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25章 熟悉的日料店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送过茶折回家去,很好奇的梅子都忍凑到厨房问一身黑衣的老大,笑嘻嘻地问: “老板,你说那个女人跟萧总是什么关系?”皱了皱眉头,男人伸出手敲了敲探身进去的梅子,“是也不是没有听到想听的答案,梅子收回头,躲在暗处偷偷地关注着萧冥北那边的情景。心里不仅纳闷,因为她从那个女人进来一直都没有开口,她很好奇萧总是不是强迫人家来的。。...

    送过茶折回去,好奇的梅子忍不住凑近厨房问一身黑衣的老大,笑嘻嘻地问: “老板,你说那个女人跟萧总是什么关系?”

    皱了皱眉头,男人伸手敲了敲探头进来的梅子,“是不是没事做了?管别人的闲事干嘛?”知道萧冥北一向不喜欢别人背后讨论他,纵使两人私下关系不错,也不想让手下员工好奇议论萧冥北的事。

    没有听到想听的答案,梅子收回头,躲在暗处偷偷地关注着萧冥北那边的情景。心里不仅纳闷,因为她从那个女人进来一直都没有开口,她很好奇萧总是不是强迫人家来的。

    “干嘛呢?还不去打扫卫生。”

    端着两三新鲜的鱼子酱,看到门口聚精会神的梅子正盯着人家看,惹得老板特别不满,怒呵道。

    “好啦好啦!”梅子不满地甩了甩手,撇了撇嘴拿着扫把就装模作样地动了起来,余光还是忍不住地往萧冥北那飘去。

    “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慢慢吃,有什么需要的再叫我。”老板客气地说,顺带看了一眼苏言倾的长相,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笑。

    出于礼貌,苏言倾笑了笑没有说话。

    “吃吧!这都是最新鲜的。”他没有说出口,当年就是因为她一直给他带鱼子酱,他也慢慢地养成了习惯,一个月至少来吃个三四次,但从来没带女人来过。

    “我不是太饿,你吃吧!”

    不明白他带自己来吃饭的目的,苏言倾也未说多余的什么,只是淡淡地望着端上来的两盘鱼子酱,还泛着晶莹的光足以说明原材料有多新鲜,就算这样她还是没有食欲。

    闻言,萧冥北还是怒了,脸色说变就变再开口之时,他整个人就好像布满了一层冷霜,他怎么忘记了乔临晟肯定带着她吃过大餐了吧!所以这会儿怎么可能还会饿。

    “你就看着我吃吧!”他口气冰冷不屑,无所谓,刺的苏言倾浑身不爽,可还是忍了下来。听话地看着对面优雅的男人安静地吃着日料。

    最后一次,认真地注视他剑挺的眉眼,优雅的着餐动作,即使脱下西装外套只穿一件白衬衫,依旧那么勾人心魄。缺少了大学时期,他那阳光爱笑的模样,多了一份冷漠,无情。即便如此,他每次上国内金融杂志的时候,女性都会竞相购买。不得不感叹,上天赐予了他俊郎帅气的外表,还不公平地给予了他一颗聪明的头脑。

    “看够了没?”生气地吃着自己盘中的食物,萧冥北不敢相信地看着苏言倾竟听话地望着自己,呆滞了一般。

    他能够感觉到对面女人痴痴的目光,不似她平时争锋时候的怒目圆睁,眼神里透露着点点柔情,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

    回神愕然了一下,苏言倾脸色不自觉地红了,迅速地低下了头。放在座下的一双素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想要化解自己刚刚盯着萧冥北看的尴尬。

    “你把这盘也吃了吧!”

    当苏言倾再抬头时,萧冥北已经解决完了自己盘中的鱼子酱,秉承着节约食物的心里,轻声提议道。

    早上草草地吃了两片面包就去公司,萧冥北确实有点饿,也没谦虚地拉过她面前的盘子又接着吃了起来。

    突然苏言倾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四处寻找着表,想看一下时间。

    “现在是两点二十三分。”

    在苏言倾还在东张西望的时候,耳边一阵低沉的男声响起。两点二十三分?愣了一下,苏言倾才发觉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的一清二楚,蹙了蹙眉头,闭口不言。

    “走吧!我送你回去。”快速地解决掉最后一点食物,萧冥北拎着衣服站了起来,平淡的语气里听不出喜怒。

    “哦!”

    时间在自己预期内,苏言倾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要送自己回去,心里反而有点不爽。

    两人一前一后,没有言语交流。

    耳边冲刺着知了歇斯底里的叫声,苏言倾无声地跟在他身后再次坐到了车上,等待他送自己回去,下午她还要去陪母亲买糕点呢!

    安静的车内突然响起萧冥北出其不意的话,“我觉得安安眉眼跟我有点像。”就是他的这句话,惊的苏言倾差点跳起来,掩饰下心底的波澜不惊,转头不解地看着他。

    苏言倾表面上强装镇定,实际上心底已经天雷打鼓,担忧萧冥北看出点什么。

    “安安长的有点像我的眉眼,我怀疑……”

    生怕萧冥北再说出些让人惊恐的话,苏言倾赶紧打断了他要说下去的意思,“怀疑什么?他是你的孩子?呵呵,萧冥北,你是个成年人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安安他是谁的孩子我还是分的清。”

    萧冥北拧眉望着突然打断自己话的女人,从她掩饰很好的神情上,还是能够看出她的神情上的害怕,恐惧。

    她到底在担心什么?害怕自己用安安威胁她?还是安安的身世是什么秘密?

    本来萧冥北只是随口一提,毕竟他也见了好几次安安,自己不但不讨厌他,反而觉得他很讨人喜欢。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萧冥北故意不解地反问,不过他已经记下了苏言倾的神情变化,安安的身份也成了他让人调查的对象。脑海里想的确是,如果他的孩子没有被流掉应该也有安安这么大了吧!

    见他没有就揪着安安的身世不说,苏言倾才慢慢地放松下来,坐在车里淡定地望着最后一次相见的男人,神似自嘲道:“萧冥北,以后我觉得我们之间最好再也不见,放过彼此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结局。你有貌美如花的未婚妻,而且厉氏能在事业上帮你更上一层楼。相反,再看看我现在,一个离过婚的单身妈妈,身上还背负着扫把星的命,只会带来噩运。当初的分手是我对不起你,见你现在的事业能够如此成功,很快就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了,以后我再也没什么愧疚了。”

    苏言倾说的情真意切,没有留意到萧冥北的眼色变得暗沉,好像充满了黑暗的力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