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15章 找来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昏黄色夕阳光影里,苏言倾视线里会出现了生命中最最重要的的两个男人,虽然他背对着光线,陌生,依然坚挺的背影,盈盈绕绕在心间,一直难以忘不了的……抚过了心底汹涌澎湃而起的浪花,苏言倾抑制住心底的疑惑,她不知道儿子怎么会跟萧冥北在一起,看小家伙跟他玩的还挺嗨。。...

    昏黄色夕阳光影里,苏言倾视线里出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尽管他背对着光线,熟悉,坚挺的背影,盈盈绕绕在心间,始终无法忘怀……

    轻抚了心底激荡而起的浪花,苏言倾沉声叫着自家儿子,“安安?”

    “妈咪”

    听到苏言倾的叫声,小家伙兴奋地转身张着小胳膊朝着她跑去,抱上妈妈的胳膊。

    抑制住心底的疑惑,她不知道儿子怎么会跟萧冥北在一起,看小家伙跟他玩的还挺嗨。

    “妈咪,不跟叔叔说一声吗?”安安被苏言倾抱在身上,看都没看一眼萧冥北,转身准备离开。

    “你不打算跟我说话吗?”

    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这他都放下身段找来了,而且从安安口中已经得知他曾透露过“一个做错事的叔叔想祈求原谅。”

    他不信她不懂这里面棒波糖的涵义。

    “苏言倾?”

    “妈妈,叔叔在叫你哎!”安安仰着脑袋疑惑地望着妈妈着急离开的样子,再看看叔叔站在他们身后盯着他们看。

    她不敢停下来,她害怕停下来后,没办法用平静的心态面对他。

    她不停下来,他就跟上去。

    安安时不时还朝着身后的叔叔笑笑,气的苏言倾不得走的更快。

    萧冥北无所谓地跟着,直到苏言倾再也忍不住地停了下来。

    “你到底想干嘛?”目光直视着身后的萧冥北,苏言倾扭头便没有好气地说,上次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两个人没有一丝关系。只要他不知道安安是他儿子,她就能理直气壮地甩开他的手离开。

    “请求你的原谅……”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双手插在口袋里,沉稳清冷的气息,晃的她心里揪紧,抱着安安的手不自觉地握紧。

    求得她的原谅?苏言倾已经不愿意再相信他薄唇轻吐的话。

    “你走吧……”没有回头,苏言倾直视着开了又合的电梯门,痛苦地闭了闭眼,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快步进了电梯。

    乔家他也报复过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来打扰她生活?她已经过了渴望爱情的年纪,现在只想带着安安和妈妈安静地生活。

    抱紧儿子,苏言倾深深地吐了口气,脑海里都是刚刚萧冥北在夕阳的身影,挥之不去……

    “妈妈,你不喜欢叔叔吗?”五岁的孩子哪里知道什么,他称之为叔叔的男人就是亲生爹地。闻言,苏言倾苦涩一笑,没有回答。

    站定身姿,望着快步进了电梯的女人,萧冥北嘴角勾起一丝神秘的微笑,转身坐进了车里。

    每天推开饭局,独自一人开车来到这个小区,第一个傍晚就碰到了那个在医院里撞到他的小男孩,她的儿子。

    “小朋友,还记得叔叔吗?在医院里,叔叔不小心碰到你,今天叔叔带你去买糖好不好?”萧冥北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份闲心蹲下身来哄一个孩子,还是用那个女人最喜欢的方式。

    大学酸涩的情感如潮水一般轰然而来,压的萧冥北喘粗气,短短的五年,他从十几个人的小公司一路带领着做到全国数一数二的商业帝国。

    “记得。”

    耳边稚嫩的声音打断了萧冥北的回忆,拉他回了现实。不知道为什么,他不但不讨厌眼前的小男孩,反而有一种亲切。

    从此,两个人好像是约定一般,每天晚饭后就会在这里碰面。

    “你很喜欢那个叔叔吗?”给儿子洗完澡,苏言倾望着安安,平静地问。

    “叔叔?晚上的那个吗?喜欢。”在苏言倾给安安擦拭头发,安安眨巴眨巴眼睛,疑惑地问。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

    听的苏言倾心里一阵难受,压下眼睑掩饰住眼睛里要溢出的泪水。

    五年来,从不曾让自己放松下来,儿子是自己的。在乔家,生怕乔临汐拿儿子的身世说事,自己能避着就避着,好在有临晟刻意叮嘱过他母亲,和妹妹,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也没发生什么。

    收起心里的低落,苏言倾心疼儿子从未得到过父爱,可她什么也不能说。

    “乖儿子,睡觉吧!”

    给小家伙穿上拖鞋,苏言倾拉着走了出去,这几天都让他跟母亲睡。

    “安安啊!困了吧!”

    接过外孙的手,方晚清慈爱地拉着朝床边走去。

    “妈,晚安!”

    给方晚清合上门,苏言倾才疲惫地回到房间。晚上,萧冥北在楼下陪儿子一起玩的身影挥之不去地印在脑海中。

    “不……”

    刚躺在床上的人被自己猛然冒出来的想法吓得坐了起来……

    萧冥北应该还不知道安安就是他儿子吧?要不然他也不会站着楼下没有跟上来。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了一身虚汗,再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

    索性踩着拖鞋走到床边,目光不自觉地望向晚上儿子和萧冥北站的位置,愣愣地失神……

    刚洗过澡的萧冥北紧实的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推门而出,修长的双腿裸露在外边,晶莹的水珠顺流而下落在柔软的地毯上,转瞬即逝。

    缓步走向吧台,萧冥北面无表情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嫣红的红酒,动作优雅地举杯唇边,一饮而尽,性感的喉结随之滚动。

    深沉的目光投向漆黑的月色之中,一抹不明的思绪闪过男人的眼睛,再回头之时,已消失不见。

    五年来,他不光学会了如何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他还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感。

    所以对于他看重的猎物,没有能够逃出他手掌心的。

    深沉的视线收了回来,萧冥北眼底只有清冷,冰冷刺骨的寒意油然而生。

    想到那个讨喜的孩子,他眉头紧蹙,眼神里看不出是是喜是忧。本来他这次归来就是打算把苏言倾重新拴在自己身边。

    他不幸福,她也别想幸福。

    可得知她已经跟乔临晟离婚后,他又改变了主意,反感她有意要撇清关系。那他就高掉地出现,让她重新沉浸在自己的温柔攻势之下。

    身型结实有力的人放下手中空杯,便回到了卧室,躺在床上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某人发了过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