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日落无名志

作者:吾不器 | 玄幻奇幻 | 围观:27361

收藏

  崇祯十二年,锦州城破之际,攻城大将祖大寿仅五月大的五子被带离锦州。机缘凑巧之下,与爬涉在林海雪原的一神秘的老人和一的美丽少女再次相遇。进而全面展开了一段温情而又波澜壮阔江湖传奇。提剑横行无忌,斩尽天下愤懑,明末清初乱世,惟有屠夫扬名天下。林泽渲,一剑飞花,斩出“我之所以爱将军,是因我起自东陲,只知军旅之事,至于养民驻兵之道,实所不知。山川地势状况,也多未识。若将军能倾心从我,战争之事,我自任之;运筹决胜,惟将军指示。修戚与共,富贵同享。此朕之愿也”。守城大将祖大寿缓缓地坐在书桌旁,再次拿出皇太极送与他的劝降书,默声不语。站在他身前的魁梧军汉知道,做最后决定的时间已经来了。。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折枝看见师父的笑容,急切问道:“师父,他是不是又活过来了?“

      “我找你来是有求与你,这次我不得已再次降清,皇太极也许会诛我全家性命,我其他几个儿子也都大了,为国捐躯我不遗憾,可我放不下我这刚九个月大的五子,他母亲生他未久,便病饿而死,我对他亏欠太多。“说着祖大寿起身向吴梓琅叩首而跪:“我祖大寿恳求吴将军将吾幼儿连夜带离锦州,寻一可靠人家,保全我祖家血脉。“

      吴梓琅接过裹布,看向祖大寿,郑重说道:“经此一别,末将与将军可能再无重见之日,不过请放心,五公子绝不会有任何闪失,我打算将他带去山西五老峰,寻我五峰派的大师兄和光道人,和他一起将这一手虎头刀尽数相传,二十年后五公子定是杀建奴护家国的好汉!“

      “哦,呵呵,这倒是,你跟着我已经半年了。不过这半年来你武艺有所成,而心境一点儿也没变呐。“

      祖大寿感激的点了点头,呼来抱着五子的家丁。这是一个瘦弱的婴儿,脖子上挂着条兽形玉佩,红色的裹布与蜡黄的脸儿形成鲜明的对比。祖大寿将婴儿缓缓送入吴梓琅的手中,说道:“这玉佩是我祖家族印,断尾豹,背面刻着我儿的名字,泽渲。“

      他盯着吴梓琅,沉声道:“我自二十五岁武艺初成,便跟随袁督师征战沙场,保境安民,杀的建奴也是不计其数。十年前事态危急,情不得已,诈降了他皇太极,可那也只是诈降啊。我又如何甘心屈膝外族。如今的情况你也看见了,锦州城内整一个修罗地狱,吃完战马吃百姓,我不降又能如何?还是给城内百姓留一条生路吧,皇太极已许诺我,善待这些百姓。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也不用再说,想必锦州城中众将,除了你虎头十三刀吴将军,已无人欲战。这仗,是在太惨了。你也知道,早前洪督师松山兵败被俘,十数万大军土崩瓦解,辽东已无可战之兵。“

      “那师父,我们现在去哪?直接回山上去?“折枝连忙将孩子裹进胸口,用棉衣包住,紧紧追上她师父,同时发问道。

      皑皑白雪,覆盖着广阔的关外大地,阳光照射下,如锥子一般,刺人双眼。整洁平整的雪地上,出现一大一小两双脚印,延伸向远方。一位瘦弱的老人,一个清秀的姑娘。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在这一望无尽的茫茫雪原中。灰白的粗布长袍挂在老人身上显得十分肥大,一把泛着青光的铁剑,悬在他的腰间。让人惊奇他竟然穿着如此单薄穿梭与北国的极寒低温中,也没有冻得瑟瑟发抖。再看向那位姑娘,素色的棉袄,掩不住纤柔的身材,看上去犹如白雪般洁净,再将目光转向她的面容,却让人不禁想起梅花。梅花傲骨,迎风而立。在这姑娘精致的五官中,似乎也透着几分坚毅与不屈。

      何可纲被祖大寿一招治住,心知行刺彻底失败,狰狞的面孔配上伤疤,甚是吓人,喉咙咕噜咕噜咳出一口血后,愤怒地向祖大寿吼去:“祖大寿,你不配拥有这一身功夫,居然情愿替****建奴卖命,以你的武功,刚才若是要杀皇太极绝无失败的道理。“祖大寿并未看他,只是低头说道:“你这样只会害死这全城百姓,害死所有将士的全家性命。“

      “回山上太远,长白山脚下也有一些村落,我们先去那寄宿两日,把这小娃治好,我们再上山。“

      月光皎皎,一道寂寥的身影静静地落下城墙,奔向无边的夜色中。

      老头见此制止道:“哎呀,你我师徒何必说谢,这孩子遇见我俩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我对他施救也是应该的。“

      “我之所以爱将军,是因我起自东陲,只知军旅之事,至于养民驻兵之道,实所不知。山川地势状况,也多未识。若将军能倾心从我,战争之事,我自任之;运筹决胜,惟将军指示。修戚与共,富贵同享。此朕之愿也”。守城大将祖大寿缓缓地坐在书桌旁,再次拿出皇太极送与他的劝降书,默声不语。站在他身前的魁梧军汉知道,做最后决定的时间已经来了。

      突然,这个瘦弱的老头神色一紧,冲折枝低声道:“停,我闻到了血腥气。“说着就看向了西北。折枝顺着他的目光,那是一片树林。。

      “如此甚好,多谢吴将军。趁现在夜色正浓,你就带着泽渲去吧。明日我就会开城投降。“祖大寿拱手而拜。

      就在此时,祖大寿的身后,一个身影如闪电一般窜出,只一眨眼,便贴到了皇太极身边,手中捏着刚刚从腰间抽出的皮鞭。“狗贼,你大爷来要你命!“那道身影大喊道,同时一鞭抽去。好在皇太极也是久历杀阵,对杀气的感知十分敏锐,先他一步,身子扭滚到地上,朝着自己的清兵护卫冲去。纵是这样,这一鞭还是抽到了他的腰间,让他皮开肉绽,血流满襟。护卫们都愣了神,因为压根就没料到这种场合会有人行刺,而且还是降兵。不过也只是刹那的时间,清兵护卫们呼啦一下散开,一部分人护住了皇太极,一部分人将那个身影围住,与之拼杀起来。行刺人是个武行好手,一鞭一人,三十来个满洲壮士竟拿他不下。皇太极被他那一鞭打的背过了气,尚未缓过劲,趴在地上,呼吸不得。身边众人何曾见过他们主子如此狼狈过。祖大寿见此情形吓坏了,脸上毫无血色。从身影窜出,到被护卫围住,近乎十几秒到时间,没有任何反应,好似丢了魄一样。祖大寿还是反应过来了,两步跃入战阵:“何可纲,你他妈想害死所有人吗?“高手毕竟是高手,就祖大寿用内力催出的一嗓子,让人眩晕不已,眼冒金星。何可纲的鞭子四处飞舞,根本看不清鞭子挥动的方向。顷刻间已经有六个护卫丧命他的鞭下,鞭鞭正中咽喉。但祖大寿加入后,情况立即转变。由于是投降,祖大寿身上没有任何兵器,穿的也只是单薄的布衣。但仅仅一招,祖大寿便应住了何可纲的鞭子,左手两指夹住了鞭子的尖头,右掌轻轻推出,打到了何可纲的胸口。何可纲“嗖“地飞了出去,落到了十米之外,口吐鲜血。何可纲是关宁人,崇祯八年从军,外号关宁封喉鞭,脸上斜挂着一道伤疤,从额头直至耳垂下,据说是小时练鞭,不慎自伤。使鞭使的出神入化,无影无形,鞭出则封喉,论鞭法在当今天下也是排的上号的高手。

      同在祖大寿手刃何可纲之时。吴梓琅正抱着他的五公子在松山堡外三十里处,一刻不停地奔向山海关

      “我们赶紧带着他离开,找个安全的地方,我再好好为他医治。“老头说。

      “不知道,看那尸体的伤情,颇像多尔衮组建的黑水堂的手笔。全身上下都是钢钩造成的伤痕,黑水堂人都是善使长短钩的高手。这也是为什么我当时如此紧张,黑水堂的高手若是来五六个,我也不敢保证我能招架的住。“老头揉起自己本就不长的白须,然后紧接着说道:“不管怎么说,既然这小娃命中注定碰上我们,那我们就把他养大吧,我再收了他这个徒弟,你做她师姐,哈哈,怎么样?“

      三月的辽东,仍是冰雪覆地,北风呼啸,经过清军整整一年围困,锦州城已然没了原先的模样。大明的援兵迟迟不现,城中早已粮草断绝,无可奈何,以致军士人肉而食,其惨状万语难书。


无名志小说  无名和连城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