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18章 沉沦后的记忆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脑袋生疼,有那么一刻苏言倾忘了了自己身在何处,逼得着自己睁开眼睛眼睛看了几眼周围,陌生的房间,陌生的装饰,最最重要的的更可怕陌生的味道扑鼻而来而来。陷入昏迷前的记忆如潮水一般轰的一声昏迷前的记忆如潮水一般轰然而来,想起,她是被做晕过去的。苏言倾微红的脸颊再次充血般红了起来,伸手抓着身上的被子盖着脸……。...

    脑袋生疼,有那么一刻苏言倾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逼迫着自己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四周,熟悉的房间,熟悉的装饰,最重要的要命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

    昏迷前的记忆如潮水一般轰然而来,想起,她是被做晕过去的。苏言倾微红的脸颊再次充血般红了起来,伸手抓着身上的被子盖着脸……

    她是来撇清关系的,怎么又被拖到床上,还脱的一干二净。躺在床上,没有看,她都能感觉到全身上下都光裸着。身上没有那种关爱过后的黏腻,想必应该是某个禽兽得了好处给自己清理过了。

    听着苍劲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苏言倾立刻闭着眼睛,假装在沉睡中。

    刚刚她的小动作他一清二楚,站在床边注视着正禁闭着眼睛的女人,一抹柔情缓缓而升,“还不睡好吗?在不起我就走了,对了,你妈刚刚打电话过来……”

    萧冥北充满磁性诱惑的嗓音说着还故意顿了顿,等待着床上装睡的女人给出跳床而起的反应。

    果不其然,苏言倾听到方晚清打电话过来,跟吃了呛药一样,腾地一下做了起来,轻薄的羽绒被顺着光洁的身子滑落而下。

    “啊……”

    周遭凉凉的空气,侵袭着苏言倾短路的神经,反应过来抓被子的时候,萧冥北忍不住勾起一丝柔情的笑,笑的很轻,很暖,如临清风。

    “你……”

    “我的衣服……”都这个样子了,苏言倾也不矫情,伸出手指着萧冥北让他把自己的衣服拿过来。

    眼睁睁地看着萧冥北径直走过自己那躺地上的可怜衣服,进了衣帽间,不过一分钟手里出现一件崭新的香奈儿最新款式走了出来。

    折回来萧冥北嘴角的笑意若隐若现没有说话,单手递过来衣服。

    “你出去,我要换衣服。”激情过去,苏言倾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每次都是失了夫人又折兵,忍着浑身酸痛,冷冷地开口,仿佛是不相识的陌生人一般。

    “穿吧!浑身上下有哪点是我没看过的?”不满苏言倾的冷漠,萧冥北轻挑眉头,墨色的眸子里都是戏谑。

    每次纠缠,她都能给自己不同的体验,明明已经结婚五年多,身体依旧青涩,紧绷像初经情事的少女,让自己爱不释手地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生气地拿过衣服,躲在被子下,慢吞吞地穿上,苏言倾迅速地钻了出来,穿上鞋子抬腿就准备走。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并丝毫没注意到,萧冥北递过来的衣服穿在身上说不出地合身。

    “我送你。”没有多余的字,萧冥北低沉的语气已经宣誓了自己的霸道。

    “不用,我自己能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苏言倾说话的语气更是恶劣,竟然下午五点了,再看看手机上母亲十几个未接来电,惹得苏言倾咬牙切齿回答他。

    萧冥北跟在美人身后倒是不气也不恼,拿着车钥匙帅气地走在后面。

    “你别跟着我。”思考着一会儿怎么跟母亲解释为什么没接电话,苏言倾脚下的步子越踩越快,想一步回到家中。

    五点多的阳光还是有点热度,猛然出了酒店,眼睛仍旧刺得有点疼。

    倾手遮阳的时候,一辆黑色沉稳的捷克停在苏言倾身边,这么自觉,苏言倾眉头都没挑一下,面无表情地准备离开。

    “上车,你妈肯定着急了,我送你回去。”萧冥北也不生气,打开车门等着苏言倾上车。

    上还是不上?苏言倾犹豫不决,是他害得自己睡了过去,没接听到妈妈的电话,如果可以她真想打暴打一顿这个商业大亨。

    纠结五秒钟,苏言倾还是上了车。

    不用说地方,他也知道,苏言倾给自己系上安全带,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座机号,省的妈妈还在担心。

    “言言,你终于来电话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一直打不通女儿的电话,身边还有一个吵着要妈妈的外孙,走不开。

    “妈,我没事,下午在慧丽这吃过饭,忘记手机没电了。我马上就回去了,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吧!”

    身边坐着一个情绪不定的人,苏言倾这瞎话编的也很无奈。

    “妈咪,你快点回来,安安像你了。”哭闹的安安听到是苏言倾打电话过来,马上停止了哭声,对着电话大声喊。

    “安安乖,妈咪马上就到家,你要乖乖地听外婆的话知道吗?”听到儿子青稚语气里哭意,苏言倾揪心地的痛,视线忍不住狠狠地剜了一眼稳稳当当地开着车的男人。

    苏言倾殊不知在她柔声安抚安安的时候,身旁坐的男人脸色阴沉的足以媲美天上的乌云,原来她不是不会温柔,只是她的温柔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挂了电话,收起手机,苏言倾又恢复了一副沉默不言的样子。

    “萧冥北,我们谈谈可以吗?”苏言倾忍受不了这种像是偷情的感觉,从酒店出来后,心里久久平静不下来,既然这次她又没守住阵地,可也不想输得这么惨。

    “嗯”

    应了一声,萧冥北转头望着自己的女人,等待着接下来的话。

    “我们算什么关系?”苏言倾索性抛开尊严,因为她已经弄不清楚没有了乔临晟那件事,他们这样纠缠算什么?

    “你说算什么?”

    或许萧冥北一开始就没想回答,苏言倾问出的话题再次回到了她身上。

    苏言倾简直气到不想说话,记忆里一切以她为重的阿北变了,变的她已经看不清他原来的面目。对啊!这都怨她,都是她惹出的祸,是她改变原来善良的阿北。

    没有回答的问题,车内的气氛再次陷入了僵局。只有苏言倾露出了酸涩的笑容,满脸的凄清。

    “到了。”

    停好车子,萧冥北低沉的嗓音响起,目光灼灼地望着面色凄清的苏言倾。

    呆滞了一下,苏言倾推开车门,头也没有回地走了。

    窈窕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不见,萧冥北才自嘲地笑自己,嘲讽自己狠不下心伤害她,见不得她伤心难过。

    那个在商业上,雷厉风行,让人闻风丧胆的萧冥北形象在苏言倾身边根本持续不了多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