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明时逍遥客

作者:何止是郁闷 | 玄幻奇幻 | 围观:20781

收藏

  一同跟着御风云走入武侠的世界 明时消遥客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是夜,微风轻抚,河提岸边杨柳垂动,自成祖迁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护城河却未见消瘦,依稀可见当年的盛况,岸边偶尔几处灯光,似有几户人家,细细想来,昔日皇家重地也就成了故人郊游之所在了。护城河一直延伸到最里,借着夜色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任谁都知这是禁地皇家陵园。有问者太祖真的葬于此地还是惠帝惨死于皇陵的槐树下,这已不得而知。月明有色,明亮的皎洁,若是有人想在此时作奸犯科,实非明智的选择,却怎知世事无常,偏偏有九个黑衣蒙面的人站在了皇陵的入口。自迁都后皇陵便不复当年盛况,戒备松弛了不少,不过这似乎并不是这些黑衣人选择这么一个不合常理的夜里动手的原因,虽有夜色庇护,但黑色还是在月光下清晰可见,微风又起,拂下一片落叶,只是这风并非物动,而是人动,只见这九人互传手语,一个飞身便进了皇陵,只留下一片还未飘落的叶。。

最新章节
第一卷九剑传说第一章九剑入龙脉 >>更新时间:2021-04-05

第一卷九剑传说第一章九剑入龙脉
  建议仿古例所铸神剑以镇邪物叛乱之物,太祖听其言,行其事。未几,太祖享年于应天皇宫,传皇位于皇太孙朱允炆,因撤藩不适当,被其四叔朱棣篡权了皇位,是为成祖。成祖好武功,对太祖遗留下的这九把神剑深受有佳,却苦无江湖人士对他谋逆的微词,为避免出现在起纷是夜,微风轻抚,河提岸边杨柳垂动,自成祖迁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护城河却未见消瘦,依稀可见当年的盛况,岸边偶尔几处灯光,似有几户人家,细细想来,昔日皇家重地也就成了故人郊游之所在了。护城河一直延伸到最里,借着夜色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任谁都知这是禁地皇家陵园。有问者太祖真的葬于此地还是惠帝惨死于皇陵的槐树下,这已不得而知。月明有色,明亮的皎洁,若是有人想在此时作奸犯科,实非明智的选择,却怎知世事无常,偏偏有九个黑衣蒙面的人站在了皇陵的入口。自迁都后皇陵便不复当年盛况,戒备松弛了不少,不过这似乎并不是这些黑衣人选择这么一个不合常理的夜里动手的原因,虽有夜色庇护,但黑色还是在月光下清晰可见,微风又起,拂下一片落叶,只是这风并非物动,而是人动,只见这九人互传手语,一个飞身便进了皇陵,只留下一片还未飘落的叶。。...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风行云还是来到了客栈,不过已经晌午了,大老远就看到龙家兄弟在那招手,想必楚若玲跟他俩事先打过招呼。龙钰上前来道“风兄弟,我等你等得可真苦,早上打点了一下刚休息没一会,楚姑娘就命我在此候着你,你不知我好几天都没睡个安稳。。。”风行云听得无趣便打断了他的说话“老哥别嚷嚷了,我就猜着她来办案非得劳烦你们哥俩,也不打紧,正好把好东西给你”左右环顾“你看这是什么”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本书,上写“百花宝录”,龙钰一看此书,便是一阵心惊肉跳,几日来的劳累顷刻烟消云散,“你从哪弄的?”龙钰此时已憋红了脸,风行云也是附其耳上轻轻低语相告,“有插画的,回去慢慢看”,哪知龙钰猴急就想在此翻阅一番,风行云赶紧阻止,这时龙锌向这走来,龙钰便把书藏在了怀里。。。

      此地环境优雅,隔江望湖,登高一眼收进无尽秋色,唯独多了一份寒秋的悲凉,听此人之言,想必是对自己心爱的姑娘表达爱意,无奈结果不好,有过泪,有过恨,而且对他俩的今后也不看好,不过可惜啊,风行云心里倒是这么想“此人可真煞风景,搁着我没吃饭呢,说什么相思细雨,大白天呢,高高的太阳在那挂着呢”心里这般想着便寻这小词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五人一同前来的那个英俊少年,王邵鹏王公子,说来这王公子有些不同,虽然他在六扇门任职,但说到底原先是锦衣卫的人,无奈身体从小患病,不能习武,锦衣卫留不下他,便遣他来到六扇门当差,靠着聪明的脑子,破了不少奇案,在江湖上也逐渐有了名号,不过要说他最轰动的一件事,却不是在破案上,而是一段风流纠葛,当年他与楚若玲曾一起合作过,那时一个判断分析,一个追捕执行,配合的天衣无缝,这王公子便对楚若玲渐生爱慕之情,并把她当做知己看待,多次表达相交之意,怎奈这天下第一女神捕心不在此,便婉言谢绝了,这小哥于是乎悲痛欲绝,恰逢上边为他俩庆功,晚宴上,王公子喝的大醉,竟借胆调戏楚若玲,后来。。。此事在江湖广为流传,却多了许多下文。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风行云跟随几个便去了楼上,他不是第一次来这,自然对此地甚熟,刚要就做入席,就闻一人凄言“相思细雨青丝长,泪也淌,恨也淌,未到秋时满惆怅,可怜人儿已断肠,望前路,前路暗茫茫。。。”

      这倒是风行云第一次见他,虽然听了这酸酸的小诗心中不爽快,但见到这王公子本人那还真是又有另一番评价“面无枯黄气轩昂,身长八丈智无双”,好一个英俊少年,想来不应该啊,这么一个翩翩少年,江湖上又有名气,完全配得上她楚若玲啊,而且他对楚若玲的印象那就是“食色者,好美男,淑女其外,风骚如里,要不然也不会偷看自己洗澡(其实他一直误会楚若玲偷看他洗澡到现在)”心里还着实替他觉得不值。

      “我说我不去”

      五人行至一所客栈前,楚若玲道“海师兄,我等连夜赶路,多有劳累,不如就在此安顿吧”海江源仰看客栈“有福来客楼”原是三层,一二层客栈,多为行人打尖住店,三层为酒楼,贵客宴宾之处,此处环境优雅,隔江望胡,确实一个不错的住处,看罢“好,就在此处吧,龙钰你去打点一下”一旁的小二看到此赶紧过儿招呼,“几位官爷楼上请”一行人便进了酒楼,龙钰在一旁交代小二行李马匹之事,其他人各自回房,却看到楚若玲一人匆匆换了匹客栈的马向东奔去,心中虽多有疑问,连饭都没吃,刚坐下就走,何事如此之急,却也不敢多问,抬头刚要回房,不经意发现王邵鹏王公子的一脸忧郁,眼神伤感担忧,如同一阵风,飘向了楚若玲所走的方向。

      风行云绕过龙钰去跟龙锌接话“龙大哥,别来无恙啊,看你红光阳面,发肤自然,近来功力增进不少啊”龙锌被说乐了“哪里哪里”两人寒暄进了客栈,“海统领跟楚姑娘去办公务了,她说你要来,让我等在此候着,我命人备了一桌酒菜,兄弟不是外人,我就明言直说了,这次办案虽说不大,但江湖跟朝廷还是有隔阂,自然还得靠兄弟的帮忙啊,您与楚姑娘交情甚好,方才她去找你,想来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待会咱去楼上边喝边聊。”风行云何等人物,一下听出了话里的端藐,看来龙家兄弟对皇陵被盗案还不曾了解。

      风行云跟随楚若玲来到了天字一号房,“海当家,人我带来”“嗯,进来吧”。入门便是一股烟味,风行云看到座椅上有个黑脸彪形大汉正在那把玩手里的烟斗,他正是海江源,说其他来,有来头,六扇门三大统领之一,一般坐到统领这位子上,也就很少出来办案了,除非大案,这不,皇陵被盗,他就来了,风行云却不敢怠慢,谦恭有礼,抱拳作揖,谁知这海统领连眼都没抬就问,“你就是风行云”,一直看着他那手里的烟斗,是不是还来上一口,与他彪形大汉不配的是他说话竟也能柔声细语,风行云依旧谦卑“在下正是”毕竟他是朝廷中人,其实他也听说了一些关于这黑钟馗的一些事迹,办案公正,为人正直。

      早上的街市便开始有熙熙攘攘的人群了,路边小摊几人闲谈之余吃着早点,一书生小哥模样的人问“听说皇陵被盗了,不知是真是假?”“假的吧,皇陵戒备森严,岂能说盗就盗”“是咱们这应天皇陵,听说丢了宝物,连京城的皇上都惊动了”“那更不可能了,这皇陵之前不知被耗子(盗墓人)翻了几翻了,哪个不是空手而归,都说根本就没有宝贝,再说就算有宝贝,那戒备能这么松散嘛?”“说的也对啊。。”小店店主本想插嘴,可看到骑着高头大马的几位官爷赶路而来快到跟前了,就忙说道“别说了,别说了,来官人了,小心被抓”众人抬头望去,又迅速低头各吃各的。话说这几位官爷来头可就大了,男女共五人,领头的一彪形大汉,身材魁梧,一身官服穿在身上,黑面络腮胡,就像活钟馗,遂有外号黑钟馗,姓海名江源,刚正不阿,判案公正,看起官服纹饰,想来官职不低,左右两位并排骑马,略后于海江源,长相颇为相似,看来是一对兄弟,左边是哥哥,姓龙名锌,右边弟弟,名叫龙钰,哥俩在江湖上有金双龙的名号;最后一位骑马的似一位翩翩少年,英俊不凡,气质优雅,姓王,名邵鹏,时人称他为王公子。中间一位,眉目似笑传情,容颜不怒自威,英姿飒爽断奇案,巾帼何须让须眉,官服披在身,敢号神捕天下一,这就是天下第一女神捕,楚若玲。五马先后相依,只楚若玲的在中间而已。

      海江源终于抬起了头,“该说的,楚捕头都跟你说了,但有一点要强调,此事千万不可外传,如何行事我也日后安排,若能早日破案,你那金牌我还是会给你的。”说的明白,可风行云却听得糊涂了,什么金牌?又不敢问,猜着定是楚若玲捣的鬼,便答“在下明白”,便退了出去,临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楚若玲,她到也自在,看着他的眼神,脸不红,心不跳。

      天初放亮,略带初秋的清凉,前方是郊外的树林,越鸟飞鸣,百禽欢歌,却又使初秋的早上不是那么清凉,一阵马蹄声起,楚若玲策马而来,树林越往深处树越发茂盛,她在一棵老树前停了下来,下马之后,仔细看这棵树,足足有四人环抱之粗,往上看去,竟有一座房子在树枝交会之处,“喂,下来吧”语气有些紧张,紧绷几个月的脸终于露出期待的笑容,“喂,你快下来吧”,她又大声喊了一遍,依然没有动静,除了惊起一阵鸟鸣之外,“你再不下来我就上去了”开始有些着急了,心中担忧,他不会没来吧?“别介,你那么肥,树屋塌了怎么办”,听到长久以来令她魂牵梦绕的声音,手里的剑几乎有些抖动,眼神放光恨不得马上见到他,片刻过去了,没有任何声音,她也没有回话,稍作调息,又回到了人前那个冷艳的女神捕模样,但内心还是激动,终于耐不住问“怎么还没下来”“我又没说下去”,树屋里的那人回答“我说下去了吗?”话语之间有些轻浮,有些挑逗,楚若玲没好气,几步飞蹬便上了树屋,这树屋虽小,却别样精致,看来是费了主人不少的精力,楚若玲寻们而入,只见屋内一张桌,桌上茶具俱全,厨具多样,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位男子,上身赤裸,下身裹着被子,正在那呼呼大睡,“风行云,你不知道我来了吗,居然。。。”一时语塞,竟不知说什么好,那个叫风行云的男子并未起身,眼睛也没睁开问道“居然怎样?我告诉你啊,别动手动脚的,女人家家的喜欢动手动脚成何体统”看来风行云很了解楚若玲,想那时他俩初见面就大打出手,而后每次见面便是一语不合,虽然多是风行云挑衅似得说话,楚若玲便对他一顿拳脚。不过这次楚若玲并没有动拳脚的意思,直接手搓飞镖,她的成名绝技“若飞翎”,以腕力向他射去,这下,风行云可慌了手脚,没想到她来这手,要知道这若飞翎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况且距离太近,眼看逼近眼前,不过风行云轻功了得,飞身躲了过去,好在有惊无险,片刻安下神来,便朝楚若玲喊道“你干什么,会出人命的”“哼,活该,我要是灌上内力,你早见阎王了”“呵呵”风行云无奈的苦笑了两声,然后满脸堆笑讨好似得“玲姐慈悲啊,小弟多有得罪”遂两手抱拳,下体衣被便随之滑去,竟是赤裸,这楚若玲哪受得了这份大礼“你。。。。!快些穿上衣服”慌乱中扭头出了树屋,只是面颊多了些红晕,随后屋里传出声音“以前又不是没见过,大惊小怪的”

      酒散之后,龙钰给风行云开了间客房,风行云进了房间,“这王小哥也真有意思,想想要我转告的都是些什么话啊,敬请楚姑娘原谅,后死而无憾,就跟赴刑场一般,不过这家伙酒量真差,酒品更差,这才几杯,差点吐我身上,算来这时辰,海统领跟楚若玲回来还早着呢,先睡会解解酒”一觉入梦,他倒是真睡得安心。

      龙锌经验老道,给他俩引见,“王公子快快入座,我来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风中行走云中现的九王爷,风行云少侠”,王公子这才注意到风行云,抱拳作揖“久仰”,风行云也不在意,起身还礼“久闻王公子大名,请”“请”

      几位各个入座,原只有四人而已,龙家兄弟,王公子还有风行云,龙钰心中想着那本“百花宝录”,无心思在酒桌之上,风行云真个不客气,自顾自的喝着,王公子望着窗外湖光美景,也全然无趣,一时间酒桌之上倒是尴尬不少,龙锌有意说些话题,便扯到了案子上,“我等此次前来办案是为了应天知府贪污一案,自太祖以来,朝廷便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今朝也不例外,但因证据不足,倒不是拿不下他,皇上怕寒了众臣之心,是必要依法严查,让我等搜罗证物,经初步查探,应该与当地的一大江湖势力漕帮有关。”说来倒真有这么个事,风行云心中想起前些日子应天知府孙正兴被革职收监一事。龙钰搭话“皇上这次还真给那家伙面子,竟出动了六扇门里几位当家的,说来王公子终于还是跟楚姑娘又合作了,呵呵”。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龙钰也就这么一说,王公子却已经把目光从窗口转到龙钰的脸上了,那眼神,很是可怕,这王邵鹏自上次酒后出丑后,便不再与楚若玲合作了,自然是因为羞怯,也忌讳他人说这事,甚至当年你跟他提起楚若玲这个名字,他都急眼。龙锌看在眼里,忙岔开话题“此事既然与江湖有关,还请风兄弟多帮衬,朝廷这边有海统领跟楚。。。王公子”龙锌说到楚忙改口,生怕这小王公子在生出什么事端。

      “爱来不来!”

      风行云正酣睡之际,突然耳边惊起一声“看镖”,声未落,人已起,风行云单手扶床,一手护在胸前,“哼,胆子还是那么小”这轻蔑之语自然出自楚若玲,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风行云一看是她,怒言“你就不能正经点,你不把你当女人,我还把你当女人呢”“怎么样,想打不成?”“我懒得理你,好男不跟女斗”,“别贫了,随我去见海统领”谁知这风行云偏爱跟楚若玲较劲,竟又翻身上了床,楚若玲那个气“若飞翎-------》》》》”

      是夜,微风轻抚,河提岸边杨柳垂动,自成祖迁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护城河却未见消瘦,依稀可见当年的盛况,岸边偶尔几处灯光,似有几户人家,细细想来,昔日皇家重地也就成了故人郊游之所在了。护城河一直延伸到最里,借着夜色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任谁都知这是禁地皇家陵园。有问者太祖真的葬于此地还是惠帝惨死于皇陵的槐树下,这已不得而知。月明有色,明亮的皎洁,若是有人想在此时作奸犯科,实非明智的选择,却怎知世事无常,偏偏有九个黑衣蒙面的人站在了皇陵的入口。自迁都后皇陵便不复当年盛况,戒备松弛了不少,不过这似乎并不是这些黑衣人选择这么一个不合常理的夜里动手的原因,虽有夜色庇护,但黑色还是在月光下清晰可见,微风又起,拂下一片落叶,只是这风并非物动,而是人动,只见这九人互传手语,一个飞身便进了皇陵,只留下一片还未飘落的叶。


逍遥客报价和图片  自由神医逍遥客  逍遥客是什么意思  逍遥客歌曲  逍遥客歌词  逍遥客汽车  逍遥客 小老虎  人间逍遥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