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12章 苏母生日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走到床边,苏言倾悠悠地拿起手机看了几眼,寥寥几字,本已调整后波澜不惊的心再度汹涌澎湃了出来。“来皇庭酒店,我想你。”美眸紧紧地地盯了一会儿短信,苏言倾以及控制忍不住自己的心为那个“来皇庭酒店,我想你。”。...

    走到床边,苏言倾悠悠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寥寥几字,本已调整平静的心再次激荡了起来。

    “来皇庭酒店,我想你。”

    美眸紧紧地盯了一会儿短信,苏言倾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为那个可恶的男人跳动,生气地把手机摔在床上,刚起床的美好心情瞬间消之怠尽。

    儿子不在身边,妈妈又不能吐泄心底的秘密。卧室里,苏言倾一个人坐在床边,清晨的微风吹乱了她还未搭理的发,白皙的脸上透露着点点愁容,似无奈,似烦躁。

    索性不理会那条短信,苏言倾拨了一个电话给好友,等待着问一下B市的房子装修好没,最好能够在半个月之内住。

    “喂……”

    从传来一个很重的鼻音字,苏言倾已经猜测到对方还没有起来,“妍妍,你不用带孩子吗?”

    平时,臣臣那小丫头黏好友黏的紧,苏言倾很好奇好友竟然还有时间睡懒觉。

    “言倾啊!发生什么事了吗?”模模糊糊接通电话,黎妍妍这才听清是苏言倾的声音,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

    察觉到好友被自己的电话吓到,苏言倾忍不住低低地笑出了声,惹得黎妍妍怔怔地坐在床上满头雾水。

    笑意敛去,苏言倾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笑。想这几年来,真正能够帮上忙,能够信任的人只有黎妍妍一个人,忍住心中的苦涩滋味,才语气轻快地开口,“怎么?没事不能给你打个电话,聊聊天?”

    “真没事?”自从知道苏言倾和乔临晟签订了离婚协议之后,黎妍妍不光是担心好友情绪不好,真是连苏言倾住的条件好坏都担忧住了。

    “嗯,就是想问问那边的房子这个月底能装修好吗?我想尽快搬过去。”对知心知底的好友,苏言倾说话从不拐弯抹角,一次性把要问的话都说完了。

    “这个啊?我听那个师傅说应该差不多……”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苏言倾才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放下手机的刹那间室内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的欢声笑语不曾存在过一般。

    厨房里,方晚清洗好碗筷,又把灶台瓷砖擦拭的明丽如初才清了清手,拿着菜篮走出厨房,站在餐桌旁朝着苏言倾的卧室方向喊了一声,“言倾,妈妈出去买菜,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妈妈买点回来做给你吃。”

    听到母亲的声音,苏言倾才从自己的意识里清醒过来,站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

    “妈,我和你一去吧!”顺手捋了捋飘在眼眶旁的碎发,苏言倾娇柔依偎在方晚清身边,如还未长大的小女孩,拉着妈妈的胳膊生怕会走丢般。

    “好。”方晚清慈爱地扶了扶女儿的手,希望给她力量能够坚强地走下去。

    回想起来五年前,苏母心里暗叹上天的不开眼,苏氏自创办以来从未与其他商人起过斗争,谁知厉风那个老色鬼突然上门提亲说要迎娶言倾做第四房太太,被丈夫脸红耳赤,愤怒的回拒后,本以为会躲避掉厉风那一档子事……

    “妈,你怎么了?”望着一动不动的母亲,苏言倾担忧地问。

    被女儿打断不堪的回忆,苏母摇了摇头,不自觉地眨了眨眼睛努力想保持平静,可望着苏言倾的眼眶还是抑制不住地红了。

    “走吧!”担心女儿会追问,苏母收了收篮子,赶紧拉着苏言倾走了出去。

    虽处在夏季,好在温度不是很高,微风吹动着小区里长势高大,满是绿叶的小乔木,郁郁葱葱的树叶随风舞动也很好看。

    挽着妈妈的胳膊,两个人一步一随走在树荫里,苏言倾望着远处的路,突然想到妈妈在这个城市待了好几十年,要说现在离开,肯定会有很多舍不得吧!

    “妈,你会舍不得这里吗?”蓦然开口,苏言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可心里又很想知道母亲会不会为父亲的墓还在这而感伤。

    闻言,苏母顿了顿脚步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女儿的脸回答,“舍不得,但以后我们想回来看看的时候,不是依旧能回来吗?”

    是啊!想回来的时候依旧能回来……

    听过母亲的话,苏言倾扯唇笑了笑,同时心底也舒了口气。

    “言言,买点新鲜牛肉吧,晚上给安安做西湖牛肉粥喝,男孩子天天跑来跑去,要多补充钙,铁,这样身体才能长得结实。”方晚清心情不错地指着自己看上牛脊肉让服务员给割下来,一边笑眯眯地对着苏言倾说着为宝贝外孙的晚餐打算。

    觉得母亲心情不错,苏言倾贴心地尾随在后,拎着五六样新鲜的蔬菜,一路上静静地听着母亲跟其他悠然地交流。

    眼前舒心的景,苏言倾也放宽了心,只要自己离婚没母亲也没造成多大的伤害,她就心满意足了。

    “欢迎下次再来……”

    “谢谢……”

    在服务员热情地招呼着下次再来,苏母微笑着点头扯着苏言倾离开时。苏言倾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声,“妈,今天是七月十四?”

    七月十四?

    苏母平时保养还不错的眉梢皱了一下,有点疑惑地点了点头。

    “妈,今天是你的生日哎!”看母亲木然的神情,苏言倾就知道母亲肯定也忘了她自己的生日。

    不过也是,这段时间忙的连自己都不记得日期了,别说母亲这种平时都不重视生日的人了。

    “都半身入土的人了,还过啥生日。”相对苏言倾惊喜的表情,苏母则是满不在乎地说,推着女儿去收银台付钱。

    整理好东西,苏言倾回头之间看到方晚清脚上那双穿了两年的鞋子,心里一狠,决定一会儿去三楼看看意大利手工品牌卡斯诺的老年鞋。

    “言倾,你拉妈来这干嘛?东西这么贵,咱们还是快点下去吧!”被女儿拉到三楼,入目都是国外奢侈品牌,方晚清疑惑地望着苏言倾问。

    “没事,看看,满足一下虚荣心啦!”苏言倾自然不敢让母亲知道自己目的,明亮的眸子扫视一遍,敷衍地回答,在挨着左侧的电梯旁看到了自己要找牌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