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1章 兵王

不来福 | 发布时间:2021-07-22 | 阅读次数:3672

夜色撩人,波澜不惊的夜空中却忽然传遍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引擎的声音震耳欲聋,但波澜不惊的天空中依旧也没看见它的影子。忽然,半空中会出现两个人影。“现在的是国际时间凌晨三点半突然,半空中出现两个人影。。...

夜色撩人,平静的夜空中却突然传开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引擎的声音震耳欲聋,但平静的天空中依然没有看到它的影子。

突然,半空中出现两个人影。

“现在是国际时间凌晨两点半。”一个穿着黑紧身皮衣的高挑女人,对着她身旁与他齐肩的精瘦男人报告着时间。

“就在这里跳吧,去城里太显眼了。”说完,男子背上伞包,准备跳下。

“你等一下,不给我一个离别的吻吗?”女人嘟起红唇,向男子索吻。

男人温柔的看着她说道:“你闭上眼睛,我害羞。”

“哈哈,你还会害羞啊?!好好好!依你!”女人闭上了双眼再次索吻。

良久……

女人睁开眼,看着已经打开降落伞的男子,恼羞成怒地跺跺脚,对着下面喊到:“好啊!陈一刀你好样的!这次滚了就别再回来了!哼!”重重摔门声过后,幻影直升机又再次完全融入了夜空。

骄阳市的郊外的天空中,一轮圆月挂在夜空中,一个男人披星戴月,从天而降,宛如神人,只是落地不太尽如人意。

一个十米高的白桦树好巧不巧挂住了男人身上的降落伞。

男人拿出一柄红的发亮的尼泊尔,朝着背后轻轻一划,四根安全绳尽数断开,而且切口整齐无比。

从十米的高空落下,男人双腿重重的蹬在地面上,稳稳站住。手臂上如玉般光滑紧实的肌肉,在月光的映射下显示出别样的美感,一寸长的头发,根根屹立,漆黑如墨。军绿色的迷彩裤子,黑色的紧身t恤,牛皮军靴。

第二天日上三竿,骄阳市某宾馆。男人裸身从浴室走了出来,疤痕布满了他的身体,只有两臂的皮肤平滑的女人都嫉妒。

这个男人名叫陈锋。

他是被人贩子拐卖的孩子,后来被陈老头子所救,之后便一直抚养他。

陈锋从五岁开始就被陈老头子逼着练功,也正因为有着老头给他打的好底子,十八岁当兵以后,陈锋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成为了一名特种兵。之后又在世界战场上拼杀了六年,屡立奇功,成为名副其实的兵王。

然而,此时此刻, 陈锋正在这个小城市的小宾馆里用手中尼泊尔刮着他的胡子。

收拾完,他来到一座叫全球通的豪华大型商场,刚从中东回国,手里没有现金,还要先到银行取些钱。

找到这里,便进了一家写着华丰银行的受理处,里面五个窗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三个提款机写着暂时停运。

无奈,陈锋只好也站到队伍后面,他已经很久没有排过队了。

看着前面移动缓慢的人群,这里基本都是有钱的富商,不少人都是无事瞎咨询,还有在埋怨小姑娘不给他好好服务,非要要人家的电话号码的,让人家晚上给他服务。

陈锋漠然地看着这些不守规矩的“上流人”。

排在陈锋前面的一个肥婆回头打量了一下穿着朴素的他,满脸嘲讽着:“现在的年轻人啊,穷还没耐性,卡里没几千块,还来全球通丢人现眼!”

陈锋没有搭理这个肥的只剩肚子的丑女,而是同样打量起面前这个乡下暴发户,肥婆挎着一只限量提包,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甚至身上的紫红色长裙上都缠着些许金丝。

不禁微笑道:“这位太太,请问您怀孕几个月了呀?”

肥婆气的说不出话,周围的人都努力憋着笑。气急败坏的老富婆一下自己的提包挂到了陈锋手上,对着周围大喊:“抢劫了!抢劫了!”

“别动!抢劫!”突然一伙穿着黑衣服带着头套的男人,有三个人手里拿着霰弹枪,还有一个老大模样的男人拿着一把左轮手枪。刚才第一个进来的一号劫匪有些摸不着头脑,心里想着,我们还没进来,这肥婆怎么就开始喊抢劫了。

人群变得骚乱起来。

砰!砰!砰!

三声枪响,劫匪老大朝天连开三枪后又用枪指着众人:“都蹲下!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劫匪说完,没一个人动手拿钱,反倒是一个刚才调戏小姑娘的中年男子突然站起来指着劫匪说:“这里可是全球通,一会儿就会有一群警察过来抓你的!”

砰!一声。男子应声倒地。

“放心吧,不用你们操心,现在全球通的电子系统都暂时停止运行了。没有个把小时,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女士们,先生们,放心拿出你们的钱,为我的公益事业做点贡献吧。”说完,他对眼前人质绅士而诡异地鞠了一躬。

看着躺在地上冰冷的尸体,这些贪生怕死的富人纷纷拿出自己手表,手机,现金,首饰。

陈锋身上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就蹲坐在那儿,看着旁边的肥婆,解着身上的首饰。

陈锋灵机一动,对着一号劫匪招招手,说道:“嘿!兄弟,我这包特别值钱,你拿去。”

劫匪用枪指着陈锋,伸手拿过限量包包,不错,可以送给自己女朋友,劫匪对陈锋笑了笑说:“嘿嘿!小子,你很上道,我给你留条裤子。”

老富婆恶意的瞟了陈锋一眼,而他又不嫌事大的把那个一号劫匪招呼过来。

小声跟他说:“兄弟,你看见我旁边这个富婆了吧。”一号劫匪点点头,陈锋又说道:“她老有钱了,裙子都是金丝做的……”

没等陈锋把话说完,两眼放光的一号劫匪已经开始撕扯起来。

“流氓啊!劫完钱还要劫色吗?!!”富婆杀猪般地叫着。

一号劫匪看的有点恶心了,拿枪指着老富婆的头:“谁劫你色,把你的裙子脱下来!快!不然一枪打死你!”

老富婆立刻没了刚才的泼辣,哭着脱下裙子,露出肥胖的身躯。

……

打劫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劫匪们榨干了这群富人的每一丝金钱,,除了陈锋大部分人都半裸着,匪首时不时地用对讲机跟外面的接应通着话。

“好了,差不多了。”匪首对手下说道。

陈锋松了一口气,他没有义务帮这些富人,他很了解,这点钱对富人们不值一提,何况国内不比国外,这些事情有警察去解决。

可惜,匪首下一秒做出了一个他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他举起手对手下摆了个动手的手势,三个小弟举起霰弹枪准备开火,匪首也举起了左轮手枪指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富人的脑袋。

陈锋叹了口气,一道红光闪过,劫匪们扣下扳机,然而,并没有发出枪响。劫匪们的手上都传来一阵刺痛,他们同时看向自己的手,扣动扳机的食指掉在了地上。

啊——

劫匪们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陈锋慢慢站起来:“抢钱就足够了,竟然还想杀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