可能骗你呢,你要不信,我就去找别人了。”李浣说着又要离去。

  “等等等等,你急什么,我又没说不做,那到手之后怎么分?”那人又问。

  “现在带你总共四个人,当然是每人拿四分之一了。”李浣道。

  “还有两个人?在哪?我怎么没看到。”那人向四周望了望。

  “别看了,人不在这里,你就说做不做吧。”

  “做,干嘛不做,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