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完结

灵蛇墨剑

作者:墨向 | 玄幻奇幻 | 围观:4288

收藏

  欲知情节如何,请看《金蛇墨剑》。 金蛇墨剑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两个月后的一天,一个山清水秀的谷内,老者终于在墨剑体内感应到一股微弱的真气,虽然微弱,但毕竟是有了,老者摇摇头,心道:“这小娃娃天资可不是一般的差啊。”老者朝兴奋的墨剑招招手,道:“小子你过来,老道现在教你剑招。”墨剑闻言,朝老者走去,道:“老先生,这剑招可有名字?”“名字自然是有,只是太过霸道,说出来,你也会招来杀身之祸,时候到了你自会知晓。”墨剑喃喃道:“哦……”老者继续道:“小子,第一步,左手画圆圈,右手画方块。”墨剑依言在草地上画了起来,只见他不是画得都像圆,就是画得都像方块,此时是未牌时分,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阳光铺在身上,墨剑不一会儿额头上便渗出了细细的水珠,但他依旧不知疲倦,继续在地上画着,老者见此,赞许的点点头,道:“这小子天赋太差,毅力倒是不错。”说完,老道便盘腿坐在地上修炼起来,老者修炼已久,功力已臻化境,是以炎炎烈日于他来说没有丝毫威力.这一心二用的功夫本就难以掌握,偏生墨剑天资又差,日渐西沉,他已练习了半天,但进展依旧不大,墨眉见此,皱眉凝思,半晌过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笑道:“哥哥,我这倒有一个办法,让你事半功倍。”“哦?什么办法?”墨剑问道,老者听得此话,也是饶有兴致地望向墨眉,墨眉不答,而是朝老者道:“老先生,借你长剑一用。”说完,老者便将剑递给了墨眉,墨眉接过长剑,在地上缓缓刻划起来,不一会儿,地面之上便多了一个较为标准的圆,老者见此,笑道:“女娃娃脑袋倒是好使,比你那哥哥强多了。”“老先生谬赞了。”墨眉谦虚道,墨剑听得老者的话,不由得一翻白眼以示抗议,过了半刻钟,墨眉在圆圈旁边划了一个方块,然后对墨剑道:“哥哥你试试。”墨剑依言左手在圆圈中、右手在方块中划了起来,划了几次,朝墨眉道:“好了,你先修炼你的吧,我自己能行。”说完便自顾自划了起来。“唉,哥哥从小到大就这个脾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做起事来心无旁骛,也不知道找捷径。”墨眉心道。三日后,墨剑见划的圆圈和方块以基本符合标准,便向老者说道:“老先生,我已完成了第一步。”老者闻言朝地面望去,点头道:“嗯,不错,时间用的比预料少。接下来是第二步,真气逆行。真气逆行极其危险,轻则重伤,重则丧命,你可有心理准备?”墨剑听此,犹豫了半晌,道:“老先生,就没有什么安全的方法吗?”老者听此,道:“你道修炼是什么?”没有付出哪来的回报?”墨剑听此,道:“老先生,小子思忖已久,晚辈有负厚爱,还是不学了吧!”老者怒道:“你这贪生怕死的东西,难成大器!”墨剑答道:“老先生请息怒,小子非是贪生怕死,只是小子学本事就是为了于这乱世之中保得妹妹与我的周全,若是晚辈一个不慎,留妹妹独自一人在人世间孤苦伶仃,岂不追悔莫及?”墨眉听此,喃喃道:“哥哥……”老者听墨剑如此说,怒气渐息,沉思了半晌道:“老道有一好友,此人有一重宝,名为青鳞,此剑乃采极北苦寒之地的寒冰炼制而成,性寒,能减缓真气运行,本是用于克敌,但用于你修炼正合适,这样一来,虽会受极大痛苦,却也于性命无碍,老道这就去取来。”墨剑听此,大喜道:“有劳老先生了!”老者一翻白眼,道:“你们俩就在此地继续修行,我去去就回。”说完便消失在原地。半天后,老者出现在谷中,手中多了一把青光闪烁的宝剑,剑长一尺二寸,剑格为数个突出的冰棱,不断放着寒气,其方圆数丈之内温度骤降,有些地方甚至结起了薄霜,剑柄无甚雕饰,剑不断释放着一股股灵气波动,修炼人士一看便知是难得一见的灵兵。墨剑见老者回来,手中还多了一柄宝剑,道:“老先生,这就是青鳞宝剑?”老者笑道:“确是青鳞。不要废话了,开始吧。”墨剑闻言点点头,老者道:“老道已将此剑封印,否则你可受不了它的寒气。乖乖站着别动,被寒气冻住之后,便将真气缓缓逆行,一定要慢,明白?“墨剑点头,道:“来吧!”说着闭上了双眼,老者见此,赞许地点点头,道:“逆行真气之时,将顺逆两股真气压缩,尽量使其不相撞。”手中青鳞一挥,墨剑便被一层厚冰冻住,墨眉见此,心里不由得紧了几分。墨剑感觉身体周围奇寒无比,身体就似要破碎一般,强忍住剧痛,墨剑将少冲穴的真气按原路缓缓“拉”回,逆行的真气与顺行的真气相撞,瞬间便被撞向一旁,经脉被冲撞得火辣辣的疼,墨剑急忙将真气压缩,缓缓运行,虽不时会有些许冲撞,但一来他受体外寒冰影响,真气运行缓慢,二来他谨慎小心,倒也无甚危险,半日过后,墨剑终于将左边身子的真气逆行完全,接着,便将逆行的真气与右边循环回丹田的真气交融,两股真气始一交融便变得狂躁无比,墨剑咬紧牙关,继续推动两股真气交融,待到达一定程度,墨剑急忙用神识向老者道:“快解开寒冰!”老者依言一挥青鳞,寒冰顿时破碎,墨剑感觉到寒冰破碎,也不及睁眼,一拳便向地面击去,只听得轰隆隆几声巨响,地面被击出一丈来深的网状裂纹,,长吁一口气,墨剑问老者道:“老先生,我这威力还不错吧?”“你修炼时日不长,还算不错了。”老者道,接下来的二十几天,墨剑自清晨练到午夜,终于掌握了逆行经脉的诀窍,老者赞许地点点头,当初他练这招,足足用了一个半月时间,墨剑却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其间艰苦自是常人无法想象,“这小子毅力倒是不错,也算是块璞玉。”老者喃喃道,望向兴奋的墨剑,道:“你身上的血之诅咒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切记。”墨剑问道:“为什么?”老者淡淡道:“时候到了你自会知晓,努力修炼,你才有资格知道你的身世,你才能改变一些事。”看着迷茫的墨剑,老者继续道:“剑招最后一步是真气贯于剑中,也无甚诀窍,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老道这就走了。”“哦……”墨剑语气中尽是失落,“呵呵,又不是永不再见,有缘再会吧。”老者笑道,墨剑听此,背对老者,双膝跪地,道:“男儿不跪天,不跪地,只跪君亲师,先生大恩,小子永世不忘。”老者眼角略微有些湿润,但很好的掩饰了过去,半晌才道:“老道何时说过收你为徒。”“小子自知驽钝,怎敢怀有此意,只是在我心中,您已是我师父。”“老道非是此意,只是早年立有重誓,迫不得已罢了。”老者缓缓道,墨眉道:“老先生大恩,墨眉与哥哥没齿难忘。”老者看着两人半晌,瞬间消失于原地,见此,兄妹两相互看了一眼,皆是说不出的失落,半晌,墨剑才道:“走吧。”墨眉道:“到哪里去?”墨剑道:“投奔关大哥。听闻他最近在下邳,我们这就去吧。”说完,两人便朝下邳行去。行得半日,两人来到一处城镇,已是正午,酒楼之中飘来阵阵饭菜香味,墨剑对墨眉道:“妹妹,你先到那边那个巷口等我。”说着指了指远处拐角的一个巷口,“哦……”墨眉小声答道,她知道,墨剑又为他俩儿偷饭去了,家道败落不久,兄妹两便过上了乞讨为生的日子,因妹妹女儿之身,墨剑自小又颇为疼爱墨眉,是以从不让墨眉上街乞讨,只因身处乱世,乞讨所得竟不足一人所需,看着日渐消瘦的墨眉,墨剑心如刀割,迫不得已,墨剑便开始偷饭菜吃,初时墨眉很是奇怪,问墨剑,墨剑只道是乞讨所得,直到一日,墨眉紧随墨剑之后,这才明白何以墨剑有时全身青肿,何以墨剑带来足够的食物,墨眉并未戳穿墨剑,只是默默地接受,自一个知书识礼的儒生到街头乞丐,再到为人不齿的小偷,这种变迁,常人岂能忍受?墨剑见墨眉走远,叹口气,溜进了一家饭馆后院。此时,饭馆内,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胖头陀,獐头鼠目,眼中不时金光闪现,显是修道之人,他四十来岁年纪,胸口纹着一只青蛟,身旁放着一根禅杖,,约莫百来斤重量。另一张桌上坐着二人,上首一人身穿青袍,桌旁放一柄长剑,二十左右年纪,虎目生威,一头墨发以白绸缎挽了个髻于脑后,些许黑发随意搭于前额,男子左边是一妙龄少女,杏嘴桃腮,丹凤眼,柳叶眉,身穿红色紧身衣,桌旁放一卷九节鞭。只听那胖头陀朝店小二吼道:“店家,快给和尚我上两斤女儿红,再切七八斤熟牛肉,晚了老子烧了你这家店。”店小二闻言忙道:“大爷,这就给您准备去,马上就好。”说完转身朝厨房跑去,青袍男子见此情状,不由得微一皱眉,身旁女子也是面露不悦。过得一会儿,见还未上菜,胖头陀怒道:“店家!还磨蹭什么?再给你半刻钟时间。”店小二闻言,急忙出来给胖头陀赔不是,胖头陀见小二出来,继续道:“耽误了和尚我的正事,有你们好看!”“店家,我们这儿可还有俩人呢?”红衣少女道,闻言,店小二忙跑向少女,道:“两位客观要些什么,本店清蒸鲈鱼可是本地一绝,红烧猪蹄也是远近驰名,您意下如何?”少女刚欲言语,青袍男子便道:“店家胡乱上些酒菜,我们还要赶路。”店小二道:“好嘞,小的这就去吩咐。”片刻后,店小二急忙跑出厨房,面色极是难看,只听他颤抖地对胖头陀道:“这……这位爷,牛肉本已煮熟,只是被……被人弄脏了,您看是不是再等一会儿?”“什么?谁弄脏的?!叫他给我滚过来!”胖头陀怒道,店小二急忙点头,片刻后一人便被两名厨师押了出来,只见他剑眉星目,虽身着破烂,却也掩不住其英气,此人正是墨剑,此刻,他脸上有多处淤青,显是受过一顿毒打,胖头陀见押了个少年出来,道:“便是他弄脏我牛肉?”店小二怒道:“就是他!”说着便是一巴掌,墨剑嘴角缓缓溢出血迹,“不就一盘牛肉吗,欺人太甚!”红衣少女怒道,说着丢了一锭银子给掌柜,继续道:“这够不够?”掌柜为难道:“够是够了,只是那位爷那里须不好说。”说着朝头陀望去,少女道:“臭和尚,仗着有点本事就到处欺负人,你羞也不羞?”胖头陀怒道:“关你屁事!老子便是将他杀了,你又耐我何?”说完朝墨剑击去,墨剑听此,道:“这位师父,小子是有不对,但不至于命赴黄泉吧!”边说边躲避头陀的铁拳,墨剑曾得关羽指点武艺,于拳脚也有些造诣,进退闪避竟也颇为灵活,头陀见久攻不到,怒气更甚,一把抓起桌上禅杖,透着真气向墨剑击去,青袍男子见此,大声道:“兄台接剑!”说着将长剑朝墨剑掷去,墨剑闻言,接过长剑,剑一拔出,便有丝丝寒气透出,剑身更是泛着幽光,“好剑!”墨剑低赞一声,说着便将真气附于剑上,剑身便闪出阵阵青光,青袍男子见此,道:“兄台果是修道之人。”他先前便已察觉到墨剑身上有丝丝真气波动,只是见他被常人制服,不太确定。大厅中,墨剑与头陀打得难解难分,头陀真气固然雄厚,但墨剑胜在轻巧灵活,时时避其锋芒,虽不成路数,一时却也不至落败。。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天朗气清,艳阳高照,一派和谐景象。晴空之上,一道人影飞速移动,仔细瞧去,却是一老者卧剑而行,其速度可谓眨眼万里,行得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他突然停了下来,朝地面望去。只见地上一群魏国装束的士兵正围住两个衣着寒酸的少年,一男一女,男的剑眉星目,即便身着破烂,也难掩其英气,女的柳眉凤眼,琼鼻朱唇,相貌颇为秀美。只听得男孩吼道:“你们别过来,再过来,出了什么事本大爷可不负责!”说完他使劲挥了挥手中的短木棒,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士兵中走出一人,似是小头目,笑嘻嘻地道;“哦?出事?确实会出事,不过是你们!交出女人,饶你不死。”说完他色眯眯地瞟了瞟站在男孩身后的女孩,眼神不住上下打量,女孩见他这样,抓住男孩的手不觉紧了几分。男孩听完此言,额上青筋暴起,转过头对女孩吼道;“走!越远越好,快!”说完将女孩推开,冲向兵痞。“哈哈,好!挺合老道口味。”老者见此情状,不禁拍手叫好。只见少年手中木棒挥舞,左砍右挑,竟是大刀的使法,虽略见生涩,但明眼人一见便知此刀法大开大合,攻守兼备,实属难得一见的好刀法。兵痞见少年发狠,一时倒也不敢近身,女孩望了男孩一眼,抿抿嘴唇,转身向远处的城镇奔去。“不好,若是被于统领知道我们做了这些事,免不得军法伺候。”士兵头目惊道,其他士兵听得此话,俱是一惊,忙向女孩追去。男孩见士兵近身,将木棒挥得越发使劲,“先料理这小子再说。”小头目大吼一声,兵痞纷纷拔出腰间朴刀。当先一人朴刀朝右下方砍去,男孩侧身一避,身子顺势转一圈,木棒借旋转之力狠狠向兵痞颈部挥去,只听得一声惨叫,兵痞颈部中棍,若是男孩手中所握不是木棍而是大刀,兵痞早已丧命。其他兵痞见有人被伤,皆不敢再上前,团团将男孩围在正中央。“小子还有两下子。”老者见状,捋胡子赞道。小头目见女孩越跑越远,叫道;“大伙儿一起上,他不过是个小孩,谁想受于统领处置谁现在就可以滚!”兵痞们听得此言,面上皆是闪过一丝惧色,咬咬牙,朝男孩冲去。男孩见状,一招“横扫千军”向前方士兵脚部击去,不料棍未及人,背后刀已袭来,男孩只得强行改变路数,使一招“力劈华山”,身子在空中划个半圈,狠狠朝偷袭者击去,一声惨叫响起,又一兵痞中棍,正当男孩力已使老,新力未生之际,一兵痞自左侧冲出,朴刀在男孩肋间划了一道四寸来长的血口,男孩痛得倒抽一口凉气,向右侧滚去,不料兵痞头目自右侧杀出,“去死吧!”兵痞头目狞笑道,朴刀狠狠朝躺在地上的男孩斩去,男孩只得架起木棍,兵痞头目见状,改竖劈为横削,朝男孩脑袋削去。“不好!”老者低呼一声,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男孩与兵痞头目之间。与此同时,男孩漆黑的眼眸出现了一丝琼玉般的颜色,似薄雾一般弥漫在眼眸之中,兵痞头目见到那奇异的眼眸,动作竟是慢了几分。老者手中长剑一闪,兵痞头目竟被拦腰斩断,“滚!”老者一声大喝,众兵痞胸中气血翻腾,齐喷一口鲜血,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也顾不得头目的尸体,忙四散逃去。老者转过身,朝男孩眼睛看去,只见一丝丝温玉般的“雾气”缭绕,“果然如此,今日也算老道还过人情了。”老者低声嘀咕道,接着问男孩道:“小友,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男孩见老人发问,压着心中惊恐,缓了缓气,道:“小子姓墨单名一个剑字,水墨丹青之墨,宝剑之剑,原是洛阳人士,家中也算小有资产,只因那董贼烧杀抢掠,父亲大人母亲大人相继辞世,家中财产也被搜刮一空,只留妹妹墨眉与小子相依为命。”说着墨剑紧咬着牙关,这时,墨眉见危机已解除,返回了墨剑身旁。“应该不是亲生的吧。”老人心道,“你刀法不错,哪儿学来的?”老人继续问道,墨剑迟疑了一下,随即似是下了什么决心,正色道:“老人家,您于我有救命之恩,小子岂敢有所隐瞒,小子几年前曾随父母到涿县游玩,与一位关姓大哥言谈甚是投缘,,承蒙关大哥不弃,指点了小子一二,只可惜学艺不长,又疏于练习,让老人家见笑了。”墨剑三人处于曹魏势力范围,若是被得知墨剑与关羽有旧,说不得生出什么变数,是以他有所犹豫。“呵呵,老道不问世事已久,小友如此坦诚相待,老道很是欢喜。”说完大笑三声,接着道:“小友你可愿学老道的本事?”墨剑听得此话,身躯先是一滞,随即喜上眉梢,大声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说完忙朝地上跪去,老者干枯的手掌一抬,墨剑竟再也跪不下去,老者正色道:“老道我闲云野鹤之人,休得再提此事。”说完,看着疑惑的墨剑,柔声道:“个中缘由不提也罢,说吧,你想学什么?”说完枯手一挥,墨剑兀自流血的伤口竟似凭空消失一般,墨剑惊奇地按了按伤口,惊诧莫名,老者见此,问道:“你可想学这门本事?”墨剑低头思索,过了一会儿,抬起头,坚定地道:“不,我想学杀人的本事!”“哦?”老者低头沉思,半晌才缓缓道:“好,老道这里倒正有这么一门本事,跟我来。”说完当先朝不远处的山谷行去,墨剑带着妹妹,随老者来到一处空旷的山谷内,“你先坐下。”老者吩咐墨剑道,墨剑依言盘腿而坐,“看好了。”老者道,说完握紧手中宝剑,似一张拉满的弓,片刻后,宝剑竖劈,老者面前的山峰竟被斩为两段,切口平整如镜。老者随即道:“老道这剑招只一招,也无甚精奥变化,你可中意?”墨剑赶忙点头,老者见此将墨剑带往一旁,说道:“好,老道先教你入门心法,听好嘞。气沉丹田,魂游神庭,抱元守一,得安乾坤……”墨剑将心法一句一句记牢,待可倒背后才开口问道:“老先生,晚辈才疏学浅,未能窥其精义,还请指点一二。”老者哈哈大笑,道:“差点忘了你小子没有半点修炼基础了。”说完,老者将修炼基础详细与墨剑讲了一遍,待墨剑领会后,继续道:“寻常招式皆是真气顺行,老道刚才使的这招,确是反其道而行之,身子左右两边按相反线路运行,待其会于丹田,两股真气再形成一个能力漩涡,一经发出,威力无匹。只是逆行真气要冒极大风险,轻则重伤,重则丧命,当年创下此神功之人当真是天纵奇才,只可惜……唉。”“只可惜什么?”墨剑追问道,“问这么多作甚,先练会此招再说,”老者看了看高挂的太阳,接着道:“现在是午牌左右,你先按心法修炼,老道去去就回。”墨剑点点头,也不问什么,盘腿坐于一大石之上,双目紧闭,开始修炼起来。老者见此,刚欲御剑而去,似又想起什么,“还是保险点,”老者心道,“乾坤封印!”老者大喝一声,一道法印打入墨剑体内,墨剑受法印冲击,跌入不远处的小湖内,墨剑睁开眼,琼玉般的“雾气”已消失不见,他刚欲发怒,老者打断道:“老道已封印你的眼睛,日后你真气足够时自会解开,奉劝你一句,尽量少用你的眼睛,否则,当有杀身之祸。”说完,老者也不管愤怒的墨剑,衣袖一挥,御剑而去。墨剑见老者飞去,恨恨地挥挥拳头,又坐于巨石之上修炼起来,墨眉则抱着双腿蹲坐在距墨剑不远的草地上,静静地看着墨剑修炼,就这样半个时辰之后,老者回到山谷,手中提着一个提篮盒,阵阵饭香自盒中飘出,“饿坏了吧,来吃点饭。”老者招呼道,说着将盒中饭菜摆在草地上,墨剑、墨眉两人见有饭吃,皆是一喜,两人已两天没吃东西,腹中早已空空如也。三人用完饭菜,墨剑继续坐在巨石上修炼,老者见墨眉蹲坐于草地上,静静看墨剑修炼,心道:“这女娃娃生的这般俊俏,若是有好色之徒滋事,寻常人等他们自可应付,但若是遇上修仙人士,免不得吃亏,若是有甚闪失,可不得了。”老者犹豫了半晌,道:“女娃娃可要学什么,老道今日好人做到底。”墨眉听得此语,喜道:“老先生此话当真?”老者笑呵呵地道:“自是当真。”说着将心法与基础知识讲解了一遍,墨眉用心记熟后,亦是找了一块空旷地修炼起来,谷中又陷入幽静。十日之后,老者在墨眉体内感觉到了一丝真气,赞许地点点头,道:“女娃娃资质不差,寻常人一个月才能完成的步骤,你十日便完成了,很好,很好,哈哈。”“老先生过奖了,还是您教得好。”墨眉谦虚道,“哈哈,女娃娃倒懂事,老道这就教你一招。”老道笑道,说完手中一闪,一个古朴的卷轴出现在手中,老者将其缓缓铺于草地之上,只见其上刻满了人名,最古老的名字竟是以甲骨文书写,每个名字下方是一个血拇指印,卷轴有些边角已破损,隐隐透露出沧桑的气息。老者正色道:“此乃老道少年时一奇人所授,按血手印于其上,则可召唤神兽囚牛。”“囚牛?莫非是神龙九子之一?”墨眉惊道,“呵呵,你这女娃娃倒也有点见识。不错,正是此人。”老者笑道。传说龙有九子,各有神通,囚牛好音乐,汉族的胡琴、彝族的龙头月琴、白族的三弦琴以及藏族的一些乐器上都有其扬头张口的形象。“只是你功力不足,只能召唤其族人,待你真气足够,自可唤其助阵。这份契约对你和召唤兽都无甚约束,一个人一生也只能签一份契约,你可想好?”老者道,“老先生自是不会害我。”墨眉道,老者笑道:“现在你就将血指印按在上面吧。”说完,将剑递给了墨眉,墨眉接过长剑,用其在左手拇指划开一道伤痕,然后走到卷轴旁,蹲下身子将手印按了下去,血一与卷轴接触,卷轴便发出一道柔和的淡蓝光芒将之包围,片刻光芒便退去,墨眉发现意识中多了一道强大的神识,老者见状,道:“现在教你口诀,你可记牢了。”墨眉点点头,只听老者念了约莫一百个字后,身旁出现一个召唤阵,淡蓝光芒一闪,一条约莫四丈长的黄色神龙出现在阵中,神龙打量了一下墨眉,道:“你就是吾先前感应到的神识的主人?”墨眉点点头,“老牛,好久不见,依旧如此苗条,不错,哈哈。”老者调侃道,“给吾一个不解除契约的理由。”囚牛淡淡道,老者收敛笑容,正色道:“血之诅咒。”“哦?她体内有血之诅咒?”囚牛惊讶道,“不确定,她哥哥有。”老者道,说完指了指远处静静修炼的墨剑,“唔……只此一次,吾也好还得人情。”囚牛说完身影一闪在原地消失。“老先生,他所说的人情是怎么回事?”墨眉不解道,“时候到了你自会知晓,你自己试试。”老者道,说完将法诀一句句授予墨眉,半时辰后,墨眉便记住了枯涩复杂的法诀,只见她神色严肃地站在草地上,口中不住念着法诀,同时不断催动真气朝囚牛的神识涌去,老者看似毫不费力的事,在墨眉身上却用完了其全部真气,待她法印念完,身旁便出现一个召唤阵,淡蓝光芒涌现,一枚彩色斑点的巨蛋出现在阵中。老者笑道:“无碍,你修炼出真气不久,有这个效果不错了。“墨眉看着巨蛋,无语。新书需要支持,支持小墨,支持《灵蛇墨剑》,谢谢!


灵蛇剑是哪个电视剧  我的侠客灵蛇剑  灵蛇剑电影观看  天地劫神魔至尊传 灵蛇剑  灵蛇剑图片  灵蛇剑电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