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23章 和谐的画面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有准备过什么时候回去吗?”乔临晟很期待……她能说出住一段时间就回去,可跟苏言倾在一起这么多年,她的性格有多完全的独立,自己始终都明白。这是他头痛的一个地方。“也没准备“没有打算再回来,临晟谢谢这么多年你对我们母子的照顾,我很抱歉也耽误了这么多年。”。...

    “有打算过什么时候回来吗?”乔临晟很期待她能说出住一段时间就回来,可跟苏言倾在一起这么多年,她的性格有多独立,自己一直都知道。这也是他头疼的一个地方。

    “没有打算再回来,临晟谢谢这么多年你对我们母子的照顾,我很抱歉也耽误了这么多年。”

    在外人看来,他们是相亲相爱的夫妻,有一个可爱懂事的宝宝。可他们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一纸合约的牵绊。

    “对我还那么客气,言言,你对我没有一丝感情吗?”听着苏言倾想要撇清关系的话,乔临晟讪讪地笑,可眼里的苦涩怎么也遮掩不住。

    “我很抱歉,我对你只有感谢和……”

    “言言,你不要再说了,就让我自欺欺人吧!”乔临晟嘴角酸涩笑越来越浓,这么多年的努力,他都没打动她的心,让她心甘情愿地从了自己。

    苏言倾愣了愣,随即自嘲地笑了。

    她又是何德何能,得了乔临晟这么多的呵护,就连离婚也是她主动提出的。这一刻,苏言倾从心里看不起自己,为他感到不值。

    “安安,好吃不?”

    乔临晟可以说是一个合格的爹地,结束了沉重的话题,满眼都是对安安的关心。对安安可以说是真心的好,完全媲美她亲生母亲了。

    “好吃,爹地,下次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一起吃啊?妈咪总是说你很忙,没时间陪安安。”安安手里握着勺子,仰着头问乔临晟他们下次什么时候再能相见。

    “下次啊?安安想吃的时候再给爹地打电话好不好,爹地马上就带你再来吃。”这个问题真是难为住乔临晟了,可又不想安安失望,马马虎虎地回答。

    “好,爹地真好。”

    望着对面的父子和谐,有爱的画面,苏言倾不禁想如果可以放下心里的那个人,她不介意跟乔临晟一辈子。

    哈哈……

    “爹地,你别挠我痒痒了,哈哈……”

    看着安安笑的越欢乐,苏言倾心里越压抑。这次离开之后,这或许就是最后一次安安还能躺在乔临晟怀里笑了吧!

    吃过东西,乔临晟又带着安安去了一次游乐园才送他们母子回去。疯玩了一上午,安安在车里已经香甜地睡了过去。

    “安安都睡着了,我送你们进去吧!”

    停好车,乔临晟笑望着安安睡着的小身板,提议道。

    “不用了,有什么事你去忙吧!我带安安回去就行了,谢谢你临晟。”既然有意分开,苏言倾并不打算让母亲见到乔临晟,一个人抱着沉睡的安安下了车。

    “有什么事跟我打电话,我的手机一天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乔临晟也没多争,在苏言倾准备走的时候开口道,这是他目前能为她做的。

    望着女人纤柔的背影,乔临晟握紧了拳头,心里有很多话他并没问出口。自嘲地笑了,五年的婚姻终究还是抵不过萧冥北的到来,说散就散。

    这样的背影不只有乔临晟一个人在看着,另外一辆低调的车里坐着一个面色阴沉的男人,一家三口有爱的画面刺痛了萧冥北的双眼。当看到苏言倾抱着安安从车里出来,他就想冲出来把她抓过去。

    可理智一直紧绷着,说服自己镇静下来。可紧握的拳头可以看出萧冥北的生气,这是他们的私会?还真是相亲相爱呢,这刚离婚就又忍不住贴在一起,一家三口甜蜜相会。

    乔临晟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画面又成了萧冥北私下攻击乔氏的原因。待乔临晟走后,萧冥北一直阴沉的脸才好看了一点。

    刚放安安躺在床上睡下,苏言倾就感觉到手机振动不停,又不知道谁这么锲而不舍地给自己打电话,只好拿起手机看看。

    在看到手机的那一刻,苏言倾又放了回去。

    她不接,他就一直打。

    几天不联系,中间连句虚假的短信都没有。虽然她很希望能一刀两断,可心里的渴望联系,要不然床上的欢爱又算什么?或者萧冥北早已对她只有厌烦,而她自然也没必要再与他有任何的牵扯。

    “你到底有什么事?没事别打扰我们休息,你这样很烦人知不知道?”苏言倾没好气地开口,真是不知道萧冥北到底想干什么,她要钱没钱,要才能也没有,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堂堂萧氏总裁浪费时间报复自己。

    “打扰你们休息?我可是看到你和乔临晟刚刚回来,看着还很亲密的样子,这让我如何理解?”

    听着她一点也不温柔的话,萧冥北心里也来气了,暴戾的声音脱然而出,丝毫不在意苏言倾听到这些话的愕然。

    “你什么意思?”苏言倾困惑他怎么知道自己带着安安去找了乔临晟,心里有一种被跟踪的感觉,更加生气。

    “什么意思?你心里没鬼,会害怕我说这些吗?”萧冥北不屑道。

    “我有什么鬼,就算见也是光明正大的见,不知道萧总裁一个大忙人怎么会知道别人的行踪?”害怕打扰到儿子睡觉,苏言倾快步躲到洗手间里呛声道,她不明白萧冥北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行踪,难道是跟踪自己?

    “光明正大?呵呵,苏言倾你别骗自己了,你当年为了什么跟乔临晟结婚,你不会都忘了吧?该有你这种残忍流掉自己骨肉的女人就不该拥有幸福。”萧冥北嗤笑一声,再次把血淋淋的事实撕开摆在苏言倾面前。

    “萧冥北,你说够了没?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萧总能不能放过我这种小人物。就算当年有对不起萧总的地方,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我这种石井小人物计较了。”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苏言倾也一点一点地清醒了过来,她都不过萧冥北。

    是啊!她一个小人物再硬又怎么能拿着儿子和母亲的安全跟萧总斗?在她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竟然有人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这让苏言倾说话的语气也软了下来。

    愤怒中的萧冥北没有意识到她语气突然软了下来,错愕地愣了下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