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六章 提出合并

浣花岳青 | 发布时间:2021-07-22 | 阅读次数:23152

李浣推他时适才保持清醒,晃了晃脑袋,隐身术?这女子万万想不到隐身术,不但会,并且还如此高超。慕容瑾儿轻轻一笑,低声道:“小女复姓慕容,名瑾儿,孟兄叫我瑾儿便可。”孟非见这女子言谈间话语出众,却是明白她是饱读诗书之人。“天下间会隐身术的本就不多,“这位便是江湖第一大盗千面鬼手孟非。”李浣指了指那瘦弱男子向顾风岩二人介绍道。。...

  当李浣与那瘦弱男子赶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

  “这位便是江湖第一大盗千面鬼手孟非。”李浣指了指那瘦弱男子向顾风岩二人介绍道。

  “这位是在下的一位好朋友顾风岩。”李浣又指了指坐在一旁的顾风岩,孟非望向这人,他自小便在江湖上打滚,什么人一看就可以看穿,却见这人岁数不大,耳鬓太阳穴处微微鼓起,这定是内功练到一定火候才会有的,坐姿深沉,一定是高手。

  当他望向慕容瑾儿时,却是愣住了,直到李浣推他时方才清醒,晃了晃脑袋,幻术?这女子竟会幻术,不仅会,而且还如此高明。

  慕容瑾儿微微一笑,轻声道:“小女复姓慕容,名瑾儿,孟兄叫我瑾儿便可。”孟非见这女子言谈间话语不俗,却也是知道她是饱读诗书之人。

  “天下间会幻术的本就不多,而以幻术成名的更是只有寥寥几人,不知慕容姑娘与飘渺峰黎仙姑有何渊源。”孟非忽然问道。

  慕容瑾儿闻言还未做声,却见一旁的李浣忽然笑着骂道。“孟非,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快点吃饭吧,我们一会还要赶路呢。”

  孟非讪讪一笑,旋即不再多言,李浣将事情的经过与孟非说了一遍,孟非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随着李浣越说,孟非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脸上早已是漆黑一片。

  “我就知道事情不会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但是我不管,我的东西你到时候得给我,至于你要做什么,跟我没关系。”孟非将脸一甩。

  李浣似乎早就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也不在意,笑着道了声好,他知道,如果真的到了危难关头,孟非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吃多饭后,众人便向泰岳山方向赶去。泰岳山素来以险峻陡峭著名,各大山峰之间连绵起伏,怪石嶙峋,突起的峭峰耸入云天,三面环山,在它的东面,却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不多时,众人已是登上山顶,走得近了,便看到那足有三丈高的石碑上刻着泰岳山三个大字,那字矫若惊龙,遒劲有力,深一分则过刚,浅一分则过柔,却是写的恰到好处,而能写出这样字迹之人,不仅需要高超的剑法,更需要深厚的内力,李浣不禁心中赞叹。

  以往罕无人迹的泰岳山巅随着武林大会的举行也变得热闹起来,各大门派中重要人物也都是前来参加这三年一度的武林盛会,毕竟只要武林盟主的令牌在手,便可号令天下群雄。

  此刻的泰岳山人山人海,江湖上各大门派也是各就各位,不多时,首座之上出现一名中年男子,那男子身着一袭青色长袍,身材伟岸,虽说两鬓已有些许苍白,但却精神抖擞,举足抬手间优雅又不失威严,不难看出,这人年轻时定是丰神俊朗的美男子,他流露出的气息便可以看出此人常年处于上位,若是寻常人等,在天下群雄面前,那里会有这般闲庭信步,处变不惊。

  “恭迎陈盟主。”这男子一上台,台下各大门派的江湖人士都是拱手齐声喊道。

  男子看到众人这般,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笑容,此人正是现任盟主天下第一庄庄主陈御风。“陈某何德何能,竟能引得江湖各大豪杰这般抬爱。”男子声音洪亮,抱拳笑道。

  “陈盟主此言差矣,陈盟主武功盖世,文武双全,而天下第一庄的名号在江湖上又是那般响亮,我们自然对陈盟主尊敬至极。”说话的是天罡派的曹金胜,而这曹金胜便是天罡派掌门的徐方林的同门师弟。

  “曹兄所言极是,何况,陈盟主在位期间,率领正道联盟连灭塞北七大恶人帮,帮湘南百姓夺回丢失的赈灾金,黑白两道那个不认为陈盟主行侠仗义。”一旁丐帮的九袋长老封不平也是附和道。

  此次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天罡派和丐帮外还有南阳少林寺,青云剑宗,唐门,连云十八堡几个大门派,当然还有一些不太出名的小门派,只是他们来参加这武林大会的目的更偏向于广交天下好友,为了日后可以将自家门派发扬光大罢了。

  南阳少林寺的空善大师也是点点头。“阿弥陀佛,陈盟主夺回湘南赈灾金到的确是为天下正道联盟做了一件善事。”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陈某多谢众位豪杰抬爱,却是愧不敢当啊。”陈御风拱手笑着说道。

  “既然各大门派都已到齐,趁着这武林盛会,陈某还有一事,此事关系到武林各大门派的生死存亡,却是重要的紧。”陈御风的面色忽然肃穆起来。

  听到这话,在座的众人都是低声议论了起来,心中猜想着究竟是何等大事,竟会让陈盟主这般重视。

  “不知陈盟主所说何事?”青云剑宗的无上道人皱眉道。

  陈御风摆了摆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近来江湖上暗潮汹涌可是发生了许多事情,众多武林豪杰也是不幸惨遭毒手,想必大家都知道吧。”

  见到众人点头,陈御风接着道。“而据我所知,这次事件背后便又幽冥峰北冥神教的身影。”

  话音刚落,又是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北冥神教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北冥神教各大教众杀人如麻,手段残忍,行事乖张,全凭个人喜好,北冥神教教主司徒昊天更是武功高强,性格古怪,何况北冥神教被誉为天下第一邪教,教众众多,教内高手众多,人才济济,江湖中人听到后都是闻风丧胆,唯恐避之不及。

  “陈盟主的意思是?”唐门之主唐烈听到这话脸色也是一变,旋即问道。

  “我得到消息,司徒昊天欲率众教众攻打我们江湖各大门派,但从近几个月来江湖上所发生的大小事便可看出,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若是我们不做准备的话,难免不会落得宗业尽毁的下场。”陈御风一脸凝重。

  “这么大的事,陈盟主为何不早说。”连云十八堡的刘成森正色道。

  “陈某也是刚得到消息。”陈御风笑着回道。

  “若是消息属实,以北冥神教的势力,江湖中各大门派没有一个宗派是他们的对手,那到时我们该如何是好?”天罡派掌门徐方林问道。

  “既然陈盟主能提出来想必已是有了应对之法吧?”青云剑宗的宋千凌说道。

  宋千凌约莫三十来岁,也算是青云剑宗的下一任掌门,一手青云剑法使得精妙至极,在江湖上也是大有名气。

  “宋大侠说的不错,以北冥神教的势力,江湖上几乎没有门派是其对手,而到时候,若是他们大举来攻,然后逐个击破,武林之中怕是在无宁日,定是腥风血雨,而后果如何想必大家都是非常清楚,也不用我多说了吧。”陈御风分析道。

  “陈盟主,有何良计你就赶快说出来吧,此时此刻可是武林各派存亡危难之际,你就不要绕弯子了,赶快说出来罢。”丐帮的封不平着急道。

  陈御风看向众人笑了笑。“当然,既然我们知道北冥神教会逐个击破,那我们便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只有这样才有赢的胜算,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陈盟主所言极是,我们正道联盟与邪派势不两立,此刻,我们应当放下个人成见,一致对外。”南阳少林的方丈空慧大师也是赞同道。

  “只是…………。”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陈御风一时之间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陈盟主但说无妨。”丐帮帮主穆峰道。

  “虽说我们如今已成立正道联盟,但各大门派还是各自执掌,而各大宗派的规矩又各不相同,若是有什么重大事件,难免大家不会商议不到一起。”陈御风面色艰难。

  “那陈盟主的意思是?”在场有人不解道。

  “我觉得陈盟主说的不错,如果我们不能真心的放下成见,坦诚开来,对付北冥神教简直是痴人说梦。”天罡派的曹金胜赞同道。“若是诸位不嫌在下身份低微,曹某倒是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陈御风笑着说道。“曹大侠这是什么话,同为正道联盟,哪有尊卑之分,曹大侠既然有办法,那便讲出来说与大家听听。”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点了点头,示意曹金胜讲。“既然陈盟主都这么说了,那在下也不推辞了,方才陈盟主也说了,虽然我们如今组成了正道联盟,但各大门派只见仍旧还有间隙,还是不能完全的摒除前见,既然这样,那我们何不合并,若是几大门派合并,这些门户之见也会消除,而大家才能更好的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战胜北冥神教,不知诸位意下如何啊。”

  “师弟。”听到这话,天罡派的掌门徐方林也是一惊,急忙怒喝道。

  不仅是徐方林,在座的所有人都是一惊,各大宗派都是祖宗留下来的基业,若是合并,跟拱手让人有何区别。

  “曹金胜,东西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讲。”宋千凌怒斥道。

  “是啊,曹大侠,每个宗派都有他传承的道理,都是开山祖师爷留下来的基业,若是合并的话,恕老衲不能答应,何况我们正道联盟从建立至今也是从未出现过曹大侠所说的门户之见。”少林空慧大师说道。

  “不错,空慧大师所言极是,我青云剑宗传承已久,若是毁在老道手中,怕是到了九泉之下也无脸面见众位祖师爷,老道也不同意合并一事。”无上道人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余众派也纷纷表示不赞同合并一事。

  “是啊,就算合并,那也需要掌门,在座的各位请问谁又有这个能力呢?”唐烈问道,显然,他也是不同意合并一事。

  李浣四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见一旁的孟非骂道:“这陈御风也真是个老狐狸,竟然借北冥神教来犯之名想要将正道联盟合并为一派。”

  “这曹金胜怕早已是被陈御风收买了吧,不然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在这里提出合并之事。”顾风岩道。

  “我们先看看各大门派怎么应对。”李浣不语,他怎么会看不出陈御风的野心。

  却听那曹金胜又道。“唐门主,这是自然,既然合并的话,那当然得选一个有能力有威望,而且武功高强的人来做掌门,只是各大门派人才济济,难不成唐门主怕唐门无人选不上这掌门之位,而又将唐门让了出来,怕日后没有自己的地位。”

  唐烈听到这话冷哼一声,怒道。“曹金胜,你莫要欺人太甚,且不说选什么掌门,关于合并一事,老夫绝对不会答应。”唐烈说着便要动手。

  “真是对不住,我师弟说话失了分寸,还望大家不要见怪。”徐方林一拉曹金胜抱拳向各大门派表示歉意,然后低声怒斥道。“住嘴。”

  “好了,好了,此事可以日后再议,今日是武林大会选举新盟主的日子,大家莫要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看到剑拔弩张的气氛,陈御风急忙出来调解。

  听到这话唐烈冷哼一声转过头去,显然是气得不轻。

  “好了,这件事先不要提了,等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是选举盟主一事。”陈御风说道。

  这件事后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心中都各自想着,很明显,以曹金胜的身份地位若是没有人指使他是不敢说出这样的话的,而此事是陈御风提出来,那必定是陈御风指使的,没想到这陈御风竟然趁着北冥神教来犯之事提出合并这等过分要求。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