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蜜婚甜宠独爱妻

作者:糖家小仙女 | 青春校园

收藏

  夏若晴逃婚却被未婚夫盛瑞泽捡回了家!盛瑞泽说:做笔交易,我帮你拿回来股份,你娶我!本我以为而已逢场作戏的交易,没想起到了早上,盛总化为了狼——夏若晴吃惊:你、你、盛家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豪门——和他们夏家这样刚刚富起来一两代的新贵不同,盛家在京城已经盘踞了两百多年。。

第23章 事情是不是你们做的_蜜婚甜宠独爱妻_ 夏若晴, 盛瑞泽

    “雪儿妹妹,你说的是的,我是一个抠门的人,现在的嫁入豪门后更是,因为切记痴心妄想从我身上能沾什么光。”这样的妹妹啊离的越远越好,除了那个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孙莹莹这样的妹妹真是离的越远越好,还有那个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孙莹莹,还有那个眼里只有利益的父亲。。...

    “小柔妹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小气的人,现在嫁入豪门之后更是,所以不要妄想从我身上能沾什么光。”

    这样的妹妹真是离的越远越好,还有那个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孙莹莹,还有那个眼里只有利益的父亲。

    如果可以的话,夏若晴真希望自己不是夏家的人。

    夏小柔没有想到夏若晴说话这样不讲情面,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所以脸色苍白,但是当着盛瑞泽的面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位先生,我们会在两个小时之内将衣服打包好,请您说下地址,到时候我们让人给您送过去。”

    听到这话夏若晴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个大商场,里面应该不缺员工吧?

    竟然连打包都要两个小时,那是多少衣服啊?她房间的衣柜能不能放下?最重要的一点,她这辈子能不能还清这笔衣服钱?

    “东海豪庭。”

    盛瑞泽直接说出地址,然后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金色的银行卡,看上去非常的大气。

    他直接递给服务员,能看的出来这个服务员在接这个金色的卡时,手都在颤抖,就连夏若晴身后的夏小柔都是眼睛一亮。

    这是金卡,这种卡是需要申请的,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而且,想要拥有这个卡是有要求的。

    拥有这个金卡,里面的存钱至少要在一百个亿以上,也就是说盛瑞泽是个亿万富翁?

    没一会的时间,服务员非常恭敬的将金卡交给盛瑞泽。

    “先生,卡刷好了,您收好。”

    盛瑞泽将卡收好,然后牵着夏若晴的手直接离开了,三个人回到夏家,刚好孙莹莹也将饭菜做好了。

    为了表达对盛瑞泽的欢迎,所以孙莹莹真是亲手做的牛排,因为做饭不够熟练,所以手被烫了好几次,导致吃饭的时候缠着纱布。

    “怎么样瑞泽,伯母做的牛排好吃吗?”孙莹莹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些端上桌的牛排已经是她选出来味道算是不错的了,其余的都糊了。

    盛瑞泽低头吃着饭,头都没抬,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孙莹莹一眼,直接一脸嫌弃的说到:“真的很难吃,没看我吃一口就扔掉了吗?”

    孙莹莹顿时脸色非常的难看,她是夏家的夫人,从来都没有人跟她这样说过话的。

    现在如果不是因为城东的那块地皮的话,孙莹莹也不会这样忍气吞声的。

    “瑞泽,我们知道你吃惯了山珍海味,但是莹莹真的很努力的在做了,你看她为了给你们做饭,手都成这样了。”

    夏延东一边说一边将孙莹莹放在餐桌下的手牵了上来。

    夏延东这样说并不是想要替孙莹莹说话,只是觉得这样说会让盛瑞泽觉得夏家比较重视他。

    孙莹莹也很会配合,“延东,我的手没事的,为了孩子们能吃的好一点,我手被烫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夏若晴看着前面的两人演戏的状态,也没有说什么,反正她早就习惯了,一个个都是老戏骨了。

    只是孙莹莹做的牛排,其实还算是可以的,看来是盛瑞泽故意刁难了。

    夏延东这话不仅没有让盛瑞泽有好感,反而冷冷的说道:“她笨是她的事情,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感觉好像赖我呢?”

    “额……怎么会呢?瑞泽你误会了,伯父没有埋怨你的意思。”

    夏延东急忙的解释道,他巴不得盛瑞泽能多来夏家几次呢,这样也好有机会套近乎。

    夏延东想了想,自己想要提出的事情,现在不说还等到什么时候?他紧张的清了清嗓子,然后张了张嘴巴。

    “那个……瑞泽啊,你看咱们之前谈好的城东的那块……”

    夏延东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就被盛瑞泽打断。

    “伯父,既然今天的午餐咱们都聚齐了,我有件事情就在这里说了好了。”盛瑞泽吃饱了,但是正经事他还没有忘记。

    订婚宴那天屏幕上播放照片的事情,盛瑞泽还没有算账呢。

    夏延东一听这话,急忙的答应道:“说啊,瑞泽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好了。”

    夏延东硬生生的将自己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盛瑞泽看向夏小柔和夏旭坤,然后冷哼了一声。

    “我问问你们两个,我和若晴订婚宴那天荧屏上的照片是不是你们放的?”盛瑞泽的声音非常的冰冷,好像从地狱传出来的一样。

    因为在商场见识到了盛瑞泽的厉害,所以吃饭的时候夏小柔一直都没有说话,生怕自讨没趣。

    听到这话她紧张的身体一抖,随后做贼心虚一样的看向身边的夏旭坤。

    夏旭坤强装镇定,还投给她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什么?姐夫,你怎么会以为是我们两个放的,你的未婚妻可是我们的姐姐,我们有什么理由这样做?”

    夏旭坤一边吃饭一边说着,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很自然。

    “哼,我在问你们兄妹一遍,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

    盛瑞泽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如果这对兄妹还是这么不识抬举的话,他可真的要好好的教训一番了。

    “那个……瑞泽啊,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他们兄妹两个虽然任性了一点,但是怎么会害若晴呢?”

    孙莹莹此时的心里在打着鼓,因为那天的事情她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是啊,若晴,怎么回事啊?你们是不是误会了?”

    夏延东也感觉到气氛不对了,所以急忙的询问道。

    夏若晴也一脸疑惑的看向盛瑞泽,虽然她怀疑过那件事情是他们兄妹做的,但是一点证据都没有,怎么就敢质问人家呢。

    “你们两个是打算让我再问一遍吗?”

    此时的盛瑞泽浑身都散发着怒气,好像夏家的兄妹如果再不回答的话,他就要掀桌子了一样。

    “当然……当然不是我们了,姐姐嫁到你们盛家,对我们夏家只有好处,我们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夏旭坤明显得紧张了,但是依然硬着头皮说着。

    “是啊,盛家对夏家已经是恩人了,我们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孙莹莹急忙的帮着自己的儿子说话。

    就算是此时,他们都还天真的以为盛瑞泽仅仅是怀疑,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不然的话,刚刚进屋的时候怎么不质问呢?

    “你们是死到临头还嘴硬吗?夏小柔,夏旭坤,你们是想让我当着你们父亲的面把证据拿出来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