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11章 陷入噩梦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轻轻地给儿子擦拭掉小脸上脏兮兮的汗水,苏言倾心底激荡起的小思绪很快又被她隐匿了下去。轻挤小方巾,苏倾言担忧地看着不谙世事的儿子,纵使这次是个好心的叔叔给了一颗糖果,那下...

    轻轻地给儿子擦拭掉小脸上脏兮兮的汗水,苏言倾心底激荡起的小思绪很快又被她隐匿了下去。

    轻挤小方巾,苏倾言担忧地看着不谙世事的儿子,纵使这次是个好心的叔叔给了一颗糖果,那下次她不敢想象。

    “安安,以后不能再随便接受陌生人的糖果了,现在的坏人很多。”

    “知道啦,妈咪。”乔安笙小奶音里带着丝丝不解,毕竟在他眼里帅叔叔是个好人,而且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帅叔叔。

    “这才乖……”着手给儿子整理好小背心,苏倾言心里感慨万千,儿子从小就聪明伶俐,乖巧懂事,从来不给自己惹什么麻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放在儿子身上的心思越来越少了。

    夏天的傍晚晚霞依在空中很美,映的地表都如同晶红的糖块,微风吹过远处的绿化树,树叶摇摇摆摆撞在一起,飘荡出一曲低沉的乐曲。

    乘着晚风,乔安笙坐在小板凳上,目光灼灼地盯着外婆,听着她讲奇怪的故事。

    隔着推拉门,苏倾言望着阳台上依偎在一起的两个至亲,一大一小。小的才五岁大的孩子,脸上的稚气还未褪去,已经像个小男子汉了,苏倾言欣慰地笑了。

    再看看母亲,虽然这次她和乔临晟离婚,母亲没有说什么,但她知道母亲只是不想拖累自己。

    转念想想,父亲的去世,苏氏的破产,现在再加上乔氏,原来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

    电视上在报道什么,苏倾言已经听不进去了,她只知道她想守护着眼前的两个人不再让他们受到伤害就行了。

    夜色一片漆黑,笼罩着大地,像一张密不可分的网,世间的纷纷扰扰也在黑暗中落下了帷幕。

    “不要……”

    “不要……”

    苏倾言半抱着儿子的身子不停地抽搐着,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陷入梦境里的人仿佛在经历一场恶战,浑身颤抖着。

    “妈咪……啊!”

    被苏倾言收紧的动作给弄醒的安安,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耳边还冲刺着妈咪无意识的说话声,纵使平时很胆大的安安也被弄怕了。

    乔安笙忍着心底的害怕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推了推身上的妈咪,边推边叫,“妈咪,醒醒……”

    “妈咪……”

    稚嫩的声音里透露着哭意,见苏倾言还不醒过来,吓的安安张嘴都要大哭。

    “倾言?安安?”

    听见外孙细小的呼喊声,一向浅眠的方晚清赶紧从房里出来走到女儿房门口,仔细一听,果然是安安再叫,心里一紧。

    “倾言?开门……”

    外孙的哭声不停,方晚清生怕里面出了什么事,用力地拍门。

    “妈咪……”

    听到外婆在外呼喊的声音,安安胆子也大了起来,小手推攘着苏倾言禁锢的手臂挣脱着要从她怀里出来。

    “呜……”

    沉浸在梦里的苏倾言,好像察觉到怀里有什么东西要抽离开一般,手臂不自觉地收紧。在下一秒意识有点清醒的苏倾言,好像听到耳边有儿子害怕的呼声,猛然惊醒了过来。

    “安安,你没事吧?”被惊醒的苏倾言摸索着打开床头壁灯,担忧地望着儿子受惊了的小脸,一阵心疼。

    “倾言?你没事吧?”听到女儿的声音,一直担忧等待在门口的方晚清就知道女儿已经清醒过来了。

    闻声,苏倾言起身开门,让母亲进来。

    “我的宝贝孙子,来让外婆看看是不是吓到了?”进了门,方晚清径直朝着呆坐在床上的小人走去,语气里满是关爱。

    “宝贝乖,没事了。妈咪刚刚只是做了个噩梦,吓到宝贝了,妈咪跟你道歉好不好?”蹲在床边,苏倾言心疼地看着一言不发的儿子。

    两个人你一句,她一句,大概哄了半个小时,乔安笙苍白的小脸微微缓和了点才开口说话。

    可能是累了,小孩子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望了一眼墙上的表,时针才走到三的位置,苏倾言皱了皱眉头道:“妈,今晚让安安跟你睡吧!”

    送走儿子,苏倾言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在刚刚的噩梦里,她梦到了自己被厉风娶过去做了他的第四房姨太太,在新婚之夜还强行要了自己。

    翻来覆去睡不着的苏倾言,想自己已经很久没做梦了,怎么突然梦到这样的画面,想到能力厉风那一副干瘦的身子要扑在自己身上都恶心。

    梦里的场景很真实……

    思来想去,苏倾言最终抵不住周公的邀请,沉沦了。

    因为昨天的梦,方晚清瞥了一眼客厅的钟表,八点了见女儿还没有醒过来,她也没有叫。平日里,乔氏遭人陷害,倾言每天东奔西走,有时候连中午饭都没时间吃。

    一觉睡到八点,没有工作,没有约束。微亮阳光透过天蓝的纱窗照在苏倾言脸上,刺得沉睡中的苏倾言眼睛微微刺痛,她缓缓才睁开眼。

    习惯性地伸手摸摸儿子,手下一片空白。意识回笼,苏倾言这才想起昨晚的事。

    “妈,安安呢?”快速地洗漱完,苏倾言走饭厅,见母亲正在洗碗问了一声。

    “今天周日,安安去楼下找方爷爷玩了,说今天要去钓鱼。”方晚清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女儿担忧地脸,口气轻快地回答。

    “这是给你留的早饭,快点吃吧!”清了清手,方晚清把手边的早饭给女儿端到了桌边。

    “哦!”

    从母亲的话里,她已经得知儿子没什么问题,便默默地坐了下来。脑海里不停地闪过那个让人恶心的梦,索然无味地喝着儿子最爱喝的玉米粒粥。

    “妈,我去房里问问B市的房子装修的怎么样了。”想到昨晚儿子接过陌生人的棒波糖,自己做的梦,苏倾言想以最快的速度搬离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方晚清没有说话,幽幽地望着女儿回房的背影,叹息了一声,才又埋头手上的动作。

    “滴滴……”

    脚刚跨入房门,苏倾言就听到自己的手机来了短信。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