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17章 再次沉沦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很值得。”索性干净利落的两个字,楞声惹得苏言倾哑口无言。“你……”睁睁地望着萧冥北拿起来自己的包摸出手里,摁了直接关机,苏言倾才已发出一个“你”,想切断萧冥北的动作,可一“你……”。...

    “值得。”干脆利落的两个字,楞声惹得苏言倾哑口无言。

    “你……”

    眼睁睁地看着萧冥北拿起自己的包掏出手里,摁了关机,苏言倾才发出一个“你”,想阻断萧冥北的动作,可一切都晚了。

    “干嘛关我手机?”反应过来,苏言倾急了,伸手要去夺,却被某人顺手扔到了沙发上。

    见她有了反应,萧冥北才闲闲地说:“关机,不想被打扰。”

    说完他欺身而近,一手抓住她柔弱的肩,一手把拨过她莹白透亮的脸,接着一串湿热的吻落下。

    “呜……”眼前是突然放大数倍某人的俊颜,同时她的手被他窝在胸口上,推搡之间,清晰地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来“怦怦”的心跳声。

    瞬间泛白无神的脸色变得绯红,动作随之停顿了一下,又想猛的推著他的胸膛:“别……”

    萧冥北猛地收力,刚远离了点的女人再扯进怀里,两人腰线下契合相贴,低头吻住了她的粉唇。

    磁铁一般吸著她不放,热情霸道的深吻,挣扎着的苏言倾只能呜呜出声。

    挣扎不了,逃不开,萧冥北充满魔性的手一路往下移,同时苏言倾的身体往自己身体上按。

    修长的手指刚插进柔顺头发里去,门铃不是时候地想了起来。

    温热的吻持续不断,萧冥北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苏言倾不情愿地推搡着男人远离她的身体,可腰上的力道禁锢的她几乎动不了。可直到门铃不耐烦地响了n遍,他才放开了她。

    一吻结束,她柔顺的发丝被他弄乱了,好看的脸颊粉嫩了起来,嘴唇湿润诱人。

    被松开之后,知道有人要进来,不用想她也知道是谁这么早来找他。挣扎着身子站好准备离开,还没迈出脚又被身后的男人扯进怀里,这次更甚……

    两人双双倒在床上,而她还好死不死地压在仅着一件睡袍的男人身上,联想到……

    苏言倾的脸瞬间红的要滴血。

    别扭地挣脱着要起身站起来,可身下萧冥北墨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扭动着腰肢的女人。彻底升腾起一股要吃掉她的欲望,长臂一挥,苏言倾再次跌落在他胸前,血红的脸刚好贴在……

    “你……放开我。”

    受不了这不清不楚的关系,苏言倾张嘴朝着眼前小麦色的胸肌就是一口,刺痛的感觉,萧冥北只是闷吭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动了起来。

    外面的敲门声依旧没有停止,可室内已经热火朝天了,春意四处流窜。

    苏言倾身边浅绿色的薄裙随着萧冥北有力的动作应声而裂,瞬间身着白色蕾丝胸衣的苏言倾全身上下只有两处可以遮盖住肉体的了。

    “混蛋……”

    气不过,苏言倾伸手就是一巴掌眼看就要到了萧冥北脸上,却被人从半空中拦了下来,放在唇边亲密地吻了吻。

    自从上次乔临晟的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仔细观察过她了。

    眼前的她好像比之前更美了,新月细长秀气的眉眼,浑身透亮的肤质,纤细妖娆的腰肢……

    萧冥北眼睛窜着浴火,等待不及……

    “呜……萧冥北,你混蛋……”

    没有前戏,没有温柔,苏言倾痛的说不出话,委屈的眼泪顺流而下,低落在身下昂贵的枕头上,只留下一滩水印证明主人确实哭过。

    “乖……别哭,我温柔点。”

    察觉身下的女人身体僵硬,萧冥北在心里暗骂自己过于着急,心底也柔软了不少,说话透露着宠溺的意味。

    “顶楼的总统套房怎么回事?里面有人吗?”厉子桐睁大一双水眸,话语凌厉地问着客服人员顶楼萧冥北的房间怎么回事。

    “厉小姐,不好意思。萧总今天不在,他特意叮嘱过等他处理完事情,一定会主动联系您的。”在厉子桐的注视下,客服小姐战战兢兢地重复着一大早萧总叮嘱过的话。

    “不在?”闻言,厉子桐好像不信客服的话,秀气的眉头一皱反问一句。

    “对,萧总一大早就离开了,而且萧总好像知道你要来特意叮嘱过的。”大小姐的脾气就是大,客服小姐仍旧坚定不移地重复着上一句话,尽管萧总现在就在楼上的房间里。

    听是萧冥北特意叮嘱的,厉子桐脸色才好看了点,转身离开了酒店。

    见厉子桐走后,客服小姐长长地吁了口气。

    “别……”

    一室的喘息声,呻吟声掺杂在一起,幸好总统套房里隔音效果不错,就算有人贴耳也听不到什么……

    待萧冥北停下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而怀里的女人清洗过后睡的正熟,睡梦中眉头还紧蹙在一起,惹得萧冥北长臂收紧伸手要抚平她皱起的眉头。

    “有什么结果?”乔临汐着急地问着从优蓝心那借的人打探到关于苏言倾的行为。

    “苏言倾今天去了一趟皇庭酒店一直没出来,倒是她的儿子和母亲去了一次商场买了点孩子用的笔又回去了,其他没什么事?”监视了几天,他们发现苏言倾也没啥异常的行为,就根据情况回答了问题。

    听着没什么情况,乔临汐好像很不满意这种结果,哼哼了两声就挂了电话。

    上次听优蓝心的主意说,让人开车撞了苏言倾母亲和儿子,这样才能够让她彻底痛苦到死,虽然她觉得这主意挺不错,可她要真正实施起来心底还是平静不下来……

    现在乔临汐这边一有什么动静,优蓝心坐在家里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不知道乔临汐这么相信她,自己是该笑她蠢,还是自己人格魅力大。

    优蓝心悠悠地坐在木椅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看似明丽的人心里算计的才越深。因为她清楚地看透了一切,现在她只要把乔临汐拿捏在手,到时候乔母就算知道自己离过婚也一定会接受自己作乔家的儿媳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