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风月如歌也如你

作者:大梅子 | 玄幻奇幻

收藏

  青春青春年少,她跟他私订终生,怎料爱情的泡沫更本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毫无人性。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却为了利益嫁入没落豪门,她的命运自此踏往了不归路。小兜转一转,曾的旧爱在五年后再度再次相遇,一位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手拿着房卡,似乎犹豫不决。。

第30章 饭桌上的尴尬_风月如歌也如你_ 乔临晟, 苏言倾

    安安被车祸现场吓到了,菜一上去就就自己不动手丰衣足食,小嘴巴塞的满满地香焖鸡腿肉,能满足地吃了出来。没了安安坐在身边掩藏,慧丽基本上没动筷子,余光不时地扫了几眼对没了安安坐在身边掩饰,慧丽基本上没动筷子,余光时不时地扫了一眼对面的男人优雅地吃着。。...

    安安被车祸现场吓到了,菜一上来就开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小嘴巴塞的满满香焖鸡腿肉,满足地吃了起来。

    没了安安坐在身边掩饰,慧丽基本上没动筷子,余光时不时地扫了一眼对面的男人优雅地吃着。

    “你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傅修然放下手中的刀叉,瞥了一眼某人,淡淡地哼了一句。就是他猛然响起的话,吓得惠丽赶紧收回视线,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的牛排,一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的样子。

    食之无味,虽然薄修然秀色可餐,可坐在这么一位情绪时好时坏的男人,她需要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应对。

    “惠丽阿姨,我们要给妈咪带什么吃的?”安安这位孝顺的孩子,尽管在吃着还不住他惦记苏言倾。

    “你妈咪平时喜欢什么?我马上去叫点好不好?”慧丽心里松了口气,还好安安实时地打破沉默,要不然她非憋死不可。

    手握着小勺,安安眨了眨眼睛,睿智的小脸上透露着思考的表情,逗得慧丽忍不住要笑,碍于入目带有薄修然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活生生地紧绷着神经掐断了笑意。

    “要不给妈咪叫一份海鲜粥吧!妈咪在晚上一般吃就很少……”

    说完,安安再次埋头与食物作战,仿佛旁边的两个大人就是保镖一般,一点也影响不了他的进食的兴趣。

    “那个,总裁,我出去叫餐。”动了动身子,慧丽纠结地说。

    薄修然没有说话,只是修剪干净的眉梢不自觉地蹙了下,望着女人离开的背影,薄唇轻勾了勾,摇了摇头,无奈轻道,“真是一个迟钝的女人。”

    “叔叔,你说什么?”

    寂静的空气中唐突地响起安安无知困惑的话。

    就算是一向见贯商业竞争的薄修然突然被一个五岁的小孩子问及感情上的感叹也是尴尬愕然的模样。

    额……

    “没什么,小朋友要好好吃饭才能长高。”薄修然平复了一下气息,想着小孩子应该没有听太懂,索性搪塞一下过去算了。

    打了个饱嗝,安安小朋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才放下手上的勺子,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着慧丽阿姨回来带他走。

    “你爹地是谁?怎么没有陪你一起妈咪一起在医院?”望着眼前眉清目秀的小男孩,薄修然觉得有点熟悉又确切地说不出他像谁。

    “我爹地是乔临晟,妈咪说爹地很忙,没有时间陪我。”爱干净的安安自己拿着纸巾擦了擦嘴角,小身板直直地坐着,看似一本正经地说反倒有点怨声道气的感觉。

    闻言,薄修然平静的眸色不自觉地略了略,原来他就是乔临晟五年前花了五千万买来的宝贝儿子。

    “安安,阿姨回来了,吃完没?”慧丽推门进来就见两个人在聊天,一大一小看着还挺有感觉,这总比薄修然在公司总是冷冰的表情好多了。

    “总裁,你吃好了吗?我们要去医院了,今天真是感谢您了。”一手牵着安安,一手提着海鲜粥,慧丽抱歉地笑了笑,示意她们要离开了。

    “我送你们过去吧!刚好一会儿也没啥事。”瞥了一眼两手都是东西的女人,薄修然凌冽的语气再次响起。

    “不用不用,我们一会儿坐辆出租车就到了。”明显被薄修然的话吓到,慧丽摇着头赶紧拒绝男人的提议。

    在外人眼里女汉子一样的存在,可在薄修然的冷然眼神下,她乖乖地屈服了,马上改口道,“那好吧!”

    黑色的宾利车飞驰在五颜六色的霓光之中,低调的外表早已甩了各色各样的车千万倍。狭小的车厢里没有人率先开口打破这份静谧,男人修长的手指抚在方向盘上,莫名地让人安心。

    本来压在心底的那么一小丢丢的喜欢在这暗夜氛围中迅速膨胀,在主人不知不觉中早已出卖了她。

    虽然身旁坐着不哭不闹的小孩子,慧丽还是情不自禁沉浸了男人的美色之中。

    斜对角线的位置,慧丽的视线中满是男人结实的腰身,白色有型的衬衫之下就是那种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标准模特身材,这种男人就算没有头脑肯定也有不少富婆争着抢着要包养吧!

    啧啧……

    欣赏着,慧丽还忍不住感叹一声,完全一副沉浸其中的样子。

    突然一个急刹,没有注意的慧丽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前倾,还好死不死地错位到前排的缝隙之间。

    “哈哈……走神了。”直起身子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没敢看前排男人的脸色,她只好低着头装傻道。

    “慧丽阿姨,你没事吧?”伸手扯了扯慧丽阿姨的衣服,安安软软地叫了一声。

    待她老老实实地坐好,转头望着眼前的孩子,慧丽温柔地拉着安安的手,摇了摇头。

    而薄修然的视线一直都是通过后视镜观察着后座女人的动作,自然察觉到她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没有离开,轻薄好看的嘴角勾了勾扯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当慧丽平复好情绪抬起头时,车子已经快要驶到仁爱医院门口,赶紧出声提醒,“总裁,前面的仁爱医院马上就到了,真是谢谢你。”

    这压抑尴尬的气氛真是难为自己了,慧丽在心底苦涩一笑,说什么下次再也不能莫名地偶遇这种好事了。

    而薄修然竟然听话地轻“嗯”了一声。

    车子稳稳地停在仁爱医院门口,慧丽牵着安安的手下了车,再次出声道谢。

    没有多余的停留,薄修然已经再次开车离开,望着远远而去的车尾,慧丽才轻喘口气,不知是过于紧张还是想要把自己淑女的一面展现出来,她觉得自己今天真是状况百出。

    “慧丽阿姨,你很怕叔叔吗?”默默跟在慧丽身后,迈着小腿亦步亦趋的安安一语道破了她虚伪的内心。

    啊哈!现在的小孩子都懂这么多吗?

    显然慧丽被安安的话给惊到,还是压低声音看似合理的解释道:“那有,那个叔叔是阿姨的上司,阿姨是害怕得罪他,以后工作上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好在安安比较识相,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没再接着问下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