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第3章 老头子的麻烦

不来福 | 发布时间:2021-07-22 | 阅读次数:24768

陈锋在服装店换了一身挺拨的西装,重新整理了一下仪容,俊郎的外表在他强悍的气场衬托出下看起来分外有男人味。一旁的几个服务员盯着镜子前的陈锋,看直了眼。“先生,您还不满意吗?一旁的几个服务员盯着镜子前的陈锋,看直了眼。。...

陈锋在服装店换了一身挺拔的西装,整理了一下仪容,俊郎的外表在他强大的气场衬托下显得格外有男人味。

一旁的几个服务员盯着镜子前的陈锋,看直了眼。

“先生,您还满意吗?”

“很不错,就这件了!”

“西装加衬衣是5399,鞋子是1899。请问您是手机,现金,还是刷卡呢?”

“现金。”陈锋从迷彩裤口袋里掏出一沓钱给了服务员。

“请稍等,给您找钱。”

陈锋想要看看太阳的高度判断下时间,却正好被全球通的摩天大楼挡住了。陈锋一拍脑袋,这也不是荒郊野外更不是战场,看了看店里的时钟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先生找您的钱,还有您的换下来衣服。这是店里的白金会员卡,请您收好。”

陈锋从小服务员手里接过钱和会员卡,温热的大手一不小心碰到了小姑娘的娇嫩的小手,小姑娘立刻羞红了脸。陈锋看着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打趣道:“真对不起啊,妹妹!我手太烫,你没烫伤吧?”

服务员脸红的快要冒烟了,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陈锋,双手向前递过衣服:“先生,您的衣服!请慢走!”没听到回应,小姑娘又试探性的问到:“先生?”

而陈锋已经走远了:“那旧衣服,你帮我处理掉吧!嫌脏就扔了!”

陈锋走远后,几个服务员开始哄抢小姑娘手里的衣服,小姑娘死死地抱住:“这是我的!”

陈锋这次回到这里就不打算走了,他要回去看看自己亲人们的现况,褪去特种兵的外衣做一个普通人。在他童年的记忆中,那个天天拿着竹鞭督促他练功的陈老头子,整天跟在牵着只小狼狗自己屁股后面的小跟屁虫,还有,还有……直到今天,人算不如天算,他千辛万苦从最后的任务里活了下来,终于又回到了这个城市。

“我终于又回来了,陈爷爷!你还好吗?”陈锋自言自语到。

打了个的士,陈锋很快穿越了半个城市,来到了市北的郊区的一处小乡村。朴实无华的一片片平方连接在一起,两户人家之间也仅有一墙之隔。

陈锋下车从两个男人面前走过,两个陌生男人手臂上都有纹身而且面露凶光,挡在去村里的一条要道中间。两个男人上前试图去阻拦陈锋,陈锋猛地一瞪他们,两人乖乖的退了回去。

陈锋走后,两人点着烟,抽了几口。

“哥,那人看着不简单啊!”

“嗯,像个练家子,两眼杀气纵横,不好惹,说不定比前天那个老头还厉害。咱就是拿钱给人办事的,不能别把自己搭进去。”

两个陌生男人抽根烟的功夫,陈锋已经走到一户简易的民居前,一个低矮的小平房有着大大的院子。

“陈爷爷!我陈锋回来了!”

嘭!嘭!

陈锋用力敲打着木门。

“你们快走吧,我们不卖!”木门开了一个小缝隙,里面一个扎着单马尾的漂亮女孩臭着脸对外面说到。等她看清外面的人以后,神情又变为了惊喜。

“锋哥?你怎么回来了?!”小女孩打开门扑向陈锋。

陈锋宠溺地揉揉女孩的头,说道:“都长这么高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突然,女孩开始委屈的哭了起来,“你快去看看爷爷吧,呜呜,前天有一大帮人来抢东西,陈爷爷被人打伤了,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陈锋闻言大踏步走进里屋。

“陈爷爷!你怎么了?”

床榻上,一个面色苍白的老人静静地躺着,一条腿用木板固定高高吊起,如果不是嘴里还有些微微的呼气声,恐怕都被人当成是死人了。

陈锋看着床上正熟睡的老人,在他眼里,陈爷爷和他记忆中的意气风发完全相反,佝偻的身躯像是缩水了一样,满面的皱纹如道道深壑,头发不再是以前的那样根根坚的挺,而是贴在头上。

不大的屋里还有不少人,桌子上坐着几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看着都是这附近的几个乡邻。桌子上放着几个烟袋,都没点着。老人床边,一个中年妇女给老人用热毛巾擦着手。他们都被突然闯进来的陈锋吓了一跳,觉得这男人既陌生又熟悉。

桌子上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先认出了陈锋,惊喜的说道:“这不是小锋吗。”

陈锋含着热泪的双眼回头看看桌子上的汉子答道:“哎!李叔,好久不见。谢谢乡亲们照顾我爷了。怎么不见我我二伯他们?”屋里的人,陈锋大都熟悉,村里哪家出事儿,大家都会凑一起照顾。

众人这才把这个高大的男人与以前在在村子里练功的小屁孩的身影重合到一起。

给老人擦手的妇女,一脸愁容的说道:“快别提那几个人了,了!那家伙看见前天一群人在这儿堵着你家门,立马就溜了,到今天都没出来。不像爷们儿!村里哪个人没受过陈爷爷照顾,现在好了,碰上点事儿,不只你二伯,半个村的人都躲这你家,这是白眼狼!”

“真是谢谢你了李婶儿!”患难见真情,假仁义待在身边也是祸害。半跪在床边,陈锋慢慢呼唤了一声:“老头子!你还没死吧!”

老人慢慢睁开眼,看清床边的男人,突然猛地坐起来,一拳锤在陈锋头上。陈锋看着打过来的拳头,本来很简单就能躲开,他却反而低了低头迎了上去。一拳砸上,陈锋头都有些晕了,都这样了还能有这么大手劲,陈锋心里反而有些安慰。

“臭小子!谁让你回来的!是不是在外面犯事儿了?!”陈老头子这会完全不像个半步踏进棺材板的老人,倒像头老狮子。

陈锋收起眼泪,应声答道:“陈爷爷!我不回来还不知道你会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儿?!看看你这腿!”说着陈锋装着幸灾乐祸的样子,轻轻敲了敲陈爷爷的的腿。老头子一阵生疼,咧着嘴骂道:“斯!!!小混蛋,你等着!看我下床拿拐杖打死你!”

床边的妇女赶快拦住要解开陈爷爷腿上吊带,把他按回床上,捂上被子。

“陈爷爷哎,注意身体啊!你再出点事儿还不是我们照顾!赶紧给我躺好!”妇女义正言辞的说道。

看着妇女一脸不容置疑的神情,陈爷爷慢慢收起性子,严肃的对陈锋说道:“这次是我大意了,来的人不好惹,你可千万不要冲动!他们就是冲咱家的玉弥勒来了。哎!”

陈锋想起陈老头子在他小时候给他看过的精美的玉佛,老头子给他讲过,那是他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外传。以前陈锋没当回事,现在想来,那可能还真是个宝贝。

正在爷俩说着话的时候,门外又传来到了骚乱声。小女孩从外面跑了回来,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咳咳咳!”女孩说的太急,把自己给抢到了。

陈锋拍拍她的背,问道:“樱子,什么不好了?慢慢说,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女孩眼眸中含着泪水,带着哭腔说道:“前天打伤爷爷的那伙人又来了!还开着挖掘机,已经开到门口了!怎么办啊?!”

陈锋搂住哭成泪人的少女,安慰道:“樱子别怕,哥回来了。有大哥在,没人敢再碰你们,就算天塌下来,也有大哥给你扛着。”少女的泪水慢慢停了下来,依靠在陈锋的胸膛里感受着陈锋带来的安全感,轻轻的抽噎着。

砰的一声!

大门被大锤砸开,门外走进一个两米高的汉子,手里拿着一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大铁锤。

“陈老头!把玉弥勒交出来!要不然!今天就把你这破房子给你拆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