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16章 想要撇清关系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明日见皇庭酒店上午两点老地方见,我不不介意让伯母明日就看见我。整条短息都是赤裸裸地威胁,他的意思是明日自己不去见他,他便会主动会出现让母亲……?接下来,苏言倾敢想整条短息都是赤裸裸地威胁,他的意思是明天自己不去见他,他就会主动出现让母亲……?。...

    明天见皇庭酒店下午三点老地方见,我不介意让伯母明天就见到我。

    整条短息都是赤裸裸地威胁,他的意思是明天自己不去见他,他就会主动出现让母亲……?

    接下来,苏言倾不敢想他要做什么,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一想到乔家被陷害的事,心里都是一阵慌张。

    不,她不能让母亲见到他,当年妈妈知道自己交了一个男朋友,可她从来没见过萧冥北,所以这次她不想让萧冥北那个疯子扰乱他们平静的生活。

    毕竟当年嫁给乔临晟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不怨妈妈。如果现在再让她重新选择,她依旧会重蹈覆辙。

    老地方?

    忍住要往下流的泪,苏言倾孤单地抱着自己。

    这几年来,她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经历过乔氏宣布破产,爸爸去世,乔临晟被诬陷入狱,自己从来都不是一朵养在温室里的娇花,可这一刻,躺在床上任由眼角的泪水默默地流,无声无息地浸湿了身下的枕头。

    儿子的存在让她时时刻刻记得萧冥北这号人物的存在,可她却在时时刻刻地逼迫着自己忘记不该记得人。

    五年前,主动说出分手的那一刻,自己已经失去站在他身边的理由。

    “嘻嘻……好痒,不要嘛……”

    “冥北,我们以后生个像你一样的宝宝好不好?”

    “都挺你的,我的言言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我们不分开,我会一直宠着你……”

    “哈哈……”

    女孩银铃般的笑声不断从回忆中闯进现实,苏言倾眼角的泪越流越深,无声地哭红了眼眶……

    无声的哭泣中,不知过了多久,苏言倾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清晨的微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进来,照在睡得迷迷糊糊苏言倾脸上,日光越来越亮,才皱着眉头醒了过来。

    “妈咪,我的水彩笔没有了,你能不能陪我去买?”安安坐在餐桌旁,吃着早餐看着走进来的苏言倾撒娇道。

    “妈咪?”见妈咪话都不说一声,直接朝着洗手间去了,安安小脸瞬间暗了下来。

    “安安,一会儿吃完早饭,外婆陪你去。”端着粥过来的方晚清看出了女儿的迷糊,又看看外孙可怜的小表情,笑道。

    “怎么无精打采的,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去看看?”待苏言倾坐下后,方晚清关切地问,脑海里犹清地记得那天女儿做噩梦后,什么也没说。

    苏言倾摇了摇头,喝了两口粥,感觉身体无力,不想动。索性不想再坐下去,便开口,“妈,我没睡好,再去休息一下。”

    “嗯,去吧!”

    作为母亲,方晚清只希望女儿能够快乐,可现在她的言倾一点也不快乐,她该怎么办?

    “外婆,妈妈身体不舒服吗?”有点生气的安安看着妈咪的情绪不太对,也不生气了,小小的声音里带着关心。

    “没事,赶紧吃,一会儿外婆带你去买水彩笔。”小孩子都知道关心妈妈了,方晚清很欣慰,能够看到安安平安长大,这辈子她也算圆满了。

    安静的卧室里,苏言倾一个人窝在床上,脑袋很乱,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一点也睡不着。

    盯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思索着她的人生走向,从目前的状态看,只要她一天不离开这里,她的生活看来一天都平静不了。

    “安安想要什么样的水彩笔?”方晚清牵着安安进了一家大型的文具店,望着架子上琳琅满目的水彩笔问。

    “这个36彩的。”寻找着与旧的一样的牌子,安安看到后马上就指着给方晚清看。

    顺着安安手指的方向,方晚清拿过后递到了安安手上,准备过去结账。

    手里拿着新买的水彩笔,安安手舞足蹈地给方晚清表演着什么,引的方晚清抿嘴轻笑,殊不知她们身后跟着两个诡异的人。

    “安安走啦!”

    拉着一蹦一跳的小家伙,方晚清在外还是很注意孩子的安全意识的。

    身后的人只是尾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好在这次方晚清相安无事地到家了。

    “妈咪,妈咪,我们回来喽!”

    安安兴奋地拿着画笔跑去了苏言倾睡觉的房间,可室内空无一人。

    “妈咪呢?外婆,妈咪不见了。”没找到人,安安赶紧给外婆回报情况。闻言,赶紧过来看情况,确实没看到女儿。

    拨通苏言倾的电话,听着那边是嘟嘟的声音,方母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期待着苏言倾能快点接电话。

    “妈,我刚有点事出来了一趟没来得及跟你说,中午就不回去吃饭了。”看到手机响起是家里打来的电话,苏言倾皱了皱眉头,压着声音接通了。知道这样欺骗母亲不好,可她是不得已。

    待挂断电话后,眼泪再次无声地落在衣袖上。

    司机大叔是个好心人,看着苏言倾睁着眼睛流眼泪,看着心里也不舒服,善心地开口安慰了两句,“姑娘有什么事一定要想开点,跟家人多交流交流,都会过去的。”

    紧握着手机下了车,苏言倾什么都不想,昏沉的脑袋在阳光照射下晕的更厉害了。这次她来不为别的,就想说清楚她跟他之间不可能再有什么结果了。

    来到老地方,她知道里面有人,木然地敲了敲门。

    很快,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入目是一个身着浴袍露出性感胸肌的男人,睁着清冷的眸子正看着她。

    萧冥北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让她进来。其实他也没想到她一大早竟然会主动打电话要过来,事情的走势突然引起了他的兴趣。

    脚步仿傅不是长在自己脚上,苏言倾无神地走了进去,待他合上门回头低沉地道:“你到底为了什么?这么纠缠着有什么意义?”

    “哦!这么早来就为了说这么?”萧冥北轻挑眉头,注视着眼前的女人,从她通红的眼睛里能够看出她昨晚睡的并不好。

    “对,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不知道萧总哪来这么多精力不去管理萧氏庞大的帝国,区区来纠缠我一个小人物值得吗?”话语里有气忿,有不解,说着苏言倾还带着一种发泄的口吻讽刺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