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6章 用心良苦

一枚小肉粽 | 发布时间:2021-07-22 | 阅读次数:25223

“母亲,女儿今日吹了风,今儿个个头痛起晚了,让你久等了了。”一见沈云暖,慕如玉便先张口温声细语地解释道。沈云暖面色有些很难看,却迅速就细心体贴地笑着:“那就不很舒服,倒不如改沈云暖面色有些难看,却很快就体贴地笑着:“既然不舒服,不如改日吧?”。...

“母亲,女儿昨日吹了风,今儿个头疼起晚了,让你久等了。”一见沈云暖,慕玲珑便先开口温声细语地解释道。

沈云暖面色有些难看,却很快就体贴地笑着:“既然不舒服,不如改日吧?”

这怎么行?改了,她这半天的戏不就白做了么?

慕玲珑也吃得差不多了,忙放下筷子,乖巧地上前扶着沈云暖:“那怎么行?母亲掌着这么大的尚书府,难得有时间,我怎能耽误?”

说着,便硬是扶着她出了门。

可到了街上,沈云暖给推荐了好几个铺子都被慕玲珑给拒绝了,城东、城西一路边走边看,整个京城都逛了大半儿了,可她却一块料子也没买。

沈云暖又累又饿,渐渐的竟跟不上她的脚步了,不由心生烦躁。

“慕玲珑,这京城都要被你跑完了,你到底选好了没有?”

慕玲珑回头,委屈地看着她:“母亲,这么一小会儿就累了?还是根本就没想要给我买衣服,逗我玩啊?”

沈云暖气得真想撒手不管,可真要空着收回去,老爷那有没法交代,只得强打起精神跟着慕玲珑继续逛。

夜幕四合的时候,慕玲珑才选好两匹缎子,让沈云暖付钱后,慢慢地往回走。可怜出入都坐轿坐车的沈云暖硬生生地走了大半日,这会儿两条腿儿颤得跟风中的浮萍一般。

回了自己院子,慕玲珑也累得不行,这原主的身子太娇气了,压根没法和她以前的体力相比,得多锻炼锻炼啊。

“小姐,水来了。”海笛低头拧了把毛巾,递给累瘫在椅子上的慕玲珑,可她却没接,反而沉下了脸。

“海笛,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谁打的?”

作为尚书府的大小姐,她只有翠儿和海笛两个丫鬟,今儿翠儿跟着她上街了,海笛便留在了院子里。

刚刚回来的时候,海笛的脸还好好,可就打水这么会功夫,这脸就肿了半边,让她如何忍?

“小姐,我、我没事。”海笛没有翠儿活泼,一向沉稳隐忍,自是不会跟她说实话。

慕玲珑板着脸,浑身上下怒气腾腾,却也没有逼她,只是转头看向了门外:“翠儿,你进来!”

一直躲在门外的翠儿磨磨蹭蹭地进了屋,也低着头不敢看她,可声音却哽咽了。

“小、小姐。”

慕玲珑豁然伸手,抬起她的小巴一看,白生生的脸蛋同样肿了半边,不由怒火中烧,咬牙切齿道:“说,谁干的!”

看她气得浑身发抖的样子,翠儿不敢隐瞒,忙哭着道:“刚刚我和海笛去井边打水,说起夫人跟小姐逛街的事儿,不想被三小姐听去了,拦住了奴婢,就、就……”

后面不用说,慕玲珑也猜到了。

“我自己洗,你们下去上点药。”

匆匆洗漱后,慕玲珑又换了件衣服,便叫翠儿抱着今儿买来的两匹布料去了慕汐晴的院子。

一进院门,就见慕汐晴正见什么砸什么地发着火,一群的丫鬟婆子都躲得远远的。

“三妹妹,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啊?你身上还有伤呢,可不能发怒,要不留了疤,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慕玲珑冷笑着,款款而来,一点也没把她浑身的怒火看在眼里。

“你来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一提起脸上的伤,慕汐晴就恨不得扑上来打她,抬眼见着她一脸的春风得意更是怒火中烧。

“好妹妹,别生气,今儿母亲陪我去选了两块好料子,我想着你受了伤,心情不好,便都拿了过来,你也来选一匹去做件新衣裳穿,说不定这心情好了,伤也好了呢!”

慕玲珑一挥手,翠儿便将今天买的两匹上好的绸缎放到了慕汐晴的面前。

可慕汐晴脸色铁青,看着眼前的料子就像是仇人一般,恨得眼睛直冒火,一挥手便仍在了地上。

“谁要你的破料子?拿走,拿走!”

看她如此轻贱自己的一片心意,慕玲珑不怒反笑,亲自弯腰将布料捡起来重新放在了她的面前。

“好妹妹,消消气儿,我知道你看不上这料子,可你如今这般模样,必须得有块好布来遮遮羞不是?要不燕王怎么看得入眼呐?”

“你想把它穿给燕王看?”

慕汐晴突着两眼珠,恶狠狠地瞪着慕玲珑,也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把剪子,疯狂地剪着那上好的绸缎。

“我让你穿,我让你不要脸……”

慕汐晴的疯狂让人不敢直视,慕玲珑却冷笑着挑了眉,然后尖叫了起来。

“三妹妹,你怎么能这样?我想着和你重修旧好,才把爹爹特意嘱咐我买来的布料拿来和你分享的,你怎么能如此轻贱?要是让爹爹知道你如此枉顾我们姐妹情分,他该多伤心啊!”

说来也巧,慕玲珑说这话的时候,慕天笙正好在门口,当下便沉着脸走了进来,一把夺了慕汐晴手里的剪子。

“混账东西,你竟如此好赖不分!”

慕汐晴看着突然出现的慕天笙吓了一跳,理智也回笼了几分,怯怯地看着他:“爹爹……”

瞅着桌上已然成了布条的缎子,慕天笙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勃勃地吼道:“别叫我!”

“爹爹,幸好你来了,三妹妹发怒剪了我的布是小事,我就怕她一个不小心伤着自己。”

说着,她转头,满脸担忧的看向了慕汐晴,“妹妹,那剪子利着呢,你没伤着自己吧?”

她的大度和慕汐晴刚刚的疯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慕天笙看向慕汐晴的眼不由得更利了几分。

“你真是越来越没边儿了,明儿个,拿你自己的例钱给你姐姐买两匹一模一样的料子回来,赔上!还有,不准坐车坐轿,自己走着去!”

这样不懂事儿,将来怎么为他所用?

慕天笙拧紧了眉头,一脸嫌弃地转身走了,只是随风还飘来了一句:“好好跟你姐姐学学!”

慕汐晴也被慕天笙的愤怒给吓着了,愤恨地瞪着慕玲珑,却得来她挑衅地一笑。

“翠儿,咱走,别耽误三小姐凑银子!”

那两匹绸子可是花了三十两银子买来的,慕汐晴每月的例银才十两,就她的花销定然是没有余钱的,可不得还去找沈云暖凑银子吗?

慕汐晴看着她嚣张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却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

第二日傍晚,翠儿一边摆着晚膳,一边兴冲冲地对慕玲珑说道:“小姐,今儿三小姐上街被人挤掉了斗笠,红肿的脸吓着了好些人,现在都传遍了,说她丑陋不堪,还肖想燕王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