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20章 拒绝撒娇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待提供服务员把两盘法式红酒鹅肝当心地摆在两位面前,优雅高贵地离开了后,厉子桐都忍地详细介绍:“冥北,尝一尝他们的特色法式红酒鹅肝,真的跟我在法国吃的口感一模一样”。听见女人娇听到女人娇气逼人的声音,萧冥北眉头轻挑,略微带点生气。脑子里想的全都是苏言倾的问题,我们之间的关系算什么?。...

    待服务员把两盘法式红酒鹅肝小心地摆在两位面前,优雅地离开后,厉子桐忍不住地介绍:“冥北,尝尝他们的特色法式红酒鹅肝,真的跟我在法国吃的口感一模一样”。

    听到女人娇气逼人的声音,萧冥北眉头轻挑,略微带点生气。脑子里想的全都是苏言倾的问题,我们之间的关系算什么?

    他真想刨开那个该死的女人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跟乔临晟离婚后,她竟然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看不出她跟乔临晟有什么情真意切的感情。

    呲……

    “冥北,你没事吧?”厉子桐吃惊地看着一向优雅贵气的男人竟然把鹅肝切的呲呲作响,担忧地问。

    摇了摇头,萧冥北依旧潇洒贵气地插着一块切好的鹅肝放入口中,一口下去想象着是苏言倾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就想咬的越碎越好。

    一旁服务员端上一瓶醒好的红酒,盛在醒酒器里,嫣红诱人。

    “冥北,82年拉菲哦!来品尝一下,跟我说说怎么个好法。大家都说你酒品很不错,你也教教我怎么分辨酒类嘛?”把着刚倒好的红酒杯,厉子桐莹白透亮的纤手朝着萧冥北优雅地伸了过去,粉嫩的唇瓣还吐着勾人的请求。

    而萧冥北好像没听到一样,接过红酒便一饮而尽,丝毫没有好好品酒的意思,看的厉子桐一愣,虽然他们在已经订婚半年,可她完全没有见过今天这样的萧冥北。

    平时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他的动作总是高贵逼人,连拿着刀叉的样子都像是英国贵族的王子,可今天也太反常了。

    一顿饭下来,萧冥北也没说几句话,惹得厉子桐又不敢说他吃饭的样子,只能忍耐着,细细地观察着他的不对劲,暗自记了下来。

    “我想跟你去酒店好不好?”看着萧冥北开车直直地送自己回家,厉子桐哪里愿意,嘟着嘴撒娇。

    开着车的萧冥北皱了皱眉头,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拒绝了,干脆利落,不留一丝情面的拒绝惹的厉子桐大小姐又上来了。

    “不嘛,人家想跟一起嘛!”

    可这招显然在萧冥北这行不懂,萧冥北依旧没有点头答应。

    没订婚之前,一直混迹在各大高档酒吧的厉子桐,非常懂得如何说能够让男人心软,主动带女人回家。

    “冥北,人家很想你,你都不愿意要人家,真是太伤心了,我要告诉爸爸。”厉子桐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副优柔可怜的样子,活生生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佯装还要告诉厉风萧冥北欺负了她。

    一席话听完,萧冥北蹙眉忍住想要把厉子桐丢下车的冲动,目光温柔地望着身旁的女人,“桐桐,我想把最美好的留在新婚夜,我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不想因为自己的欲望而打破了原则。”

    说完,萧冥北都觉得鸡皮疙瘩落了一地。这是他在一部电影里看的,具体是哪一部他也忘了,反正不管了,只要能够阻止厉子桐跟他一起回酒店就行。

    “冥北,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萧冥北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再强逼也不太好,免得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厉子桐赶紧真诚地道歉。

    “没事,我只是希望能够给你一个完美的记忆。”萧冥北违心地说着对未婚妻的甜言蜜语,如果不是他还有需要厉风的地方,或许他跟厉子桐这个订婚宴就是一个摆设,根本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谢谢你,冥北。”

    厉子桐还是被萧冥北送回了家,下车时,他拉着厉子桐的手轻轻地在她光洁的额头印下了一个吻,心里只为了拉拢厉子桐,稳定住厉风。

    在厉家门口红火灯光的照应下,黑色低调的捷豹隐隐约约消失在了半山腰处的公路上。

    “shit”

    在黑暗里,萧冥北控制不住地咒骂了一句,自从送走了苏言倾回去,他却挥之不去地忘不了苏言倾面无表情的样子。

    我们之间算什么关系?

    算什么关系?

    因为他也没想过他们再次相见的关系算什么……

    再次归来,他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商界霸主,为了报复五年前被人抛弃的痛,为了报复那个女人不顾亲情,亲手残害了自己的孩子。

    五年的时间,他逼迫自己变得强大,就是为了能够让她后悔当初抛弃他是多么错误的一个选择。

    可当她在自己身下沉沦时,身体诚实地回应着自己,眼角却有着流不干的泪,看的他心燥烦乱,只想狠狠地折磨她,让她痛苦,让她难受。

    现在他有能力做到这一切,为什么感觉他并不快乐。

    单手快速换挡加速,打开天窗,萧冥北想让极速的风吹去脑海里的烦乱。曾经相爱的恋人,现在却如同陌生人,只有在床上,他才能感受到她的热情,感受到她的放纵。

    一路疾驰,呼啸而过的风,吹醒烦乱的萧冥北,坚定了要折磨那个曾经抛弃过他的女人,时时想跟自己撇清关系。

    那他就不让她如愿。

    呵,女人这种生物真是你越宠她,越谦让,她就会觉得你不重要,这是他从五年前的事件中学到的真理。

    明明他就是好声好气地跟她说话,反之她是怎么回应自己,搞得好像自己非要热脸贴到冷屁股上。

    下车后,萧冥北快步踱回房间,要冲个凉水澡,给自己降降心火。

    苏言倾睡在床上,抱着儿子,却怎么也睡不着。

    在萧冥北车上,她提出的问题并不是偶然。自从经历过乔家的事,这么多天,她一直在思考两个人的关系,是报复?还是他还爱着自己?

    从今天的问题上看,答案显然不是后者。

    睁着一双明亮的眸子,苏言倾望着儿子的睡颜,和某人很相似的眼角,轻薄的嘴唇。可这个秘密,她不能给萧冥北说,不能让他夺走安安。

    她可以忍受着身体上的不适,可心里却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关乎着一个他不知道秘密。

    苏言倾在暗夜里,睁着眼睛思考着什么。

    皇庭酒店vip套房里亮如白昼,而宽大的床上同样躺着一个思考着什么的男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