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爱卫生

连载中

狂妻来袭:傅少放肆宠

作者:久砚 | 总裁逆袭

收藏

  她本是名门千金,却一生颠沛流离,被亲人寻回,却遭毁容,最后被被囚禁地下室,受尽屈辱折磨,恨极而死。夹着满腔怨恨,复活归来时,凤凰浴火,涅槃复活。神秘的钥匙再打开异能空间,沈璃月惊恐的瞳孔归于沉寂。。

第7章 小丫头,我们还会再见的_狂妻来袭:傅少放肆宠_ 沈璃月, 傅司绝

    傅司绝看向小女孩的眸子深邃了几分:她是谁?为什么要调查结果自己?么和围杀自己的人是一伙的?不,会。正简言之相由心生,这个小丫头的眸光澄澈,明显是个谙世事的小姑娘正所谓相由心生,这个小丫头的眸光澄澈,明显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傅司绝看向小女孩的眸子深沉了几分:她是谁?为什么要调查自己?难道和追杀自己的人是一伙的?

    不,不会。

    正所谓相由心生,这个小丫头的眸光澄澈,明显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若真和那些人是一伙的,她有的是机会杀了他,又何苦多此一举救下自己?

    短短几秒,傅司绝脑海里闪过无数神思。

    难得遇到一个让他感兴趣的小丫头,对方竟然这么凑巧地也对他感兴趣,强烈的好奇心让傅司绝忍不住想叫醒她问清楚一切。

    但是看到小丫头那恬静的睡颜,傅司绝还是不忍心唤醒她。

    洞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随着小丫头清浅的呼吸,傅司绝也闭眼跟着入睡,想着等白天再去问她也不迟。

    就在两人熟睡的间隙,两人的胸口处都不约而同地闪现起一抹蓝光,仿佛凤鸾和鸣般……

    清晨,一缕阳光照进山洞,傅司绝猛然惊醒。

    看着周围的一切,才忆起了昨天晚上的一切,试图搜索小家伙的身影,这才发现洞里已空无一人。

    傅司绝低头微微皱了皱眉头,自己怎么一点警觉都没有,甚至连小丫头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没有察觉。

    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拿起放在身边小瓷瓶,这好像是昨天晚上那个小家伙给自己用的药,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放在这的,唇角勾起一抹浅笑:“这个小没良心的。”

    听到洞口的动静,傅司绝收敛表情,又恢复了平日的冷漠疏离,看着洞口,冷声道:“进来。”

    随后,一个长相俊朗的黑衣男子走了进来,单膝跪地请罪:“九爷,属下来晚了,害爷身陷危险之中,请九爷责罚。”

    傅司绝站起身,衬衫已经皱的不成样子,下摆处有着干涸的血渍,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狼狈。

    尽管如此,却难掩他矜贵的气质。

    “嗯。”傅司绝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傅严低头,等着男人最后的判决。

    但是等了半天,却不见男人有任何动作,好奇地抬头望去。

    只见男人盯着手中的一个小瓶子发呆,仿佛还在微笑?

    傅严顿时一愣,这是什么情况?素来冷情的少爷竟然对着一个瓶子在笑?

    看到男人衣服上大片的血迹时,赶忙开口:“爷,您受伤了,我现在就让医院做好准备。”

    傅司绝听闻,看向腹部。那可怖的伤口已经结痂,甚至已经开始愈合,恢复的速度令他震惊。

    毕竟他清楚自己的伤势有多重,根本不可能这么快恢复,但是事实却如此意外……

    想到昨天晚上,小丫头娴熟的手法,还有她的药……看来,这个小丫头的医术很不简单。

    傅司绝心底对她的好奇更甚。

    将手中的药瓶装进口袋,傅司绝看了眼山洞,吩咐:“将这里封锁,不要让任何人找到。”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不想让任何人踏入这里。

    傅严赶忙回应:“是”

    云省青市,一奢华的别墅庄园中。

    傅司绝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幽深的眼眸盯着窗外,一只手插在裤兜,一只手端着高脚杯,轻轻晃动着,里面猩红的液体沿着杯壁泛着涟漪。

    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种欧洲贵族的靳贵和优雅。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在山洞里的狼狈,穿着剪裁得体的高定黑色西装,袖口处的钻石袖扣闪耀。腕上是全球仅此一块的百达翡丽,低调奢华,被他演绎的淋漓极致。

    “查的怎么样了。”男人慵懒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身后的傅严表情严肃说道:“已经查清楚了,是克利亚家族的人。

    “克利亚家族!”傅司绝深邃的眼眸泛着冷意,唇角勾起讥讽的笑容:“本想给他们留一条活路,可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蹦跶,着实让人厌烦。”

    “那接下去……”

    傅司绝浅尝一口杯中的红酒,慢条斯理说道:“既然他们连最后的机会都不要,那就不用留着了”

    “是,属下明白。”傅严恭敬的回答道。

    落日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洒落在男人身上,柔化了他棱角分明的冷硬侧脸,傅司绝薄唇轻启:“还有件事,尽快查清楚。”

    傅严看着男人,安静的等候着。

    “那天在山洞,还有一个女孩,她应该是那两天进的森林,黑色运动装、双肩包,十五六岁的模样。”傅司绝磁性的嗓音道。

    傅严一愣,随即应道:“是,属下一定查到这个小丫头……”看着傅司绝瞪过来的眼神,连忙改口,“是小女孩的资料。”

    书房门被轻轻关闭,傅司绝拿起桌上的小瓷瓶,赫然是当初璃月留下来的药瓶。

    细细的抚摸着上面的纹路,似乎想起了什么,傅司绝唇角扯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小丫头,我们还会再见的。

评论
评论内容: