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27章 诡异的车祸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微风轻轻地地吹起,带着丝丝热意,却引不起有目的之人的烦燥感。“哇!好太热了。”张着胳膊感慨一句,安安便松手苏言倾的手,迈着细瘦的小腿,抢先走在妈咪和外婆前面,像一个“哇!好凉快。”。...

    微风轻轻地吹起,带着丝丝热意,却引不起有目的之人的烦躁感。

    “哇!好凉快。”

    张着胳膊感叹一句,安安便松开苏言倾的手,迈着细弱的小腿,率先走在妈咪和外婆前面,像一个带路的小大人。

    “安安,慢点,等着妈咪和外婆。”苏言倾担忧超市里的人多,避免发生什么意外,朝着前面走姿有神的安安喊了一声。

    听到苏言倾的话,安安还是听话地停下来,乖乖地在原地等着身后的两个人,圆溜溜的眼神却看到了不远处两个鬼鬼祟祟的大蜀黍一直在盯着妈咪和外婆看。

    “安安看什么呢?”苏言倾走过来就看到安安的视线在盯着一个比较隐蔽的方向,好奇地问。

    “妈咪,我刚刚看到两个大蜀黍正盯着你和外婆看,他们是不是坏人啊?”安安望着一张小脸等待着苏言倾的回答。

    顺着刚刚安安的视线方向,苏言倾并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两个大蜀黍,想到自己也没得罪什么,怎么会有人盯着自己和母亲?没有想明白,也没看到人,苏言倾像安慰自己般,皱了皱眉头,“安安是不是看错了?”

    安安确定地摇了摇头。

    “没事,妈咪和外婆会小心的,只要安安是安全的,妈咪就什么也不怕。”望着儿子的脸,苏言倾知道他没有说谎,当着小孩子的面却也只能把这件事压在心底。

    而一旁方晚清听到安安的话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以前生活富裕的时候,她没少听到这些暗杀,抢劫,被人收买的事。盯着她们看?想着女儿和自己也未招惹过什么人,怎么会被不三不四的人盯人?

    一连串的疑惑闪现在方晚清脑海中,同时心底的警惕性也达到了最高的界限。

    “安安,跟着妈咪,小心点。”

    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特别留意在自己身上,苏言倾才站起身牵着儿子往前走,心里却在思索会是什么人跟自己过不去?还私下派人跟踪自己?

    想起今天萧冥北离开时阴沉的脸色,苏言倾不难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他,可他为什么派人监视自己?

    苏言倾和方晚清牵着安安的小手一边往前糕点的货物台走去,一边警惕地注视着身边人的动静,生怕有一丝不留意就出现什么意外。

    安安夹在中间,自然也感受到了妈咪和外婆的紧张氛围,拉紧苏言倾的手紧贴着她的裤边走。

    “妈,就在这快点买点东西,我们就赶紧回去吧!”超市虽然人多,却也是一个好下手的地方,苏言倾紧绷的神经非常敏感这些看似无害的人,突然一个动作可能就会伤了他们。

    来的时候明明是非常好心情,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场景全都变了,不在是那么美好和谐,好似每个角落都充满着危机。而她只能用逃避来减少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嗯,你看好安安,我去拿点糕点咱们就走。”明明就是一片祥和的超市景象,方晚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买东西。松开安安的手,快步走过去捡了点妍妍那丫头最喜欢吃的糕点,三人又快速走到收银处要结账离开。

    “言倾,你有得罪过什么人吗?”方晚清瞥了一眼正低着头的安安,压低声音小心地问苏言倾。

    闻言,苏言倾满脸不知情地摇了摇头,她也没接触过什么大人物,怎么会惹到这种事?除了萧冥北那个不算,她还真不知道谁会派人跟踪监视自己。

    见女儿摇了摇头,方晚清也保持了沉默。这种情景一如当年,老公在商业上被人陷害一般,没有计划的紧张只会人翻马乱,什么也查不出来。

    “没事,咱们小心点就可以了,或许是安安看错了呢!”思考过后,方晚清已经回复了平静,还安慰了一下苏言倾。虽然这些年,她已经不是什么高贵的夫人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她的见识依旧比年轻的女儿要多要广一些。

    “妈咪,还咱们付钱了。”

    安安拉着苏言倾的手摇了摇,提醒道。

    回过神了,苏言倾先给方晚清点了点头,才拿出钱包付了钱。心里期许着这都是她想多了,明天她们就会离开这里,再也不用经历这些心惊胆战的生活了。

    三人再出来时,火红的晚霞已应在天际,看得出明天会很晴朗。

    正值下班时间,道路上的车流量很大。

    望着眼前的景,苏言倾不自觉地拉紧了安安的小手,想把他抱在自己身上。

    “妈咪,我自己走就可以了,这样你会热的。”

    已经很久没被妈咪抱着走过了,安安以会热的理由拒绝了妈咪亲爱的怀抱,这也成了苏言倾最后悔的事。

    “妈咪,我能自己走。”看着其他小朋友都是跟在妈咪身边走,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安安想一个人走在前面领路。

    “安安,听话,妈咪牵着走。”一颗心都挂在儿子身上,苏言倾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走。

    不被允许一个人走,安安低着头闷闷不乐的样子惹得方晚清心疼不已。在大街上人多,应该发生不了什么事。

    “妈,这样危险。”

    对于方晚清的做法,苏言倾皱着眉头想要阻止,被母亲用眼神示意没事,最终却还放任她们走在前面。

    “妈,安安,小心……”一声歇斯底里的呼喊,一场看是“正常”的车祸发生了……

    刹车轮胎强烈摩擦地面的异常刺耳,看到车突然不受控制一般从远处开来,苏言倾的心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身体只管往前冲,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车身,不让安安和方晚清收到伤害。

    待一切平静下来,方晚清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而安安怔楞睁大眼睛看着躺在自己身边外婆,忘记了害怕,忘记了哭泣。

    伸手抓了抓儿子的小手,叫了两声,安安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妈,你怎么样了?你醒醒……”没有多余的理会儿子的哭声,苏言倾蹲在地上抓着方晚清的手放在脸庞呼叫着。

    路旁的热心人见发生了车祸,赶紧拨打120紧急呼救中心的电话。

    “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