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26章 生气地离开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萧冥北漠然望着眼前依旧要撇清关系的女人立誓,的话他不以及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个混蛋的女人了不明白死了多少次,她总是会有办法挑起来自己的愤怒的。“一直这样吧!”忍着想抓过她狠“下去吧!”。...

    萧冥北冷眼望着眼前依旧要撇清关系的女人发誓,如果他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个该死的女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她总是有办法挑起自己的愤怒。

    “下去吧!”

    忍住想抓过她狠狠地欺负一顿的想法,萧冥北冰冷无情地开口,看都没看一眼还等着他回答的女人。

    下了车,苏言倾挺直身板,头也不回地走了。而面无表情的脸上在下车的那一刻,早已泪流满面,挺直身板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哭泣时肩膀的抖动。

    可她的身后并没有注视的目光,在她下车的那一刻,萧冥北腾的一下开车离开了,从身后传来的汽车远去的声音,苏言倾眼前一片模糊。

    一切都结束了,不管是好是坏,也算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苏言倾定定地站在门口擦干眼角的泪,才轻轻地插进钥匙,转动门把进去。

    “妈咪,你回来了?怎么没等我醒来?”

    中午大吃了一顿,又睡了一觉,安安小朋友精神好的很,见苏言倾推门进来,马上飞奔着朝苏言倾跑了过来,撒娇道。

    “嗯,外婆呢?一会儿咱们去超市给妍妍阿姨买点心好不好?”拉着儿子坐到沙发上,苏言倾环顾了没看到苏母的身影,低头问。

    安安伸手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可爱地捏着鼻子,表示臭臭。

    苏言倾会意地笑了笑,暗刺安安不乖。

    “哈哈……”

    “妈妈别……挠我痒痒。”

    每天也只有陪伴着儿子的时光才是最快乐的,安安的童言童语还有夸张的表演力能惹得她放开心扉,欢乐地笑。

    方晚清出来就听到安安笑的咯吱咯吱,进了客厅就看到女儿正和安安躺在沙发上玩,柔声问:“安安怎么笑的这么开心?”

    笑的有些累的安安小朋友躺在沙发上看见外婆出来,赶紧告状,“外婆,妈妈刚刚欺负我,她挠我痒痒。”

    “好了,你们别闹了,安安笑的都累了。”方晚清笑着坐在沙发上,把宝贝外孙抱在身上顺着气,缓解他呼呼喘气的声音。

    看儿子母亲都在,苏言倾最终还是没开口解释她出去干嘛去了。

    “妈,现在天还热,等再稍晚点我们出去超市,我回房间收拾一下要带走的衣服,明天下午走的时候就会轻松点。”想到明天要走,苏言倾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看了一眼母亲怀里安静的儿子,才开口说道。

    “言言,到B市的路程还不算远,别难受了,想回来的时候再回来看看也是可以的。”方晚清轻轻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叹了口气道。

    “嗯,妈我进去收拾东西,看看安安的东西还有没有什么忘带的。”揉了揉眼睛,苏言倾起身走了卧室,收拾东西。

    事到临头,苏言倾才知道自己有多舍不得离开,她的青春,她的爱都在这。这次离开,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为了儿子,为了母亲她懂自己必须坚持下去。

    苏言倾装着安安的书本,画笔,手上的动作一直没有停下,可充盈着眼眶里的泪还是不听话地流了出来,滴落在杏色的地板上,晶莹剔透。

    收拾好安安的东西,苏言倾才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想着一些常用的东西都可以再买,带着也是累赘。捡了几件贵重的化妆品,柜子里的衣服放在行李箱里,她才想起自己带了一本好几年的书还在首饰盒的最底层。

    一本收藏完好的《平凡世界》,扉页上是萧冥北苍劲有力的签名。他们分手之后,除了这本书,她什么都没带走,却也带走了他最珍贵的东西,安安。

    紧紧地抱那本手抱在怀里,苏言倾失声痛哭,不停地质问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待她?

    放弃心中的最爱,对谁都是一种折磨。如果没有萧冥北再次的出现,她或者可以平淡地度过一生,陪伴着儿子的成长。可现在她心里充满着不甘,不舍。

    安安还不知道他亲生父亲的名字,还没开口叫过一声爸爸,他们就要再次分离,这一切都是她的自私惹得祸。

    “妈咪,你怎么了?外婆让我叫你去超市呢!”安安推门进来就看到妈咪正抱着一本书流眼泪,从来没见过妈妈哭,迈着小步子走近苏言倾小心翼翼地问。

    “妈咪没事,就是看到一些旧东西有点伤感,一会儿就好了。”见儿子过来,苏言倾赶紧擦掉脸颊上的泪,把那本《平凡的世界》放在行李箱的最底层,才拉着儿子走了出去。

    安安虽然好奇却也没说出刚刚他看到妈妈哭了。

    “妈,我收拾好了,咱们现在要出发吗?”拉着儿子走出来,苏言倾已经满脸和颜欢色,仿佛刚刚在房间里低沉压抑的情绪已经不存在了。

    “嗯,差不多五点半了,晚上要早点回来休息才行。”方晚清还是看出来了女儿情绪的不对劲,红红的眼眶可以看出她一个人肯定又在房间里偷偷流泪了。

    苏言倾和方晚清,一左一右地牵着安安的小手开心地朝着大商场而去了。

    “妈咪,我一会儿买个玩具带着可以吗?”

    已经很久都没添新玩具的安安,望了望满脸笑意的苏言倾小声道,渴望妈你能够答应自己的要求。

    “安安,等到了新家再买可以吗?咱们这次搬家要带好多平时用的东西都不太好拿,要不到了新家安顿好,妈咪就带你去买两个,好不好?”苏言倾听出了儿子口气里的渴望,而她最见不得儿子小可怜的模样。毕竟是搬家,东西本来就多不好带,只能安慰儿子到了再买。

    安安沉默了一会儿,才点头答应。

    “安安真乖,到时候妈咪一定给你买两个补偿你。”苏言倾摇了摇安安的小手,温柔地哄道,只要他平时听话,她就算要竭尽全力给儿子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小孩子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会儿的功夫,安安已经开始给苏言倾讲他怎么和楼下爷爷一块玩的乐趣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